往生極樂世界五位典範:吳倩薌、董和卿妻、李普庵、方智密、王慧慈

說明在先:以下文章節錄於「近代往生隨聞錄」(寬律法師編著,全書網址:http://book.bfnn.org/books/0513.htm  )。末學簡單白話解釋(有誤萬請海涵),另文末若有「註…」,是末學的說明,不是本文,感恩。末學咪弟頂禮,阿彌陀佛!

==========================

吳倩薌

吳倩薌,蜀人。通經史,能文章。年二十餘夫亡,守節撫孤,皈心淨土。歷應川、鄂、浙、魯,各學校聘,講授文史。每論及人生,輒以嚴肅誠摯之態度,導引學生,趨向佛法。辦學者訝其宣傳宗教,但重其學問,敬其品德,不能去之也。任教既久,格化甚宏。年五十餘,偕其女弟子夏某等,結蓮社於山東濟南。日中一食,中夜稍臥即起。讀經禮懺,功課無懈。少欲精進,一依毗尼。嘗自魯南朝九華,小腳徒步,行二千里,誠願既積,艱苦勿辭。有子二人,長使成家,以繼宗嗣;幼令出世,希求正覺。蓮社成立,即令幼子主持經典流通。人見經坊中一僧危坐,威儀寂然,即倩薌之子也。子後忽感疾勢不起,倩薌與徒眾日夜念佛。子將卒,灑淚曰:「母老劬勞,兒竟先去。」倩薌曰:「汝從我多年,今猶有此俗情耶?蓮品上生,勿著塵網。一心專念,去去毋悲!」其子拭淚,怡然示寂。後倩薌亦念佛而逝。

白話:
吳倩薌,四川人。通達經書歷史,文筆很好。二十多歲先生死了,不再嫁,獨力養孩子,一心於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經歷四川、湖北、浙江、山東省各學校的聘請,教授文學、歷史。每談到人生,就會以嚴肅誠懇的態度,漸漸導引學生,認識佛法。辦學的人驚訝她在宣揚宗教,但因為倚重她的學問,敬佩她的德行,也就不趕她走。她教學久了,被教化的學生也多了。到了五十多歲,帶著她的女弟子夏某等,在山東濟南建了蓮社。每天午前吃一餐,半夜稍躺一下就起床,誦讀經典拜佛懺悔,功課從不懈怠。少欲望勤精進,一切依佛門戒律而行。曾經從山東南部到九華山朝拜,小腳步行,走了二千里,虔誠願心既然累積,再難的艱苦自然也不推辭。

倩薌居士有二個兒子,大的讓他結婚,以傳宗接代;小的讓他出家修行,希望能成就佛道。蓮社成立後,就讓小兒子主管經典的流通,人們若見到經社中有一僧人端正坐著,威儀沉靜,那就是倩薌的小兒子。小兒子後來生病已經嚴重,倩薌與徒眾日夜幫他念佛,兒子臨終流淚說:「母親年老辛勞,兒子竟然要先離開了。」倩薌答:「你跟我(學佛)多年,怎麼還有這種俗情呢?望你能西方世界蓮品上生(品位高,成佛快),不要貪著塵世迷網。一心念佛,快去西方,不要悲傷!」小兒子擦擦淚,表情愉快往生了。後來倩薌居士也是念佛往生。

董和卿妻

董和卿,上海南京路雷允上參燕部職工。在妻某氏,年七十餘,長齋而念佛。住馬律斯新村四號,在三樓立一佛堂。有女患精神病,頗感煩惱。時虛雲大師在滬。遂往皈依。經虛老開示,煩惱頓消,專心念佛,在往生前數月,常見有紅蓮一朵。以告其夫。往生後,異香撲鼻,自樓下至三樓佛堂,三月之中,香氣不滅。鄰里皆聞,無不讚歎。

白話:
董和卿,上海南京路雷允上參燕部職員,有太太某氏,七十多歲,吃長素念佛。住馬律斯新村四號,在三樓立了一個佛堂。她有一個女兒患精神疾病,心中頗為煩惱。剛好虛雲大師在上海,於是前往皈依。經過虛雲老和尚開示,煩惱頓時消除,從此能專心念佛。在往生前數月,常見到有紅蓮花一朵。她把這事告訴先生。後來她往生,異香撲鼻,從樓下到三樓佛堂,三個月中,香氣不滅。鄰里人士都聞到,無不讚嘆!

註:董和卿的妻子如此瑞相往生西方,則對女兒的病情有大幫助(不管此生或死後,總歸能助其消冤解業),因念佛的利益大到無法想像,光是往生西方後的神通道力,就與佛差不多(阿彌陀佛的願力加持),故能冥冥中幫助女兒(超度其冤親債主)。更何況護法神、許多菩薩也會冥冥相助。(其實我們平日養慈心、愛蟲蟻不殺,常念佛,則就有大菩薩冥冥守護(十方世界數不清的佛也放光照護),可避災、增福、消業、開智慧,多多念佛可助自己助小孩助一家乃至助世界平安也,何樂而不為!)每日若能靜坐(或盤坐(雙手朝上交疊置腹前);或端坐(坐椅上或床邊,雙腳置地,雙手朝上交疊放腹前,或朝下放膝蓋、大腿上)念佛十五至二十分鐘(心中默念「阿彌陀佛」不斷),可寧心(呼吸變深長),解除一天的壓力,對身心有益(利於睡眠、利於求子(生智慧有福之子),好處多多)。尤其現今許多人用手機、工作壓力等,念佛有大利益。念佛完後可唸「願將此念佛功德迴向冤親債主、迴向世界眾生都能平安、臨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甚好。當然,平日有空就念佛,走路、坐車、喝水、躺著未睡著時…時時盡量多念(可心中念佛,很方便),將是對自己及世界眾生最大的幫助(念佛的佛光遍照宇宙,平衡貪婪、仇恨、愚痴等惡念波,故消世界之災、消自己的災,也佑一家平安)。

修十善業轉命運、念佛的好處及方法、念佛開智慧、治好癌症、中風的例子,可見末學拙著「如何念經念咒易得效驗」一書,網址:http://medi.pixnet.net/blog/post/1518893http://mypaper.pchome.com.tw/medimedi26

李普庵

李普庵,皈依興慈法師。悟世無常,念佛甚虔。早晚功課,從不間斷。性喜種花供佛,並種多種藥草,施人治病。平時沈默寡言,艱苦樸素,從不與人較量。年屆八十,於十二月初六生西。在七日前,即對道友說:「我不久即將往生。」往生前三日,獨赴西園寺禮佛,並趺坐念佛二小時,復攝影留念。歸來,即不出房門,專誠念佛。至第三日,家人入房探視,已倚坐而化。

白話:
李普庵居士,皈依興慈法師。體悟到世事無常,念佛(求生西方)非常誠懇。早晚(念佛拜佛念經等)功課,從不間斷。她喜歡種花供養佛,且種了多種藥草,送人治病。平時沉默少話,艱苦樸素,從不跟人計較。到了八十歲,在十二月初六往生西方。往生之前七天,就對同修道友說:「我不久就要往生了。」往生前三天,自己到西園寺拜佛,並盤坐念佛二小時,且拍照留念。回到家中就不出房門,專心至誠念佛。到了第三天,家人到房中看她,她已經靠坐著往生了。

方智密

方智密,原名克琴,吳中方智鎧之女。高小畢業後,在家操作,從未云勞。年二十一,皈依印公,精進念佛。遇有講經法會,必往列席,風雨無間。年二十二,于歸虞山東海。乙亥新春正月十七日,將臨產,閱三十二小時未分娩。醫為施手術,產一女。因出血過多,抱病沈重,但默念大士聖號。其母在旁助念。忽告其母:「夜夢阿彌陀佛二菩薩放光繞引,當不久人世。」遂與其夫及舅姑等從容訣別,安排後事,一一就緒,絕無苦楚愛戀之態。惟連稱:「我將去矣!」遂就床臥竟,一瞑逝矣。臨終前,口齒神識,清晰如恒。

白話:
方智密居士,原名「克琴」,吳中(概江蘇省中部)方智鎧的女兒。小學畢業後,在家操作,從不說辛苦。二十一歲,皈依印光大師,從此精進念佛。遇到有講經法會,一定參加,風雨不間斷。嫁於虞山東海。乙亥年新春正月十七日,快生產,過了三十二小時還未生出,醫師幫她動手術,才產下一女兒。因為出血過多,病很重,心中默念觀音菩薩聖號,母親也在旁助念。智密突然告訴母親:「晚上夢到阿彌陀佛及觀音、大勢至二位菩薩放光繞引,我應當不久人世(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了。」接著對先生及舅姑等人從容告別,安排後事,一一處理,一點都沒有愁苦貪戀世間的樣子,只是連連說:「我將去了!」說完在床上躺好,眼睛一閉就往生了。臨終前,言語精神,清晰一如往常。

註:劫難已到,幸得念佛可往生西方。不然仍然輪轉六道苦海,不知何日再得人身,再遇佛法也。有的念佛人想早日往生西方,不貪戀世間(知道六道輪迴的可怕),也因為知道自己世間緣分不夠(緣分夠的,自然留下繼續念佛、勸念佛,以度更多眾生),故瑞相召感(譬如見到西方三聖(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現前告知將接引),再與家人說明白,便往生西方了。

王慧慈

王慧慈,江陰人。素性慈悲,樂於布施。自奉極儉。待人寬厚,少禆恚習氣。三十二歲,皈依印光大師,即持長齋。每日早晚誦華嚴、法華,閱讀諸大乘經及印光大師文鈔。逢十齋日,杜門禁足,手持洪名。極謙虛,不炫己長,恒生慚愧。五十歲起,持過午不食戒。至七十五歲,立淨室於蘇州烏鵲橋弄,禁足三年,定期打七,脅不至席。八十一歲十一月初五日,感受風寒臥床。至十一日黃昏,預示往生之期,請人誦地藏經,助念佛號。所有財物悉數布施,己則只穿舊衣。香湯漱口,面西右脅臥,神識清楚,毫無痛苦,合掌念佛而逝。二十四小時後,為結雙跏趺坐,腿甚柔軟。入龕,宛然如生。

白話:
王慧慈,江陰人。性情慈悲,喜歡布施。自我要求很節儉。她待人寬厚,不記恨。三十二歲時,皈依印光大師後,就吃長素。每天早晚讀誦「華嚴經」「法華經」及閱讀許多大乘經典及印光大師文鈔。遇十齋日,就關門不出,一心念「阿彌陀佛」洪偉名號。她非常謙虛、不炫耀自己長處,常生慚愧心。從五十歲起,就持過午不食戒(一天吃一餐)。到七十五歲,整理了一間淨室在蘇州烏鵲橋弄,禁足三年不出門,定期打佛七(連續念佛七天),不躺下。八十一歲十一月初五,受到一些風寒躺床上,到了十一日黃昏,向人預示往生日期,請人誦地藏經、助念佛號。她將所有財物統統布施出去,自己只穿舊衣。最後用清香熱水漱口,面向右側臥,神識清楚,毫無痛苦,合掌念佛往生了。二十四小時後,為她兩腿雙盤交疊,腿仍非常柔軟,放入棺木內,仍好像生人一般。

創作者介紹

智慧光(按此回首頁)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