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樂世界究極圓滿,四十八願願願吉祥:略解彌陀四十八願

「無量壽經」(夏蓮居大士所會集的「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中提到,法藏比丘依自己所發的四十八願修行五劫(其實法藏比丘非普通人(至少是法身大士(分證佛),或是佛再來示現演一場修行的戲),過去已修無量劫也),圓滿成佛了(名「阿彌陀佛」或「無量壽佛」,福德、智慧無比圓滿,十方世界數不清諸佛都稱讚),也成就了無缺點的佛國藍圖──西方極樂世界。我們只要老實斷惡向善勤念佛,就可在短期內(或數十年或數年或甚至數個月乃至數天內)往生西方極樂,成為大菩薩(是因為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願所加持)。

文殊菩薩、普賢菩薩、馬鳴菩薩、龍樹菩薩,皆往生西方,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也都是修菩薩道,往生西方(見「無量壽經」第二十八品)。觀音菩薩、大勢至菩薩、阿彌陀佛,合稱為「西方三聖」(西方極樂三位大聖人),觀音、大勢至為阿彌陀佛的學生。我們如果往生西方,也是大菩薩,這是阿彌陀佛四十八願的加持,與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是同學,神通德能無限,與宇宙合為一體:東方即西方,西方即上方,上方即下方,下方即一切萬方,無有分別,時間、空間俱無分別(時間、空間已破),打破無障礙,我人莫疑西方存在於眾生之「(真實)一心」中也。萬法(宇宙一切現象)唯心造,一心包含無限宇宙,故可隨處現身、分身無量快樂度眾生;度眾雖有來去,實無來去,雖度眾生,實無所度,一切皆幻故;但眾生迷於幻相,造惡業受惡報,很苦;如墮地獄很苦,卻無法看破刑罰假相,就像我們生重病很苦很痛,也無法打破痛苦,悲也。受苦之人可多念佛,有些人一心念佛不斷而把重病治好了或有的讓病情穩定不受苦;另外平日就慎心念言語莫造惡業,才可避災、人生順,詳細修十善轉命運、念佛治癌治好中風及念佛方法,可看末學拙著「如何念經念咒易得效驗」一書,網址:http://medi.pixnet.net/blog/post/1518893http://mypaper.pchome.com.tw/medimedi26/post/1320098510 。西方的一切大菩薩,常教育他方眾生念佛、斷惡向善,則可避災少病轉命運,且最後往生西方永遠不再苦了;而西方菩薩恆處真實境界之大自在快樂中(沒有壽命,亦即永恆壽命,永不再受苦了),不可思議,此乃彌陀慈父之大恩大德大悲大願力。

全部「無量壽經」經文四十八品可連此:http://book.bfnn.org/books/0360.htm ;簡單白話解說「大乘無量壽經簡註易解」,可連此:http://book.bfnn.org/article/0546.htm ;詳細解說可連此(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講記):http://book.bfnn.org/article/0277.htm

底下附上「無量壽經第六品」四十八願的內容,略略解釋。頂禮一切,阿彌陀佛!
≡≡≡≡≡≡≡≡≡≡≡≡≡≡≡≡≡

【發大誓願第六】

法藏白言:唯願世尊,大慈聽察。(註:法藏比丘跟老師「世自在王如來」報告他的四十八願)

我若證得無上菩提,成正覺已,所居佛剎,具足無量不可思議功德莊嚴。無有地獄、餓鬼、禽獸、蜎飛蠕動之類。所有一切眾生,以及焰摩羅界,三惡道中,來生我剎,受我法化,悉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復更墮惡趣。得是願,乃作佛,不得是願,不取無上正覺。(一、國無惡道願;二、不墮惡趣願;)

●註: 西方極樂國沒有三惡道(地獄、餓鬼、畜生及蜎飛(小飛蟲如蝴蝶等)蠕動(小爬蟲如螞蟻等))。焰摩羅界亦指地獄。「阿彌陀經」中提到,極樂世界有很多飛鳥,皆阿彌陀佛願力所變現,並非我們往生後會變成這些飛鳥。另外「一切眾生」就不止人類,還有鬼神、天人(天神)、小蟲、動物等,只要往生西方,就都是大菩薩,不會再墮入惡趣(三惡道),但可自由分身無量到三惡道度化眾生(我們凡夫被惡業拖著跑,常常墮三惡道受苦,跟西方大菩薩完全不同,故往生西方真是寶貴也,永遠不再痛苦了,所以要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珍惜這一生的難得機會!(平常常心善、常念佛,就已經先避災增福了))。其快樂也。

我作佛時,十方世界,所有眾生,令生我剎,皆具紫磨真金色身,三十二種大丈夫相。端正淨潔,悉同一類。若形貌差別,有好醜者,不取正覺。(三、身悉金色願;四、三十二相願;五、身無差別願;)


●註一:往生西方的眾生(人、動物蟲蟻、鬼神等),都是清虛之身、無極之體、光明滿身,形貌莊嚴、香氣逼人(遍宇宙),各個皆相同,若有好壞優劣差別,我(法藏比丘)就不成佛!(法藏比丘已成佛(即阿彌陀佛),故四十八願每一願都兌現了)


●註二:這些莊嚴形象,是「莊嚴報身」,其實「法身」才是真身,法身沒有形象,遍一切處,在水裏在風裏在葉裏在花裏在整個宇宙一切處,阿彌陀佛的願力太不可思議!(我們在人間,有時勸別人念佛、斷惡向善時,常感覺冥冥中似有一股力量在幫忙,感覺就很順,這其實就是佛菩薩冥冥中自然感應、放光加持;若是有私心,佛光就加持不上)

我作佛時,所有眾生,生我國者,自知無量劫時宿命所作善惡。皆能洞視徹聽,知十方去來現在之事。不得是願,不取正覺。(六、宿命通願;七、天眼通願;八、天耳通願;)

我作佛時,所有眾生,生我國者,皆得他心智通。若不悉知億那由他百千佛剎,眾生心念者,不取正覺。(九、他心通願;)

我作佛時,所有眾生,生我國者,皆得神通自在,波羅密多。於一念頃,不能超過億那由他百千佛剎,周徧巡歷供養諸佛者,不取正覺。(十、神足通願;十一、徧供諸佛願;)

●註一:往生西方就有宿命通(知道自己及一切眾生的過去現在未來的種種情形)、天眼、天耳通(西方大菩薩的神通(即本能)是無限量的,也就是看到無限遠、聽到無限遠,不是一般鬼神的小神通可以比的,差太遠了)、他心通(知道別人別蟲別鬼神,心裏想什麼)、神足變化通(可變風變水變樹木變一切,變變變,都是為了度眾生,且再遠的距離,都可立刻到達,現身度眾;如果不知某一位眾生的過去宿命及心中的想法,根本很難度化他,所以西方大菩薩都有圓滿大神通;神通不是為了炫耀自己,而是度眾生的方便;而且常是秘密中使用,要低調一些,免生麻煩),也可在一念之極短時間,已經供養無量無邊的佛,所以西方大菩薩成佛極快!因為只供養一尊佛就已經不得了(福報太大,智慧開啟太快),更何況天天分身出去供養數不清的佛,太驚人了(一方面也分身無量去度有緣的眾生),所以成佛快速無比!

●註二:雖可見到眾生的未來,但未來是可以改變的(只要精勤斷惡向善就能改變,佛菩薩看到的是一時的時間重疊,如果有個人類(某甲)未來沒有堅持斷惡向善,則就是佛所見到的一切都沒錯,但若其心念變化,肯一心向善,則佛眼也知其未來將有好的變化,總之,佛菩薩時時皆知眾生情形、心念、變化也)。另外,這些天眼天耳宿命通,其實都是統合的感覺(像心電感應),也可以說眼可以聽,耳可以看,而且時時刻刻都明白宇宙一切大小事(包含知道一隻螞蟻在想什麼),不可思議。

我作佛時,所有眾生,生我國者,遠離分別,諸根寂靜。若不決定成等正覺,證大涅槃者,不取正覺。(十二、定成正覺願;)

●註:往生西方的眾生,六根(眼、耳、鼻、舌、身體、意念)都恆常寂靜,沒有任何起心動念與分別;極細微的習氣可能還有(但不影響快樂及供佛、度眾生等),但到圓滿成佛後,就真是永恆寂靜了;且會持續應化度眾生,永不疲累;雖度眾生,心恆寂靜快樂,度如無度,無度而度。又言:若不能一生成佛(即證大涅槃),我就不取正覺(我就不成佛)。這是法藏比丘的大願之一,既然極樂世界已經成就了,四十八願每一願都兌現,所以我們往生西方,就必定一生成佛而且極快!

我作佛時,光明無量,普照十方,絕勝諸佛,勝于日月之明千萬億倍。若有眾生,見我光明,照觸其身,莫不安樂,慈心作善,來生我國。若不爾者,不取正覺。(十三、光明無量願;十四、觸光安樂願;)

●註:阿彌陀佛的光明,超越一切諸佛(但一切諸佛的能力都是相同的、圓滿的(因為時間、空間都破了,故十方一切諸佛是共同一法身(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們也是,但我們是「未成佛」,故要好好修行到西方成佛去;到了西方才知道,原來西方、東方都是一個方,整個宇宙一切就是我,我就是整個宇宙),只是阿彌陀佛的淨土(主要指凡聖同居土,一往生就能見到佛菩薩而受利益(阿彌陀佛的願力加持);我們這裏則只能見到畫的、刻的佛像,因為我們凡夫境界不高、心不清淨,故見不到另一度空間的佛菩薩)比其他諸佛來得殊勝;每一尊佛的能力都是圓滿,沒有欠缺,也都可以變現出一個極樂世界,但沒有必要了,因為一個極樂世界就永遠攝受眾生而不會爆滿,故一切諸佛都勸弟子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我們這裏的釋迦牟尼佛也是這樣,經典中有二百五十部提到阿彌陀佛、西方極樂世界,沒有任何一個淨土提到這麼多的,只有西方極樂世界被釋迦牟尼佛常常提起、勸我們往生)我們常念佛、恭敬佛、恭敬佛法、相信佛說的因果,斷惡向善、慎口業、愛惜蟲蟻命莫傷害,就是有福人,消災免難(因為被佛光冥冥中照攝了,故一切吉祥);等往生西方,更是永遠不再受任何痛苦了。

我作佛時,壽命無量,國中聲聞天人無數,壽命亦皆無量。假令三千大千世界眾生,悉成緣覺,於百千劫,悉共計校,若能知其量數者,不取正覺。(十五、壽命無量願;十六、聲聞無數願;)

●註:宇宙十方一切佛國世界,往生西方的眾生數目數不清,且都成為大菩薩,不但數目無量,而且個個皆是無量壽命(阿彌陀佛的加持,讓我們不墮惡道去受苦),成佛後更是真正的無量壽了。「緣覺」的神通很大(比阿羅漢還厲害一些),在四聖法界(一般凡夫在六道輪迴中,且常墮地獄,六道輪迴很可怕,在三善道(人間、天人(天神)、天阿修羅)的時間極短,在三惡道(地獄、餓鬼、畜生道)的時間極長,故佛說六道是火宅,火燒屋子沒地方跑,幸有西方極樂世界容易往生、永遠脫苦、一生成佛,故要把握這一生求生西方),這裏說,就算大千世界所有眾生都成為「緣覺」(辟支佛),一起花百千劫這麼長的時間,計算西方極樂世界眾生的數目及壽命,根本就算不出來,由此可知,西方極樂眾生數不清,壽命也無盡。不可思議。這是因為西方極樂,是花中有佛,佛身放光,光中有無數世界,世界中又有無數花,花中又有無數佛在對許多眾生說法,如此重重無盡,連身上的一根毛尖端,都有數不清的佛國,故極樂世界是不可思議的大世界(遍含宇宙),無盡光明變化無窮,可以大而更大,小而更小,令人驚嘆!

極樂世界大菩薩數不清,是因為十方一切諸佛都勸他們的弟子求生西方極樂,數目都是不可算計的,包括我們這裏(地球只是娑婆世界中的一顆小小小星球,娑婆世界據推論應有十億個銀河系大小),三千年前釋迦牟尼佛也是苦勸我們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從過去到現在到未來九千年,會有非常多的人、動物、鬼神、菩薩等,會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我作佛時,十方世界,無量剎中,無數諸佛,若不共稱嘆我名,說我功德國土之善者,不取正覺。(十七、諸佛稱嘆願;)

●註:所有十方世界一切諸佛都稱讚阿彌陀佛,西方極樂世界,因為太殊勝了!釋迦牟尼佛是我們這娑婆世界的教主,阿彌陀佛是極樂世界的教主;宇宙還有更多數不清的佛世界;這數不清的佛,都會勸他們的弟子(數目數不清了)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因為西方世界很容易往生,而且一生成佛,不可思議。
 
我作佛時,十方眾生,聞我名號,至心信樂,所有善根,心心回向,願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唯除五逆,誹謗正法。(十八、十念必生願;)


●註:不可毀謗極樂世界及佛法,否則是自損福報(果報很慘,今生不順,死後恐墮地獄)。若是肯改過、不再毀謗佛法,念佛及勸人念佛,可消罪業,臨終十念、一念,憶念阿彌陀佛或稱念阿彌陀佛,都能往生西方。
 
我作佛時,十方眾生,聞我名號,發菩提心,修諸功德,奉行六波羅密,堅固不退。復以善根迴向,願生我國,一心念我,晝夜不斷。臨壽終時,我與諸菩薩眾,迎現其前,經須臾間,即生我剎,作阿惟越致菩薩。不得是願,不取正覺。(十九、聞名發心願;二十、臨終接引願;)

●註:十方世界一切眾生,聽到我(阿彌陀佛)的名號,發菩提心(成佛之心),修種種功德,奉行圓滿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般若);只要修慈心、恭敬一切、勤念佛不斷(有緣則勸人念佛斷惡),就具足六度十善業),不退悔;且從一開始修行,就堅持不懈,到臨命終時,阿彌陀佛與西方許多大菩薩,都會來接引,瞬間,就往生西方了,成為「阿惟越致大菩薩」(約八地大菩薩,快圓滿成佛了)。
 

我作佛時,十方眾生,聞我名號,繫念我國,發菩提心,堅固不退。植眾德本,至心迴向,欲生極樂,無不遂者。若有宿惡,聞我名字,即自悔過,為道作善,便持經戒,願生我剎,命終不復更三惡道,即生我國。若不爾者,不取正覺。(二十一、悔過得生願;)

●註:一心念佛憶佛,一向心善行善,必往西方。但若曾作許多惡行為及發出惡心念,就常悔過,常念佛,遵守經典中的教戒(如十善業:恭敬一切、謙虛、慎口業、端正心念、愛惜蟲蟻命等),就能往生西方,絕不再墮惡道受苦了。
 
我作佛時,國無婦女。若有女人,聞我名字,得清淨信,發菩提心,厭患女身,願生我國。命終即化男子,來我剎土。十方世界諸眾生類,生我國者,皆於七寶池蓮華中化生。若不爾者,不取正覺。(二十二、國無女人願;二十三、厭女轉男願;二十四、蓮華化生願;)

●註:女性對阿彌陀佛有無比信心,願求生西方,則命終時必定往生西方,蓮花中變化而出,成大丈夫相(西方一切眾生,都是大菩薩,紫金色身是為幻化,莊嚴、光明、香氣逼人,實則法身是無形象的,亦無男女之分,可變化無窮)。心常清淨、快樂無比、永不疲累,沒有財色名食睡種種欲望惱人。

我作佛時,十方眾生,聞我名字,歡喜信樂,禮拜歸命。以清淨心,修菩薩行,諸天世人,莫不致敬。若聞我名,壽終之後,生尊貴家,諸根無缺,常修殊勝梵行。若不爾者,不取正覺。(二十五、天人禮敬願;二十六、聞名得福願;二十七、修殊勝行願;)

●註:若有人常恭敬念佛拜佛、心慈悲,修菩薩大慈悲心,連天人都尊敬,且得福報,若沒有求生西方的心,來世也會生在尊貴有德的地方、修清淨心(可能人道、可能天界)。但這是指好的情形,若是雖有念佛但心行不善不悔改,一樣可能墮三惡道。而即使生到人間天上,但難保心意不變,仍可能與淨土遠離,故仍然是把握今生,直接求生西方最是穩當,一往西方,就永不受苦不墮惡道。
 
我作佛時,國中無不善名。所有眾生,生我國者,皆同一心,住於定聚。永離熱惱,心得清涼,所受快樂,猶如漏盡比丘。若起想念,貪計身者,不取正覺。(二十八、國無不善願;二十九、住正定聚願;三十、樂如漏盡願;三十一、不貪計身願;)

●註:往生西方,一切「不善名」都沒有(沒有謾罵、怨心恨心、及痛苦哀號,只有快樂無盡);往生西方,則一切眾生累劫輪迴的習氣欲望(如財、色、名、食、睡)統統被阿彌陀佛願力壓住,故天天快樂如「漏盡比丘」(煩惱斷盡的菩薩(阿羅漢果位;神通能力比一般鬼神要大得很多);而西方大菩薩比阿羅漢的神通德能又高得太多太多;只要一往生,都是西方大菩薩,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無所不能)。也不執著一切殊勝的身心境界,一切無我故,一切幻化故(真實法身同一體(皆同一心、心恆定靜)),故時間、空間皆破,故能宇宙一切處隨時現身、且是同時現無量身,同時度很多很多眾生如人、動物、小蟲、鬼神、小菩薩等,這都是阿彌陀佛的加持。

我作佛時,生我國者,善根無量,皆得金剛那羅延身,堅固之力。身頂皆有光明照耀。成就一切智慧,獲得無邊辯才。善談諸法秘要,說經行道,語如鐘聲。若不爾者,不取正覺。(三十二、那羅延身願;三十三、光明慧辯願;三十四、善談法要願;)

●註一:往生西方,就智慧無窮,辯才無礙,金剛之身(清虛之身、無極之體、身放光明香氣)、有堅固力(永不疲倦永不飢餓)到他方世界,都能折服一切聽眾,就如獅子吼叫(勇猛有迴音),群魔怖畏!其實在這世間,常心善而念佛的人,心念到越清淨,就漸漸有辯才了(智慧已漸漸透出故,且也越念佛越歡喜,這是因為不但阿彌陀佛加持,十方一切諸佛都放光加持)。

●註二:念佛隨時可念,小聲念或默念。走路、坐車、喝水吃飯、躺床上未睡著時,皆可心中念佛不斷,從早到晚,從晚到早,常念不斷,盡量專心,則有大功效,消業開智增福避災、護一家,促進世界平安減天災(人、我一體故,心與環境一體故,又境隨心轉故,現今世界人心敗壞故,故天災不斷故,故人心宜多向善多念佛,則佛光普照,則世界災難迅速消失,戰禍瘟疫迅速消止,故自念佛亦勸人念佛、向善,是救世界的寶藥,願有心人為之,末學亦學習之。另各人造業各人擔,莫造罪業空留遺恨於人間,死後地獄見閻王已來不及了也)。
 
我作佛時,所有眾生,生我國者,究竟必至一生補處。除其本願為眾生故,被弘誓鎧,教化一切有情,皆發信心,修菩提行,行普賢道。雖生他方世界,永離惡趣。或樂說法,或樂聽法,或現神足,隨意修習,無不圓滿。若不爾者,不取正覺。(三十五、一生補處願;三十六、教化隨意願;)

●註:往生西方,必定迅速修成為「一生補處菩薩」(相當於十一地、等覺菩薩(如觀音、菩薩、大勢至、文殊、彌勒等諸大菩薩),準備到他方有緣世界成佛去了)。但若想先到自己家鄉(譬如回到地球)度眾生,也是可以。雖然回到自己家鄉,但絕不會墮入三惡道(佛冥冥中照顧),示現可能是喜歡說法講經、喜歡聽經,或暗暗中示現神通助人,隨心意修行,都是圓滿的。

我作佛時,生我國者,所須飲食、衣服、種種供具,隨意即至,無不滿願。十方諸佛,應念受其供養。若不爾者,不取正覺。(三十七、衣食自至願;三十八、應念受供願;)

●註:西方眾生想要的飲食衣物,心一想馬上就變現出來(但其實不需要了,這只是剛往生時,還殘留的過去習慣。譬如美味食物變出來,突然想到肚子根本不餓,於是食物又不見了),也可變現高貴的供養品,分身無量到他方世界去供養無量無邊的佛(再遠的距離也是瞬間即到),表現誠心(其實佛也不需要這些供養品,但是重點在這一顆「真誠的尊敬心」(恭敬佛,也恭敬一切可憐眾生(可憐的人,可憐的動物,可憐的鬼神及蟲蟻,蟲蟻盡量莫傷害呀!可延壽少病消業增福),平等平等),這是積福的大秘方)。十方一切諸佛,瞬間就看到某位西方菩薩來供養,也必定會開示佛法,令其漸開智慧;而每位西方菩薩,每日可分身供養數不清的佛,故功德累積超快無比,故成佛極為快速,這在他方世界是看不到的。故極樂世界不可思議,故所有諸佛都勸弟子求生西方,因為成佛太快了!

我作佛時,國中萬物,嚴淨光麗,形色殊特,窮微極妙,無能稱量。其諸眾生,雖具天眼,有能辨其形色、光相、名數,及總宣說者,不取正覺。(三十九、莊嚴無盡願;)

●註:西方世界美麗莊嚴(想看到高樓就見高樓,想見金字塔就見金字塔,想見什麼見什麼,想變什麼變什麼,都是大歡喜,不可思議),無法形容、形容不盡。雖然西方聖眾都有圓滿天眼,但畢竟尚未圓滿成佛,一些美妙的形色光明及妙意,還待佛的開示教學。

西方是一切平等的,而為何是平等法界,卻又有一些差別?用白紙比喻。二張白紙看起來都一樣很白,但其實有一張是百分之百的白(圓滿佛,如釋迦牟尼佛、阿彌陀佛、他方世界數不清的佛),另一張是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白(如西方世界的許多大菩薩(其中也有層次的不同)),故大約能力是平等的不可思議,但細細比較,西方大菩薩還未究竟成佛,但是,西方修行成佛極快(因為阿彌陀佛的願力威神平等加持及供養他方世界數不清的佛而得開示及加持),到真正圓滿成佛了,就真的一切都圓滿無缺,是百分之百的白紙了。又正如經中所說,西方極樂境界只有佛跟佛才能究竟明白。我們平常能講一些西方的妙處,其實冥冥中有佛的加持幫忙,否則根本也講不好。我們的心越是真誠、越是無私,則佛的加持就越明顯。

我作佛時,國中無量色樹,高或百千由旬。道場樹高,四百萬里。諸菩薩中,雖有善根劣者,亦能了知。欲見諸佛淨國莊嚴,悉於寶樹間見,猶如明鏡,睹其面像。若不爾者,不取正覺。(四十、無量色樹願;四十一、樹現佛剎願;)

●註:西方的樹木高大(但菩薩身亦高大,但這只是形象,真正的「法身」是沒有形象的,無處不在),雖有善根較差者,也能了了分明(阿彌陀佛願力平等加持),想見十方一切佛國世界(尤其是自己的故鄉,如地球),都能在七寶樹的樹葉樹枝間照映而見到(就像看電視,數不清的頻道,瞬間即看到想看的故鄉(我們輪迴太久了,故不止地球這一處故鄉,還有很多很多故鄉及親人好友(鬼神、天神、動物蟲蟻),見他們在惡道中受苦難,都可分身去幫他們(教育他們,如勸其一心念佛求生西方),令其漸漸脫苦。

我作佛時,所居佛剎,廣博嚴淨,光瑩如鏡,徹照十方無量無數不可思議諸佛世界。眾生覩者,生希有心。若不爾者,不取正覺。(四十二、徹照十方願;)

●註一:西方世界可映現一切宇宙世界,如同站在電梯中,四面都是鏡子,則我的形體,反射無盡,有數不清的我。故想去哪兒,都能瞬間即到,因為整個宇宙就是我(一人就是一個世界)。而一般凡夫知道了,都覺得太不可思議、太希有了!
●註二:一人就是一個世界,譬如一個夢境中,有自己、不同的他人、山河大地,演一場悲歡離合,而醒來後,發覺夢境是假的;而且夢境不是別人塞到自己腦中,是自己變現出來的。而人生也是一場夢境,故若對世界常存不滿、惡心、惡口惡行為(物質本空,故行為、口業也是心念的一種),則命運漸糟(如工作不好找,找到亦多口舌不順,考試、家運等都不順);若能常存善心善行善口(莫隨意批評人)、謙虛、不執著(多念佛更好)、惜蟲蟻性命莫傷害,則自己的世界就越來越美好、清淨平安、身心安康、漸開智慧。

我作佛時,下從地際,上至虛空,宮殿樓觀,池流華樹,國土所有一切萬物,皆以無量寶香合成。其香普熏十方世界。眾生聞者,皆修佛行。若不爾者,不取正覺。(四十三、寶香普熏願;)

●註:西方一切殊勝房舍宮殿,柔軟之七寶水池花樹,一切美好萬物都是種種寶香所變所合成,而寶香亦是美好純善純清淨之心念所變現,十方世界有緣眾生聞到了(看到淨土經典、解說,就等於聞到西方香味了,有緣、有善根者,自然願意開始念佛修行),都願意念佛修行。西方世界七寶地、七寶樹、花,都是柔軟的,因為眾生心地柔軟慈和故,也是彌陀願力所成就故。

我作佛時,十方佛剎諸菩薩眾,聞我名已,皆悉逮得清淨、解脫、普等三昧,諸深總持。住三摩地,至於成佛。定中常供無量無邊一切諸佛,不失定意。若不爾者,不取正覺。(四十四、普等三昧願;四十五、定中供佛願;)

●註:最後這五願(四十四到四十八願)是為六道及四聖法界中的菩薩(初信位菩薩(共十信,往上有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等)就不會墮到三惡道中了,但未入四聖法界,也更未明心見性成為「一真法界」的法身大士)、乃至一真法界中的四十一位次的大菩薩(最高到等覺菩薩)所發的願。法藏比丘說:只要我成佛時,十方一切菩薩眾,聽聞到我的名號(如「阿彌陀佛」),不生懷疑、立刻相信,就入三昧境界(甚深禪定境界,此指念佛三昧,念佛法門於一切上根(極少極少,億億人中難得找到一個)人、中根、下根人皆適合修(絕大多數人皆是中下根人),皆得利益,故稱「普等」),得大總持(一切曉了)。住於三摩地(亦是甚深禪定之意,憶佛念佛,必定成佛)直到成佛,且在定中亦可分身無量度化數不清眾生,也可供養無量無邊的佛,又不失去心之定境。

●另註:四聖法界,由下而上是:聲聞(阿羅漢)、緣覺(辟支佛)、菩薩、佛。這佛是還未真心發現的佛;若真心已現,則是法身大士(法身菩薩;分證佛);我們往生西方,則可以算是八地的法身大士(八地稱「不動地」,往生西方皆是「阿惟越致菩薩」,圓證三不退(行不退、位不退、念不退),亦稱為八地菩薩,只會前進,不會退步(如進二步退三步),故成佛快),屬「一真法界」。真正的大徹大悟者,可算是圓教的初住菩薩以上(已入一真法界),釋迦牟尼佛又將其境界分為四十一位次:十住(初住、二住到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加上十一地(等覺菩薩;如觀音菩薩、大勢至菩薩、彌勒菩薩、文殊、普賢、地藏菩薩等數不清的等覺菩薩),共四十一位次,再往上就是「妙覺」,即「圓滿成佛」了,如阿彌陀佛、藥師佛、釋迦牟尼佛及十方一切諸佛。這已是最高境界,若說誰還有更高的,都是對立境界的說法而已(反而落入相對境界(又落入時間、空間),有上就有下,有左就有右,有過去就有未來,有成佛就有不成佛…又是凡夫之分別境界),佛是無上的,不二的,無法分別的,是不可思(不能想)、不可議(無法言說)的境界,一切圓滿,度眾生無量無邊,是大悲大慈大願大力、一切萬德萬能的境界。

這是真正安於溫暖、快樂、萬德萬能的本性老家了(眾生(人、動物、鬼神、蟲蟻等)皆有自性,只是造罪業而迷失了,但自性(佛性、本性、真心)並未失去);我們往生西方,也可仗阿彌陀佛願力,分身無量度十方有緣的眾生,故十方諸佛都讚嘆都放光加持,就如我們娑婆世界的教主釋迦牟尼佛,也是不斷勸我們求生西方快速成佛(佛也會講其他的法門,但不易修,這是隨不同眾生根性、願心而說),但念佛法門是所有諸佛都一定會講且常講常勸的,因為這是最容易、普利三根(上、中、下根)的方便、一生成佛的法門),因為在我們這娑婆世界誘惑太多,要修成佛要花無量劫的時間,且中間不曉得要墮多少次的地獄,太可怕(每墮一次地獄,就感覺像無量劫的漫長時間,因為太痛苦)。

我作佛時,他方世界諸菩薩眾,聞我名者,證離生法,獲陀羅尼。清淨歡喜,得平等住。修菩薩行,具足德本。應時不獲一二三忍,於諸佛法,不能現證不退轉者,不取正覺。(四十六、獲陀羅尼願;四十七、聞名得忍願;四十八、現證不退願。)

●註:他方世界的菩薩(境界有高有低),聞我「阿彌陀佛」名號,能立刻信受,憶念不斷,則即時證得「離生法」(小則脫離六道輪迴苦海,高則更脫離四聖法界,入一真法界;離開了「生」,就自然沒有「死」,即無生無死,即不生不滅,即大徹大悟明心見性,是圓教初住菩薩以上了(真心已現,但離圓滿佛的境界還有一段距離)),獲「陀羅尼」(大總持之意,即一切曉了)。境界清淨歡喜、平等一切,修菩薩行,功德增上,很快就證得一二三忍(一忍是音響忍(音聲本空,音響非響,境界增上),約初地、二地、三地;二忍是柔順忍(人、我一體,順逆皆空,順而無執,境界增上),約四、五、六地菩薩;三忍是無生法忍,約七、八、九地以上(無生故無滅,真心大自在,境界增上),在阿彌陀佛願力加持下,絕不退轉,快速成佛。

以上大略解說,供參考,阿彌陀佛!末學咪弟頂禮學習。


創作者介紹

智慧光(按此回首頁)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