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淨意公遇灶神記-創造命運又一典範

 

俞淨意公遇灶神記是明朝真人實事,敘述俞淨意先生(本名俞良臣)認真斷惡修善而改變了自己的命運。事實上,古代做功過格修身養性而改命運者,亦多矣。只是俞淨意的事蹟(另一為袁了凡先生【了凡四訓一書中有詳細記載】)被突顯出來。

 

末學不才,願大略解釋一番,在解釋之前,先提一提文中的俞淨意的妻子眼睛瞎掉,後來被兒子用舌頭舔眼睛而又能夠恢復視力之事。

在幾年前,報紙、電視曾先後報導二位高中學生因考試壓力太大而致一位看不見,另一位聽不到,後來壓力漸漸解除,遂又能視力、聽力恢復正常,這可名「生理機轉」(心理影響生理),另外曾有一位練氣功的人,大概氣練到「走火」(氣在體內亂跑,不循經脈正常運行),眼睛忽然看不見,結果被送去醫院摘去一隻眼睛,這時其師兄趕來,趕緊阻止醫生再動手術摘另一隻眼。原來,這位練功者只要將氣導正,自然看得見,但因心急而往醫院去,而被醫生誤判而損了一隻眼睛(不能怪醫生,這一切自有因果),他的師兄趕不及到醫院,亦是定業難轉也。

 

俞淨意的太太眼睛失而復明,以現在的西醫、中醫都解釋得通,更何況現代科學尚有許多不明之處。俞太太之所以復明,大概心裏歡喜,經脈因而通暢,故眼睛得以看見,亦俞淨意真修善而得善報故(俞太太沾光)故對於俞太太眼睛失而復明之事無需疑也,對斷惡修善改變命運事更不須疑也。

另外,連此網址http://book.bfnn.org/books/0242.htm 有淨空老法師詳實的白話開示。

 

以下末學一段一段解釋:

 

明嘉靖時。江西俞公。諱都。字良臣。多才博學。十八歲為諸生。每試必高等。年及壯。家貧授徒。與同庠生十餘人。結文昌社。惜字。放生。戒淫殺口過。行之有年。前後應試七科。皆不中。生五子。四子病夭。其第三子。甚聰秀。左足底有雙 痣。夫婦寶之。八歲戲於里中。遂失去。不知所之。生四女。僅存其一。妻以哭兒女故。兩目皆盲。公潦倒終年。貧窘益甚。自反無大過。慘膺天罰。年四十外。每歲臘月終。自寫黃疏。禱於灶神。求其上達。如是數年。亦無報應。


明朝嘉靖年間,江西省有一位俞良臣先生,博學多才,十八歲就入高級學府,每考試必高分,至壯年,因家裏貧窮便收學生教書。後與同學十多人辦文昌社,以文昌帝君勸善之文化導勸人。愛惜字紙、放生、戒淫、戒殺、戒口業(妄語【說謊】、兩舌【說人是非】、綺語【說不正經話,如黃色笑話、調侃人的話】、惡口【罵人】)。

 

如此做了很多年,俞先生經七次考試都沒上榜,生下的五個兒子,有四個生病夭折,其中第三個兒子很聰明,左腳底有二顆痣,俞先生夫婦甚為寶貝,但這孩子八歲失蹤於鄉里中,不知去向。另外四個女兒亦只一個還活著,俞太太因失去孩子而常因此痛哭,遂失明;俞淨意潦倒至此,愈加貧窮,他自己反省細想,自己沒有做大過錯,為何慘遭天譴?


至四十七歲時。除夕與瞽妻一女夜坐。舉室蕭然。淒涼相弔。忽聞叩門聲。公秉燭視之。見一角巾皂服之士。鬚髮半蒼。長揖就座。口稱張姓。自遠路而歸。聞君家愁嘆。特來相慰。公心異其人。執禮甚恭。因言生平讀書積行。至今功名不遂。妻子不全。衣食不繼。且以歷焚灶疏。為張誦之。


到了四十七歲,除夕夜與盲妻及僅存的女兒對坐一室,家徒四壁,淒風慘慘,寂涼不可言。忽然聽到敲門聲,俞先生拿起蠟燭開門仔細看,見到一位頭戴方巾、身著黑長袍、鬚髮半白的人,這人對他恭敬作揖問候並坐上椅子,自稱姓張,說:「我從遠道歸來,聽到先生您家中有哀嘆之聲,故來安慰。」愈淨意覺得這人似非等閒之人,對他很恭敬,說:「我生平讀書作善積功德,卻至今一點功名也無,太太、孩子遭遇悽慘,衣食難以為繼。」俞淨意又將歷年來對上天焚化的疏文內容,大致念給張先生聽。


張曰。予知君家事久矣。君意惡太重。專務虛名。滿紙怨尤。瀆陳上帝。恐受罰不止此也。公大驚曰。聞冥冥之中。纖善必錄。予誓行善事。恪奉規條。久矣。豈盡屬虛名乎。


張先生說:「很久以來,我都知道您家裏的事。您的心意不夠純正,徒留虛偽之名(沒有真正言行相符),又滿紙怨天尤人之言,對上天不敬,恐怕您的遭遇還會更慘呢!俞淨意大吃一驚,說:「我知道冥冥之中,一點點善行,神明都會記錄,我誓行善事,謹守規戒已經很久,豈是虛名呢?」


張曰。即如君規條中惜字一款。君之生徒與知交輩。多用書文舊冊。糊窗裹物。甚至以之拭桌。且藉口曰勿污。而旋焚之。君日日親見。略不戒諭一語。但遇途間字紙。拾歸付火。有何益哉。


張先生說:「就拿『惜字』來說,您的學生與朋友,常拿聖賢教化等舊書(古代書多聖賢書也),一頁頁拿來糊窗戶、包裏東西,甚至拿來擦桌子,而且還藉口不能弄髒,以火燒掉,您每天都看到,也不勸戒一番,只是偶爾在路上看到字紙,撿起來燒掉,其實是做給別人看的,有什麼利益呢?(心不真誠)」

註:現代人吃飯時常拿報紙舖在桌上,然後將吃進嘴的菜渣吐在其上,最後再包起來丟到垃圾桶,實不敬;儘量莫如此做。能敬重字紙,自然漸有增長智慧的福報。


社中每月放生。君隨班奔逐。因人成事。倘諸人不舉。君亦浮沉而已。其實慈悲之念。並未動於中也。且君家蝦蟹之類。亦登於庖。彼獨非生命耶。


張先生又說:「你們社中每月放生,您只是做做表面功夫,別人有做,您就做,別人沒放生,您也就苟且隨便了,您的心中並無真慈悲也,而且您們家中廚房,還煮吃蝦蟹之類的海鮮,這些難道不是生命嗎?」


若口過一節。君語言敏妙。談者常傾倒於君。君彼時出口。心亦自知傷厚。但於朋談慣熟中。隨風訕笑。不能禁止。舌鋒所及。觸怒鬼神。陰惡之註。不知凡幾。乃猶以簡厚自居。吾誰欺。欺天乎。


「再若以口的過失來說,您甚有辯才但卻言語苛刻,您雖自知有失厚道,但已經習慣,不思改變禁止,尖牙利嘴,觸怒鬼神,這種黑暗邪行早就被鬼神記下不知幾筆,您還以單純厚道自居,想騙誰?騙上天嗎?」


邪淫雖無實跡。君見人家美子女。必熟視之。心即搖搖不能遣。但無邪緣相湊耳。君自反身當其境。能如魯男子乎。遂謂終身無邪色。可對天地鬼神。真妄也。此君之規條誓行者。尚然如此。何況其餘。


「邪淫雖無實際犯行,但您見到美女必然細細看之,心中常憶常想,只差沒有邪緣相助而已(若對方主動送上門來,俞淨意恐怕戒身不保),您且想想,若真有女人主動送上門來,您能如古代那位『魯國男子』嗎?還敢講終身不犯邪淫,可對得起天地鬼神,真騙人也!以上所說種種過失,都是您發誓要守的戒條,尚且守不住,其他的還用說嗎!」

 

註:魯男子戒色典故,大略是:古代魯國有一男子,有一晚暴雨,鄰家寡婦屋壞,要來他家求住一晚,這名男子自知德行比不上柳下惠能美女坐懷中而不亂心,所以乾脆把門關了,不讓寡婦進來以防做了虧天淫邪之事;這事後來被孔子稱讚其有智慧。


君連歲所焚之疏。悉陳於天。上帝命日游使者。察君善惡。數年無一善行可記。但於私居獨處中。見君之貪念。淫念。嫉妒念。褊急念。高己卑人念。憶往期來念。恩讎報復念。憧憧於胸。不可紀極。此諸種種意惡。固結於中。神註已多。天罰日甚。君逃禍不暇。何由祈福哉。公驚愕惶悚。伏地流涕曰。君既通幽事。定係尊神。願求救度。


「您每年所焚化的疏文,灶神爺都送達於天帝,天帝亦確實命使者考察您之善惡,可惜數年沒有一個善行可記,只見您於獨處之時,您的貪念、淫念、嫉妒念、性急念(性急常會擾人故)、驕傲瞧不起人念、回憶過去期待將來念(以為自己可得善報)、恩仇報復念,充滿心胸中,不可勝數,像這樣的種種意念之惡,固結於心,神明記下已多,故慘報已越來越多,您避禍都來不及,還想得善報嗎?」

這時俞淨意終於醒悟,跪地痛哭流涕,說:「先生既然通曉我心中種種念頭、幽微之事,一定是神明,求您救我!」


張曰。君讀書明禮。亦知慕善為樂。當其聞一善言時。不勝激勸。見一善事時。不勝鼓舞。但旋過旋忘。信根原自不深。恆性是以不固。故生平善言善行。都是敷衍浮沉。何嘗有一事著實。且滿腔意惡。起伏纏綿。猶欲責天美報。如種遍地荊棘。癡癡然望收嘉禾。豈不謬哉。君從今後。凡有貪淫。客氣。妄想。諸雜念。先具猛力。一切屏除。收拾乾乾淨淨。一個念頭。只理會善一邊去。若有力量能行的善事。不圖報。不務名。不論大小難易。實實落落。耐心行去。若力量不能行的。亦要勤勤懇懇。使此善意圓滿。

張先生說:「您讀書明禮,也知道行善最樂,當聽到一善言語,亦興奮激動,見到人行一善事,亦心中滿是鼓舞,但隨過隨忘,作善信心本來不深,恆心更是不穩固,所以生平所作善言善行,都是虛偽矯作,何曾有一善能起真正作用?且您心中滿是邪惡意念起伏不止,還想要求上天給您好的報應,就如同種了一地的荊棘卻痴想能長出好的穀物,豈不荒謬!您從今後,凡是貪淫、敷衍、好高騖遠、種種邪念,先下大決心將之一切除去,收得乾乾淨淨。只要一個念頭,就是一心向善,有能力做的善事,不求回報、不求美名,不管大事、小事、好做、難做,實實在在,耐心做下去;若是力量不夠做不到的,至少也要盡上最大的心意(此名「真誠心」,即可「善心圓滿」)!」


註:一般人習氣深重,常會想東想西,故藉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最善之名,時時勤念,可打消妄念,並且佛力加持,漸滅貪、瞋、痴、淫種種不善念頭,至為方便也!如此可方便滅除心中意念之惡,輔行善之功力大無比!


第一,要忍耐心。第二,要永遠心。切不可自惰。切不可自欺。久久行之。自有不測效驗。君家事我。甚見虔潔。特以此意報之。速速勉持。可回天意。言畢即進公內室。公即起隨之。至灶下。忽不見。方悟為司命之神。因焚香叩謝。即於次日元旦。拜禱天地。誓改前非。實行善事。自別其號曰淨意道人。誌誓除諸妄也。初行之日。雜念紛乘。非疑則惰。忽忽時日。依舊浮沉。因於家堂所供觀音大士前。叩頭流血。敬發誓願。願善念永純。善力精進。倘有絲毫自寬。永墮地獄。每日清晨。虔誦大慈大悲尊號一百聲。以祈陰相。


張先生又說:「第一,您要有忍耐心,第二,要有恆心,千萬不能怠惰,千萬不能自己騙自己,行而久之,自有不可思議效驗;好在您事奉我甚為虔誠,故我特來此回報,望您速速勉勵自持,可回轉天意。」說完張先生就往裏面走,俞淨意便跟隨,到了廚房內,張先生忽然消失不見,俞淨意方才明白,原來張先生是司命之神──灶君示現。因而點香叩謝。且於第二天年初一,敬拜祈禱天地,誓言痛改前非,真實行善,並給自己取了一個「淨意道人」之號以示清淨自心的決心,以除諸幻妄不實之邪心!但剛開始時,習氣漸又現前,雜念紛飛,心意不能專一,所想盡非正事,不是猜疑就是懶散怠惰,日子一天一天過,依舊依循舊習氣,俞淨意害怕,故在家中佛堂所供觀世音菩薩像前,狠力叩頭至流血,再次發重誓,祈願善念從此永遠純淨,修善之行日益勇猛,若有一點點寬以待己(懶散之意),自願永墮地獄!此後每日清晨,俞淨意都虔誠念誦「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一百聲,希望能冥冥中改變自己的惡習氣。(念佛、念菩薩,貴在心意虔誠也,虔誠則效力大!)


從此一言一動一念一時。皆如鬼神在旁。不敢欺肆。凡一切有濟於人。有利於物者。不論事之巨細。身之忙閒。人之知不知。力之繼不繼。皆歡喜行持。委曲成就而後止。隨緣方便。廣植陰功。且以敦倫。勤學。守謙。忍辱。與夫因果報應之言。逢人化導。惟日不足。每月晦日。即計一月所行所言者。就灶神處為疏以告之。持之既熟。動即萬善相隨。靜則一念不起。如是三年。年五十歲。乃萬曆二年。甲戌會試。張江陵為首輔。輟闈後。訪於同鄉。為子擇師。人交口薦公。遂聘赴京師。


從此後,俞淨意言行動念,皆有如鬼神在旁監視,不敢亂來,凡一切能幫助於人、事、物者(物表動物、植物),不論大小,有空沒空,別人知與不知,自力之能與不能,都歡喜去做,直到安心(對得起良心)為止。隨緣善巧方便,廣積陰德,而且以守倫常、勤學(勸讀好書,有益道德之書)、謙虛、逆來順受及因果報應戒淫戒殺之說,逢人就勸,唯恐做得不夠。每月最後一天,就將一個月所做所說,在灶神像前報告,持之既久,善心漸固,動則所做無非善事,靜則一絲邪念不生(俞淨意先生脫胎換骨了;故命亦轉了),就這樣過了三年,俞淨意五十歲,正是明朝萬曆二年,甲戍會試,張江陵為主考官,考完後,他回鄉造訪,想為孩子找一個好老師,大家都推薦俞淨意先生,於是張江陵聘請俞淨意入京為師。(被聘為師,有豐厚的收入,俞淨意生活不再潦倒)

註:若有欲彷效者,亦可在家裏供奉之西方三聖或觀世音菩薩或佛菩薩像前,稟告一個月所行所做,比在灶神前更加有效。


公挈眷以行。張敬公德品。為援例入國學。萬曆四年丙子。附京鄉試。遂登科。次年中進士。一日謁內監楊公。楊令五子出拜。皆其覓諸四方。為己嗣以娛老者。內一子。年十六。公若熟其貌。問其籍。曰江右人。小時誤入糧船。猶依稀記姓氏閭里。公甚訝之。命脫左足。雙痣宛然。公大呼曰。是我兒也。楊亦驚愕。即送其子。隨公還寓。


俞淨意帶著家人一同入京,張江陵(官職為「宰相」)敬重俞淨意先生人品道德,幫他進入「國子監」(全國唯一的大學)就讀。萬曆四年,他考出好成績,中了「進士」(相當於今日「博士」學位)。某一日,俞淨意去見老太監楊公,楊公叫五個乾兒子出來拜見(這些乾兒子都是四方尋來,用以陪伴養老者),俞淨意注意到其中有一位十六歲的少年很面熟,問他哪裏人,少年回答江右人(約江西一帶;俞淨意是江西人),並且還記得自己姓氏,他說小時誤上載糧食的船而遠離家鄉。俞淨意聽了甚為驚訝,叫他把左邊鞋脫了,果然看到二顆黑痣,俞淨意大叫:「是我的孩子!」楊公亦為之一驚,於是送還其子,俞淨意帶著孩子回家了。


公奔告夫人。夫人撫子大慟。血淚迸流。子亦啼。捧母之面而舐其目。其母雙目復明。公悲喜交集。遂不願為官。辭江陵回籍。張高其義。厚贈而還。公居鄉。為善益力。其子娶婦。連生七子。皆育。悉嗣書香焉。公手書遇灶神。并實行改過事以訓子孫。身享康壽。八十八歲。人皆以為實行善事。回天之報云。


俞淨意迫不及待跟太太報告,太太抱著孩子大哭,流下血淚,兒子亦哭,並用舌頭舔母親的眼,母親的眼睛竟因此復明,俞淨意悲喜交集,於是也不想做官了,向張江陵宰相辭謝,張宰相敬重其義行(不貪官位),厚贈禮物。俞淨意在家鄉,行善更加努力不懈怠,兒子取了媳婦,連生了七個孩子,都能安然長大,都能認真讀書而成書香門第。俞淨意寫下自己遇到灶神感化及自身改過之事來教訓子孫,且身體健康,活到八十八歲。大家都說俞淨意公是斷惡行善,回轉天命(改變命運)的好例子!


同里後學羅禎記。

同鄉晚輩羅禎記錄。

 

 

創作者介紹

智慧光(按此回首頁)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