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殺生現報錄(五)放生救物得智

 

有言在先:這本「放生殺生現報錄」(網址:http://book.bfnn.org/books/0858.htm#a04 )是江慎修先生編著,特別強調慈心不殺之功德(如延壽、癒病、消災、得子及開智慧等種種好處)及惡心殺生之慘報,末學將其分段並儘量以白話解說再貼出,希望讓更多人受益(有說明不足之處還請海涵),若有「(別)註:…」是末學所寫,不是書中原本內容,先說明之,謝謝。末學咪弟頂禮。阿彌陀佛!

 

~~~~~~~~~~~~~~

第五章  放生救物得智

 

※得智慧男  江州都巡檢

 

淳熙時,項梓,父璿,為江州都巡檢,性好善,嗜放生。一夕,鄰人夢白面童子,戴鳳翅金盔,坐大尾有鱗獸,鼓樂迎送至璿家,遂生梓。讀書穎悟,精通韜略,後授湖北總幹,參贊軍務。

 

註:南宋淳熙年間,有一位項梓,父親名項璿,官職是江州都巡檢,性情好善,喜歡放生。一天晚上,鄰居夢到有一位白面少年,頭戴鳳翅金冠,坐在有鱗的巨獸上,鑼鼓喧天被歡送至項璿家,於是項太太生了項梓。項梓讀書聰明,精通作戰兵法,後來做到湖北總幹,參贊軍務。

 

※脫癡騃相  勸善富家兒

 

有富翁生一子,質甚鈍,無異癡騃,富翁憂之。一日有道人化齋其家,手摩其頂曰:官官好一生相,惜殺業太重,靈竅不開耳。富翁悚然心動。自是活物不入庖廚,偶出,路見丐者提花蛇一條,身未帶鈔,因勸一緞鋪相識者買放之,夜夢一花衣人來謝曰:承恩救活,特來助公子讀書成名。其子忽吐黑水數斗,穎悟異常,登甲榜。

 

註:有位富翁有個兒子,資質很愚笨,無異痴呆,富翁很憂心。有一天,一位道士到他家來化齋飯吃,用手摩富翁的兒子頭頂,說:官官好一相貌,可惜殺業太重,靈竅不開呀!富翁聽了心頭一驚!從此以後,活的動物不進廚房(不殺生)。有次出門,路上見到一位乞丐手拿一條花蛇,剛好身上沒帶錢,就勸一位認識的綢緞布店老闆買了放生。當天晚上,富翁就夢到一位穿花色衣服的人來謝他,說:承蒙恩人善心相救,我來幫助您兒子讀書功成名就。後來富翁兒子口中吐出黑水數斗,從此後聰明非常,並且考上進士。

 

別註:富翁兒子大抵受了父親殺生太多的影響(古代有錢人多半殺生吃肉多,殺業重),冤家纏兒子,幸得急時轉變,從此不殺生,遂感得兒子智慧的開啟。事無偶然,也是富翁及兒子有些善根,故感得道人提醒幫忙而覺悟、行善、脫難,幸哉!

 

※蟻助文思  胡伯安

 

胡僖,字伯安,蘭溪人,平生全活龜鱉螺蚌之類無算。當省試時,寓潘氏園,蟻群數十萬,童子將焚之。胡曰:以吾一夕安,傷數十萬命,不可;亟返故室。及入場,三書義,至夜深甫就,蟻忽聚筆端,不可逐,久之。別作四經義,思忽泉湧,蟻遂不見。主司謂其經義有神助,胡心知為蟻報。

 

註:胡僖,字伯安,蘭溪人。一生中常放生,龜鱉螺蚌等生命被放生者不計其數。後來參加省試時,住在潘氏園中,螞蟻聚集數十萬隻,有童僕要拿火燒,胡僖對童僕說:只為了我一晚的安穩,要傷害這數十萬生命,萬萬不可!於是童僕就趕緊回房。後來胡僖到了考場,寫三書義,直到深夜才寫好,忽然螞蟻聚在筆頭,久久趕不開。胡僖就又作四經義,感覺文思泉湧,而且螞蟻此時都不見了。主考官看了胡僖的文章後說:你的文章寫的這麼好?好像有神明幫助呢!胡僖心裡明白是螞蟻報恩。

 

別註:末學曾在電視上,看到一位演唱作曲家自訴,為華藏衛視寫佛曲時,好一陣子寫不出來,後來發願從此吃素,結果一、二天後樂思泉湧,如有神助,沒多久就寫好了。真是感應道交不可思議!他也公開懺悔,因為自己常吃螃蟹(當然從此不吃了)。

 

※解網成道  六祖慧能(六祖惠能)

 

六祖慧能,嘗以俗服混於獵人。獵人令守網,獵兔之類,可放者瞰亡而放之。如是者十六年。後大悟成佛道,坐曹溪道場,廣度群品。

 

註:禪宗六祖惠能大師(為了躲避追殺),曾穿平常人的服裝躲在獵人隊中。獵人每叫他顧網(大抵抓兔子之類動物),惠能大師每看到有兔子入網,能放者就放之逃亡,如此過了十五、六年。六祖後來習氣盡淨、徹悟成佛,被迎回曹溪道場,廣度眾生。

 

別註:惠能大師在獵人隊中,多吃肉邊菜,不妨礙道業也(其非貪肉食而吃也,實不得已)。

 

※跌傷佛子  無畏三藏

 

無畏三藏,飲食不淨,言行粗魯,而心地甚光明。律師愛其人,而惜其行不潔,令宿門外。律師半夜捫蝨投地下,無畏門外大呼曰:跌殺佛子。師大驚,呼入,無畏曰:凡百含靈皆是佛子,皆具佛性,雖微至蠓蝨,皆有聲聞。凡夫癡暗,不能聽睹,任意滅殺。殊不知彼之冤楚號呼,諸佛聽之已宏,若雷霆矣。所以生殺之報亦與龍象無異。凡人物有大小癡慧之別,諸佛菩薩則大小同觀,慈悲無二。令師所投之蝨,已跌損左邊第三足,大聲冤痛,唯我聞之耳,眾僧不信,舉燭照之,果見此蝨左邊損折第三足,相視駭然。自後互相戒諭,不殺蟻蝨。觀此知大徹大悟,尤重好生。

 

註:無畏三藏法師,吃葷吃素不忌,言行率性無節制,但心地坦蕩光明。律宗師父很珍愛這名弟子,只是嘆惜行為不檢點,叫他睡寺院外頭。律師半夜摸到蝨子就丟到地上,忽然無畏三藏在門外大喊:跌殺佛子呀!(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皆可成佛,故小蟲亦是「佛弟子」)師父聽到無畏三藏這樣大喊,嚇了一跳,於是把他叫進來。無畏三藏說:一切有情眾生皆是佛弟子,皆有佛性,雖然小至蠓蝨的小蟲,都有見聞靈明覺知。凡夫心性痴暗,不能聽聞目睹因而也不在乎這些細小生命,隨意殺害。卻不知這些小蟲的哭喊冤屈,一切諸佛聽在耳中如天雷響!所以殺小蟲之報應與殺龍殺象之報應沒有差別!雖然人與小物命有形體大小、聰明愚笨的差別,諸佛菩薩則看之無二無大小(無差別),慈悲平等(無二;一體)。師父您所丟的蝨子,現已經跌損左邊第三腳,正大聲喊痛呢!只有我聽到。一旁的許多僧人都不信,拿了燭火來照看,果然見到這隻蝨子左邊第三隻腳受傷折損,互相相望大驚失色!從此大家互相警誡惕厲,決不可殺小小蟲蝨螞蟻等生命。由此可知,能大徹大悟者,皆不外連小小蟲蟻都尊重牠們呀!

 

別註:能將小小蚊蟲螞蟻蟑螂注重其生命者(譬如看到蚊蟲掉到水中,不可當作沒看到,此是見死不救;要能救盡量救也;若特殊情形不能救,亦要多多念佛或念往生咒迴向給他們),即是真誠心之展現,在人間,是屬難得之難得也。(末學所見,極少人能注重蚊蟲性命;有的學佛人即使不殺,蚊子飛來也是用力揮去,也不怕傷到牠,一點恭敬心沒有)能特別注意小生命者,即使難大徹大悟,漸開智慧亦是必然!願往生西方者,必能徃生!(不過也要注意修十善、孝養父母敬師長)

 

※感動大士  永明壽禪師

 

永明壽禪師,丹陽人。初為餘杭縣吏,取用庫錢幾盡,有司勘之,止放生而已。坐監守自盜,當棄市。吳越王錢鏐,頗聞其放生也,諭行刑者觀其辭色以覆。迨臨刑無戚容,謂人曰:吾活萬萬生命,今死徑往西方不亦樂乎!王聞而釋之。乃棄俗為僧,夢觀音大士以甘露灌口,慧性日開,著宗鏡錄,萬善同歸集等數百卷。住永明寺,年九十八而坐化。

 

註:永明延壽禪師,丹陽人。未出家前是餘杭縣吏,盜用庫錢幾乎用光,有上司發現,問之,原來都拿去放生。論刑,監守自盜,應該斬首於街市。吳越王錢鏐,知道有這麼一個為放生而盜公款的人,於是吩咐行刑的人注意看永明延壽禪師的臉色來回報。在行刑時,禪師臉上毫無恐懼的樣子,對人說:我救活了萬萬生命,今天死往西方真是快樂呀!吳越王聽到就命人把禪師放了。後來禪師出家,夢到觀世音菩薩以甘露水灌入口中,延壽禪師便智慧速生,後來著有「宗鏡錄」(可謂大藏經的精華)、萬善同歸集等數百卷書。住持於永明寺,活到九十八歲往生。

 

※著手回春  祥峰和尚

 

祥峰和尚,初出家香積寺,性好生,每過麵店,見門口活鱔一缸,低徊不去,常自語云:打殺打殺。店主不解其故,疑以為癲。一日忽大叫曰:打殺也,顧不得了。店主習見,不復顧。僧急掇缸傾鱔於河,店主大怒,痛毆之。眾曰:打亦無益,其糾錢償之。後僧忽開悟,遇人疾病,以手按之輒愈。

 

註:祥峰和尚,始在香積寺出家,心裡特別尊重愛惜一些動物生命,每次經過一家麵店,看到門口一缸的鱔魚,每每徘徊不去,常自言自語:打殺打殺!店主不瞭解緣故,覺得這人大概神智有問題。有一天祥峰和尚忽然大叫:打殺呀!管不了那麼多了!店主看習慣了,不管他。沒想到祥峰和尚竟奪了水缸把鱔魚全部倒到河中去了,店主看到大為生氣,狠狠揍他;旁邊的人都勸說,打了無益處,叫他賠錢吧!後來祥峰和尚忽開悟,遇到有人生病,用手按之就好。

 

別註:一切非偶然。能遇到祥峰和尚而能治好病者,不外有緣及現下之恭敬心;無緣者亦見不到祥峰和尚的。祥峰和尚能開悟,亦不離放生及善待一切生命之大助緣!(提醒:看到這些文章而能從此連一隻小蚊蟲都能善待其生命者,亦是與這些放生護生大菩薩有緣,必蒙加持,必開智慧,必消災難於無形!)

 

※救蛇證道  孫真人

 

孫真人思邈,住世時,山行,見村民擊一蛇,力救之,放水中。後默坐間,一青衣來請,隨之行,至其家,則世所謂水晶宮也。王者出,延之上坐,云:小兒昨日出遊,非先生則幾危矣。設宴畢,出種種珍寶為謝。真人辭不受曰:吾聞龍宮多秘方,傳吾救世,賢於珠玉多矣。王遂出玉岌三十六方,真人由此醫術彌精。其方今隱於千金方中,後證仙品。

 

註:孫思邈,道家真人(神仙)。在世時,在山中行走間,見到村民正打殺一條蛇,他盡全力救之並放生於水中。後來有次靜坐,忽有一青衣人來邀請,孫真人便跟隨,到了目的地,才知是水晶龍宮。龍王出來,請孫真人坐在上坐,說:我的兒子昨天跑出去玩,若不是先生您的救度,則差點沒命了!後來設宴款待完畢,龍王拿出種種珍寶作謝禮,孫真人婉謝,說:我聽說龍宮有很多治病秘方,您若能傳給我救世,比起珠寶美玉則好太多了!龍王於是拿出貴重的書籍三十六本,孫真人從此醫術更加精純,他的治病藥方都在「千金方」這本醫書中。孫真人後來修成神仙。

 

※折箭登仙  許真君

 

許真君,少時好畋獵。一日射中一鹿,鹿母為舐瘡痕,良久不活,鹿母亦死,剖視其腹,腸寸寸斷,真君大恨悔過,折弓矢,入山修道後證仙品。

 

註:許真君,年少時喜歡打獵,有一天他用箭射中一隻小鹿,母鹿用舌頭為小鹿舔舐瘡傷,費了許久工夫小鹿仍然死了。母鹿後來也死,許真君把母鹿剖開腹部,才發覺腸子一寸一寸斷了,許真君傷心難過痛切懺悔,把弓箭都給折了,入山修道,後來成仙。

 

※放刀成聖  張屠戶

 

永州張居士,始業屠,每日宰豬,聽鄰寺曉鐘聲發為度。一日忽無聲,乃寺僧夜夢十一人乞命,謂不鳴鐘則度阨也。張所欲宰豬下十一子,張因感悟知輪迴因果,遂棄屠。皈依佛法,梵誦專愨,十餘年,知來去事,自定死日,坐化不毀。土人以肉身建菴祀之,禱卜,其應如響。

 

註:永州張居士,一開始操屠宰業,每天殺豬。他聽到附近的寺院早晨鐘聲一響就起床殺豬。有一天,忽然沒聽到響聲,原來是寺中僧人夢到有十一人來求救命,說不敲鐘則可度過難關保全性命。剛好這時張居士想宰的母豬生下十一隻小豬,張居士於是明瞭了因果輪迴是真的,他從此就不再殺豬。皈依佛門作佛弟子,誦經修行專一誠懇,如此過了十一年,他竟能知道過去、未來的事,且能自己定下往生的日子(生死已自在了),後來坐著往生,肉身不毀壞。當地人為肉身建小廟祭祀,祈求禱告,很有靈驗!

 

別註:所謂靈驗,通常是佛菩薩指示人斷惡修善,自己造自己的福份。決非平白可得福份也。張居士一生殺豬,故當知道因果之可怕後,修行精進,故能達至甚深(高)境界。修行,沒有偶然與僥倖,只在一心前進,跌倒不怕,成功只出現在堅持的人身上。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