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殺生現報錄(九)殺生惡報-殘害(上)

 

有言在先:這本「放生殺生現報錄」(網址:http://book.bfnn.org/books/0858.htm#a04 )是江慎修先生編著,特別強調慈心不殺之功德(如延壽、癒病、消災、得子及開智慧等種種好處)及惡心殺生之慘報,末學將其分段並儘量以白話解說再貼出,希望讓更多人受益(有說明不足之處還請海涵),若有「(別)註:…」是末學所寫,不是書中原本內容,先說明之,謝謝。末學咪弟頂禮。阿彌陀佛!

 

~~~~~~~~~~~~~~

殺生惡報

 

第四章  殘害

 

※射鹿中子  吳唐

 

廬陵吳唐,精於射。嘗攜子出獵,遇一鹿同麑遊戲,唐射其麑斃之。鹿驚悲鳴,唐伏草中,鹿乃舐兒,唐再發一矢殪之。少頃,又逢一鹿,張弩間,矢忽飛中其子,唐投弓抱子而哭。忽聞空中呼曰:吳唐,鹿之愛子,與汝何異?驚視間,虎從旁出,折其臂而死。

 

註:廬陵有一位叫吳唐的人,精於射箭。曾帶兒子外出打獵,遇到一隻母鹿與小鹿遊戲。吳唐拔箭射中小鹿,母鹿受驚悲苦鳴叫,吳唐躲在草叢中,看見母鹿用舌舔舐已死的小鹿,於是再發一箭將母鹿射死。不久,又看到一鹿走過,正張弓瞄準間,箭忽然鬆開射中自己兒子,吳唐丟了弓抱著兒子痛哭。忽然聽到空中有聲音說:吳唐,母鹿愛她的孩子,跟你愛孩子有什麼差別呢?吳唐正在驚訝四處張望,忽然一隻老虎從附近躍出,咬斷他的手臂而死。

 

※紙面殺孫  程獵戶

 

德興程姓,世業弋獵。因輸租入郡,適有市紙面者,買其六面,分與六孫,六孫甚喜,各戴為戲。家畜獵犬十數頭,見之,爭前搏噬,擊之不退,六孫皆斃。

 

註:德興地區有位程姓獵戶,世代打獵維生。因到城中繳稅,看到有賣面具的小販,就買了六個拿回去分給六個小孫子。小孫子很高興各個把面具(大抵為各種動物面貌的面具)戴在臉上遊玩,沒想到家裏養的獵犬十多隻看到了,就衝上去撕咬,家中人驅打不退,六個孫子因此慘死。

 

※豬化為虎  菜園丁

 

僧某,在俗時種園,偶鄰家一豬食其菜,怒以鋤擊殺之。後出家,往武昌北門外三官殿,夜夢一黑衣人謂曰:我止食汝幾莖菜,便害我合,我今已變為虎,汝縱往天上,必報仇也。僧寤而恐,百計思避,皆非善地,獨東門外有龍蟠磯,突出江心,非舟莫渡,僧遂往栖止。順治甲午除日,早起出門望江,見一獸浮巨浪而來,意謂是牛,近前矚之,忽躍起一虎,嚙之,其僧立斃。

 

註:有一位僧人,還沒出家時種菜維生,有次鄰家有一隻豬來吃他的菜,他生氣地拿鋤頭擊打殺死這隻豬。後來出家,住在武昌北門外三官殿。有一晚夢到一位黑衣人說:「我只是吃你幾把菜,你就要殺我?我現在已投胎作老虎,你就算修到天界,我也誓報此仇!」僧人醒來大驚,千方百計想可躲避的地方,想來想去都沒好去處,唯有東門外有個「龍蟠磯」,高出於江面,沒有船是過不去的;於是僧人到那裏躲避。順治甲午年中最後一天,僧人早起出門望著江面,看到一隻動物浮在巨浪中而來,以為是牛,往前一看,原來是老虎;老虎跳起水面一咬,僧人立刻死去了。

 

別註:出家人明因明果,該來的躲不掉,若能好生念佛,雖死還可往生西方;若只知逃避,終究躲得了一時,躲不了萬世。修行若往生天界也不究竟(壽命盡了往下掉),唯有西方極樂可一了百了;將來乘願再來度眾生,隨緣消業亦如空夢一場,雖受苦實無苦也。(凡夫不同,輪迴六道,虎來虎咬,水來水淹,痛苦當真,永不安穩!)

 

※貓魂作祟  沈蘭官

 

杭城沈蘭官,年二十二,見一大黑貓,欲以其皮為獺帽,遂以繩繫貓頭,不死,更用尖刀刺喉,乃死。未幾,夢貓云:汝既害我,我已告準,今刀何在,欲得作證耳。沈覺而惡之,因急賣去原刀,更市一利刃藏之。尋即發狂云,貓已入樓矣,又上梁矣。又云非貓,乃變鬼矣,五七人來打我矣。更作鬼語云,繩不能殺奴,須用刀也。至晚,遂以刀自刺喉而死。

 

註:杭城有位沈蘭官,二十二歲。見到一隻大黑貓,想用牠的皮做帽,於是用繩子勒住牠的脖子,不死,再用尖刀刺喉才死。沒多久,沈蘭官夢到貓說:「你既然害我,我已經準備向閻王告狀,刀子在哪裏?我要拿來作證!」沈蘭官醒來非常害怕,於是急著把刀賣掉又換了一隻刀子收藏著。但不久沈蘭官就瘋了,說貓已經上樓,又說貓上了樑木,又說貓變鬼了,有五、七人來打我…又如鬼附身說:繩子不能殺你,必須用刀!到了晚上,沈蘭官便用刀子自刺喉部而死。

 

※身無完膚  錢漢沖子

 

石門縣南前村民俱習鳥鎗,有錢漢沖之子技最精,生平殺鳥數萬。未幾死,號呼痛楚,如中矢石,以手遍捫,輒云,此處有鐵子,痛不可言。以針挑撥數日,身無完膚而死。

 

註:石門縣南前村的村民都會用鳥鎗射鳥,有位錢漢沖的兒子技術最好,平生殺鳥數萬隻以上。快死時,痛苦呼叫,猶如被鳥鎗子彈射中,用手在身上到處摸,不時會說:在這裏,好痛!用針挑撥了幾天,體無完膚而死。

 

※舌患潰瘡  王愈

 

王愈宅有鵲巢,忿其鳴噪,盡網巢鵲,斷其舌放之。後舌生瘡潰爛而死。

 

註:王愈家中有鵲巢,王愈討厭鵲鳥的叫聲太吵,於是用網把鵲鳥統統捕來,割斷牠們的舌頭才放掉,後來王愈舌頭生瘡潰爛而死。

 

別註一:一切自有前因,王愈被鳥吵,不外王愈曾惱怒於人(譬如愛與人計較、吵架及說人是非;此是境隨心轉之理)如果能自知反省,與人、與動物為善,則可漸漸境隨心轉,諸事漸安:譬如鳥遷飛離開、或鳥聲聽成習慣而不以為苦…。現代人有些住在機場、鐵道旁,苦於聲音分貝太高;其實只要慎重口業、修十善,心中平和謙虛,不要怨天罵人,一切自然有好的轉變。

 

別註二:殺生皆有惡報。一人殺生,一人惡報(牽連家屬是亦有前因,不外惡緣相連,若能自身精進斷惡,可免受牽連);多人殺生,則引動天災地變(譬如許多人網殺麻雀,則怨氣聚結,可能大旱可能大水,於是穀物欠收,甚至蝗蟲肆虐(蝗蟲成災,之中除有被殺鳥雀來投生為蝗蟲,亦各有各殺雀人的過去冤家來投胎為蝗蟲,故數量巨多)導致多人餓死(各人因果各人擔,作惡多端佛不佑(佛菩薩也無能為力,因惡心不與佛慈心相應故;自造阻障,不是佛不慈悲也。))。若其中有善心人不殺鳥雀更進而救鳥雀者,自然有護法神護佑,可於大劫難中脫身(就算業重,死亦往生善道;若知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者,必可往生)。

 

※燃爆死驚  王遵

 

王遵忿鵲喧噪,俟夜深栖定,以竹竿繫爆竹驚之。後遵得疾,驚悸而死。

 

註:王遵討厭鵲鳥聲音太大,等到夜深鵲鳥睡覺,就用竹竿綁著爆竹嚇牠們。後來王遵得病,也受驚嚇而死。

 

別註:冤冤相報,沒完沒了。有些人喜歡整人(讓他人受驚嚇),終究會釀成大禍。(譬如自己也被驚嚇,得了心臟病,甚至丟了命)

 

※戕雛子苦  周昂

 

周昂嘗晝寢,戶上有一燕巢,三雛呢喃張口待哺,昂惡其聲,試以指探之,雛亦張口而受。因取蒺藜三枚與之,其雛皆裂胸死。昂後生三子,俱不能言,見人但張口啞啞,宛然燕受蒺藜之狀,其聲甚肖。

 

註:周昂曾經在白天睡覺時,屋頂有一燕巢,三隻小燕鳴叫張口等著母鳥來餵食;周昂討厭這些小燕叫聲,就爬上屋頂用指頭放入小燕嘴巴,小燕就張大嘴想吃東西;於是周昂拿來三枚長滿硬刺的蒺藜(一種果實)塞到小燕口中,小燕因此全部胸部裂開而死。周昂後來生了三個孩子,都不能講話,見到人就張嘴發出啞啞聲,很像小燕被蒺藜塞嘴中時的叫聲。

 

※害鴈遭杖  錢家軍

 

鎮江錢參將手下軍士獲一鴈,籠之舟尾,空中有一鴈隨舟悲號。將登岸,籠中鴈伸頸向外大呼,空中鴈忽下,二鴈以頸相交而死。錢聞大怒,同舟兵卒各杖三十。

 

註:鎮江錢參將(「參將」為官職名)手下士兵抓到一隻雁鳥,把牠關在船尾的籠中。空中有一隻雁鳥隨著船悲泣鳴叫。將登岸時,籠中的雁伸長脖子向外大叫,空中的雁忽然飛下。二隻雁頸部相纏而死。錢參將知道這件事後大為生氣,罰同船的士兵各打三十大板。

 

※探雛被逐  一衛軍

 

徽州府治,古木之上有鷹巢,一衛軍探取其子。太守王夢龍,方據案視事,鷹忽飛下攫探巢者之巾以去。太守推知其故,杖其卒而逐之。

 

註:徽州官署有棵古木上頭有老鷹巢,一位軍士爬上樹把小鷹偷走。太守王夢龍,正在辦案時,老鷹忽然自空中飛下抓取那位軍士的布巾離開。太守問明原因,將這位軍士杖罰然後趕走。

 

※張口蛇入  薛兒

 

蘇州薛氏小兒,屢升木杪,覆巢取雛。一日上樹,不意先有蛇在巢啖雛,兒驚視張口,蛇竟入兒口,遂死。

 

註:蘇州薛氏有個小兒子,常常爬上樹稍,弄翻鳥巢偷小鳥。有一天又上樹,沒想到有蛇在鳥巢中吃小鳥,小兒看到,一時驚訝而張口,蛇竟瞬間爬入小兒口中,小兒就這麼死了。

 

※臨終蛙祟  田夫

 

宋周三蛙,南城田夫。當農隙時,專以捕魚鱉鰍鱔為事,而殺蛙尤多。後得疾,初覺腹中一物,飲食不能入口,漸劇,隱隱若數蛙動於內。久之,展轉一榻上,跳擲簸頓,號呼哀鳴,與蛙受苦時無異,一歲乃死。

 

註:宋朝周三蛙,南城的農夫。當沒有種田時,就專門捕魚、鱉、鰍、鱔等動物,其中又以殺青蛙為最多。後來得病,剛開始感覺腹部有東西,飯菜吞不下;後來情況轉成嚴重,好像有幾隻青蛙在腹中跳動。久久之後,周三蛙在床上跳來翻去,狂叫哀號,就像青蛙被捕受苦時沒兩樣。就這樣折磨一年後才死。

 

※火逼慘報  張霖

 

張霖忿蛙鳴,沃以熱湯,後遭沸湯澆,身爛而死。

 

註:張霖非常討厭蛙叫,看到青蛙就拿熱水澆,結果自己後來也被熱水燙到身爛而死。

 

※肉腐惡死  岳州村民

 

岳州村民,時常殺龜,取販賣之。像遍身患瘡,痛不可忍。每日以大盆貯水,沐浴其中,漸作龜形。逾年肉腐而死。

 

註:岳州有一村民,常殺烏龜,拿去販賣。後來得病,全身發毒瘡,痛苦不能熬!每天要以大盆盛水,在裏面沐浴,漸漸地,呈現龜形,大約過了一年全身臭爛而死。

 

※一夜腸斷  亨龜鄭大

 

石門縣走迭夫鄭大,掘地得五龜,各長二尺餘,烹食之。是晚即狂亂,作龜語曰:我兄弟五人,自明成化年間修行至今,與汝何仇?而被殺食,汝死有餘辜矣。腹中似有物嚙其腸胃,號呼至次早死。

 

註:石門縣走迭夫鄭大,挖地得到五隻大烏龜,各各身長二尺多,就煮來吃了。當天晚上鄭大就發狂了,且好像烏龜附身,說:「我兄弟五人,從明朝成化年間就修行至今天,跟你有什麼仇,竟殺食我們?你真死有餘辜呀!」於是鄭大腹中好像有東西在咬他的腸胃,慘叫到隔天早上死去。

 

※眾死蕈毒  殺蛇軍人

 

龍山數軍人,見一大白蛇,舉鉏擊之。內一姓余者勸阻,眾不聽,竟斃蛇。次日見一白衣女子,攜一籃香蕈,眾奪取,將烹食,余忽頭痛且昏睡,夢前女子云:君意不害我,殊感激,蕈有毒,不可食也。驚寤。欲以告眾,眾食已盡,皆中毒死,惟余獨存。

 

註:龍山有幾位軍士,看到一條大白蛇,便拿鋤頭攻擊。其中有一位姓余的軍士勸阻大家,大家都不聽他的,就這樣把蛇打死了。第二天,軍士們見到一位白衣女子帶著一籃的香菇,幾位軍士就奪取來煮食。這時余姓軍士忽然頭痛而昏睡,夢到白衣女子對他說:「您心存仁慈不害我,很感激!籃中香菇有毒,不可吃!」余姓軍士忽然驚醒,想要警告大家,可是幾位軍士已經把香菇吃了,各個皆中毒而死,只余姓軍士逃過一劫。

 

※身埋火窟  某富翁

 

一富翁宅旁有枯木,將伐之,夜夢一老人率眾乞寬期,富翁因知樹上有物,命人登樹視之,見枝頭有大穴,穴中異蛇蟠結無數,翁即命僕縱火焚之,臭聞里許,此老鼓掌稱快。未幾,其家夜半,輒見飛火入室,起救則寂然,如是者屢,不以為怪。一夕婢盜薪私爨,火遂燎,此老與家人以為故態,酣寢不起身,舉家皆死火中。

 

註:有一位富翁住宅旁有一棵枯木,準備砍掉。晚上夢到一位老人帶領很多人乞求暫給一些時間(搬家)。富翁因此知道樹上有東西,叫人上樹查看,果然見到枝頭有大穴,穴中有許多奇怪的蛇盤曲棲息。富翁就叫僕人拿火燒樹,焚燒時臭味遍散一里多,富翁還鼓掌叫好。沒有多久,家中半夜時常有不明火團飛到室中,起來要救火就不見了,這樣的情形重覆了幾次,大家就以為是錯覺、不以為怪了。有一晚婢女偷拿薪柴要煮東西吃,卻不慎失火,富翁與家人以為又是上次的情形,就繼續睡覺不管,結果全家都死在火中。

 

※瘡走赤蛇  金秀之

 

金秀之,淮人也。冬月掘地,殺一蟄蛇,蛇死時,怒目視之。旬日,金手肱忽生癰,有赤蛇一條,從瘡中出,金向天地悔過,永戒殺生,久之方愈。

 

註:淮人金秀之,冬季某一天挖地,殺了一條冬眠的蛇;蛇死時,還怒目瞪他。十天後,金秀之的手臂忽然生毒瘡,有一條紅蛇從瘡中爬出。於是金秀之向天地懺悔,發誓永遠戒殺,久久他的病才好。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