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魂索命.佛法度化」等四則因果實例
 
「因果報應」理論從佛家、道家到儒家都有提及,其中把理論及事例提及詳備者,以佛家(法)為最!道家如「太上感應篇」則亦諄諄教勸,儒家雖甚少提及,但以勸人遵守禮制為謀,而能做到者,無不善有善報,此亦不離因果也。佛、道、儒其枝葉雖殊,但根本為一(其本體相同(本同根生),化導眾生則隨眾生根性而有時節因緣之善巧(對壞學生勸其收斂以免地獄之苦,對性情較淳厚者勸其堅持並發大心,勸已發救度眾生之大心者求世道之解脫,成就佛身、脫離輪迴以救度(教育)無邊眾生),故佛說:一切無非(皆是)佛法(道家、儒家若能捨「我執」,發「大心」(念念為眾生想),則亦成就聖人(菩薩)境界,乃至更上一層漸脫離聖人境界而成就最極圓滿之佛境界(佛本無名(乃時間、空間俱破之不思議境界),故道本無道、聖亦無聖,強以佛、道、聖以名之,實則一也、無分別也)。
 
佛云:因果通(連綿)三世(過去無量世、今世、未來無量世),六道輪迴終是苦,要能真正脫離此苦唯有速速斷惡俢行,而要速速成就唯有速速成佛,要速速成佛唯有速速念佛求生西方極樂為最方便穩當易行!若能深信因果、持戒念佛,則今生必往生西方成佛;若不往生西方,今生斷惡修善積的一些福報,來世將成有錢人或被人供奉的鬼神(山神、河神、土地公……等;但大多數的鬼道眾生因生前不積福,故是常挨餓受苦的,比做人苦十倍百倍不止),鬼神有些微神通卻無絕對良善之心,故易意氣用事而傷及無辜,壽盡亦墮惡道;而有錢人易被酒色財氣誘惑,幾乎無法避免吃喝嫖賭造諸惡業,於是再下一世一樣要墮三惡道(餓鬼道、畜生道、地獄道)受苦了。就算此生修到心地極善良而能升天享天福,壽命一到又要墮落,過去一世、二世、……的冤親債主難免又來討債尋仇,仍是一番輪迴苦(稍一做錯事又下地獄去了)。
 
所以佛說:三界六道是火宅(眾生在六道輪迴中猶如在火燒房子中掙扎,到處逃竄卻苦無出路)。若能求生西方極樂,則永脫眾苦、壽命永恆,一了百了!何不樂而為之?現世人心潰敗,民不像民、官不像官、學生不像學生,連老師也不像老師、家長亦不像家長,皆因倫理不倡、因果不說(信),故而人心大亂,人們心念念波中充滿了貪婪(貪色、貪名、貪享受……)、仇恨,口中常造口業,罵東罵西(譬如罵政治人物、罵影視明星、罵左鄰右舍,皆造口業,皆損福報),人心、行為之亂,引得天地也亂、氣候劇變,正是(環)境隨心轉!譬如現代人吃肉越吃越有勁,於是畜牧業將大片樹林砍掉養牛、羊、雞等,須知,口中一塊肉,可以養活近二十個人(因為養牲畜的場地若拿來種穀物,可以將肉食者抵近二十名的吃素者,諸君可上網查資料),且樹林減少則影響自然生態,而被殺之千百萬億動物冤魂不散怨氣衝天,誓報此仇!(其恨念亦引動氣候劇變)故事情大條了!若要天地速速調和,唯有眾人努力斷惡向善、多多念佛,還未吃素者,但可盡力減少吃肉,且要戒殺、修十善業(末學「如何念經念咒易得效驗」一文中有詳細心得報告,可連此網址:http://medi.pixnet.net/blog/post/1518893  ),則自身乃至全球磁場改變,近可自身受福,遠則世界受益,全球將風調雨順、國與國不動干戈也(此是好的境隨心轉)。
 
現今全球環境恐一年比一年艱難,但也因此將會有更多人開始覺悟(越早覺悟越早離苦),而因果報應是最強力、效果最快速的道德教育,將讓全球環境產生巨大的轉變,但各人因果各人擔,千萬莫想坐收現成,若不趕快自己修,將來必後悔莫及!末學(我)將自「現代因果報應錄」(編著者為道昇居士)一書中節錄全部或部分資料,不定期幾則幾則貼上網路(文中若有註(或別註):……,是末學的說明,先報告之)。此書亦收錄其他書籍一些因果事例,如「因果輪迴實錄」(網址:http://book.bfnn.org/books/0585.htm  )、「因果報應實證」(網址:http://book.bfnn.org/article/0576.htm  )等,另此網址亦有更多:http://book.bfnn.org/article_18.htm  皆可參而看之。(由於末學有此書(現代因果報應錄)但無全書網址,所以內容大抵是找網路上已有的片段文章來貼,謹感謝這麼許多慈心的仁者菩薩,末學恭敬頂禮,阿彌陀佛!)
 
~~~~~~~~~~~~~~~~


二十七、狗魂索命.日夜不寧   莊麗玲
 
隔壁的吳老先生夫婦,常邀請朋友到家吃飯喝酒,一吃吃到三更半夜,喝酒划拳,亂吼亂叫,真是擾人清夢。
 
夜半的吆喝之聲,常常會出現,我們早已聽得麻木,見怪不怪了。但是,後來,我們聽到的不再是興高采烈的划拳聲,代之而起的,卻是一陣陣痛苦的呻吟,這才真讓人感到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不過,我是喜歡當偵探的,這種事情,當然不會錯過,總要查個水落石出才是!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了我們全家的好夢。原來,是吳老太太氣喘病又發作了,急需送醫,先暫時向我們告貸應急。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大人們當然義不容辭的解決了他們的困難。
 
然而,不幸的事,卻接二連三地發生在吳老先生家裏。不久,我們又聽到了一聲聲的哭號呼喊:「饒了我吧!我以後不敢再吃你們了,請你們放了我吧!」緊接著就是物體碰撞的聲音,似乎是吳老先生在床上翻滾的樣子,嘴裏還不斷像發狂般地胡嚷,有時像狗吠的聲音,讓人毛骨悚然。
 
日子一久,吳老先生夫婦二人變得心神不寧、精神不濟、整日昏昏沈沈的,身體日漸枯槁,毫無生氣。家人問他們到底是怎麼搞的!吳老先生無精打采的說:「最近,老是覺得有人跟在左右,寸步不離,讓人感到恐懼萬分;而且惡夢連連,每次都夢到一大群的貓狗鮮血淋漓,狀至恐怖的來向我討命,嚇得魂不守舍,晚上徹夜難眠,真是痛苦。」
 
吳老先生又說:「現在,我已經不敢再殺生了,尤其是貓、狗等。從前我時常到外面抓野狗回來宰殺,邀三、五好友一起喝酒、吃肉,也沒什麼事情發生,對於亡靈索命之事,根本斥為無稽之談,聽若罔聞,只當它是一些多事者所造的謠言罷了;直到自己受到報應之後,方才悔悟,我們已經親自體驗到殺生食肉,會被自己所吃的動物的冤魂所纏。因此,再也不敢恣意殺生食肉,所幸我命尚未被索去,便有善知識告誡我不可再食肉,以免自掘墳墓!但願天下蒼生,能以我為借鏡,不再食用一切葷腥。那麼披露我這親身的體驗,也就沒有白費了!」(民國75、10、1,天華月刊八九期)
 
二十八、牛魂索命.佛法度化   陳柏達
 
四川省南部劉淨密居士家裏有一位姓聶的女傭過去世曾經殺了九十六頭牛。這些牛轉世成鬼魂來報冤仇。聶氏也是四川人,自從出嫁以後,時常被鬼魂作祟,每年必發作數次,苦不堪言。
 
民國二十一年二月,聶氏成為劉家的女傭。有一天,她忽然害了一場大病,全身起紅疤,既痛又癢,難以忍受,她想要投河自殺,卻被眾人阻攔。她像瘋狗那樣地亂跳亂叫,大聲地唱出殺牛的慘歌,還唱得頗有押韻,到處吵鬧不停。
 
劉淨密居士去探望她,她說:「老爺!您寬宏大量,我並不是聶氏,而是聶氏過去世在萬縣當屠夫所殺的牛群,我們一共有九十六條冤魂,今天特地來向她索命!」
 
劉淨密居士告訴那九十六條牛的冤魂說:「你們真糊塗!其實,因為你們早先曾經殺害她,所以才會變成牛而被殺害。否則她怎會那麼巧只殺妳們這九十六條命呢?現在你們忘記早先害過她,而只記得她曾經殺死你們,這樣輾轉下去,冤冤相報,是一種苦的輪迴。你們這樣殺來殺去,到底有什麼好處呢?」那九十六頭牛的冤魂答說:「你說得頗有道理!我們的確也有過錯,可是我們的頸部鮮血淋漓,痛苦尚未消失,由於感受這種痛苦,而想到冤家債主,所以我們才會有報復的念頭!
 
劉淨密居士說:「這不難解決!」說完,就立即命令僕人拿半杯茶,唸了三遍甘露真言,請那些冤魂喝下。那些冤魂的手不能彎曲,他們說:「這是我們的腳蹄,怎麼會拿杯子呢?」於是,劉淨密居士就命令僕人將加持過甘露真言的茶水灌到聶氏的嘴裏,以讓那些冤魂能喝到。沒想到,才喝下了茶水,那些冤魂就很高興地說:「這咒水真神奇!我們好舒服啊!」他們摸摸自己的喉嚨說:「我們的脖子已經痊癒了!」又摸一摸手,說:「蹄已經都脫落了!」摸一摸頭,又說:「角也已經消失了!」
 
劉淨密居士接著又為他們解說述惑時各種痛苦的狀況,稱讚極樂世界的安樂。又問說:「如果你們往生極樂世界,就永遠脫離痛苦的輪迴了,你們願不願往生呢?」那些冤魂回答:「極樂世界既然像你所描述的那麼好,我們怎麼會不願意呢?可是我們的罪業這麼深重,能夠去得了嗎?」劉居士回答:「如果你們能發願念佛,想往生極樂淨土,我應當請阿彌陀佛來接引你們!好嗎?」那些冤魂說:「很好!很好!但是我們已經餓了很久,希望你能賜一點食物給我們充飢!」劉居士答應了,就用一個乾淨的杯子盛水和飯,唸了七遍變食真言,灑在竹叢裏。隔沒多久,那些冤魂回答:「我們都已經吃得很飽了,謝謝您!」
 
劉居士就在後窗的空地,點上香燭,奉請阿彌陀佛,又唸了往生咒、心經、大悲咒和佛菩薩的名號。那些冤魂說:「你們趕快看!阿彌陀佛一請就到,站在窗外,你們看佛那莊嚴的丈六金身。諸位趕快收拾,隨佛往生極樂世界了!」這時劉淨密的妻子江志西在房裏問說:「你看到極樂世界了嗎?它是什麼樣子?」劉居士回答:「我看到了!它跟淨土方面的經典完全符合。」
 
那些冤魂在往生極樂世界以前,殷勤地向劉居士致謝,並且說:「非常感謝您的幫忙,使我們多生來所結的冤仇,一下子就化解了。我們多年來一直干擾聶氏,使她時常受苦,現在仰仗佛菩薩的接引,而往生淨土。希望您能慈悲,也能勸聶女士念佛,一同往生西方。等改天您和尊夫人往生西方時,我們一定隨阿彌陀佛來迎接您們!」說完就靜悄悄了。
 
過了一個小時,聶女士醒來了。劉居士問她,她回答:「剛才我好像在睡夢中,我看到了西邊的街道,看見一群牛以兇惡的姿態撲向我,我看到牠們的頸部滴著鮮血,非常可怕!當我正在著急時,忽然聽到了您的聲音,眼前的境界忽然變了,土地平坦,風景怡人,忽然聞到非常悅人的飯香,那一群牛在林中吃得很快樂,甚至還跳起舞來。再來的情景,我就不太清楚了....。」從此以後,聶女士不再受冤魂的作弄,她也開始吃長素和念佛了。
 
劉淨密居士在民國二十三年春天,在西康出家,法號叫做「慧定」,這是他出家以前所記錄的真實故事。(摘譯自「皆大歡喜」第一集的第八頁)
 
註:因果報應絲毫不差,這些牛群被善知識點化而能明理回頭,更幸運的能信淨土而往生淨土,亦是與劉居士有緣也。另西方極樂沒有畜生(經典中提到的西方極樂的鳥類亦阿彌陀佛神通示現也),這九十六隻牛往生西方皆已蒙彌陀願力而成八地大菩薩,聶女士夢中所見概九十六大菩薩隨緣示現也。另一時還不能吃素的人,更應減少吃肉、戒殺(蚊蟲、螞蟻、蟑螂皆生命,不殺可免血光之災),斷惡修善(至少做好十善業)及多多念佛,往生西方亦有望也。(若因緣已至,吃素大有好處,可減少血光及不順遂,更大有利於往生西方)
 
二十九、三次受傷.花光錢財  顏紀卿
 
十年前台北市東區有一家狗肉店,該店老闆當然以殺狗賣肉為營利。
 
有一天他很高興,抓到一隻黑狗,說是可做補品的,可多賣些錢。
 
附近一位道友李君走過該店,看見該黑狗栓在門口。他對黑狗看看,黑狗竟對他笑笑。奇怪,狗怎麼會笑的。李君道功精湛,凝神一會就知道了。狗的意思是說:「牠不會死,狗肉店老闆要倒霉了。」
 
翌日下午鄰居們在大聲叫喊:「不好了,不好了,狗肉店老闆糟糕了。」大家出去探聽,才知道狗肉店老闆要殺黑狗時,黑狗一口咬掉了老闆的生殖器頭部,而且咬斷繩子跑掉了。
 
老闆睡在醫院裏治療休養,他也驚覺到殺狗的惡報。所以出院後就把狗肉店關掉不做了。
老闆在家閒居,不知何處來一隻大白花貓,天天老是蹲在門口的矮牆上瞪著他,趕也趕不走。天天瞪著他,心裏就不免嘀咕,拿竹竿打牠趕牠,才跳下牆去。去追牠又追不上,回家拿出機車乘上車去追趕。花貓沿著溝邊跑,他沿著溝邊追。一不小心,連人帶車跌入小溝,一條腿跌斷了。
 
老闆又住院,又治療,又休息,恨得他凶心大發,決心要殺掉那隻花貓以減心頭之恨。
出院後回家,花貓仍常來。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決心要追殺花貓,花貓就躲到樹上。他拿著刀子在樹下殺不到貓,就拿個凳子墊高了上去殺。身體一側,重心不穩,摔下來,左手臂向地上一撐。一聲驚呼,一條手臂又斷掉了。
 
又一次住院,又一次的治療。三次的傷痛痛徹心肺,三次的醫療花光了殺狗賣肉所積下的全部積蓄。剩下他孤伶伶一個人,獨守陋屋,慢慢的懺悔吧!——殺死很多條狗命,只換得三次受傷,還不夠,報應還沒完,再看將來及來生吧!(民國67、9、15,普化雜誌二七期)
 
註:現代人做生意及工作,常常賺黑心錢,有的食品亂加添加物(草菅人命),有的工程偷工減料(不顧人死活),有的女藝人賣弄肉體性感(在電視前讓百萬男性動淫念,罪過滔天也),諸如此類不正心行賺到的錢,必在後來生病、災難中破散(或被騙或成了醫藥費種種不順),死後還得到地獄報到,慘哉!若能老實做生意,錢少賺多賺無妨(多賺則應多多布施),與人結個善緣,再多念佛,則在世平安,臨終往生西方永脫輪迴苦,宇宙十方世界自由來去,何不快哉!
 
三十、歷劫殘生.屠夫回首   慧深法師
 
左營有位以殺豬為業的屠夫,已經殺豬好幾年了,最近每殺豬時,當他拿起尖刀刺入豬的喉嚨,豬發出挨殺時痛楚難忍的號聲,血噴濺四處,待豬身血流得差不多了,豬抬高頭精疲力竭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後就死了,屠夫每看到這情景總覺得豬很可憐,就想改行,不願再繼續殺豬了。但是他改行後所做的仍是殺業,運輸送雞、鴨到全省各地販賣,有時甚至自己殺好拿到市場上販賣兜售,有一天,他滿載雞、鴨北上,行駛在高速公路上,突然輪胎脫落滑出,雖無造成大禍,但雞籠被撞開,雞、鴨頓時亂跑亂飛,被阻在後面的人車看了這情景都停下車子來幫他捉,待剩下最後一隻時,就是捉不到,屠夫就對雞說:「反正你被我捉到也好,不被我捉到也好,都是死路一條,還是好好的就擒吧!」雞果然不再跑了,屠夫換好輪胎就上路了。
 
到了市場,卸貨以後又馬上趕回南部。當車子駛到昨天發生事故的地方時,車子後面的輪胎又再脫落,車子倒翻,屠夫的後腦倒撞,而頸部被方向盤正中刺傷,血流滿地,這正如豬被刀刺喉嚨時的情景,而腳部又骨折,刺穿肌肉,旁人趕緊把他送到附近的長庚醫院急救。在七天中昏迷不醒,骨折的腿漲紅又腫,醫生建議切除腿部,避免因細菌感染而引發生命的危險,屠夫的親戚朋友卻說:「現在他在昏迷狀態中,若已沒希望了,縱令割除一條腳也無法挽救他的生命,若是還有希望,沒經過他本人的同意,他清醒過來見到他已失去一條腿時又怎麼樣呢?」最後他的家人決定要求醫生開刀僅將腿骨矯正而已。
 
屠夫在昏迷的七天裡,最初幾天總是看到以前所殺的豬一群群的相偕來討命,後來是雞群、鴨群,他們的形狀有些是斷頭、斷腳;有些是頭與身體沒完全斷,只留一層皮連接垂掛著,甚至有開膛剝肚胃腸拉出身外的,種種的恐怖像,都是為報仇索命而來的。七天中,他被過去冤家債主折磨得只剩下微弱的氣息。在第六天時,他感覺到自己要去爬一座刀山,後面跟著很多的眾生,當他看到刀山有那麼多的刀子時,想走過去,又怕不是粉身碎骨,也是體無完膚,想打退堂鼓,後面的眾生就紛紛的指責說:「這些刀子都是你以前用來殺豬殺雞殺鴨的,殺別人時不曉得痛苦,現在讓你嚐嚐用刀子殺自己的滋味。」就這樣屠夫被逼得要上刀山,此時他仍躺在病床上,迷糊之中喊著:「我不要上刀山!我不要上刀山!」喊過後全身冒冷汗,漸漸的清醒過來,直到完全清醒後,他把身上的針頭拔掉,告訴家人說:「這七天我都在地獄裡過著。」家人也告訴他醫生建議把腿鋸掉。他心裡明白,這不是鋸不鋸的問題,本質上就是殺業的報應,所以寧可保留此腿拄著枴杖走路。
 
經此劫難考驗後,他完全不敢殺生,並虔誡的念佛、拜佛,他祈求佛菩薩加被,若能遇到一位能醫好腿部的醫生,使他的行動能自如時,一定要發心將親身的經歷公諸於世,奉勸世人不要再殺生害命,每天禮佛時都是如此的虔誠祈求。有一天,在夢中有人告訴他,有一個人長得什麼模樣,大約有多大年紀,這個人可以醫好你的腿,但並沒有說出他住什麼地方?叫什麼名字?屠夫認為這是佛菩薩的指示,就從北部開始做地毯式的尋找。但人海茫茫,何處問呢?於是他就帶付「神杯」,每到一處就拿出神杯來卜兆,若連續有三次卜中,就認為醫生在這裡,但找了好幾個地方都沒有。
 
一直到了中壢,神杯有三次指示,他想:或許計程車司機常載客人去看病,應該較容易找到。就問路邊的計程車司機,是否認識所描述的這麼一位骨科醫生?計程車司機回答:「認識!認識!」很快的將屠夫載到那家醫院。當他看到醫生的模樣與夢中的竟完全相似,高興的甩掉枴杖,跪在地上說:「我終於找到了!」醫生趕忙把他牽起來,在站起來的同時,屠夫感覺到骨折處扭轉的「喀嚓」一聲。醫生問清楚病情後就摸摸他的腿,告訴他骨並沒有折斷,他怕醫生不信又拿出以前住院所照的愛克斯光片以證明,醫生就告訴他說:「你的腿完全是佛菩薩治療好的,只是血路未通,以致仍無法走路。」屠夫聽完後就住在醫生那兒治療三個月。
 
出院後回到家他告訴太太:「我這條命完全是撿到的,現在我要遵守諾言,弘法勸化世人莫殺生。」將自己的財產分成二份,一份為家庭的生活費用,一份作為自己弘法的旅費。據說此人現在時常在市場出入,勸屠宰者莫步入他的後塵同受此業報,其中也有很多人因看到他的實情而改行。佛經上說:「天地之間,一由罪福,人作善惡,如影隨形。」當我們從業之始豈可不慎乎!(民國72、7、31,慈雲雜誌八卷一期)
 
註:善哉!善哉!屠夫因為發了弘願,願度眾生修善斷惡,故能重罪輕報,人生路又復見光明矣。(若無發度人之願,必更淒慘也)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