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殺生現報錄(三)放生救物免患 (上)

 

有言在先:這本「放生殺生現報錄」(網址:http://book.bfnn.org/books/0858.htm#a04 )是江慎修先生編著,特別強調慈心不殺之功德(如延壽、癒病、消災、得子及開智慧等種種好處)及惡心殺生之慘報,末學將其分段並儘量以白話解說再貼出,希望讓更多人受益(有說明不足之處還請海涵),若有「(別)註:…」是末學所寫,不是書中原本內容,先說明之,謝謝。末學咪弟頂禮。阿彌陀佛!

 

~~~~~~~~~~~~~~

 

※放龜脫生  毛寶

 

毛寶微時,路遇一人攜一龜,買而放之。後為將,戰敗,赴水,覺水中有物承足遂得不溺。及登岸,視之,則所承足者,前所放龜也。

 

註:毛寶小時候,在路上遇到一人帶一隻烏龜,就買下放生了。後來毛寶當了將軍,戰爭戰敗,經過河海,感覺水中有東西托住他而得以不溺水,等到到了岸邊,一看,才知是他以前所放生的烏龜。

 

※活蠅免刑  酒工王五

 

隋時京師酒工王五,每見酒內及水中死蠅,輒取出,用乾灰掩之,俟其活,放焉。如此數年,偶被誣告,罪當死。典刑官執筆書判,有數蠅抱筆頭不能書,逐去復來,如是數次,官疑其有冤抑,以其事白於朝,罪遂釋。

 

註:隋朝時京師酒工王五,常見到酒內及水中有昏死之蒼蠅,他就會取出並用乾灰覆蓋(使乾),等到蒼蠅活了,就把牠們放走。就這樣過了數年,王五有次被人誣告,該當死罪。典刑官拿筆要寫判決書,竟有數隻蒼蠅黏住筆頭使他不能寫,揮開了又來,如此重復數次以上,典刑官懷疑其中有冤情,把這事上告朝庭,果然查明真相而把王五放了。

 

別註:能看重一隻小生命(如蟑螂、螞蟻…)者,自己的生命就受到看重,自他一體故,境隨心轉故,故父母欲家人、小孩平安,免血光意外之災,更要戒殺故,且能不失命中本有之財故(有血光如車禍、手術,必得花錢看病看傷,故損財(且更勞心勞力))。若愛惜生命再能注重人和(對人對動物都有愛心),必能聚強大喜慶之氣,不但不損財,且能增財(運),故欲年老有孝子賢孫、一家和樂,必得平日教孩子戒殺、愛惜生命及敬重師長等(當然自己也要以身作則),必能有光明的人生。

 

※螺護法寶  王待制

 

王待制,喜放生,嘗買螺螄千萬放之。一日舟至漢口,風濤驟作,王急以所誦金剛經投水中,波遂平。至鎮江,見舟尾一物出入波間,取視之,千萬螺螄結成毬,開視之,所投之經,纖毫無損。

 

註:王待制(待制為官名),喜歡放生,曾買放螺螄(類似田螺)千萬隻以上。有一天船行至漢口,風浪大作,王待制就把平日所誦的「金剛經」恭敬投到水中,大浪於是平靜。船一直開到了鎮江,王待制見到船尾好像有一東西在水波間,撈出來看,竟發現是千萬隻螺螄結成球狀,把這些撥開,裏面有「金剛經」在,一點沒有損壞。

 

※救牛滅火  正陽門老者

 

陳子龍過正陽門,見一牛跪地淚下,問其故則將赴屠。時一老者,買以放生。不半月,復過其地,見前者老設醮廟中。問之曰:前晚鄰人失火,予夢中聞神語曰:爾應火死,為活牛故,可速起救。遂醒,而火已滿空矣,急救得滅,為是謝神也。

 

註:陳子龍經過正陽門,看到一條牛跪地流淚,向人問明原因,原來是就要被殺。這時有一老人把牛買了放生,不到半個月,陳子龍又經過同處,看到之前見到的老人在廟中設壇,問老人,老人說:前晚鄰家失火,我在夢中聽到神明對我說:「你應該被火燒死,因為救了牛一命,你可以脫劫難了。」我於是醒來,才知滿室空中已經佈滿煙火,趕快急救而得以將火滅掉。因為這樣,我才來設壇謝神

 

※赤蛇識盜  方太夫人

 

方某自京應試歸,途買一僕。甫至家,母劉氏夜夢一赤蛇,作人語曰:吾久居深穴,深感太夫人仁愛,滾湯熱水從不潑地,凡各毛蟲往來,無所損傷,皆戴不嗜殺之德。今相公途中買來之僕,非善良之人也,實大盜也,日久必為害,五日後,僕父來探,太夫人將此僕還之,以杜後患。劉驚覺,不即言,過五日,僕父果來,因與子道夢中蛇語,乃給銀二兩,遣之。僕去後半年,鄰邑盜案發,僕之父子乃同夥,均斬於市,不為牽害。

 

註:方某從京城考試完回家途中,買了一位佣人。才回到家,方某的母親劉氏晚上夢到一條紅蛇,會說人話,說:我長久待在深洞中,深深感恩您母親的仁愛,滾燙的湯、水從不潑到地上,也因此許多毛蟲在地上來去都不受傷害,他們也都承受了您母親不好殺的仁德之恩;今天您在路上買回來的佣人,不是善良之人,其實是一名大盜,日子久了必危害您們,五天後佣人的父親會來看兒子,請太夫人劉氏將這佣人遣還,以絕後患。劉氏從睡夢中驚醒,也不多與人說,過了五天,佣人的父親果然來了,於是劉氏跟兒子說夢到蛇的警告之事,於是拿出銀錢二兩,打發佣人父子走了。佣人離開後半年,鄰近縣邑發生一件強盜案,原來犯案者即是佣人父子二人,都被斬首在市區。幸好劉氏沒被牽連受害。

 

別註:劉氏連地上的小蟲生命都時刻珍惜,功德浩大!(一顆真誠心,至寶如金剛鑽)若無緣分念佛,必仍消災解厄,若無其他大惡,死後必升天(不過生天不究竟,壽命雖長卻有盡故)。而願念佛求生西方者,臨終必蒙阿彌陀佛接引往生西方(且平常念佛必能念出歡喜心,無他,業障消得快故、智慧易生故、生西資糧速圓滿故)。反之,念佛卻不注重小蟲性命者,欲往生西方就不太保險;平常亦不容易念佛念出歡喜心、智慧亦不容易透出。

 

※浦黿報德  徽商

 

康熙七年,松江黃浦漁人獲一大黿,有徽商以銀三兩買放之。漁人窺見多銀,夜即劫之。船家及小僮俱被殺死,商跪乞命,盜縛其手足投浦中。即若有物負之,逆流而上,行二十里許,天明有船至,大呼救命,乃巡兵也,見大黿負一人來,撈起問故,共疑盜即漁人。黿即順流下,眾隨之,至買黿所,投水中,而漁舟尚在分銀。巡兵悉擒之,追出銀四百餘兩,俱不失,同謀漁人皆斬,無一得脫。

 

註:清朝康熙七年,松江黃浦有一漁夫捕到一大鱉(黿為巨型鱉),有一徽商拿出三兩銀買了放生。幾位漁夫看見商人錢多,晚上就搶他的錢,船夫及小僕人都被殺死,商人跪求饒命,漁夫(盜賊)就綁商人的手腳然後丟入江中。商人忽然感覺水中有東西承載,逆江流而上,行了約二十里,天亮看到有另艘船來,商人大喊救命!原來是巡邏兵士。兵士看到巨鱉載來一位商人,撈起來問明原因,大家都懷疑幾名漁夫就是盜賊。大鱉就順流而下,大家跟隨。到了原先買大鱉的地方,大鱉就沒入水中,而漁船上的盜賊還在分錢,兵士將他們全部逮捕,共追回四百餘兩銀,一點沒有失去。同謀的幾個漁夫全部斬首,沒有一個倖免。

 

※湖魚解難  饒商

 

康熙丁丑五月,饒州商人過鄱湖,見漁人得一大魚,重百餘斤,商人買而投之湖中。至七月,此商三人挾貲歸,夜過湖,遇盜入其舟,移至蘆中行劫,將殺之。忽一大魚跳入其舟,潑刺不已。盜方驚異,適捕盜船過,欲求火炊飯,見之獲盜三人,商得不死,魚亦躍入江中。商因憶救魚事,以為魚之報德云。

 

註:清朝康熙丁丑年間五月,饒州商人經過鄱湖,看到漁夫抓到一條大魚,重達百餘斤,商人於是買了放生到湖中。到了七月,商人與其他二位商人帶著錢貨在歸途中,晚上坐船過湖,忽然遇到盜匪跳到船上,到船艙中搶劫,且要殺他們。這時忽然一隻大魚跳上船,狂跳不已,強盜驚駭萬分,這時剛好捕盜兵船經過,想要借一點火煮飯,卻正見到盜匪三人行搶,於是抓了起來。商人因此幸得不死,魚也跳入水中。商人因而想起之前買大魚放生的事,心想是魚報恩吧!

 

※螄補破船  阮起鵬

 

杭州商人阮起鵬,字雲翰,幼即立放生願。以生命之多,莫如螺螄及魚子兩種,見則竭力買放,且諄切勸人,謂為費不多,而所活無算,人多從之。康熙庚申,舟過富春,觸石底破,在大江中,方倉皇莫救,水竟不入。泊岸視之,見魚數萬盤旋左右,其破處螺螄重疊。攢滿岸旁,漁人莫不驚異,不敢取。

 

註:杭州商人阮起鵬(字雲翰),小時候即立下放生之願。他心想生命之多,莫過於螺螄及魚卵,於是見到有人抓了就盡力買下放生,而且也殷勤勸人,說:錢花不多,可是卻能救數不清的性命,何樂而不為呢?許多人都信從他的話。康熙庚申年間,阮起鵬坐的船經過富春,船身碰到礁石而破漏,在大江之中,正倉皇不知向誰求救時,這水竟不滲入船中。等到靠岸一看,原來有數萬以上的螺螄重疊於船身左右破漏之處。螺螄聚滿了岸邊,漁夫看到個個驚訝,也不敢抓。

 

※鳥伸冤獄  宜興陸善人

 

宜興陸善人,所居茂林修竹,百鳥咸集,陸禁人彈射,雨雪嚴寒,散穀林中飼之。順治三年,仇家陷以逆黨,庭訊時眾詞積案,繫者纍纍,忽百鳥盈庭,噪聲振天。訊至陸,一鳥飛至案頭,銜其首詞一紙去,群鳥頓散。問官驚異,刑訊陸之仇人,知其誣。出之,構義鳥亭於毗陵城中,以識其異。

 

註:宜興陸善人,居住在茂密的竹林中,各種鳥兒集在一處。陸善人禁止人用獵具射鳥兒。下雨下雪天氣溼冷時,陸善人都會拿穀物散在林中餵鳥兒。順治三年,陸善人的仇家設計陷害,說他是叛黨,庭訊時一堆狀紙積在桌上,犯人也很多。忽然許多鳥飛來庭中,叫聲震天!當判官問到陸善人時,忽然一隻鳥兒飛到桌上,叨住關於陸善人的重要一張紙飛走,其他的鳥兒也一哄而散。判官很是驚奇,於是問刑於陸善人的仇家,才知陸善人是遭到誣陷。於是放了陸善人,並且建了一個「義鳥亭」在毗陵城中,以讓人知道有「義鳥救恩人」這麼一樁奇事。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