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殺生現報錄(六)殺生惡報-屠宰(下)

 

有言在先:這本「放生殺生現報錄」(網址:http://book.bfnn.org/books/0858.htm#a04 )是江慎修先生編著,特別強調慈心不殺之功德(如延壽、癒病、消災、得子及開智慧等種種好處)及惡心殺生之慘報,末學將其分段並儘量以白話解說再貼出,希望讓更多人受益(有說明不足之處還請海涵),若有「(別)註:…」是末學所寫,不是書中原本內容,先說明之,謝謝。末學咪弟頂禮。阿彌陀佛!

 

~~~~~~~~~~~~~~

殺生惡報

 

第一章  屠宰

 

※貪饞送死  戴典史

 

萬曆中,太平戴典史,日受盜牛人臟肉,因而殺牛無忌,後忽發狂疾,見眾牛追逐,乃死。

 

註:萬曆年間,太平戴典史(「典史」為官名),常收受盜牛人的牛臟、牛肉,從此(使當地人)殺牛毫不忌諱(概有樣學樣殺牛送禮賄賂官員)。戴典史後來發狂,看到許多牛(魂)追擊他,就這樣活活被折磨死。

 

別註:作官不正、收受賄賂,罪一;引人殺牛,罪二。貪業、殺業終有報,可怕!

 

※兇悍天刑  太倉屠戶

 

太倉蓬閬鎮一屠戶,從江北買牛回。已抵歲暮,向妻索肉,妻答無。屠人奮然持刀割牛舌,付妻烹煮。自往房中坐,向妻妝鏡臺照面,以刀修刮眉毛。驀地吊繩斷墜下,頭劈兩開,立刻命殞。

 

註:太倉蓬閬鎮有一屠夫,從江北買牛回家,到家時已天晚,屠夫要太太煮肉吃,太太說沒有。屠夫就拿刀割下牛舌叫太太拿去煮。自己則到房裏坐著,面向妻子的梳妝臺拿刀照鏡修刮眉毛,忽然間吊繩斷掉,重物砸刀,將屠夫的頭劈成兩半,立刻死去。

 

※暴怒戕子  西蜀李紹

 

西蜀李紹,好食犬,前後宰犬數百。後得一黑犬,愛而畜之。一日紹醉夜歸,其犬門號吠,紹怒,取斧擊犬。值兒自內出,斧中其腦。一家惶懼捕犬,犬不知所之。紹後得病,作狗嗥而死。

 

註:西蜀李紹,喜歡吃狗肉,前後共宰殺了數百隻狗,後來得到一隻黑狗,李紹很喜歡於是養牠。有一天晚上李紹喝醉回家,他養的黑狗在門邊大叫,李紹生氣,拿了斧頭攻擊黑狗,沒想到兒子剛好從房內走出,斧頭擊中兒子頭部。一家人驚惶失措要抓狗,黑狗已經不知去向。李紹後來生病,作狗叫聲而死。

 

※沸水洞胸  漢口屠者

 

漢口一屠者,肩擐一犬,僧弘戒遇之,苦勸放生。屠者堅執不允,乃語云:汝與狗夙世冤業,吾不能救也。合掌禮屠者三拜。是夜屠人宰犬,手舉下鍋,忽沸水濺心,頭爛,七日洞穿而死。漢口人感動,遂醵金為僧建放生菴焉。

 

註:漢口有一位屠夫,肩上負著一隻狗,僧人弘戒遇到,苦苦勸他將這隻狗放生。屠夫堅持不答應,於是弘戒對他說:「你與狗的累世冤業糾纏,我不能救了!」於是對屠夫合掌禮拜三次離開。當天晚上屠夫殺狗後,手拿狗下鍋,忽然滾燙的水濺到頭胸,頭因此爛壞,七天後頭爛到破開一個洞而死。漢口人都感於僧人弘戒的神奇示現勸化,於是募集金錢為僧人弘戒建放生菴以作紀念。

 

※啖糞哀叫  僕人陳祥

 

太倉一僕人陳祥,好屠狗,人屢切勸,卒不改。一日食新河豚,毒發,痛悶欲死,醫人言,食糞漿可救,祥蛇行至廁邊,大啖糞,卒不治,作狗聲哀叫而死。

 

註:太倉有一僕人名陳祥,喜歡殺狗,人們屢屢勸他改掉惡習,他還是不改。有一天吃新捕到的河豚卻中毒,痛悶直想死!醫生說,吃糞便可以救你的病,陳祥於是委曲爬行到廁所邊,大吃糞便,卻還是不治,死前作狗叫哀鳴聲。

 

※檐木斷首  屠戶張某

 

康熙丙子,蕭山屠戶張某,性兇暴,善宰牲,日必宰豬羊十數。六月間門口乘涼,頸上偶癢,以屠刀刮之,忽風吹墜檐木,一擊而首落。

 

註:清朝康熙丙子年,蕭山屠戶張某,性情兇暴,善於宰殺牲畜,每天必宰殺豬羊十多隻。六月間,他在門口乘涼,脖子感到有些癢,於是拿屠刀刮癢,忽然大風吹落上方屋簷的樑木,砸到屠刀、頭落而死。

 

※膿瘡療饑  杜章

 

梓潼帝君化書云:邛有杜章,望帝之友也。生於富貴,父祖好宴會,習以為常。凡烹割之事,皆躬親之。及長,廚饌無虛日。後家道零替,為人屠劊,以就口食。所取人財,過命錢。又以飲啖兼人,纔方飽滿,尋腹中虛,性嗜肉味,日常不足,罟魚彈雀,所見飛走,皆萌殺心。中年生五子,皆無指。口累所迫,過命之貲,不足度日。尋有癩疾,肌膚破裂,膿血流潰,見者掩鼻矣。自以飢火所燒,復受疾苦,投井自盡,為人執之,極口辱罵,於是仰天呼冤。予見之,訝而問里域主者,孫洪叔言其詳。且言此人祿盡而命長,尚餘五年。予既知其造業之由,又復閔其受苦之酷,且歲月方遙,惡其日夕怨怒天帝。乃遣功曹易其心志,使之以手揭瘡皮自食之,又以指染膿血吮咀求味,宣言於人曰:毋作殺生業,為我戒。如此逾年,以盡之數,命斷而死,諸子皆殍焉。

 

註:「梓潼帝君化書」提到:邛州有一人「杜章」,望帝的朋友。生於富貴人家,父祖輩喜歡宴客,這是很平常的事。凡是烹煮宰殺,杜章皆親自參與。到年紀較大時,廚房天天宰殺牲畜宴客幾乎沒有一天停過。後來家道中落,杜章為了生活,幫人宰殺牲畜以維持生計。得到的錢僅夠活命而已。又因杜章吃喝過度成癮,才剛吃飽,肚子又餓,他喜歡吃肉,平常吃的不能滿足他,於是用網捕魚,用彈弓射鳥,見到飛禽走獸,都起殺害之心。杜章中年時生了五個孩子,都無手指。因要養孩子,賺來的一點錢已無法度日,且杜章又很快患了癩疾,皮膚破裂,膿血流出潰爛,見到的人都掩鼻不敢聞。杜章因為飢餓難忍,又受病苦,於是跳入井中自殺了。杜章被陰差抓捕時還大聲辱罵,並且對著上天喊冤,宣洩自己的不滿。我(梓潼帝君)見到這種情形,很驚訝的問這地方的主管者,孫洪叔對我詳細說明經過,並說杜章這人福祿已享盡但壽命還有五年。我(梓潼帝君)既然知道他造業受苦的由來,又憐憫他受苦之殘酷難熬,且五年時間還長,又怕他早晚怨恨毀罵上天,於是派神明冥冥轉變他的心意,使他用手自己揭瘡皮吃,再用指頭沾膿血吮食,對人勸說:「切莫殺生呀!要以我為戒!」如此到了壽終之時,自然命盡而死。他的孩子後來也都餓死。

 

別註:概杜章死而復生,以膿血、痂皮裹腹,並以己之惡行惡報應勸化世人,略贖其罪,五年後命盡而死(將來亦少受點苦)。

 

※垂盡為牛  張宜所

 

鄞縣南鄉張宜所,少時以宰牛為業,二十年後始改行。然臨死時,以作牛鳴為快,鳴已,即嚼床頭槁薦,七日而死。

 

註:鄞縣南鄉有位張宜所,年少時以宰牛為業,二十年後才改行。然後臨死時,張宜所覺得學牛叫聲才感覺痛快,叫了以後就吃床頭乾草,七天後死去。

 

※罪重成豬  餘姚豬屠

 

餘姚一家世業宰豬,其子尤善操刀,娶妻數年無子,身體日漸肥胖,頭頸亦日短縮,眼睛亦俱深陷,畢肖豬形。病傷寒,時刻作豬吼聲,七日發狂,爬至江橋上,大吼三聲,投水隨流而去,屍竟不得。

 

註:餘姚縣有一戶宰豬人家,屠夫的兒子尤其善於宰豬,娶妻數年沒有孩子。只見身體日漸肥胖,頭頸部也漸漸短縮,眼窩凹陷,跟豬像極了。後患傷寒病,常常作豬吼聲,七天後發狂,爬到大江橋上,大叫三聲,跳入水中,竟找不到屍首。

 

別註:近代許多宰殺雞鴨的人,多半有慘烈的血光之災(宰殺越多,現世果報越明顯),生病動手術時,切口常在喉嚨處。這正是他們常宰割雞鴨的喉部所致,且手術後發聲時很像雞鴨聲。近代這種例子不少。(另有的是車禍橫死、家中孩兒遭橫禍等,種種情形不一,不外殺業所致)曾經有一個博士生,好像得了癌症,喉部動手術,有一位法師問他有沒有傷害生命,這位博士第一次說沒有,到第二次法師去見他,博士想起了在外國留學期間,曾住在打工的廠房,因為老鼠多,他用自製的加強型老鼠夾,常使得老鼠頭部被夾斷,這真是現世駭人報應,當引以為戒!家中常戒殺(不殺螞蟻、蚊子、蟑螂…)則護法神易來,家中平安吉祥;反之則無形冤家來到,則家中不安,易遭火災、水災、血光之災也。故父母愛孩子,孩子愛父母(平安),都應當要斷惡修善,更要戒殺(能多念佛更好),不但一家平安,更利益全球眾生(無形的良善念波影響故)。

 

※自作自受  顏復初

 

蘇州楓橋顏復初,以販豬致富,所宰豬不令氣絕,以鹽水灌入豬心,以木槌遍體槌之。康熙七年得病,遍身痛楚,令家奴以木槌槌之,又索鹽水飲之方快。二日後不能自飲,令家人灌入口中,如此三日夜,將死,謂五子曰:鹽水我不能飲矣,汝等各代飲三碗。五子跪而飲訖,囑曰:我殺豬業重,死即為豬,汝等幸多作佛事度我。言訖大慟,宛轉如豬聲而死。

 

註:蘇州楓橋有一位顏復初,以賣豬發財,他殺豬時不讓豬馬上死,要先以鹽水灌入豬心,再以木槌敲打豬體全身。康熙七年,顏復初生病,全身痛極,叫家中僕人拿木槌敲打,再喝鹽水才爽快。二天後沒辦法自己喝,就叫家人幫忙灌鹽水入口中,這樣搞了三天三夜,將死之前,對著五個孩子說:鹽水我無法喝了,你們各幫我喝三碗。等五個孩子跪下喝完,顏復初遺言交待:我殺豬罪業深重,死後要投胎作豬去了,希望你們能多多作超薦佛事助我。說完大哭,哭聲如豬聲,就這樣死了。

 

別註:命中有財終有財,命中無財枉費心。文中顏復初看似賣豬發財,其實這是他有財運(過去生常布施故),若是作正當行業且作人正直善良,不但照樣發財,且更增加財運。若是作非法行業(如殺生、偷竊),賺到的錢仍是命中有的,且由於造惡業,到報應來時,錢財必因病因血光及橫禍散光,慘至家破人亡亦不稀奇!末學曾有一段時間看到報導有好幾個小偷接連從高樓摔下而死(正在行偷竊之事),這是福報銷盡了,可憐。若是作正當行業,一樣能混口飯吃,而偷別人錢財,只是迅速消耗福報而已,雖一時能偷到錢,但待時機一到,就是命斷橫災之時。(被偷竊之受害者,也是平日有被偷竊之禍,這其中也有前世注定,但多半其實是現世報,也就是自身行事不正(譬如隨便拿公司的用品回家,隨便偷吃店中的食品,不守交通規則,作生意偷斤減兩、誇大其詞,作工程偷工減料…種種情形不一),所以家中易遭小偷(輕者常掉或被偷東西),正是因果環環相扣也。

 

想增財運,就老實做人多多布施錢財(錢少可量力而為,無錢可出力幫人(如作義工)),待人、待(動)物都以真誠恭敬心,再加多多念佛,亦皆增福之道也。

 

※可驚可憐  陸寶

 

陸寶為人鼓刀,各店豬羊,死其手者無數。康熙十二年夏,持刀自刺喉間,宛如殺豬之狀,若有神附。止之不能,號呼三日,血盡乃死。臨死曰:取鹽水來,今有無數豬羊在此索命。觀者如市。

 

註:陸寶常為人操刀,許多店的豬羊,死在他手中的很多。康熙十二年夏天,陸寶拿刀自己刺喉嚨,好像殺豬手法一般,猶如有鬼神作弄。要阻止他亦無法,他狂叫三天,血流盡而死。臨死前對人說:拿鹽水來,現在有數不清的豬、羊在這裏向我索命了。觀看的人之多,猶如市集。

 

※嗜肥斷指  吳竹軒

 

順治辛丑夏,常熟市橋吳竹軒者,偶有肥犬至其家,其子打殺。沸湯將燖,犬伏土復活,其子不知也。抱犬入湯,被犬咬去第四指,犬逃去。其子腹中忽生小犬,作痛,指上血淋漓,痛苦萬狀而死。

 

註:順治辛丑年夏天,常熟市橋有一位吳竹軒(吳某),有次有隻肥碩的狗來到他家,吳某的兒子就把狗打死,湯滾將要把狗放入鍋中拔毛時,這昏死伏在地上的狗兒忽然醒了,而吳某的兒子不知情,想抱狗時被狗咬傷第四指,狗就逃走了。接下來吳某的的兒子肚內好像有隻小狗作怪,痛苦萬分,手指上的血也流不止,這兒子就這樣痛苦而死。

 

※殘忍破喉  休寧人

 

休寧有一人,見兩犬相交,持刀割其陰。牡狗幾斃,牝狗即躍起,齧其入喉嚨,立死。

 

註:休寧有一個人(某甲),看到二隻狗交配,就拿刀割牠們的下體,公狗幾乎死了,而母狗就跳起來咬住某甲,某甲立刻就死了。

 

※炰鱉現報  杭州鳳仙橋人

 

杭州鳳仙橋一人,以炰鱉為業,日買鱉生投沸湯中,既熟,剖腸剔骨,煎熬五味,由此獲利有年。後病傷寒,縮頸攢手足,伏於床上,數日,伸首爬娑,宛如鱉形。又爬出堂中,家人禁之,輒欲齧人。將死,眾至街市,盤旋宛轉,曲盡鱉態,觀者皆知沸湯炰鱉之報也。七日臭爛而死。

 

註:杭州鳳仙橋有一人(某甲),以煮鱉為業,每天買鱉並活生生丟到滾湯中,熟了,就剖腸剔骨,加以多種調味料熬煮,用這種方式賺錢多年。後來患傷寒病,頸部、手足縮成一團,趴在床上,幾天來,伸頭宛轉爬行,好像一隻鱉。接著又爬出大廳,家人禁止,某甲就作要咬人的樣子。將死之前,某甲在街市盤旋宛轉爬行,活生生像一隻鱉的樣子,觀看的人都知道這是滾湯生煮鱉的報應。某甲七天後臭爛而死。

 

※戕物惡死  長洲韓全

 

長洲人韓全,屠宰販賣為生。每宰豬,即灌以水。賣大活魚,必碎其首,而亦灌以水。雞鵝鴨之類,強將糠沙填塞入喉,圖重斤兩,傷戕物命甚慘。後患翻胃症,不能飲食,唯咽土泥隨復吐出,遍體流黃水,臭穢不可當,且頭痛如碎,如此三月乃死。

 

註:長洲人韓全,以屠宰、販賣維生。每次殺豬時,就灌水入豬身內;賣大活魚,一定打碎魚頭,一樣也灌水。雞鵝鴨這些,都強以米糠塞入牠們喉中,希望增加重量,傷害動物性命手段甚為淒慘殘忍!後來患了翻胃症,不能飲食,只能吃泥士又再吐出,全身流黃水,臭穢不可聞,且頭痛如同要爆碎,就這樣折磨三個月才死。

 

※惡業生妖  潮州王二

 

潮州某縣王二者,業屠宰,狠惡異常,且好用假銀。生一兒,頭有兩角,寸餘,足如豬蹄,三歲夭死。

 

註:潮州某縣有一位「王二」,操屠宰業,兇惡非常,且喜歡用假銀錢。後來生了一個兒子,頭上長兩角,長一寸多,腳像豬蹄,三歲夭折。

 

※逸牛尋仇  瀘州張四

 

瀘州張四兒,家業殺牛。衛軍馬洋,自鄉牽牛赴州,牽繩忽斷,牛奔入市,遇四兒,四兒持索縛牛,不能制,大懼,奔入一店中,牛亦追入店,四兒登樓,牛亦登樓,觸四兒腸出死。牛自下樓,復轉入一巷中,覓一牛肉肆主,適其主他出,盡毀其家器業,始徐徐出郊。事在萬曆丙申正月,店庳隘樓小梯狹,而牛上下無礙,其事甚怪。

 

註:瀘州張四兒,家中以殺牛為業。衛軍馬洋,從鄉中牽牛到瀘州,繩子忽然斷了,牛跑到市區,遇到張四兒,張四兒想拿繩子綁牛,沒成功,大為害怕,於是逃到一間店中,沒想到牛亦追入店中,張四兒跑上樓,牛也跑上樓,用牛角攻擊張四兒肚腹以致肚破腸流而死。之後牛自己又下樓,轉到一巷弄中,找一家牛肉店老闆,剛好老闆出門,於是牛就把店中一切器具搞毀後,才悠然走出郊外。這事發生在明朝萬曆丙申年正月,奇怪的是,店內陝小,樓梯也不寬,而牛竟能上下無礙。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