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幾百年前,你跟別人說,這個世界有「紅外線」,人家會罵你是瘋子!今天,如果你跟別人說,這個世界「沒有紅外線」,人家會罵你是瘋子。在古代,若有人跟你說,未來世界會有手機、電腦,能看到遠處的景像,也有飛機,能飛到天上。打死你也不會相信。同樣的,西方極樂世界亦復如是,因為沒有看到,故信者人少。但實際上,一些念佛往生之感應書籍,從古至今皆有,有不少念佛人在生前就已見到西方殊勝景像,有的是在臨終前見到阿彌陀佛、見到蓮花、見到七寶池…。

 

無量壽經(此指「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四十一品中提到:「

 

…汝阿逸多,當知疑惑於諸菩薩為大損害,為失大利,是故應當明信諸佛無上智慧。慈氏白言:云何此界一類眾生,雖亦修善,而不求生?佛告慈氏:此等眾生,智慧微淺。分別西方,不及天界,是以非樂,不求生彼。慈氏白言:此等眾生,虛妄分別。不求佛剎,何免輪迴。佛言:彼等所種善根,不能離相,不求佛慧,深著世樂,人間福報。雖復修福,求人天果,得報之時,一切豐足,而未能出三界獄中。假使父母、妻子、男女眷屬,欲相救免,邪見業王,未能捨離,常處輪迴,而不自在。…」(註:「阿逸多」即「慈氏」,即別段經文中之「彌勒菩薩」,翻譯雖不同,三者實指同一人)

 

上面提到彌勒菩薩問釋迦牟尼佛,娑婆世界眾生(地球是娑婆世界眾多星球中的一個)為何願意修行(修善)卻不願求生西方?佛告訴彌勒,這裏的修行人,因業障蒙蔽,智慧不開,即使在禪定中能突破時空維次,看到天界的美好,卻看不到西方極樂的殊勝(其天眼能力還是很有限,故對西方極樂沒有信心,甚至以為沒有西方極樂世界),故只願求生天界,甚至有的只求來世做有錢人。彌勒菩薩就說這一些人很可惜,即使快樂升天享福,仍然沒有脫離六道輪迴,仍然被困在三界牢獄中受種種束縛、痛苦而不能自由自在。故佛說對西方念佛法門存「疑惑」,是自己斷失大利益!(註:三界指天上的欲界、色界、無色界,共二十八層天;人間乃至地獄、餓鬼、畜生三惡道,亦都屬欲界,且愈往下欲望愈重)

 

疑惑心一起,猶如拿黑布矇眼,眼前一切俱不能見到。佛心無限,時時刻刻放送救度眾生的訊息,無間無斷!奈何世人邪心不斷,猶如自身放黑光,把佛的清淨白光擋回去,故佛亦救不了眾生,此乃感應道交之理,眾生不想感,佛亦無從應。即使如念佛這極簡便易修、迅速脫離輪迴而至佛國之法門,不修亦徒嘆奈何。

 

佛講經說法,常隨眾人分別而應機而說,如往生西方,有說一念乃至十念,或一日至七日,或十日十夜乃至一日一夜,其實皆無矛盾也。臨終那一念,若是清淨向佛,則必往生!而之前不斷念佛,可能念一小時、念一天,可能念了二天乃至七天甚至更多天,都是將此心往清淨修去,直至阿彌陀佛現前接引。佛常說八萬四千法門,那法門真的剛好八萬四千?當然非也。只是依眾生分別應機隨順而說,而阿彌陀佛發了多少願?經典中有四十八願、三十六願、二十四願,有矛盾乎?非也。譬如以六道來講,光是人道就數不清分法、數不清種類,如人有黃種人、白人、黑人、日本混韓國(混血)、韓國混台灣…,人有大人、小孩、男的、女的;有身高180的,有160的,有軍人、醫生、老師、…乃至有他方世界數不清星球的人道眾生(可稱外星人),佛講經時若把這些一一講,真講上無量劫也講不完!故佛在經典中常說:若要細論,窮劫不盡。(人們壽命有限,故佛只能講個大概,但一心修學,自得無邊利益,而非一定要聽佛說無窮盡的佛學名相,事實上,聽眾也沒這麼長的壽命)故一心念佛,對西方莫生疑,是為有福人,因西方聖眾壽命無量,非天界可比(天界是有壽命的,壽盡仍要墮落),且最多不需幾劫即可修至等覺菩薩位(等覺菩薩再上去就是圓滿成佛了),而其實一往生西方,品位再低,這能力就已幾近等覺菩薩乃至佛,這能力是阿彌陀佛大願平等加持的。

 

釋迦牟尼佛在滅度前,遺言「依義不依語」(四依法之一),就是翻譯的意思對了就行,不要死在語言(文字)底下。唐朝玄奘法師亦翻譯了阿彌陀經(名「稱讚淨土佛攝受經」),若他不相信佛語,不相信有西方極樂,就根本不會翻譯這本經。有人以經典阿彌陀佛發願數目不同(如無量壽經五種原譯本)而存疑西方之存在,實沒必要也,譬如淨空老法師講無量壽經,完整的約十次,其中有細講的,也有講的粗略的,另外其他時候也有講玄義或抽四十八品中之一品單獨講的,皆應時間、場地之不同而講也,明此理即不對阿彌陀佛願力、西方極樂生疑。

 

註:玄奘法師臨終時生病,他懷疑自己是否譯經典的意思有錯,有菩薩現身告訴他,他翻譯的意思沒錯,只是過去世的罪業,現在重報轉輕報,以小病報應而已。此是一個典故。

 

世尊言:末法時期,淨土成就!現在世尊滅度已三千年,正法一千年已過,像法一千年已過,佛法末法還剩九千年,此刻正是念佛好時機(光靠自力已難成就,需再藉助佛力,故需慈心再加多多念佛淨心,則此生可脫苦海,往西方與過去數不清世已往生之家親眷屬相聚,大喜大樂,且能共同度化苦難眾生也)。

 

以下節錄「e世紀往生傳」(學謙居士著)一書中,陳俊彥菩薩往生西方的部份內容(民國86年往生),全文請至此網址看:http://book.bfnn.org/books2/1852.htm (找「燦開的蓮花」這一篇):「

 

……又在聽完《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的錄音帶,以及閱讀師父講解的《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講記之後,及看了《歷代淨土高僧選集》、《近代往生隨聞錄》等書,他徹底覺悟明白了娑婆極樂世出世法之事理因果,也看到了往生淨土的真實例證。

 

 

後來又再讀到印光大師《文鈔菁華錄》中「復葉福備書」這一篇印祖開示的十念計數法之後,就歡喜萬分的跟我說:「這個方法真的是都攝六根,淨念相繼,攝心念佛的不思議法,他就依照這個方法來念佛,他是這樣念的:「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他並沒有撥念珠,只是心念心記。他又跟我說,如果早知道這個要領的話,就不必持往生咒了。不過既然已經在佛前發願了就把它圓滿,等圓滿之後再專心念佛。

 

 

他又說:「現在人學佛不能成就,毛病就出在聽完經之後,沒有認真去做,依教奉行,都只當作是佛學常識看待,而且認為我還有明天,死亡離我還很遙遠,所以就一天過一天,沒有認真的念佛修行,生死心不切,不像我已經患上癌症,就好像被判死刑一樣,而且隨時都可能死去,如果再不認真念佛,求願往生極樂世界的話,就一定墮三惡道,今生無論如何一定要往生極樂世界才行。」

 

 

他又懺悔沒能及早把握因緣學佛,想不到自己年紀輕輕就得了癌症,等到生病了才覺悟,才開始修行就已經太晚了,所以應該趁年紀輕,身體健康的時候努力學佛修行,不要等到老了再來修行。從此他徹底看破放下萬緣,不再希求病好之心,決志求生淨土,確實遵照師父所開示的修學方法,一一地把它們落實在生活上,完完全全地依教奉行。他不看電視、報紙、雜誌。也不收聽廣播、不說閒話,一心一意專精用功。如果有親友來探望,他就立即迴避不與閒話家常,只請父母親代為招待致意,他的休息時間只有用餐及睡眠,從不打閒岔,每當用餐後,碗筷一放下就念佛經行,整天講不到兩三句話,甚至連我們的關心慰問,他都請我們不要和他說話,因為他知道已經來日無多。生死事大人命無常,希望把握有限的光陰,精進用功,不受打擾,他用功的樣子就好像在閉關修行一樣,那麼樣的真誠精進,連我們都被他感動,而盡心盡力的全力護持他,如此日復一日,他從不懈怠放逸,完全做到師父所開示的不懷疑、不夾雜、不間斷。真誠、清淨、平等、正覺、慈悲,看破、放下、自在、隨緣、念佛,發菩提心一向專念。阿彌陀佛!

 

 

他臨終的瑞相是這樣的——就在臨終前三天,他告訴我們要有心理準備,並且告訴悟正說,他都看破放下了,他什麼都知道了。又向父母親說:「我的病是要示現給您們看的。」並向父母親辭別,懺悔他沒能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得了癌症,不能再侍奉父母親反而讓他們操心照顧,更讓白髮人送黑髮人,請父母親原諒他,並感謝他們栽培養育之恩。父母親安慰他說:「你又不是故意的,每一個人都有業力,你放心,父母親不會怪你。」隨即又問母親說:「媽媽你有沒有信心,今生一定往生極樂世界?」母親回答:「可能會吧。」他馬上告訴母親說:「媽媽您這樣不行,一定要做到真信、切願、求願往生極樂世界,真心念佛,真能安心才行。」說完,他就立刻提起正念念佛,不再多說。

 

 

經過一日一夜,他的呼吸漸喘,沒有力氣出聲念,只能心念。母親非常擔心的問他:「你還念佛嗎?」他點頭表示佛號不斷。這個時候,他的眼晴非常清澈明亮,如嬰兒般的蔚藍,而且神智非常清楚,沒有絲毫的煩惱相。我們也一直陪在他身邊念佛,當時我們一心一意,只有一個心念:那就是幫助他提起正念,念佛往生極樂世界。突然間他使出全身力氣大聲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佛號數聲。這種情形總共重複了三次,他就在使出全力念佛中安祥往生,在念阿彌陀佛的「阿」字聲中斷氣,所以他的眼睛跟嘴巴有一點點的微張。

 

 

這時候我們也不移動他的身體,繼續為他念佛,在念了十分鐘左右,父母親繼續念佛,而悟正則為他開示佛法並勸他:「如果你真的孝順父母親,就要一心念佛,隨佛往生極樂世界,父母親我會照顧,請你放心。」說完後,就隔空去感受他的體溫。「頂聖眼升天,人心餓鬼腹,畜生膝蓋離,地獄腳板出」此時他的頭頂是溫溫的,印堂更涼,胸口又稍涼,其餘都涼掉了。悟正就再一心的為他念佛。

 

 

陳俊彥往生之後的瑞相是這樣的:當天鄰居親戚及各地蓮友獲知消息之後,都發心自動前來輪班助念,當天助念的人次約有一百多人。上午十點鐘左右,悟正看到西方三聖接引他,站在桃紅色的蓮花上對我回眸一笑,就從西方消失了。後來在下午四點鐘左右,忽然聽到空中傳來陳俊彥雀躍歡喜的聲音叫「悟正師、悟正師,我現在正在極樂世界,我很快樂」。當時他的聲音真的是快樂到了極處,高興極了。而我也感受到那種歡欣喜悅的心情,實在是非常的殊勝。

 

由於事出突然,悟正一時也不敢置信,所以就不予理會不以為意,仍然一心念佛。後來他叫「姐姐」。咦,我一聽,真的是陳俊彥的聲音,才驚訝的注意聆聽,他告訴我說:「我真在極樂世界,你怎麼不相信呢?我沒騙你。」這時候我才非常高興的說:「太好了!」他真的往生到極樂世界了,可是為了要求證,我就問他:「如果你在極樂世界,那你往生到那一土?」,他告訴我說:「凡聖同居土」。我又繼續問他:「是什麼品位?」,他說:「中品下生」。可是為了實事求是,我就再問他:「如果你真正往生到極樂世界,你就要證明給我看,就要像媽媽說的。眼睛閉起來,嘴巴閉起來,笑笑的」。他立刻就回答我說:「你不信就掀開來看,我現在眼晴閉起來,嘴巴也閉起來笑笑的」。後來我跟父母親說這件事情,父母親也感覺到當時他們也是有同樣的感受,他已經往生到極樂世界那種歡欣喜悅的心境。

 

在助念到十三、十四小時之後,父親掀開陀羅尼被一看,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果真就像他所說的一樣,他眼睛閉起來,嘴巴也閉起來笑得很開心,而且他的臉色紅潤,光澤鮮耀逾於平時,比生前還要莊嚴,從來沒有笑得那麼開心過。我看到真的是高興萬分,雀躍不已,都快跳起來了。這時候父親摸了他頭頂、胸口、還有印堂這三個地方三次,皆是通身冷透,惟獨頭頂溫熱,實在是太殊勝了。

 

在經過二十四小時之後,淨身更衣到準備入殮的時候,他所換下的衣物都非常的乾淨清香無污穢,整個屋子都異香滿室,尤其是他的房間特別的濃郁,不同的香氣一陣一陣的傳來,而且維持一年左右。那種香氣一聞起來會讓人感覺到身心非常的清涼、清淨、安定、吉祥。那種感受雖然是如此,卻非常難以用言語表達的

 

就在頭七上香時,在他靈前所供的香,就這樣盤、盤、盤捲成環香狀,後來又張開、穿過,在這樣盤、盤、盤成像一朵蓮花的形狀或其他形狀,而且捲成很重了還粘住不會掉落,就這樣動、動、動,右繞一圈三百六十度,佛前所供的香也捲成環香狀右繞九十度。此後兩處香也經常的如此旋轉,在出殯之後一年之內,佛堂的供香也是經常如此。而年前所供的花也特別有生命力,持久不謝,令在場人士都驚訝不已,嘖嘖稱奇。

 

晚上七點多的時候,悟正因為有事外出,一上車,就清香撲鼻,那個味道如蓮花般清香,一進到喉嚨就覺得甘甜無比,那種香味是世所未聞的。當時的感受也很難用言語表達。只覺得身心舒暢,非常的舒服歡喜自在,從臨終至出殯前,因為一直二十四小時輪班助念,只有一句佛號不作任何其他佛事,所以整個磁場就特別的吉祥溫馨,前來助念的鄰居親友,以及各地的蓮友們都不覺得身處靈堂,反而像在打佛七一樣,真是殊勝極了。

 

就在出殯前一天晚上,大約有一百多人至兩百人左右前來助念送行。人員未到齊前,天空忽然飄下了毛毛雨,就好像天灑甘露,等人員到齊了,雨也停了,大家都念得特別法喜充滿。出殯當天,因火葬場事務繁忙,不許我們耽誤時間,只能撿取一顆像念珠一樣珍珠白顏色的舍利子,另一顆也呈圓形狀,但較不規則,顏色綠中帶藍,總共撿了兩顆舍利,留作紀念供奉。當骨灰送往淨業精舍安奉途中,天空忽然飄下像灰塵一樣的東西,悟正起初也不以為意,只是至誠懇切的念佛送行,因為我是用手去揀取舍利,所以我手中沾有骨灰,可是發現到汽車之內都開冷氣,不可能會有灰塵,就仔細的看,竟然發現有金沙飄泊在我的袈裟上,而我手中所沾的骨灰中竟然有一顆金黃色的小舍利,袈裟上沾有水晶沙跟琉璃沙,同行蓮友都覺得不可思議,從來沒有看過這種景象。

 

隔天上午八點鐘左右,有一位女居士和她的女兒要前來照相,還沒有照相前,突然間藍綠色那顆舍利子先放綠色的光芒,顏色就像翡翠般的翠綠,而舍利子變得很透明像綠寶石一樣,非常的晶瑩剔透,真的是非常的漂亮,再仔細一看,白色的舍利子也變得一模一樣,當時母親和悟正都看得目瞪口呆,真的是太殊勝太不可思議了。而在拍完照之後,那位女居士看到悟正的袈裟上有一顆金沙,可惜相片照得實在是模糊不清,沒有辦法提供給大家看。……」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