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社會變蓮池海會(三)極苦變極樂
 
「黑社會變蓮池海會」一書是道證法師言說記錄,充滿睿智之言語,可謂字字珠璣,共分為十三則典故。(全書網址:http://book.bfnn.org/article2/1340.htm )道證法師已於數年前瑞相往生,亦燒出許多舍利(並有一形似坐像觀音舍利)。末學會分次一段一段貼上,文中若有「註:……」,是末學補充,先報告之。
 
以下節錄一則老實念佛而開智慧消業障的例子。內容主要說的是「歡喜菩薩」(別人對她的稱呼)自己及其周遭感人的念佛感應、因果業報故事。


~~~~~~~~~~~
 
極苦變極樂—歡喜菩薩的「外一章」
 
超越悲苦,而來的歡喜
 
我們曾有一個專題(錄音帶及書),介紹「歡喜菩薩真人真事」。有人以為:「歡喜菩薩大概是因為夫善子孝、家庭美滿、經濟如意,所以才會每天歡喜。假如她逢遇逆境,也許就歡喜不起來了!」;事實上正好相反,她的歡喜,綻放自極悲苦中虔誠的念佛,所以彌足珍貴。她的生命歷程,正是缺陷變寶蓮的典型。
 
忍過百般無奈、困窘
但憑「阿彌陀佛」四字,跳出極苦國
 
十多年前認識她,是在醫院的病床邊,當時她一臉愁雲,茫茫然帶著才十五歲就已患癌症末期的女兒,遠由南部的鄉下,奔波到台中求醫住院。她滿懷著舉目無親、不知所措的忐忑,而且加上暈車嘔吐,臉色鐵青更形憔悴。她告訴末學:「我用腳踏車載著病重的孩子,騎在村莊中的田埂路上,不知道該騎往何處去求醫?六神無主...」說著,她雙眼中強忍著生命的無奈和慈母的眼淚。
 
她女兒初住院時,有一回她上廁所,正好隔壁床的阿婆翻身有困難無人幫忙,她的女兒看見了,因自己打點滴也動彈不得,就急急叫了一聲「媽!」,她在廁內聽到,以為女兒發生什麼變化,就趕緊衝出來,而且驚慌得雙腳無力,才出了浴廁門,腿一軟,就跪在地上,把兩個膝蓋都摔破了。這就是她還沒學佛時的心境。
 
滿田沒長瓜,雞鴨死光光
 
她的女兒是鼻咽癌,而且初診時,就已侵犯了脊髓和腦部,頸部淋巴腺也相當腫大。那一陣子,她們家境相當困窘,本來種西瓜,不知怎的,那年竟然滿田沒長半個瓜;而且奇怪地,家中養的雞、鴨等,也一隻隻相繼死光光。為了籌醫藥費,必須要賣掉僅有的田,否則就得借貸,經濟陷入困境,......。她歷經這些折騰,一般人或許早已怨天尤人了,但她仍然毫無怨言,處處感恩心存善良。末學當時就發現,她背對著病苦的孩子,有時也會含著淚水,但一轉身,馬上就以堅定又慈靄的笑容安慰孩子。
 
當時,主治大夫為孩子安排作一種特殊的化學治療,必須連打七天七夜點滴。很多大人作那種治療都嘔吐得苦不堪言,何況是小孩子!孩子小小年紀,就離鄉背井到陌生地住院,又看鄰床好多重病患者,加上生平第一次打點滴,真是嚇壞了—瞪大了眼睛,緊張得七天七夜不敢閤眼睡覺。
 
床邊念佛,七天七夜
 
就在那時候,末學為她們講故事,勸她們安心念佛。可能是宿世善根深厚吧!她們母女二人一聽就深信不疑,開始虔誠念佛。媽媽(後來的歡喜菩薩)在當時的極苦中,把全心全力都投注於一句阿彌陀佛的聖號,一心守護著孩子念佛。對孩子慈愛到了極處,使她渾然忘已、忘身、忘累,她竟然能不眠不休在病床邊念佛,念了整整七天七夜,比我們在寺廟打佛七更精進勇猛。後來,她告訴我:「當時,什麼苦都忘了,也沒有感覺身在哪裡,只剩下一句『阿彌陀佛』。
 
向「深夜來,天明去」的慈父背影致敬
 
她的先生是泥水工人,每天做工下了班,就由南部鄉下搭火車。轉車,到台中照顧住院的女兒,每晚都在一張長椅上半坐著過夜。天未亮,就又離院準備去搭車上工,天天如是。他也曾經累得在車上睡過了頭,不知該下車,醒來才發現坐過了站,又趕回去......。那時,我當醫生常值班,半夜奔走看病人,每經過小女孩的病房,總被這對艱苦中極慈祥守護孩子的父母,深深感動。屢屢看見這位疲憊的爸爸,天天深夜來天明去,總由衷地向他的背影致敬、行禮。他那苦難中依然忠厚老實純樸的面容,真使末學尊敬又心酸。
 
風吹、屋掀、雨漏、子病、禽死、田無收成、眾子驚心
苦到極處,念佛心切!
 
歡喜菩薩描述:當年她帶著出院的女兒回家時,正逢大颱風過境,到家一看,屋頂已掀起,差點被風吹走,幸賴親友相助,勉強由屋頂垂繩,綁了些磚塊吊重,才保住了屋頂,但仍免不了到處漏雨、灌水。幾個孩子被大風大雨嚇得一個個坐在地上,很可憐的樣子,剛回家還沒能安頓出院的孩子,就又要操心今夜全家的棲身處,真的是名符其實的「屋漏偏逢連夜雨!」;可貴的是~~她沒有淚如雨下,信心也沒被風吹走!她提起佛號,連夜雨,她就把佛念得如雨滂沱而下,念得大珠小珠落玉盤;刮大風,她就把佛念得比風更大、更安定,把心念得如虛空不怕風。
 
她並不是在順境中歡喜念佛。她是在這種「屋破、風吹、雨漏、子病、禽畜皆死、田無收成、眾子驚慌、無安身處」的困境中,苦到極點,猛力提起佛號,把一切交給阿彌陀佛,在人力不可為的極無奈處,她全心相信靠倒阿彌陀佛,念得極真、極切!
 
自得心開,柳暗花明又一村
 
經上所說,真實不虛,念佛功德不可思議,她突破眾苦,豁然開朗,柳暗花明又一村! 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云:「若眾生心,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去佛不遠,不假方便,自得心開,如染香人,身有香氣,此則名曰,香光莊嚴。」末學在歡喜菩薩身上看到了自得心開的實例,在極苦中,她用心念佛,以心轉境,心開運開,歡喜過日。她說:「阿彌陀佛幫我開智慧,打開心門,把所有的憂愁、煩惱都轉作歡喜和力量!」一位農婦,不識字,而能說出這樣的話,有這樣的實地功夫,真叫末學深心尊敬,自嘆不如。
 
將心比心,懺悔殺生
 
十多年前,恩師 懺公(上懺下雲法師)辦大專學生齋戒學會時,末學邀她們母女上山隨喜參加,她們母女二人正式皈依佛門。師父為她們開示後,她非常懇切懺悔以前無知,殺了很多雞、鴨。她含著眼淚說:「當她看見女兒重病,放射治療後脖子皮膚焦黑、破皮又吞嚥困難時,她才深深體會到昔日自己的刀,加給雞脖子的痛苦。
 
註:因果可畏,歡喜菩薩及女兒及雞鴨自有其因緣牽纏,但總算漸次化解。其中「念佛」是真關鍵!(念佛有二義:一是持佛名號(憶佛念佛)不斷,則消業障,心歡身安;二是慈悲心(佛心)待人,待蚊、蟻、動物等有情眾生及不隨意破壞山河土石(無情眾生)。一般修行人也知要做個好人,但每每生氣破功,其實,「多多念佛」是秘訣中的秘訣!末學也是靠念佛名號來淨心的。有空時,多看看念佛感應的書籍及文章,能提起念佛的心,很好!(其實在看淨土相關之文時,佛已經在冥冥中加持)
 
念出阿彌陀佛的赫奕歡喜
 
爾後,她更牢牢地抓住一句阿彌陀佛,也行出這句阿彌陀佛的無量光明。她種田也念,拔草也念,整修房子也念,煮飯也念,拖晒稻子、氣喘吁吁也念,悲也念,苦也念,日也念,夜也念。漸漸佛光、佛聲充滿她的心,歡喜的笑容充滿在她臉上。順、逆境界,她都歡喜念佛,哈哈一笑。
 
愛女事先安排一切,預知時至安祥往生
 
歡喜菩薩的女兒,在十七歲那年,是自己預知時至,安祥安排好一切,而後往生西方的。她出院後,也曾去工作賺了錢,在往生之前,還事先為家中每一個人準備好禮物~~她為爸媽買了一張新床,對愛喝涼水的哥哥,她就送冰箱,另有書櫃給姐弟等等。往生當天下午,還好端端地去幫二伯母,整理收割好的稻子,到了晚上,忽然跟家人說她要洗頭髮、換衣服。歡喜菩薩見狀異於尋常,就和先生為她助念,她如睡含笑,安然往生。八小時後仍全身柔軟、面色如生。後來也有多位師父和蓮友去為她助念。她的兄長本來很捨不得這麼乖巧的妹妹這麼早往生,難過得幾乎要搥胸頓足悲泣,而當年的歡喜菩薩很堅強地,一一為子女們擦臉、拭去眼淚,勉勵大家:「安定念佛歡喜幫助姐妹,生到佛的快樂世界。」
 
註一:歡喜菩薩的女兒,在七天七夜的精誠念佛後,必然已念到「念佛生歡喜,佛號聲聲續」的境界,故往後必常常念佛不斷,最後功夫成就,預知時至往生西方。(歡喜菩薩女兒念佛或默念或金剛念(唇動不出聲)不得而知。另不管有時默念有時金剛念有時小聲念,只要能淨心,就是好方法(每人情況不同故))
 
註二:念佛可默念(特別適合體弱的人)、金剛念(唇動不出聲)、小聲念、大聲念。一般在念佛堂或不干擾別人處,儘可出聲念;但一般以默念可維持相續的力量(淨空老法師亦提過,而末學本身亦常默念佛號在心(但末學無何境界,只是有過體會而已))。另在廁所及躺著時,以默念為宜(出聲較傷氣及較不恭敬);但生病痛苦難耐時儘可出聲念,如印光大師提到婦女生小孩難產時,儘可大聲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因此時是特殊時期,不是不恭敬,而是要全心靠倒佛菩薩,且此時出聲念可避免閉氣之傷身及可以宣洩苦痛感受。
 
後來歡喜菩薩最小的千金,夢見姐姐跟隨觀世音菩薩飛昇而去。那時,歡喜菩薩的大公子將要參加大專聯考,但幫忙家事,忙得沒多少時間準備,卻夢見菩薩帶他去逢甲大學,告訴他:「這就是你的學校。」;後來放榜,他果然考上逢甲大學!村裡還有其他人,也有夢見她往生西方的感應。
 
把生命的缺葉,變成寶蓮;
把髒亂世界,變蓮池海會
 
歷經了女兒往生的種種瑞應,歡喜菩薩更堅定念佛,不但念出了慈悲光,也念出歡喜光、智慧光、解脫光。她不但解脫掉自己的悲苦,把生命中的缺葉,變成一朵寶蓮,更進一步,她也投注身心於環保,愛護整個地球,發心把髒亂的社會,變成蓮池海會。
 
垃圾變黃金,煩惱變菩提
 
她響應慈濟功德會, 上證下嚴法師的呼籲,不但歡喜捐出自己的田,作為資源回收場,而且更難能可貴的是,她幾乎每夜都在回收場,義務工作到深夜十一、十二點,她先生若沒去叫她,幫忙「收工」,她就忘記時間,廢寢忘食地做下去。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帶著歡喜的笑容做下去!她一邊念佛、一邊做垃圾分類,撿一個罐子念一聲阿彌陀佛,把堆積如山的廢罐,當成朵朵的蓮花,把回收場當作清淨的蓮池海會,和佛菩薩的心相會於其中,於佛聲中自得其樂。這真是世上稀有的道場,稀有殊勝的晚課!她不但為了慈濟建醫院,把垃圾變黃金無條件捐獻,也為了整個地球未來的環境。
 
她笑著說:「當我把那一堆如山的垃圾整理好時,心中的垃圾也清理好了!」;原來她每天於其中用心地功夫!不但作物質的資源回收~垃圾變黃金,同時也作心靈的資源回收~煩惱變菩提。她每天藉事鍊心,在回收場鍊出她金剛般的信心和定力、毅力。她也由人生、生、老、病、死、愛別離、......的黑泥沼中,綻放出朵朵超脫的金蓮,回收了無限的歡喜智慧。
 
註:一般人可能以為歡喜菩薩是「很有毅力!」(很佩服,卻又懶得學習她),卻不知她聲聲佛號是綿綿不斷的輕安、舒適感受呀!(所以趕快念佛吧!一定要親身體會過,才知念佛之樂。一般從未有經驗的人,大概要念上幾天以上才能有佛號持續而輕安的感受,千萬不要以為念半個小時佛,心靜下來了,呼吸較深長了,心情較愉快了,這個就是念佛之樂;非也,念佛之樂不是如此而已。所以,找個機會給他念上三天、四天,甚至十天(有些人執著重、平常感情用太深(對人或對事物),或太常動腦,故要多念幾天才能感受到念佛相續的快樂),會感受到的;一開始可能心不清淨、雜念多,但到後面就越來越漸入佳境,注意力自然漸集中,輕鬆不費力,快樂開始出現了……)
 
末學有時到台北,一路上走路、坐車、等車、……不斷念佛(心意盡量專注在佛號上),沒開電腦、不看電視,大概一到二天,那種快樂的感覺就出現了。現代人一般工作較忙,但總有休假時,可抽時間多念佛,也可配合念經。平常慈心修十善業,以後當有後福,譬如子孫賢孝,空閒時間多了,就可多念佛;另外,有的孤身一人,無有家累,那正好用功念佛。
 
垃圾堆裡歡喜念佛,清淨心中天樂鳴空
 
她本是一位不識字的農婦,也沒讀過佛經,有一天她對我說:「她念佛時,聽見天空中傳來奇妙很好聽的音樂。」她問我:「那是什麼」;她說那聽來使人更愛念佛,越念越歡喜。我想可能是經上說的,天樂鳴空吧!百千種樂同時俱作,自然皆生念佛、念法、念僧之心。末學感覺很慚愧,有時耳聽悅耳念佛聲還會打妄想,嫌東嫌西、嫌高嫌低,而她在垃圾堆中揀鐵罐念佛,把罐子相碰之聲,當作地鐘、木魚法器聲,卻能以清淨歡喜心,收聽到令人更愛念佛的梵樂鳴空......。
 
吞下去,變笑聲;吐出來,遊山蹈海
 
有一天,她先生在外面受了氣,回家心情不好,她就很天真歡喜地跟先生說:「你有什麼不歡喜,告訴我,我會打開你的心門。」
 
她先生說:「遇到很無理的事,一口氣憋在胸口。」
 
她說:「如果吞得下,就念佛把那口氣吞下去,變成笑聲笑出來,就不會憋在胸口。」
 
她先生問:「如果吞不下去呢?」
 
她就答:「吞不下去就吐出來,深呼吸,喘一口大氣,把那口氣吐出去,讓它去遊山蹈海。」
 
她先生笑著讚歎:「你怎麼懂得這樣說呢?」
 
她答:「我們念佛,阿彌陀佛就會幫我們開智慧。」
 
末學常感歎,很多「學歷」很高的夫婦,對答起來都帶著盛氣凌人的刀,互相都覺得受傷、氣憤!而她們這對鄉間純樸的老夫婦,雖然沒有學歷,談話卻很有「學問」,很有「智慧」哩!也充滿了祥和的關懷,老實的誠懇。真的,「實力」比「學歷」寶貴!
 
註:從歡喜菩薩的言語,態度之曠達,知其已開智慧:好說歹說、長說短說、深說淺說、吞說吐說,無一不圓融之說也。
 
十年禮佛不間斷,抱子背孫照樣拜
 
十多年前,末學行醫時,在病床邊,教她拜佛,我們一起在醫院病房中練習拜,沒想到她學回去十多年如一日地拜,從來沒有一天間斷過,忙也拜,累也拜,苦也拜,樂也拜。她的媳婦接連生了三個孩子。她每天要帶三個小孩子,竟然她能把未滿月最小的孫子抱著拜,把老二背著拜,把老大帶在身邊一起拜,又背又抱還是不間斷百拜彌陀,迴向眾生。有時我們只一個人就拖自己拖不動,她竟然能「一人拜四人禮」。她背著孫子五體投地時,偶然背上的孩子頑皮會滑溜下來,大家就歡喜念佛笑成一團。這是兒童蓮池海會,令人感動又隨喜。
 
幼童念佛作環保、小兒跌倒哈哈笑
 
有一天,才二歲的小孫女走在路上,看見路旁有個丟棄的鋁罐,她很歡喜去揀起來,回頭笑著跟末學說:「師父!這裡有一朵蓮花!」,又甜甜地念了一聲阿彌陀佛。大孫子有一天被小妹不慎放的東西滑倒跌在地上,他立刻爬起來告訴我們:「我滑了一跤,跌倒,很好笑!」,孩子們耳濡目染,也多少學到了歡喜菩薩以歡喜念佛哈哈一笑,面對人生的挫折跌跤;以蓮花般微笑的心,去處理人世的垃圾廢罐,做資源回收。你問他們「揀蓮花(鋁罐)做什麼?」孩子們異口同聲說:「救人!」;童稚響亮的救人之聲,純樸赤子心,令大人不禁反省慚愧。
 
污泥中的香蓮
 
最令人驚奇的是,在她長年累月身體力行、以身作則的化導之下,全村無論是七十歲的老婆婆,四、五十歲的婦人,乃至小孩,幾乎都會異口同聲的講這句話:「彎腰撿一個罐子,念一聲阿彌陀佛,就是種一朵蓮花。」;表面上這是處理骯髒垃圾的事情,但,卻是以最清淨的心;也是愛護整個地球,以無私的慈悲心,真的是出污泥而不染。所有的參與者,都堪稱是人間的妙香蓮花!
 
善巧方便,度化父母,歡喜念佛,做環保。
 
歡喜菩薩的爸爸,年紀上了七十之後,因為還執意要耕耘兩甲田地,總覺得心中沉重,身體無力,時常上醫院,要求打點滴,打得眼皮浮腫,四肢也浮腫,心常常憂愁,煩躁不安。歡喜菩薩了解爸爸是年老壓力又大,心中沒有光明目標才苦的,就天天盡心安慰老爸爸,讓他歡喜。當歡喜菩薩開始作環保之後,有一天,她用可愛童子般的表情,伸出兩隻手指,問爸爸說:「爸爸、爸爸,這兩種,您要選那一種呢?」,爸爸道:「你只伸兩個手指,我怎麼知道你要我選什麼?」,歡喜菩薩笑著說:「一種是甜蜜的生活;一種是痛苦的生活。」,爸爸答:「當然要選甜蜜的生活,誰要選痛苦的生活!」,歡喜菩薩說:「我來教您做環保,資源回收,您就可以不必打點滴,而過甜蜜的生活,您會越做越歡喜!」,爸爸說:「您要害我被人笑是撿垃圾的!」,歡喜菩薩就向爸爸解釋環保的意義,以及垃圾變黃金,建醫院救人的慈濟偉業,還鼓勵爸爸說:「如果有人笑您,就是他不了解其中意義,您可以解釋給他聽,他了解就不嘲笑,也可以加入參與。」;爸爸的慈悲心深重,聽到要參與救人,保護地球,就欣然接受。
 
歡喜菩薩又很快樂地勸爸爸;「每撿一個罐子,都要念一聲阿彌陀佛,念佛做環保,是清淨我們的身心世界,也迴向西方極樂世界。」;因為她從小孝順,所以爸媽都歡喜接受她的建議,也踴躍投入這清淨身心世界的工作。果然,她的爸爸專心投入之後,生活由「為私」,轉成「為公」,由憂慮一己一家,變成為救人而工作念佛,他生活充滿了光明的意義,精神奕奕的念佛,保護地球。他不再執著要自己拖命耕耘兩甲田,而捐出部份土地作資源回收場,其他田就讓別人承租耕種。他很開心放下了,就自在歡喜。心一開朗,身也康健,他真的再也不需打點滴了。人家訪問他時,老人家興高采烈地說:「我女兒教我邊做邊念佛,越做越甜蜜歡喜!」
 
註:從以上這一段,可以知道歡喜菩薩能善巧方便度其父親解決苦難。此是念佛開智的大好處。
 
以老邁的腳,踩出愛護地球的偉大行徑
 
他們這對七十多歲的老夫婦,每天各自騎車到各處機關團體整理垃圾,收集紙板、保特瓶、金屬罐,親自載回家整理分類,堆成一個個小丘。七十多歲年邁的腳,賣力地踩著腳踏車,來往在鄉間的道上,風雨無阻,日日相續不疲不厭,踩出愛護眾生、愛護地球的偉大行徑!歡喜菩薩向爸爸媽媽說:「您們每天一大早起床,面對這一大堆的回收物,就是見到一朵大蓮花!您們邊做邊念佛,蓮花就越開越大朵!」心淨便見國土淨,垃圾也看成蓮花。
 
用一隻小羊,載著一頭大水牛!
 
歡喜菩薩的媽媽,一生雖然吃了很多苦,可是洋溢著一臉慈祥歡喜又堅強的笑容,她還開玩笑說,軍營和飛機場都是她的回收地盤呢!軍中的長官,實在敬佩這位無私奉獻的老婦人,常發心幫她捆綁回收物,看她一輛小車,載那麼多東西,就形容說:「您是用一隻小羊,載著一頭大水牛!」
 
竟然是老母!
 
有一天歡喜菩薩在路上看見前邊有一輛腳踏車,載了好多罐子在行駛,罐子堆得由後面看不見駕駛人,她趕上前去看,竟是自己的媽媽!媽皺紋的臉上還充滿歡喜的笑,辛苦的奔波中,心無限甜蜜!歡喜菩薩紅著眼眶告訴我,她又感動又心疼,但她媽媽卻真興高采烈,一路念佛,歡喜地騎載!
 
阿彌陀佛把我扶住!
 
有的路旁有大溝,歡喜菩薩請媽媽要小心騎,別掉入溝中;媽媽卻信心堅定地說:「阿彌陀佛幫我扶著!我前些日還表演了一幕呢!」原來是有好多人,常看她辛苦往來載回收物,總認為她受騙了。她解釋這些回收的資源,慈濟功德會都是作救人之用,人們還是嘲笑她。有一天她載很多回收物,騎到大溝邊,正好又遇到嘲笑的那群人。她竟翻車了,那些人大驚失色,眼看她連同車子整個要掉入大溝中,而她老人家大聲地念出「阿彌陀佛」,剎那間,就像被扶住又飛起騰空般,她竟飛到大溝的另一邊安坐,奇妙的是,將要落入溝中的車,也如有一股莫名的拉力,竟又回復安立在溝的這一邊,沒有倒落,人與車都安然無恙;這一幕使目擊者目瞪口呆,她說:「阿彌陀佛把我扶住!」那些人眼看這念佛的飛躍,也覺得不可思議,心服而深有感觸,肯定了念佛的力量,環保的功德,是不可嘲笑的!阿彌陀佛不捨一人的度化,使大家不再嘲笑,也漸漸參與了。
 
老媽媽雖骨折了,還是念佛笑哈哈,歡喜奉獻!
 
歡喜菩薩的老媽媽,膝蓋己退化,醫生說要手術換人工關節,可是他老人家「不管他」—她不在乎自己的肉體,只一心念佛要為大眾服務。佛家所謂破身見的阿羅漢(不執著肉身為我),末學沒有見過,但見到這位老人家,末學真歎為稀有!她一手骨折,當天還是用另一手去拖回一部回收的洗衣機,還笑哈哈告訴末學說:「我念了三聲阿彌陀佛,骨頭就接好了!都不覺得痛!」看她用單手也要繼續做的歡喜勁兒,好像骨折也是樂事。(其實一般人骨折都苦得哭叫,至少臉也會皺成一團)
 
歡喜為公忘軀,真情流露念佛!
 
還有一次,歡喜菩薩的老母小腿上的一大塊皮肉被刮到,整片剝了下來,她笑說:「我只怕受傷了,子女們就不讓我做環保,所以我都不敢說,自己趕快把皮黏回去,用茶葉水洗洗,笑笑念佛。隔天,天沒亮照樣去做回收,哈哈,念佛很好,也沒有發紅(台語)(發炎),也沒腫,自己就好了!那時都沒人發現,否則大家又要叫我去醫院縫,又要叫我休息不能做環保。」末學看她腿上那傷疤,少說也要縫50針,她竟然歡喜念佛就「為公忘軀了」!鄉下不識字的老婦,念佛功夫如此,心境如此,真叫末學一再熱淚盈眶,一再汗顏!她真情流露,歡喜地感歎:「阿彌陀佛有夠好!阿彌陀佛足疼我們(台語)!」滿臉天真樸實的笑容,真是個幸福的「極樂佛子」!
 
四代同堂,熱心環保,種蓮花
 
歡喜菩薩,向上鼓勵父母,向下率領兒女孫子,全家四代人,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以歡喜心,以回收場為道場,整理堆積如山的瓶罐,紙板,當我們隨手亂扔瓶罐垃圾時,請別忘了,後面有這樣無私奉獻的菩薩,以種蓮的心,為我們拾起分類,請大家體念他們捍勞忍疲愛護地球的心,也發起這份心吧!
 
收到尿布,也要歡喜!
 
有些人在分類回收的垃圾時,偶爾會撿到一些小孩的尿布...等等髒東西,撿到的人有時因整理得太疲勞了,就會感嘆說:「唉!怎麼連這些髒東西都撿來回收場呢?」歡喜菩薩就說:「收到這些尿布,我們也是要很歡喜,我們另外把這些集中起來送出去;做這回收,必須要愈做愈歡喜才好。」連收到尿布,或遭人誤會,都這麼歡喜,真是無所不歡喜,真是佛在遺教經所說的入道智慧之人了。(歡喜忍受惡罵之毒,如飲甘露。)
 
哭天喊地的哀痛,變—
歡天喜地的奉獻,成就—
頂天立地的菩薩事業
 
表面上,歡喜菩薩似乎曾失去了一個愛女,但是她念佛,用佛心普愛天下一切人,她得到了千千萬萬愛子愛女。她以石蓮的精神,把世上極苦的喪子缺陷,變成了西方極樂的妙蓮,把一般人哭天喊地的哀痛,變成了歡天喜地的奉獻。她忍人所不能忍,行人所不能行!成就了頂天立地的菩薩事業!如果人人拿出她這份精神,黑社會就變成蓮池海會了!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