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生西典範五則

 

以下五則淨宗大德生西典故,末學會大略解釋,供養大家,謝謝。(節錄自毛惕園居士所著「念佛法要」一書之卷二,網址:http://book.bfnn.org/article2/1142.htm

 

註:文中的【按】…,是毛居士的評語,非末學所寫,先作報告,謝謝。

 

 

攝禪歸淨

 

清夢東、訥堂、徹悟、際醒大師,蓮宗十二祖也。姓馬,豐潤人。幼通經史,廿二歲病悟出家,遍歷講席,博通性相兩宗。參粹如禪明,明向上事,繼席京都廣通寺,領眾參禪,宗風大振。嗣以宿業深重,多諸病緣,因思教乘五停心觀,多障有情以念佛治,且此一門,文殊、普賢等諸大菩薩,馬鳴、龍樹等諸大祖師,智者、永明、楚石、蓮池等諸大善知識,皆悉歸心,我何人斯,敢不歸命。遂輟參念佛,專修淨業,日限尺香晤客,餘時禮念。晚居紅螺山資福寺,歸者日眾,遂成蓮宗道場。為法為人,心終無厭,一以淨土為歸。每演如來救苦與樂之恩,淚隨聲下,聽者亦未嘗不涕泗沾衣也。語錄二卷,尤為切至。臨終前十月,預告歸期,囑諸外護:「幻緣不久,虛生可惜,各宜努力念佛,他年淨土好相見也。」至期示疾,命眾助念,見空中幢旛無數,自西而來,告眾曰:「淨土相現,吾將西歸。」旋復曰:「蒙佛親來接引,吾去矣。」眾稱佛號愈厲,面西坐逝,年七十,眾聞異香浮空,靈龕七日,闍維,獲舍利百餘。

 

【按】通教通宗後,猶專修淨業,誠有禪有淨土,故獲為人師,作佛祖,但非禪淨雙修也。臨終命眾助念,為世示範耳。

 

解釋:清朝夢東、徹悟大師,淨宗第十二代祖師。姓馬,豐潤人,小小年紀就博通經史,二十二歲生病而覺悟人生是乃苦海而出家修行,大師博通性空相有、性相不二之理,到處開示佛法義理。後跟隨粹如禪師學習,明心性向上一著之事(已開悟),又接位於京都廣通寺,領眾參禪,禪風大盛!但以累世宿業深重,常受病苦,因而想到「教乘五停心觀」之法:多障礙的有情眾生,可以念佛來對治!而且念佛這個法門,文殊、普賢、觀音、勢至等大菩薩,馬鳴、龍樹等諸大祖師,智者大師、永明延壽大師、楚石大師、蓮池大師等諸「大善知識」(多為佛菩薩乘願再來也,如智者大師為釋迦牟尼佛化身,永明延壽大師為阿彌陀佛化身,楚石大師、蓮池大師亦皆非普通人也。)皆求生西方,我算什麼呢?敢妄自尊大而不追隨大菩薩腳步?

 

於是不再參禪,一心念佛專修淨土法門。每天只限一尺香時間(約一、二個小時)會客,其他時間不是拜佛就是念佛。晚年住在紅螺山資福寺,歸依學佛的人越來越多,於是資福寺成了淨宗大道場。大師為法忘軀,求生淨土終不後悔!每在講席說到如來留下淨土法門救度苦海眾生之深大恩德,每每泣不成聲;在下面聽講的弟子也深有同感而涕泣感傷。徹悟大師留下語錄二卷,說道理、表心願,尤其高明懇切!大師臨終前十個月,預告往生的日子,囑咐護持、親近的人:「人生大夢不長久,虛度此生誠可惜,各宜努力多念佛,他年淨土好相見!」。歸期將到,大師身體稍示病相,囑眾人助念,忽見空中幢旛旗幟無數從西邊而來,於是對大眾說:「淨土瑞相已現,我要回家了。」又說:「蒙阿彌陀佛親自接引,我走了!」大眾念佛更加懇切。大師面向西方坐著往生了,活了七十年。大家都聞到奇特的香味散布空中,大師遺體放龕中七日,火化,得舍利百餘顆。

 

 

 

註:五停心觀為五種觀法遮止修行阻礙。這裏略提天台五停心觀:

 

一,不淨觀:淫心重之人,觀女身(男身)屎尿臭穢、屍腫肉爛、…種種不淨。

二,慈悲觀:瞋恨心重之人,想像惡意向己之人將來將墮地獄受苦,自然就起慈憫心。

三,數息觀:吸氣、吐氣由一至十或至百,重覆均勻調呼吸,可對治散亂心、平靜心情。(靜坐默念佛名,效果佳且更有保障)

四,因緣觀:人生而復死,死而後生,輪轉六道,苦海無邊,可讓人生出離六道輪迴之心。

五,念佛觀:總治一切障礙,但須常念方才效果明顯!常念佛則智慧開、業障消,如此效果大佳,總迴向(轉變)一切因緣、對治一切貪淫、瞋恚、愚痴、散亂習氣也。

 

禮念並行

 

清竺峰、圓融大師,姓姚,德清人。年三十,出家受具戒,持守無缺。篤好禮念,以往生淨土為決定志願。不畜徒,不自住庵,恒依人修,免雜用心。居無定所,合則留,不合則去,意氣灑落,不為膠執,亦不樂隨眾作務。常靜掩一關,禮念並行,不禮則念,不念則禮,無一時間斷,亦不參以他法,竟以此終其身。嘗於午間敲魚念佛,直到次日脯時,人見其終無休歇,大聲喚之,始止,自謂纔如半日耳。問其饑否?則曰:「我口甜水如蜜,常嚥常盈,受用無量,更不思食也。」脅不帖席者數十年,故少夢,偶有夢,亦不離禮念,更無異緣,夢中常見佛菩薩活動如生,間予獎勵,或導引念佛。忽自知時至,念佛而逝,年六十四,頂示煖相。

 

【按】不畜徒眾,居無定所,真清淨解脫也。念佛逾畫夜,不喚不止.不飢不渴夢醒一如,非得念佛三昧者能如是耶?

 

解釋:清朝圓融大師,姓姚,德清人。三十歲出家受具足戒,嚴持不犯!喜歡念佛拜佛,以往生淨土為決定志願!不收徒弟,不自擁有寺院,免得掛心。居處沒有固定,合得來,則留住;不合則往別處,意志瀟灑,不多交際亦少隨大眾同修作功課。常自己處在一室,念佛拜佛、拜佛念佛,無一刻間斷,也不參雜修其他經典、法門,以此終其一生。

 

大師曾經於中午敲木魚念佛,一直念到隔日下午,有人見他念佛不停,大聲叫他,這才停止,他說:「我只感覺過了半天而已。」問他餓不餓,他說:「我口中唾液如蜜一樣甜,常吞下又常充滿口中不缺乏,受用無窮,更不想吃什麼東西了。」大師從來也不躺,如此數十年,故沒作什麼夢,即使偶爾有夢,也是夢到拜佛念佛且常夢到佛菩薩活動栩栩如生,也會對他鼓勵或帶著他念佛。大師預知時至,念佛往生,活六十四年,往生時身體冷了,頭頂溫暖。

 

不念自念

 

清默庵、真源、上仁大師,湖南衡州周氏子。幼潁捷,有出世想,父早逝,母為授室,潛出家,受具戒,精研三藏,深入教義。遍參南北後,葺精舍於南岳祝聖,戒律精嚴,苦切密修,每日念佛六萬,久之,不念自念,幾無間時。嗣居南岳大善寺,仿徹悟禪師遺規,十方來者,以天臺教觀為學者前導,以彌陀淨土為究竟指歸。忽以寺務付上首,曰:「吾將西歸」。旋舉佛七二週,定中見七寶池、八功德水。尋示微疾,卻醫藥一心念佛,徒屬輪念以助。睹阿彌陀佛白毫炯炯,遂西向端坐,時助念木魚聲急,念止,但同念佛至百餘聲,合掌而寂,年六十四。

 

【按】不念自念,即念而無念,無念而念,非力極念熟而能若是耶?臨終前,猶舉佛七,令眾助念,以求決定往生。木魚聲濁,不宜助念,故令止勿用,但同聲念佛可也。

 

解釋:清朝真源大師,湖南衡州人,姓周。小時候就聰明,有出紅塵之志向。父親早逝,母親想為他娶親,他偷偷跑去出家,受具足戒,精研三藏經典且通達教義。遍訪善知識於大江南北後,修補精舍於南岳祝聖,守戒精嚴,默默勤苦修行。每天定課念佛六萬聲,久而久之,佛號時時刻刻不休止(輕安、舒適亦不休止也,天天彷如已在西方極樂),幾乎無停時。後居南岳大善寺,比照徹悟禪師遺規,十方來的信眾,先以天台教法為先,後皆以西方極樂為導歸。一日,忽交付寺務給帶頭者,說:「我要往生西方了。」後又立刻舉行精進佛七二次(二週,十四天精進念佛),在定中見到極樂世界七寶池、八功德水,示現微病,屏卻醫藥不吃而一心念佛,徒眾輪流助念,大師見到阿彌陀佛白毫光芒四射,於是面向西方端坐,因木魚助念聲太急,囑他們停止,大家同助念百餘聲佛號,大師合掌而往生,活六十四年。

 

念必高聲

 

民國正誠大師,姓朱,江西弋陽人。家貧,常念佛求生西方,俟奉養無依外親喪葬畢,已六十八歲,始克攜子出家,修持益力,在山十三年,從不倒單。凡念佛必高聲,常念至通身流汗而後止。人嫌其噪,每呵之,同戒常勸小聲,免討人厭,雖含笑稱是,至念時依然高聲而不自覺。常在寺旁松下念佛,或對山靜坐,每見佛像立山頂,呼人看,則不能見也。忽自知時至,說偈端坐念佛而化。

 

【按】因念佛心專,已至一心境界,故念時祇知唯佛是念,更無別念,聲之大小,噪人與否,皆不知也。業報差別經、及大莊嚴論,皆以高聲念佛,有十種功德:一、能排睡障,二、天魔驚怖,三、聲遍十方,四、三途息苦,五、外聲不入,六、念心不散,七、勇猛精進,諸佛歡喜,九、三昧現前,十、往生淨土,益信而有徵也。

 

解釋:民國年間正誠大師,姓朱,江西人。家裏貧窮,常念佛求生西方。待奉養無依靠的外親終老埋葬,大師已六十八歲。此時才帶孩子出家,修持更加得力,在山上十三年,從來不躺下睡覺(不倒單一般即坐著閉眼休息,沒睡覺),念佛時常常很大聲,念到全身流汗才停止。有人嫌他太吵,每每罵他。一同修行的人也常勸他小聲,他雖笑笑說好,但念佛一專注,又大聲了起來而不自覺(已至一心不亂境界)。他常在寺院旁松樹下念佛,或面對山靜坐念佛,每每見到佛立於山頂,叫人看,別人都沒看到。一天,他忽然預知時至,作了一首偈後就坐著念佛往生了。

 

專念觀音

 

民國金濁大師,臺州人,八歲出家,旋受戒。其師教誦大悲咒及觀世音菩薩聖號,即每日誦咒四十八遍,餘時專持聖號,未嘗間斷。視名利如泡影,習氣嗜好,淨盡無餘。時與人治病,應手而癒,亦不受酬。住小廟,遇匪劫,除破衲,無餘物,匪恨,以槍擊之,右額中二,右臂中一,未死,旋即癒,槍痕宛然。忽至寧波阿育王暫住,管堂師催單,則云:「我住不久,即往生西方,請慈悲!」旋告眾云:「觀世音菩薩手執銀臺,時現我前,三日內即往生。奉勸同參,老實念佛,或念菩薩,一心稱名,必定生西,佛不妄語。」至期,向管堂師言:「午後一時,我即生西。」眾以為妄。午餐如常,各殿禮佛畢,面西坐化。

 

【按】此專念觀音菩薩,得免死難,亦必生西之榜樣,故不死於小廟,而坐化名剎阿育王寺,為眾現身說法也。

 

解釋:民國年間金濁大師,臺州人,八歲出家後很快受戒。師父教他持誦大悲咒及觀世音菩薩聖號,於是他每日誦咒四十八遍,其他時候就專念觀音菩薩聖號不曾間斷。他視名利如夢幻泡影,習氣、嗜好皆淨盡無餘(這是念佛菩薩名號的功德力所助也)。常用手幫人治病,手到病除!也不接受報酬。大師住小廟,有次遇到土匪搶劫,土匪見金濁大師除了破衣,什麼都沒有,氣得拿槍射他頭部,大師額頭右邊中二槍,右手臂中一槍,不但沒死,而且很快就好了,留下清楚的傷疤。

 

一天,大師忽然到阿育王寺暫住,後來管堂師趕他走,大師說:「讓我住幾天,我要往生西方,還請慈悲!」且又告訴大家:「觀世音菩薩手拿銀蓮花臺,時時現我眼前,我三天內要往生了。奉勸大家,老實念阿彌陀佛或念觀音菩薩,一心專持名號,必定生西方,佛不說謊。」時間到後,他向管堂師說:「下午一時,我就往生西方。」大家以為他胡說八道。大師如同平常一樣吃午餐,接著向各殿拜佛完畢,便面向西方坐著往生。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