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生西典範六則

 

以下六則淨宗大德生西典故,末學會大略解釋,供養大家,謝謝。(節錄自毛惕園居士所著「念佛法要」一書之卷二,網址:http://book.bfnn.org/article2/1142.htm

 

註:文中的【按】…,是毛居士的評語,非末學所寫,先作報告,謝謝。

 

身痛心念

 

清周光、西蓮居士,江寧諸生。性純厚,淡於名利,雖家世貴顯,無紈習。中年,長齋奉佛,日誦佛號萬聲,求生淨土。戚友相見,寒喧數語,即以淨土法門諄諄勸勉。集資重刊彌陀疏鈔,手自校讎,以廣流通。耄年,神氣矍鑠,念佛益銳。忽患疝疾甚危,而執持名號不輟。疾旋癒,人或以此稱之,則云:「我於爾時,初亦痛苦難忍,繼想身既是假,苦亦非真,況身之與心,精粗判然,彼身自痛苦,我無如彼何,我心自念佛,彼亦無如我何。始猶身心角立,漸漸只知有心,不知有身,而痛苦遂絕矣。」後念佛而逝。

 

【按】念佛能治歷劫生死重病,況知身假苦非真,難忍能忍,不惟痛苦遂絕,且時至往生,因病危痛苦時作得主,臨終往生時自能作主耳。

 

大意:清朝西蓮居士,在江寧高級學府學習的學生。性情純厚,淡泊名利,雖家世顯赫,無驕慢、惡劣習氣。中年時,吃素念佛,每日念佛萬聲求生西方極樂世界。親戚朋友相見,也只略微問候幾句,便勸他們念佛求生西方。集錢財重印「阿彌陀經疏鈔」(淨宗第八代祖師蓮池大師為阿彌陀經作的註解),親自校對以廣流通。八、九十歲,仍然神氣充足、精神健旺,念佛更加精進;忽患腹病命危,但他念佛名號不休止,很快把病念好了!有人將念佛治好病之事問他,他說:「我一開始也是痛苦難忍耐,接著想這身既然是假的,病苦自然亦是幻化,而且身體、意志兩不同,身體痛他的,我心念我的佛,於是漸漸身苦漸不感覺,只知念佛相續,而病苦即好了。」後來西蓮居士念佛往生西方。

 

覺照念佛

 

清范用和、元禮居士,錢塘人。幼習儒,事親孝,父母病,先後割肱和樂而癒。甫壯年,親歿妻亡,慨卻塵緣,習玄功十餘年,頗著效。後閱雲棲書有省,遂受歸戒,壹志堅持,乃至獸毛蠶絲,不以著體,盡棄所習,專修淨土。好善樂施,放生恤貧,不惜勞瘁。遇貧難僧眾,供養不缺。嗣掩念佛關百日,方靜息間,玄功忽現,覺天地之氣,於虛空中,縷縷然,汨汨然,從口鼻貫入,直至丹田,與己之元氣和,輕安不可言喻。頃有嬰兒長數寸,由頂門出,遊漾於前,經時許,仍由頂門入。此後,每至靜極忘念時,輒有嬰兒出入如前。初喜甚,繼轉念曰:「此非如楞嚴五十種陰魔之謂耶?若作奇特,將受群邪,念佛志在西方,聖境不現,奚以此為?」遂時覺照,正念現前,嬰兒不復出。於唯心之旨,深有契悟,信行願力,愈加純摯。常語人曰:「此生平第一險關,少不省覺,便墮旁門,故修行不可不慎也。」忽了結諸務,示子別友,念佛坐逝,殮猶頂溫,年六十三。

 

【按】曾習外道玄功,願常覺照,免墮旁門,正念現前,群邪自息。

 

大意:清朝元禮居士,錢塘人。小時學習儒家經典,孝順父母。父母生病,先後割自身皮肉入藥給父母喝而使病好。才三、四十歲左右,父母、妻子都逝去。他對人世看開了,於是修習練神化氣之功法十多年(元禮居士想修煉成仙,消遙自在,不知神仙是有壽命的,壽盡一樣墮落投胎),頗有效果。後來讀到雲棲大師(即蓮池大師)的著作方才省悟過來,唯有求生西方極樂才是畢竟解脫之道!於是受皈(歸)戒,學佛念佛;志向堅定,連動物毛皮作的衣服鞋子都不穿,以前學的統統放棄,專心念佛求生淨土。好善樂施、放生助貧苦,不辭辛勞;遇到貧苦受難的出家人,都盡力幫他們。

 

後來閉百日關,屏絕外緣,專心念佛,才得輕安感受,過去學習的玄功境界現前,氣走經脈,覺與天地合而為一,舒服至極!這時有數寸大之小嬰兒從頭頂冒出,經一個時辰多,又由頭頂穴位入體內;從此以後,元禮居士貪著此種境界,故每每出現小嬰兒出現而輕安之境界,本來很高興,後來才驚覺這是「楞嚴經」裏所說的五陰十魔境界,若是「貪著境界」,恐發狂著魔也,自己是要求生西方的,怎麼會執著這種境界呢?於是更專心於佛號、不去貪著嬰兒景像,後來,這種情形就漸漸消失了。此後,他對「萬法唯心造」體會更深!對求生西方,信心願力更堅切!(一切宇宙森羅萬象,皆是此心所變,故該求取最好的,就是念佛成佛,成西方大菩薩!一生不退轉,必定速成佛,才真正消遙大自在,十方自由來去!【雖去無所去,去而無去;雖來無所來,來而無來;心、境一體、又境隨心轉故】)

 

經此一番,他常對人言:「這是我修行第一次遇到如此危險難關,稍一不小心,就依舊入輪迴,故修行真要小心萬分!」(打坐修煉氣機,實是危險,不比念佛有佛力加持;但念佛遇任何感應,仍要平常心一心念佛方是穩當。)元禮居士沒多久就交代後事,與孩子、朋友道別,坐著念佛往生了。入殮時頭頂仍溫熱,活了六十三歲。

 

註:上述小嬰兒從頭頂出,是「出陽神」,修得好,可以成仙自由來去;修不好,就是著魔發狂!但成仙不究竟,壽盡就墮落。佛經有時講五道、六道,有時講七趣,七趣就是把「仙道」從六道中再分出來;五道就是把天道、天阿修羅合在一道。(六道是:天道、天阿修羅、人道;餓鬼道、畜生道、地獄道)

 

密行精進

 

清陳居士,遺其名,常熟世英茂才之從父也。每晨起,爇香默然,誦經課佛,風雨寒暑不間,歷有年所,家人莫之知,蓋密行也。逝前三月,自言歸期,家人以其無疾而弗信。三日前示微疾,起居如常,至期坐脫,家人環呼,乃開目略示數言。旋曰:「吾去矣」,遂瞑,體發異香三日。

 

【按】古人密行,寒暑無間,雖家人亦不知。今則沽名釣譽,一暴十寒,故念佛者多,往生者少,戒之慎之。

 

大意:清朝陳居士,不知其名字,常熟人。每日清晨作功課,誦經念佛,風雨不斷,經過一段長時間,家人並不知道他在暗中修行。往生前三個月,陳居士跟家人說三個月後要走了,家人看他好好的、沒病的樣子,並不相信他說的話。(陳居士乃「預知時至」,知道自己的歸期,這在念佛功深的念佛人中,並不奇怪。)往生前三天,他稍感體弱,但起居正常,果然三天後坐著往生;家人圍繞著他呼喊,他張開眼睛勸說了幾句(不外勸念佛及自己見到蓮花、佛菩薩接引等事),繼而說:「我去了。」於是閉上眼睛往生,身體發出奇特香味持續三日。

 

用力猛厲

 

清錢翼山、萬鎰居士,常熟人,業酤善飲。旋修淨業,力改前行,戒殺斷葷酒,勸母長齋念佛。一子病瘵,念佛而終,人誹笑之,奉佛如故。妻亡,處之淡然,拒勸續娶者曰:「有子而殤,續復何為,吾志在出世,豈屑屑於嗣續哉。」店屋失火,望空祝曰:「吾業應焚燒,願勿傷鄰舍。」火滅,鄰果無恙。忽患咯血疾,生死心切,念佛益厲。尋病劇,進食輒吐,戚謝鳳梧告以古德斷食見佛事,欣然曰:「有此大便宜事,吾當勇為。」即盥沐,詣佛前拈香發誓,持七日齋,出資放生,求生淨土,日夜念佛不輟,渴則噉瓜而已。問徹夜不睡,得不疲乏耶?曰:「利其不睡,得多念佛。我無病時,不得安閒,今病得閒,正好著力,何疲乏之有。」期滿,神識昏亂,大懼,合掌枕上,命燃指,謝曰:「君此時,發此願,與燃指同,不如一意西方之為愈也。」遂閉目念佛,初若勉強,用力猛厲,漸神志安定。復得助緣十數人,晝夜佛聲相續。忽見西方三聖現前,光明相好,欲踴身金臺,聞空中言:「汝身未淨。」即命香湯浴畢,三聖現如故,謂家人曰:「吾已遊淨土,見無數蓮華,吾坐其中,樂不可言!」指自身曰:「此非吾身。」旋曰:「佛盈室矣,」面西坐逝,年三十八。

 

【按】葷酒能斷,貪毒盡也。誹笑不顧,瞋毒盡也。子殤妻亡,處之淡然,愛根斷也。拒勸續娶,不屑嗣續,癡毒盡也。故能遭逆境而初心不退,纏疾苦而正念堅持,雖猶業障現前,神識昏亂,而能用力猛厲,復得助緣,卒獲瑞感金臺,神遊蓮域,洵堪示範!

 

大意:清朝萬鎰居士,常熟人。賣酒亦善飲酒。不久他修淨土念佛求生西方,盡力改自己過去習氣,戒殺生、吃素戒飲酒,並勸母親長素念佛。他的一個孩子重病,念佛往生西方。一些不明理者,便藉此誹謗嘲笑他(大概笑說佛法無用、沒有因果之類的話),但他並不動心,依舊精進念佛。後來,妻子也死了,他心情平靜,並且拒絕勸他再娶的人說:「已經死了一個孩子,為何一定要續香火呢?我的志向是解脫輪迴,豈在延續香火呢?」後來店屋失火,萬鎰居士對著天空祈求:「我自己的罪業,理當報償家屋受火災。但願不要傷到鄰家。」火滅後,鄰家果然沒事。沒多久,萬鎰居士忽得吐血症,知生死關頭近,唯有精進念佛!

 

病越來越重,吃東西就吐,親戚謝鳳梧告訴他古大德斷食念佛而見佛往生之事,他高興道:「有這麼便宜事?我該勇猛精進!」就洗澡並在佛前點香發誓,七天吃素齋戒,出錢放生,以此迴向求生西方。他日夜念佛不停,口渴就吃一點水果解渴。有人問他整晚不睡,不疲倦嗎?他說:「幸好不睡覺,得以多念佛,我沒病時,因工作而疏於念佛,今因病有空,正好念佛,怎會疲乏呢?」七天後,他的神識呈現昏亂,心裏大為恐慌,便求人為他燃指,以表真心!謝居士對他說:「你此時發此誓願,已經展現真心,就不用燃指了,不如一心念佛吧!」於是萬鎰居士閉上眼睛一心念佛,一開始有些勉強,但他勇猛努力,漸漸地,他神志安定了;且又得到助力,十多人幫他助念,日夜佛聲相續不斷!

 

忽然,萬鎰居士見到西方三聖(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相好光明,他想站上蓮花金臺,空中有聲音說:「你的身體未乾淨。」於是萬鎰居士即要求淨水沐浴,洗好後,西方三聖又再出現,這時他對家人說:「我已神遊淨土,見到無數蓮花,我坐在其中,快樂不可言說!」又指著自己身體說:「這個臭皮囊不是我的身。」又說:「佛的光明充滿於房間(已身處於淨土,故已無所謂房間矣)。」說完面向西方坐著往生了。他活了三十八年。

 

 

註:上面提到,有一些人嘲笑萬鎰居士學佛竟然不能保住孩子,其實,因果通三世(前一世、前二世、…,今世,未來一世、未來二世、…;名三世,實則無數世也),凡夫肉眼不明,不知其前因後果也。有的是因念佛,故而重的報應轉成輕的報應,及未來世的報應先於此世報掉,這是佔了便宜,但在不明理人看來,就會誤會了。且於今萬鎰居士往生西方,正好與其孩子相聚,同為道侶,同是大菩薩,同度眾生,何不快樂哉!

 

講一個典故:佛陀時代,有一位殺羊屠夫,因過去六世曾有一次供養到聖人,遂得一些福報,這殺羊人有一點宿命通,可記得前幾世(但更遠就不知道了),他第一世殺羊,死後升天享福,天福享盡,他墮下人間,仍記得天界享福之事,他以為是殺羊的關係,於是又以殺羊為業,死後又升天,如此連續六世。

 

當時的阿闍世王問世尊為何這殺羊人能夠升天?世尊說,這是因為殺羊人過去供養到聖人,得了數世的福報,但此世是最後一世,下一世他將酬償過去六世殺羊的重大罪業,墮地獄去了。阿闍世王這才恍然大悟。

 

助念得力

 

民國楊蓮航居士,浙江餘姚人,家貧業商。聞童覺航修業,屢往就教,解悟超群。旋與蓮社念佛,因病殺生,漸遠蓮友,後病劇,蓮友告以必死,自審亦不起,乃憬然悔,力疾詣佛前,盡情披露,投誠懺悔,復守五戒,誓不再犯。從此放下萬緣,掃除愛欲,一心默持佛號,以待報盡。蓮友知其持名功淺,先為請人助念。後兩日,蓮友亦助念,忽覺神氣清爽,夢見光明。至二更,蓮友將回家,詎知此時助念已得力,便云:「我西方尚未到,須蓮友全夜高聲助念,不可輟。」眾復高聲念佛,並時時策勵。忽頻笑云:「西方今到矣,好蓮花!好寶池!好光明!」目注佛像而逝。仍助念至體冷為度,不令家人哭泣,迄午頂門猶溫,年三十。

 

【按】持名功淺,能獲往生者,得蓮友助念之力也。助念之緊要如此,願多提倡。如無蓮友,請用念佛錄音帶助念,較為方便,亦可得助念往生之大利也。

 

大意:民國年間,楊蓮航居士,浙江省餘姚人,家裏貧窮經商。聽聞童覺航居士專修淨土,常去請教,遂能深入佛法。很快地,他常到蓮社念佛,後來因病而殺生食肉(大抵是有人勸他吧!其亦對生死未看開、復又不確切信佛也),於是漸漸遠離念佛蓮友,後來病痛更加劇,蓮友告訴他性命恐已不保,他自己亦有所覺,於是起懺悔心,到佛像前,盡情說出自己的過失,愷切懺悔!又拾起五戒(殺、盜、淫、妄、酒),誓不再犯!從此放下一切貪著,一心一意精持佛名,以待業報盡,彌陀親接引!

 

蓮友們知道楊居士念佛功夫未深,先多請一些人幫他助念,二天後蓮友也都來助念。楊蓮航居士忽然覺得神清氣爽且夢到大光明,到夜二更時分,蓮友欲回家,殊不知此時楊居士念佛得力,更待臨門一腳,便說:「我西方尚未到(已接近成功),需要你們助我一把,高聲念佛不可停!」,大家於是大聲念佛並不時鼓勵他振奮精神,提起正念。忽然,他笑道:「西方到了!好蓮花!好個七寶池!好大的光明!」並目視佛像而往生了。蓮友仍助念到他全身冷透為止,中間不許家人哭泣(怕引起他對家人的眷戀),到中午,楊居士的身冷了,頭頂仍是溫熱的,活了三十年。(全身冷了,頭頂仍是熱的,是成聖的象徵,因身與宇宙是一體的,故息息相關也,若是全身冷了,腳底仍熱,是下地獄了。)

 

捨咒念佛

 

民國張珍午居士,旅日學醫,兼學密宗。後患腫病,業境現前,平日持咒靈驗,此時全不得力,乃轉而念佛,始業境消滅。遂屏醫藥,一心持名。其妻勸進飲食曰:「汝勿擾我,但助我念佛,並集道友助念,我今日行矣。」道友至,同聲助念,自亦隨聲朗念,尋結印念佛而逝。

 

【按】臨終業境現前,詎非惡道之先見耶?此時持咒全不得力,幸轉而念佛,並集道友助念,始業消往生。捨淨修密者,可為殷鑑!

 

大意:民國年間,張珍午居士,到日本學醫兼學習密宗,後患癌症,業障現前,平常持咒很靈驗,此時全不得力,於是轉而一心念阿彌陀佛,業障的現象才消退。於是不再吃藥,一心念佛求生西方,他的妻子勸他吃東西,他說:「你不要干擾我,只求你幫我念佛,並請道友來助念,我今天要走了。」等到道友來後,大家同聲助念佛號,他亦大聲一起念,很快地,他手結彌陀印念佛往生了。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