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玉卿老菩薩往生紀實」全文及感想

末學於前二日在龍山寺拿到此書,略看了一下,感覺甚好,便將此書帶回。看完非常歡喜,想貼在部落格,但網路上找不到文字檔,便一字字打之(若有錯字,依書為準)。書中提到的林玉卿菩薩,心地善良、念念為他人想,對家對子孫克盡職責,走過苦樂人生,終於在晚年因緣成熟,得遇淨土法門,專注於淨空老法師之教誨,聽彌陀四十八願念佛,念佛於四十八願之中,一日如此,日日如此,萬緣放下,一心念佛,終於於2005年往生西方。書中提到瑞相的殊勝,實不輸於古來神僧大德,但亦提及臨終業障來擾之驚險(若失敗,則不知何世再遇千萬劫難遇之淨土法門也),幸一生善德深厚,除自出資護持弘法,亦在念佛危急時感得家親除勉力為其念佛、懺悔,並為做諸功德(如放生等),終於成功上品往生西方。

此書引人深思者:一,平時要認真斷惡修善(戒殺、慎口業等修十善業(違背則名十惡業)都該注意,臨終自得護法諸佛冥冥庇護);二,及早念佛,尤其現今世局不穩,平時越努力,臨終越穩當!

話不多說,以下為全書內容(此書由華藏淨宗學會出版,並註明:歡迎翻印流通,但勿擅改內容及販賣):
~~~~~~~~~~~~~~~~~~~~~~
前言:

無論是達官貴人或是販夫走卒,「死」總得要親自面對,至親好友無法代替。有人認為「人死如燈滅」,揮揮手告別塵寰,一了百了,真能如此豁達灑脫,世間又有幾人?面對死亡後的去處,毫無把握,死亡後的情形,更是一無所知,一般人通常都會惶恐不安,茫然不知所措,內心自然就無法安穩平靜了。若能預知時至,高坐蓮臺,蒙佛慈悲接引,往生西方極樂淨土,那就超脫了世俗所謂的「死」,這是捨報往生,又何來茫然與惶恐呢!

如何能確實知道往生呢?老和尚曾開示:「往生時瑞相現前,見佛、見蓮花、佛光普照滿室。」又開示:「亡者親口說,佛來接我了!那就決定往生。」老菩薩往生前,二十多天內,見佛見蓮花,預知時至,斷水斷食;往生助念到第二天下午,家屬蓮友親眼目睹蓮花倒懸在晴空萬里的天空上;往生堂內金光滿室;三七法會翌日告別式時,全身仍然柔軟。凡此種種完全符合老和尚開示所說的的往生瑞相,而且往生前,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知兒女自己是「上品往生」,老菩薩往生蓮邦實無疑義。

能成就如此希有難逢、殊勝的因緣,老菩薩的成長過程,生活的環境,兒孫的孝行及蓮友的護持,可說環環相扣,息息相關,缺一不可。最後斷水斷食及臨終關懷助念的階段,家屬及程師姊等蓮友大德均隨侍在側,他們就臨場親眼所見,分別以日記方式登錄下來,文中巨細無遺,字裡行間真情流露。應家屬要求,從老菩薩的生平事略開始,以階段性的方式分別陳述,最後把各人助念時的所見所聞合併整理,印製成冊,供養大眾,希望同修閱後,對念佛往生,堅信不移。

生平事略:

1920年6月27日,林老菩薩誕生在福建省福州市閩安鎮一個大家族裡,取名玉卿。當時帝制剛廢,社會保守,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觀念,深植民心;加上烽火連連,經濟蕭條,有餘錢讓小孩念書的家庭不多,更何況是女孩子。老菩薩有機會念上幾年私塾,能夠讀書識字,都是深受擔任教職的父親所影響及栽培。也因此成就了晚年時,雖然聽不懂普通話,無法聆聽老和尚的教誨,卻可以用觀看字幕的方式深解義趣,學習淨土法門,而且能依教奉行。

二十歲那年,經族人介紹,以看相片的方式,與遠在新加坡的張先生議訂婚約。訂婚後適逢「抗日戰爭」爆發,資訊中斷,魚雁全無。八年後張先生返抵家鄉,以為未婚妻早已嫁作他人婦,沒想到老菩薩堅守盟誓,苦候八年。

老菩薩資質聰穎,深知因緣果報的道理,雖然經歷軍閥割據、北伐、抗日、內戰及社會重大改革等變遷,生活非常困苦,但老菩薩默默承擔,帶著一子二女勤儉持家,生活總算和樂充實。老菩薩自幼養成中國傳統婦女節儉的美德,一輩子從來沒想過自己要有什麼享受,好的東西總是留給兒孫。日常居家生活井然有序,人際關係處理得和睦圓融,表現出高度的智慧。兒孫在她的心目中,個個都是最好、最完美的;視媳婦、女婿親如子女,慈祥溫厚,和藹親切,事事關心,深受全家的愛護關懷、孝順恭敬。老菩薩雖然儉僕,但有好的衣服卻全都送給需要的人,她常說:「自己可以少穿一點,舊的送給人家不太好。」遇道場做法寶、善事都會發心隨喜,從不吝惜。待人處世絕不佔絲毫便宜,常以「人家敬你三分,你要敬人一尺」的心態教導兒孫。言行舉止確實做到身體力行,樹立良好的典範。

移居香港,初聞淨土:

人生無常,好景不長,張先生於1970年病逝,當時客居香港的兒子才二十二歲,長女十六歲,次女只有十四歲,老菩薩傷心難過實非筆墨所能形容。1979年兒子不幸在美國的一場火災中也辭世了,全家悲痛欲絕。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無奈,加上家庭經濟支柱頓失,老菩薩內心的憂傷苦惱,又豈是外人所能理解。為了照顧兩位年幼喪父的孫兒,於1980年帶著女兒,揮別故鄉移居香港,與媳婦同住在一座老舊的公寓房子內,長達七年。待孫兒陸續長大,生活安定,才搬去與女兒們共住,也因此有緣聽聞老和尚的教誨,開啟了學習淨土法門的契機。

老菩薩雖然皈依佛門多年,但對於經教義理並未深入瞭解。1999年 上淨下空老法師在尖沙咀街坊福利會弘法,次女在現場請回《四十八願》卡帶兩套。因為老菩薩聽不懂普通話,姊妹倆便輪流以福州話,複述老法師講演的「彌陀大願」給母親聽。從這時候開始,老菩薩深信淨土法門的殊勝,遂依教奉行,行住坐臥「阿彌陀佛」聖號不斷,直到嚥下最後一口氣為止。

2000年因房子裝修,全家暫住元朗貨倉,待裝修完畢,老人家有感貨倉地廣人稀,空氣清新,加上年老力虛,行動不便,堅持留下。從此每天不是念佛就是觀看老法師講經的光碟字幕,日復一日,精進不懈。

佛號功德,殊勝無比:

2002年8月中的一個晚上,老菩薩不小心跌斷了腿,妹妹趕緊送母親到北區醫院急診。妹妹守候在手術門前,靜待手術結束,並虔誠念佛、念「觀世音菩薩」聖號,祈求佛菩薩加持,讓母親渡過難關。待手術室門一打開,妹妹匆忙趨前關懷的問:「媽媽!手術進行得怎麼樣?」老人家一臉無奈地回說:「不知道為甚麼,推進推出的,就是不動手術。」妹妹轉頭詢問護士小姐,護士小姐答說:「手術已經順利圓滿。」老人家當時精神狀況良好,頭腦非常清楚,手術完成卻不自知,可見念佛功不唐捐,蒙佛菩薩慈悲加被,才有這樣神奇的效果。腿傷康復得很快,十幾天即可借助拐杖行走。由於這次的意外,老菩薩不再多走路,安住在床上,整天看經念佛,念佛看經,更加專注用功,甚少說話,直到往生。

斷食念佛:

2005年12月4日晚,妹妹打電話告訴姊姊:「不知道為甚麼,媽媽早餐只吃兩湯匙的白粥,一整天甚麼都不吃了。幾個月前,預約明天內科檢查,記得要請教醫生。」第二天早上,老菩薩還是只吃了兩湯匙的白粥,就由妹妹陪伴就醫。把最近二天的狀況告訴醫生,希望能檢查出原因。經過詳細的檢查後,醫生對妹妹說:「妳媽媽精神很好,沒有甚麼病,回去繼續觀察追蹤。」

參加完12月8日香港佛陀教育協會舉辦的「冬至佛七」起七,翌日,姊姊入倉庫探視母親,老菩薩已經五天沒有進食,但臉色依舊紅潤,毫無生病的樣子。姊姊問說:「媽媽!為甚麼不吃飯?是不是新請的傭人煮的不合您的口味,所以不吃飯?」答說:「當然不是!是已經不想吃了。」妹妹接著問:「這樣……,您是不是想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了?」老人家肯定的答說:「是!」下午6點多,姊姊的女兒下班,打電話來關心地說:「外婆!天氣那麼冷,要多吃一點東西,不然會餓病的。」老人家答說:「婆婆吃了很多很多東西,現在是時候了。」聽到母親這樣說,姊姊就接著問:「媽媽!您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剩下的錢該怎麼處理?要吩咐清楚,以後我們好辦事。」回說:「五個曾孫,每人港幣二十元,剩下的全部拿去佛門弘法用。」姊姊聽後很不理解,以後過年的紅包,母親都會給每個曾孫三百元,現在仍存有港幣約五十一萬元,這是母親人生最後一次給紅包了,怎麼會只給二十元?是不是頭腦不清醒,迷糊了?於是加重語氣再問:「確定每個曾孫只給二十元?」回說:「不然要給一百元嗎?」姊姊只好笑笑,摸摸腦袋,打電話跟妹妹商量去了。經妹妹的建議,老菩薩給每個曾孫、外孫、外孫女每人二十元。待老菩薩往生後,姊妹倆才回想到母親當時頭腦清醒得很,而且非常有智慧,笨的是她們二人,還自以為聰明。母親是要把錢拿去弘法利生,賺取功德法財,廣植往生的資糧。妹妹決定把這筆錢補出來,拿去製作法寶,迴向母親蓮品增上。

至11日下午,老菩薩已經七天沒有進食,每天大約只喝五百毫升的水,雖然臉色精神都很好,但身體本來就很虛弱,怕母親體力不繼,姊姊憂心的問:「這麼多年不吃東西,會不會覺得辛苦?有甚麼不舒服的感覺?」回說:「沒有不妥!」姊妹倆曾聽說,這是念佛人往生前的好現象,但畢竟初次遇到,又是自己的母親,內心忐忑不安,深怕萬一有甚麼差錯,那就是大不孝了。老法師正好在香港講經,應該親自去請益,把母親的近況向他老人家報告,請老法師慈悲開示。當時胡總幹事正與主七和尚 上悟下道法師共進晚餐,得知老菩薩身無病苦,能夠這麼多天不進食,都說:「這是好事!不必愁眉苦臉,等八點鐘講滿圓滿,再拜見老法師。」老法師一見面,就關心的說:「母親想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是人生最大的一件事,要尊重她,她老人家想吃,就給她吃,不想吃,就不要勉強,不吃東西才能把體內所有的廢物排泄乾淨。」接著又說:「這樣往生的人很多,這是很好的瑞相。」老法師慈悲的安慰姊姊不要擔心。離別時胡總幹事還特別提醒說:「現在母親要走完人生最後的一程,妳應該懂得怎麼做了。」蒙老法師親自指點、安慰及大家的關懷,姊妹倆內心踏實的離開。

斷水斷食,輪班助念:

12月14日(星期三)
早上,老菩薩說:「水也不要喝了!」從今天開始直到往生,正式斷水斷食。

12月15日(星期四)
由香港佛陀教育協會舉辦,上悟下道法師擔任主七和尚的「冬至佛七」暨「三時繫念法會」圓滿。下午協會引介三位蓮友到倉庫來助念,為了方便輪班,把老菩薩從房間內移至客廳,四周圍同時掛上佛像,佈置成簡單的往生堂,正式展開臨終關懷助念,從這時候開始,認識或不認識的蓮友,一批接一批的來輪班助念。

12月16日(星期五)
早上八點,李師姊突然接到林師姊的來電:「有位林老菩薩要往生,有空去助念嗎?」這是生死大事,何等重要,李師姊又邀了程師姊同去。剛好佛七圓滿,佛號聲聲猶在心中,送老菩薩往生是多麼好的因緣啊!大家相約同坐一位師兄的車子前往。路上師兄介紹老菩薩今年八十六歲,身無大病,告訴女兒說:「當我不進食時,就為我做往生的準備。」車子駛離市區朝元朗開去,不久到達一所環境幽靜的露天石材倉庫前。這裡房屋稀少,環境清靜,四周被遠山圍繞著,真是念佛往生的好地方。下車後,大家聽到倉庫內傳出聲聲的「阿彌陀佛」聖號,那佛號繚繞在倉庫的上空,讓人身心頓感寧靜。大眾與姊姊見面後,立刻被引進往生堂。只見老菩薩靠坐在客廳內臨時架設的床鋪上,面向佛像,與二位師姊隨著念佛機念佛。見大家進來,老菩薩面目含笑,雙手合十,表示歡迎和感謝。老人家的樣子,確實一點病容都沒有,大家看了深受感動。各人分別禮佛後,就隨同大眾一起念佛。隨後大家決定與姊妹倆人,日夜輪班,精進助念,送老菩薩往生淨土。

12月17日(星期六)
今天是農曆11月17日「阿彌陀佛」聖誕,已經凌晨一點多了,室內仍然佛號不斷。大家念佛念得心裡很清靜,佛號聲很莊嚴,老菩薩滿臉法喜。忽然說要坐起來梳頭,隨即把頭髮梳得整整齊齊。隨後手指「阿彌陀佛」接引像,向大家示意雙手合十作禮。「您見到阿彌陀佛了?」不知是哪一位師姊高聲的問,老菩薩直點頭,大家精神為之一振。有人馬上捧著「西方三聖」像,也有人捧著「接引圖」,匆匆趨前,放到老菩薩面前。佛號聲中,大家歡喜地圍到老菩薩的床邊,她笑著用手分別指向「西方三聖」像及「接引圖」上的「阿彌陀佛」,又指向「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再指向「接引圖」上一尊尊小的佛像。最後手指點著「西方三聖」像下面的迴向偈,莊嚴肅穆地帶著大家,一字一字地輕聲念:「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若有見聞者,悉發菩提心,盡此一報身,同生極樂國。」這正是老菩薩以真信切願的深心見到「阿彌陀佛」了,並迴向發願普度一切眾生!突然有人咳嗽,又有人碰到柳丁,聲音響起,把陶醉在喜悅氣氛中的大眾驚醒過來。老菩薩忽然感到不舒服,只好把她老人家扶正躺下,這種千載難逢的景象氣氛也就消失殆盡。

有了凌晨的經驗,蓮友分成二班,分別在飯廳及客廳內助念。客廳保持四人,就近照顧老菩薩,並帶著她精進念佛,保持佛號不斷。同時仔細檢查客廳內所有物品,凡是有可能發出聲音的東西,都做好妥善的處理。當時內外助念的同修,佛號聲莊嚴肅穆、和諧整齊,非常攝心。姊姊看到老菩薩精神不錯,蹲在床前,附在母親的耳朵旁,輕聲說:「媽咪!我們要報佛恩,報老法師的恩,報大家的恩,一定要跟『阿彌陀佛』去西方極樂世界,再回入娑婆度眾生。」老菩薩神情凝重的點點頭。約十點多,老菩薩又指向「阿彌陀佛」像,隨即合掌,示意再次看見「阿彌陀佛」。她老人家滿臉喜悅地把手慢慢的往下彎曲,引導大家禮佛,雙手又再慢慢的舉起,示意大家起立。隨即一手結蓮花印,一心撥著念珠,撚了一圈,迅速轉過來,再撚一圈,彷彿陶醉在極樂世界的歡樂之中。接著又再示意大眾雙手合掌禮佛,然後老人家慈祥地用手一一覆蓋在每個人合掌的雙手上,而另一隻手,仍不停的迅速撥著念珠。這樣一邊覆手一邊撥念珠,就像分別為各人念佛祈福,大家都非常高興。就算平常疼愛的孫子、外甥和親戚來探望,也是用撚珠念佛的方式來度化他們,老人家已經把家親眷屬轉化為法眷屬。這樣的動作一直在重複著,打從心裡,就感受到老菩薩在告訴大家:「要一心念佛,離苦得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普度眾生。」

下午妹妹再問母親:「媽咪!您早上是不是見到『阿彌陀佛』?」母親微笑點頭,接著又問:「有沒有見到蓮花?」答說:「沒有!」繼續問:「見到『阿彌陀佛』為甚麼不跟『阿彌陀佛』走?」答說:「時間還沒到!」妹妹對母親說:「我們要報佛恩,報老法師的恩,報大家的恩,姊夫提供這棟房子給您念佛,您的福報最大,一定要跟『阿彌陀佛』去西方極樂世界,才能報恩,不然全都是假的。」老菩薩堅定地點點頭。

12月18日(星期日)
今天不用上班,嫂嫂帶著兩個兒子、姊姊的兒女,以及其他親戚來探視老菩薩。與昨天無異,老菩薩面帶喜悅,看著佛像上下擺手,引領大家禮佛及起身。一手結蓮花指,一手撥著念珠,一圈一圈地迅速來回念佛。又慈悲地將手一一覆蓋在大家合十的手上,就算來訪的親朋好友再多,亦無噓寒問暖、閒話家常,只守住一句佛號,從未中斷。可見老菩薩已經把家親眷屬轉為法眷屬,用這種方式來度化尚未學佛的家親眷屬;同時也強烈表示出一心專念,求生西方淨土的決心。

趁著老菩薩精神不錯,姊姊把母親囑咐臨終無須住院在家念佛往生的遺囑,拿來給老菩薩仔細過目後,便請她在上面簽字確認。老菩薩並交待把僅有的積蓄五十萬元港幣,拿來做弘法利生的事情。老菩薩真的已經完全看破、放下、隨緣、自在念佛,一心一意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了。

12月19日(星期一)
已經斷食十四天,斷水也有五天了,老菩薩精神仍然很好。面朝佛像,以蓮花指撚珠打手印,法喜滿面,彷彿陶醉在蓮池海會的勝境中。姊姊用棉花棒沾水,濕潤母親乾澀的嘴唇問說:「媽咪!一定要見阿彌陀佛,隨佛去西方極樂世界。」老菩薩堅決地點頭答說:「我生生世世都要作佛!」深深感受到老菩薩成佛的強烈願力。又隨口問:「媽咪!您見到蓮花了沒有?」答說:「見到了!」姊姊聽到非常高興。加重語氣再問
:「真的?蓮花上有您的名字嗎?」老人家冷靜的點頭說:「有!」。姊姊繼續問:「那您是甚麼品位?」答說:「是上品!」

晚上姊姊與胡居士到跑馬地拜見老法師,將母親見到蓮花的情形向老法師報告,老法師說:「因為我們是凡夫,『我執』沒斷,還有我執,所以應該是生凡聖同居土。」繼續向老法師報告助念成員分成內外兩組的情形。老法師說:「尊重老人家的意願,可以這樣做。」又說:「媽媽往生後,心一定要定,不要慌,要保持十個小時不斷念佛。」胡居士還特別提醒,在這段期間內,要把握機會共修,老法師也稱許。

從今天開始四十九天內,台北華藏淨宗學會早課改誦《地藏菩薩本願經》,大陸的彌陀寺也誦《地藏菩薩本願經》及念佛,把功德迴向給老菩薩。香港佛陀教育協會安排四眾同修,開始輪班助念。

12月20日(星期二)
老菩薩身體顯得虛弱了些,仍然沒有飲水進食,到下午排尿一次,但正念分明。遇女婿、孫子有空來助念,都示意大家禮佛拜佛。

約十點左右,姊姊站在老菩薩床邊念佛,並說:「您有力氣就念出聲音,力氣不足就金剛持,口動或心裏念都行。」老菩薩點點頭,手指向佛像,見女兒沒有下跪,示意要跟她講話,姊姊將耳朵貼著母親的嘴邊,老菩薩用力的說:「佛!」姊姊回問:「妳又見到佛了?」老菩薩開心的答說:「我天天見到『阿彌陀佛』。」姊姊馬上接問:「那為甚麼沒跟『阿彌陀佛』走?」老菩薩說:「時間還沒到。」姊姊對母親說:「您一定要跟『阿彌陀佛』往生極樂世界,才能報佛菩薩的恩,報老法師的恩,報許許多多您看到的及沒看到的善知識同修大德們的幫忙誦經念佛,送您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恩。」程師姊在旁邊聽到這一番話,對老菩薩的善根、福德、因緣具足,內心感到無比的欽佩。而且這幾天,守在老菩薩身邊,自己亦深深感受到整個身心,都有一股無法用語言表達出來的清靜和法喜,好像沐浴在佛光注照當中。

12月21日(星期三)
老菩薩平時疼愛的在美國留學的外孫女美娜,於下午趕回香港。她是妹妹的女兒,所以妹妹一直叮嚀女兒,去見外婆時,不能動感情、不能掉眼淚,不要勾起外婆的情執,障礙念佛。小孫女非常孝順、非常乖巧,也能善解人意,進到屋內,拜見外婆,隨著大眾念了幾句佛號,內心難過的情緒,已經難以控制,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下來。姊姊看到,非常緊張,不知所措,尚未反應過來,沒想到老菩薩看到小孫女掉眼淚,就用手指向佛像,微笑示意要她專心念佛。這樣的舉動,令小孫女的情緒馬上穩定下來,繼續隨著大眾念佛。可見老菩薩真的是萬緣放下,內心已經沒有一絲一毫的情執牽掛,只知道一心念佛,決心求生淨土。

12月22日(星期四)
老菩薩睡眠次數漸多,而且睡得很沉,時間也拖長了。在她老人家耳朵旁邊大聲念佛,才會稍微清醒一下,過一會兒,又睡著了。

傍晚室內氣溫特別冷,姐妹倆仍然持續每天的功課,禮佛祈求「阿彌陀佛」慈悲加被,接引母親往生西方淨土;並代母親向累劫冤親債主求懺悔,又特別在餐廳為他們播放淨空老法師講演的《地藏菩薩本願經》光碟,希望彼此能解怨釋結,在母親往生時,不要來障礙。

姊姊的夫婿鄭先生,對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一直存疑,認為沒有親眼目睹,總是難以置信,孩子們拜佛也是臨時學會的,儘管如此,為了送老人家最後一程,都能盡心盡力的配合,做得非常認真,非常誠懇。

12月23日(星期五)
老菩薩的身體顯得虛弱多了,但是昏沉的現象卻好轉,又開始看著佛像念佛,還努力的用蓮花指撚珠,但手的支撐力明顯不足。下午喉嚨忽然起痰,引起陣陣的咳嗽聲,神情顯得有點不安。姊姊對母親說:「體內已排得乾乾淨淨,這樣可以跟『阿彌陀佛』去極樂世界了。」老菩薩開心的點點頭。但咳嗽時,那口痰咳不出來,卻令大家很擔心。程師姊建議晚上全體家人,一起求佛菩薩加持,並向冤親債主懺悔。把這個決定告訴老菩薩,她老人家非常懇切地一直點頭讚許。晚上八點,老菩薩的女兒、女婿、內外孫等,齊集往生堂,祈求佛力加被,然後大聲地對老菩薩的冤親債主說:「林老菩薩的累劫冤親債主們,我們全家老幼,在此代她老人家,向你們禮佛求懺悔,過去因為無知無明,傷害了你們,老人家知道錯了,現在機緣成熟,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請你們不要障礙她,不要冤冤相報,等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後,她會先來度你們的。」大家開始虔誠地禮佛,孩子們非常誠懇,邊念「阿彌陀佛」邊禮拜。

姊姊的兒子雖然是基督教徒,為了外婆也認真地跟著拜,那份純樸的孝心,顯露無遺,非常感人。老菩薩又咳嗽了,喉嚨內的那口痰,經過數聲咳嗽後,仍然無法咳出來,大家非常焦急。妹妹看到,心急如焚,立刻跪到床前,用口對著母親的嘴巴,拼命使勁地吸,試著把痰吸出來。程師姊及來助念的蓮友,看到全家人這份孝心,情不自禁的熱淚盈眶。所謂「孝感動天」,老菩薩的冤親債主,難道就不會被感動嗎?痰還是無法被吸出來。為了代母親懺悔過去的殺業,希望與累劫冤親債主解怨釋結,同時也能與眾生結緣,妹妹跟母親說,拿出二萬元港幣來,委託來參加排班助念的朱師姊,代為放生,把放生功德迴向給母親的冤親債主。老菩薩聽後直點頭,臉上同時露出對自己過去無知所造的罪業非常內疚懺悔的神情。

12月24日(星期六)
清晨,老菩薩咳嗽停止了,痰也沒有了,面容非常平靜。應該是真誠的懺悔、放生、立超度牌位和兒女的孝心,感動了冤親債主吧!但身體顯得更虛弱,閉著眼睛,嘴巴微張,每次吐氣,嘴唇總會輕微的動一下。程師姊仔細觀察,老菩薩仍在念佛,但隨時都有可能往生。於是把多日來,跟隨念佛機念佛的方法,改為配合老菩薩的嘴型呼吸,用家鄉話帶著她念佛。大家圍繞在床前,腔調平穩,不高不低、不緩不急的帶著她念佛。為了確保老菩薩仍然正念分明,低頭問:「您如果在念佛,點一下頭好嗎?」老菩薩似動未動,又再問:「您如果在念佛,動動手好嗎?」老菩薩聽後,奮力用勁雙手合掌,看她反應敏捷,頭腦依然非常清醒。就這樣配合老菩薩的呼吸,從早晨到晚上,佛號聲一直連綿不斷,大家念得內心非常清靜。

晚上十點多,姊姊為母親的累劫冤親債主迴向,程師姊守在床前,一邊輕聲念佛,一邊留心觀察老菩薩。發現老菩薩的額頭、臉頰、下巴全都轉成紅潤,整張臉變得豐腴飽滿,好看起來,真的不可思議!

老菩薩仍隨著呼吸,平靜地念佛,到了晚上十一點零五分,老菩薩忽然輕咳二聲,程師姊直覺上,感到老菩薩要走了,立刻大聲念「阿彌陀佛」,只見老菩薩嘴巴動了一下,最後在「阿彌陀佛」的佛號聲中,吉祥臥,安祥捨報往生了。程師姊馬上請大家祈求佛力加被,接引老菩薩往生淨土。為怕那二聲輕咳是冤親債主來障礙,就大聲說:「林老菩薩!現在已經是陰陽兩隔,成佛是您的大願,如果冤親債主來障礙,千萬不要怨恨,過去欠他們的已經還了,趕快念佛跟『阿彌陀佛』走。」全體家屬以及幫忙助念的程師姊、張師姊、董師姊等,全部跪在佛前大聲念佛,一心祈求「阿彌陀佛」慈悲,接引老菩薩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那句句佛號都是從每個人的內心迸發出來的,無比地懇切,姊妹倆更是邊拜佛邊念佛地在祈求。

12月25日(星期天)
老法師得知老菩薩往生,慈悲來電關懷,指示家屬內心要保持平靜,必須持續助念十二小時。中午十二點,胡居士與梵師同多位蓮友來關懷。由梵師領眾助念,胡居士聲音特別嘹亮,助念兩小時,非常法喜。胡居士還說:「不要擔心!不是佛光普照的地方,我的聲音是無法發出來的。」臨走時又回頭安慰姊姊說:「您不用送,先回去,不要擔心,過不多久,佛菩薩就會來接媽媽的。」姊姊恭送法師和胡居士一行離開,已是下午兩點多了。

有感大眾徹夜助念長達十五個小時沒有睡覺,而且從早到午,亦沒有任何餐點入肚,遂安排大家至二樓用餐。姊姊獨自留在往生堂內,靠著母親的床前,面對窗前所掛的佛像,繼續專心地為母親助念。大概過了五分鐘左右,抬頭順勢往窗外看去,只見天上的浮雲,很奇特的慢慢在散開,一會兒,「轟」的一聲,響如大鞭炮,那團浮雲散開,當中現出一個深桃紅色的雲球。姊姊馬上跪倒拜下,大聲急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隨著浮雲飛散,深桃紅色的雲球也漸漸變大,景象非常奇特姊姊環顧房內,四下無人,急往隔壁餐廳跑去,只見陳師姊坐在那裡念佛,也忘了要說話,只管拼命用手搖她的身體,嘴巴一直念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陳師姊一臉茫然,不知所以然。姊姊看她毫無反應,匆忙往樓梯前跑去,往二樓一邊招手,一邊拼命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正在吃飯的大眾,聞聲全都往一樓跑。此時姊姊透過窗戶,再往天上看去,所有景象已消失無蹤,頓時感到萬分失望。程師姊反應靈敏,帶著大家穿過後門,繞到屋前園子裏,抬頭往天上一看,「嘩!好大的一朵蓮花呀!」長孫阿騰大聲地叫喊。阿騰和美娜望著天空,興奮地描述各自所見到的大蓮花。當天氣溫高達攝氏二十度,原來強光耀眼的太陽,變成了晶瑩剔透的水晶球。湛藍色的天上,幾片淡淡的雲彩,以水晶般的太陽為蓮座,靠攏聚集成片片花瓣,描繪出一朵碩大無比的蓮花,高高的倒掛在天空上。

瓣與瓣之間,透射出柔和的光芒。光芒由金黃色轉為粉紅色,又由粉紅色轉回金黃色,周而復始,循環不息。面對這種千載難逢的殊勝奇景,大家無比地激動,跪地合掌大聲稱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此時美娜淚流滿臉,姊姊看了她一眼,她說:「阿姨!我不是哭,我是太興奮了。」只見她神情激動,手拉著母親的衣袖,使勁地一直搖晃不停。突然一陣貓叫聲,把姊妹倆驚醒過來,妹妹著急地說:「母親遺體在裡面沒人照顧。」言罷,姊妹倆人和程師姊向往生堂裡走。姊姊邊走邊向程師姊描述剛才獨自在往生堂內,透過窗戶看到天上彩雲散開及深桃紅色雲球飛射而來的奇景。當腳一踏進室內,程師姊驚喜地喊:「陀羅尼被放光!」大家一看,滿屋子充滿了亮麗的金光,蓋在老菩薩身上的陀羅尼被及頭下四方形的枕頭,也都放射出金光,老菩薩全身罩在金光之中;擺在桌子上的佛像、掛在牆壁上的佛像、窗前薄紗窗簾的縐摺、裸露在外的燈管,全都佈滿了一簇一簇金色的彩球,在窗前和牆壁上來回打轉,隨後大家進到往生堂內,亦看得驚喜萬分,這種希有難逢的殊勝瑞相,持續了大概十分鐘左右,大家情不自禁地又再度跪倒,雙手合十,嘴巴不停的稱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歷時不到半個鐘頭,前後兩次瑞相現前,是老菩薩親自傳來往生的訊息,也是她度化兒孫的契機,更令在場助念的蓮友確信「佛號功德的殊勝」,對念佛成佛更加深信不移。

當眾人心情平靜下來之後,長孫阿騰告訴大家:「奶奶往生前的晚上,曾夢到一尊和天一樣高的金色大佛帶領著一尊小佛。」當時也想,大的是阿彌陀佛,小的應該是祖母吧!而且在奶奶往生前時,他也看到一朵花蕊閃閃發光的蓮花。

程師姊下午三點離開,臨走前向老菩薩拜別,看到老菩薩滿臉笑意,容貌安祥寧靜,殊勝希有,內心的激動久久難以平復,深感佛菩薩慈悲到極處,眾生從初發心到成佛,都得力於諸佛的護念和加持;對老人家的種種示現,有說不盡的感恩;對全體家屬護持老菩薩往生的那份孝心,由衷的敬佩;對淨土法門、念佛成佛更具信心。

根據香港的法律,人病危時一定要送醫急救,否則無法取得死亡證明。若不幸在醫院外去世,必須送停屍間暫存,待解剖確定無他殺情形,始能拿到死亡證明。老菩薩已往生十幾個小時,晚上妹妹只好打電話報警,告知母親在倉庫內往生。警察接獲報案,前來處理,在門外即大聲叫罵:「那麼久才報案,這是犯法的。」待進得門來,看到老菩薩安祥平靜的樣子,知道並非橫死,火氣頓消,告知遺體也無需解剖,但仍需暫存停屍間,等聖誕節連續假期過後,才能申請領回。

做七超薦,追思告別:

12月29日(星期四)
姊妹倆與家屬一早到停屍間,申請領回母親的遺體,因為放假多日,排隊等候領取親屬遺體的人特別多,比老菩薩早送進去的都無法領取,工作人員告知,當天應該是無法依序領到,但審閱名單,老菩薩的名字居然排在前面,因此順利把遺體領回。在搬動的過程中,發現身體仍然保持柔軟,大家都覺得不可思議。回想二十五號晚的情形及今天順利領到遺體體的狀況,能夠事事順利,只能夠說是老菩薩的保佑了。

下午三點多,正要出門接機的盧師兄,突然接到祕書長來電,告知老菩薩已往生,應代表學會前往慰問及看看靈堂佈置的狀況。因此與姊姊相約,第二天早上九點半,在世界殯儀館大門前碰面,洽談超薦法會及告別式等事情。

12月30日(星期五)
早上九點半,姊妹倆與盧師兄在世界殯儀館大門前會面,姊姊告知已租了可容納四五百人的世界廳,準備在老菩薩三七時做一場「三時繫念法事」及辦告別式,希望能預先看一下場地,想想該如何規劃佈置。三人在承辦人員陪同下,進入世界殯儀館最大的世界廳,勘察丈量場地。當草圖繪製完畢,已接近午餐時間,三人一行便到協會附近的餐廳,邊用餐邊討論相關事情。

姊妹倆向師兄詳述母親往生的經過,談到種種希有瑞相,兩人眉開眼笑,神情雀躍。並希望能在「三時繫念法事」中場休息時,把這種希有難逢的過程,向在場的蓮友詳細報告,給大家作見證,證明念佛的確能往生西方極樂淨土,讓大家清楚知道,依教奉行絕對能成就;淨土法門在末法時期,確實是殊勝無比的方便法門。在歡樂的氣氛中談到做七及法事的安排,姊妹倆已經啟請 上悟下道法師擔任「三時繫念法事」及告別式的主法和尚,至於做七超薦法事,不知道該如何做才算如法,因此並沒有特別安排,一切聽由法師決定。最後相約三天後,到倉庫去看靈堂該如何佈置,便互相道別。

為了法事的安排,盧師兄傍晚走訪協會,向胡總幹事報告洽談結果,蒙總幹事當場承諾,協會全力配合,並立刻召開臨時會議,指示會內工作人員及義工必須全力協助,務必讓法會順利圓滿。會中談到做七超薦法事的方式,大家無法定案,總幹事表示老法師講座在十分鐘後即告圓滿,可以當面請示老法師。大家便相繼進入休息室,靜待老法師下座到來。待老法師坐定後,盧師兄把法事流程向老法師報告完畢,最後請示做七的方式。老法師慈悲的開示:「請張居士把媽媽的牌位,請到九樓念佛堂,家人早上就來念佛堂念佛,到晚上再給她媽媽迴向。我們淨宗念佛人,這樣做就很如法。」接著又問:「頭七是甚麼時候?」盧師兄恭敬的回答說:「明天!師父,已經九點多了,要趕快通知張居士。」老法師回頭,請胡總幹事馬上打電話,通知張居士老法師的指示。

12月31日(星期六)
盧師兄向華藏淨宗學會祕書長回報三天來的協調溝通狀況,並得知學會負責整個法事的安排。因此借用協會辦公室,編訂法事流程時間表,各組工作人員職掌表及開列所需法器物品清單,送交協會,請胡總幹事派專人負責準備。

元月1日(星期日)
早上九點多,盧師兄坐上姊姊的車子,往元朗方向開去。沿途車子稀少,一會兒,就抵達路旁的倉庫,下車走過園子,便進入小小的靈堂內。美國回來的小孫女美娜正在堂內繞佛,盧師兄便跟在她後面繞。也許有外人進入的關係,她一下子便停下來,後此聊上幾句,她便離開到隔壁餐廳去了。這時候盧師兄才有時間仔細環視靈堂,只見靈堂出乎意料的簡單,毫無佈置,四周光禿禿的牆面只掛有佛像,並未如一般習俗般掛上布縵。從進門處往對面窗戶看,右邊是佛堂,左邊是靈堂,兩邊亦無任何佈置,也沒鋪上桌布。佛堂牆上掛著佛像,前置小型書桌,桌上供有白色阿彌陀佛立像,像前放香爐、供水,兩旁各擺花一瓶。細看立像有點往右傾,原來桌子右邊桌腳斷去,臨時用石板堆搭頂著,桌面因此左右不平,導致佛像往右傾斜。靈堂用的桌面更小,牌位無法立在遺照前,只好稍微往左放,前放香爐一個,緊貼爐前放供水一杯,右放餅乾一筒,這樣的擺設,已堆滿了桌面。一位家境富裕、長期護持三寶不遺餘力的居士,母親的靈堂居然如此的簡單,如此的樸素,實在難以相信,此情此景,看得盧師兄內心非常的激動,久久難以平復。當姊姊問到這樣的佈置是否如法?有甚麼需要改的?他連忙匆匆回答說如法,沒甚麼好改的。

隨後在盧師兄向祕書長的回報中,才理解他當時的想法。祕書長:「看過靈堂後,有沒有不如法的地方?沒有沒需要改進的地方?」答說:「老菩薩是上品往生,甚麼是如法?甚麼是不如法?這樣就很好了,沒有甚麼地方需要改進的,師父來迎靈及安座,在佛桌前再打個桌面就可以了。」接著又說:「那麼簡單樸素的佈置,你們來看了就知道。就這麼簡單,這才叫真的放下,可以作為大家的典範。」

元月13日(星期五)
經過多日的協調溝通,全部人員、法器、用品已準便妥當。華藏淨宗學會的法師眾等,上午抵達香港;悟道法師結束北京的會議,亦於下午趕抵香港。全部工作人員進駐世界殯儀館,開始佈置會場。原來的規劃,主壇在右邊,靈位在大門的正前方,在悟道法師蒞場指示下,把主壇設回正對大門的地方。原有固定的花牌前,掛上台北帶來的大型接引佛三張,作為佛堂供奉的西方三聖,老菩薩的靈位背門面對主壇而設。經過大家努力的佈置,壇場莊嚴肅穆,世界廳已毫無殯儀館那股令人陰森害怕的感覺。

元月14日(星期六)
今天是老菩薩往生三七紀念日,要做一整天的法事,為了趕在八點半前到達殯儀館,悟道法師率領僧眾,一大早便到元朗倉庫迎靈,經過簡單隆重的儀式,把遺照牌位迎至法會現場。途中悟道法師與盧師兄坐上姊妹先生的車子,車內鄭先生對悟道法師說:「以前都不相信,常對太太說,學佛,學學就好,不要太相信。」法師問:「現在相信嗎?」鄭先生回說:「相信!相信!」法師說:「自己親眼看到,總比聽別人說的好。」鄭先生回答說:「親眼看到,不能不信。」

法會從早上開始,到晚上九點左右才圓滿,沒有對外宣佈,更沒有動員蓮友參加,全場約五百個位子,坐得滿滿的。現場職事由香港佛陀教育協會義工負責,法務、招待、香燈、引禮、行堂、香積、音響、攝影等各組,事前經過開會協調,各司其職,會場井然有序。法事因此流暢順利,唱讚、誦經、持咒、念佛聲音嘹亮整齊,整個會場人人法喜充滿。第二時圓滿用餐時,應家屬要求,由盧師兄向在座蓮友報告老菩薩往生的經過,當大家聽到種種瑞相現前,得知老菩薩能念佛「上品往生」,全場掌聲不斷,除了讚嘆老菩薩當生成就,更為自己鼓掌加油。世界殯儀館的工作人員表示,從來沒有看過如此莊嚴、隆重、法喜的法事,其餘樓層各廳喪家,有好奇的都跑到大門前探頭往內觀看。

元月15日(星期日)
今天是老菩薩的告別式,法事部份還是啟請悟道法師擔任主法和尚,參加的蓮友仍然很多,法事約一個半小時圓滿。老菩薩的家屬照慣例由工作人員帶領,進入大廳後停放靈柩的房間內認領陪葬物品,姊姑問說:「師父寫給媽媽的皈依證有拿來嗎?」接著又回頭對盧師兄說:「師父說,要把皈依證讓媽媽拿著一起火化。原來的皈依證上有佛像,師父說,不可以火化,要重寫一張,要記得放在媽媽的手上。」姊姊接過皈依證,走到棺木前打開母親的手,把皈依證放入老菩薩的手心內。同時驚呼:「哎呀!媽媽的手還是軟的。」舉起自己的手掌邊甩邊對盧師兄說:「媽媽的手比我們的手還軟。」旁邊葬儀社的仵作接著說:「她全身都還軟的呢!」劉師姊聽後,跑到大廳向蓮友們大聲喊說:「她身體還軟的!她身體還軟的!」很多蓮友紛紛跑進去摸上一摸,都驚嘆不可思議。
老菩薩已往生冰凍二十二天,還能全身柔軟,若非佛力加持,絕對不可能如此殊勝。

入殮完成,把靈柩推出大廳,供家親眷屬瞻仰遺容,再由維那師念出:「願生西方淨土中,九品蓮花為父母,花開見佛悟無生,不退菩薩為伴侶。」主法和尚配合維那師的唱念,分別站立靈柩的四角後,隨即封棺,起靈送火化場。蓮友分坐三台大遊覽車,送老菩薩最後一程,途中一位師姊向盧師兄說:「能不能講一下老菩薩往生的經過?讓我們分享分享。」盧師兄回說:「已經講了很多次,還要再講嗎?」師姊說:「你就講講吧!我今天才從大陸趕來的。昨晚接到朋友的電話,她對我說,不得了啦!不得了啦!有人真的往生了,於是我特地趕來香港看看,剛才把手伸進被子內,摸了一下,她身體還柔軟的,真希奇,你就講講吧!」那麼一位有心人,為了要看看老菩薩,特地大老遠從大陸跑來,盧師兄只好趁著車行途中,把老菩薩往生的前後過程再說一遍,車上蓮友聽得津津有味,讚嘆不已。

結語:

林老菩薩善根、福德、因緣具足,得到家人孝心的護持、蓮友至誠的輪班助念。自己又能看破、放下,沒有絲毫牽掛,正念分明,隨著大眾念佛。最後信、願、行三資糧具足,上品往生。老菩薩往生的種種瑞相,若非親歷其境,實在無法想像,難以置信。她更藉著自己往生的種種示現,來度化所有的家親眷屬,讓他們親眼目睹這些希有難逢的瑞相,內心不再有所疑惑,同時也告訴所有的有緣眾生,念佛法門不可思議,只要能信受奉行,一心念佛,絕對能當生成就。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