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念佛治病、往生西方典範二則

驚天地、動鬼神

張杏纔居士,中國大陸江蘇省江陰市人,為人忠厚老實,1966年參加道教,1992年聽到淨空老法師講淨土法門,心中大為震撼!毅然決定離開道教,皈依佛門求生西方!1995農曆三月年患食道癌,醫生判只剩三個月壽命,張居士決定不開刀,決定一心念佛求生西方!一開始在家念佛,由於心意易生懈怠,以致功力未純,病未見好轉,於是到上海念佛道場一心念佛、拜佛、念無量壽經(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

 

同年農曆五月,食道腫瘤消失,張居士念佛一、二個月把癌症念好了(後面幾天在道場念佛效果顯著,算是關鍵)。想到念佛法門之精妙偉大,張居士決定求生西方以作證明,經過約一年的精進念佛,已有自在往生的能力,後來張居士開始斷食、斷水,一心念佛求生西方,經十七天斷食、十四天斷水,他終於瑞相往生西方。張居士示現預知時至、空中佛聲響徹二天、臨終異香滿室,佛光照耀、頭頂生出黑髮、並喊「佛菩薩來了。」…,諸多瑞相。

 

以下節錄張杏纔居士往生事蹟一書「驚天地、動鬼神」一書片段(全文網址連此:http://book.bfnn.org/books/0494.htm ):

 

往生時,他村上兄長周銀寶,見到紅光蓮白,五彩佛光從西天照下。同時村上建芬阿嫂,在後門見到佛光照得雪亮。她還當是閃電,怕下雨了,誰知天很好,是佛光照耀。助念的郭家珍師兄,見到窗戶上佛光射進來,拉蔣麗芬看,誰知蔣師兄早已看到佛光,射到張師兄身上枕邊已有幾分鐘了,給她一拉不見了。異香滿屋,陣障撲鼻而來,空中佛聲響徹雲霄。在往生前一天,張杏纔師兄就跟我高聲說:「我對你說,兩天兩夜佛聲不曾斷。」說時手指指點點,滿臉笑容。…

 

峭岐建芬阿嫂說:

 

我看見佛光從後門頭來,紅紅綠綠,紅的、黃的、綠的,像一條龍彎過去,直到窗帘上。

 

碩放來助念的郭家珍師兄說:

 

佛光從窗戶射進來,射到帳子上,光黃是黃得腊腊黃,白是白得雪雪白,亮是亮得不得了,心想真是佛光,心裏很開心,就去拉旁邊蔣麗芬看。碩放來助念的蔣麗芬師兄說:

 

郭家珍拉我時,我已看到佛光好久,在杏纔頭頂佛光雪雪白,上上亮,碧碧綠都有。郭家珍拉我時,我想你推我幹啥,再回頭看,阿彌陀佛已接走了。…

 

~~~~~~~~~~~~~~~~~~~~~~~~~~~~~~~~~~

 

淨空法師母親預知時至往生西方

文章節錄自「e世紀往生傳」,全文內容網址http://book.bfnn.org/books2/1852.htm

【預知時至  走得歡喜】    徐馬蘊淑老居士往生見聞記■上海/徐業華居士 

 

淨空老法師俗家慈母馬太夫人,於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九日下午四時三刻,在上海寓所安祥往生彌陀淨土。詳細經過情形,請見法師弟弟徐業華居士報告:各位領導、各位大德、各位同修、各位親朋、好友:大家好!阿彌陀佛!今天我代表家兄淨空法師以及全家,衷心感謝大家前來祝賀家母念佛往生極樂。

 

慈母馬蘊淑生於一九○五年,出身清寒,心地善良,為人賢淑,勤勞持家。家父早年(一九四七年)病逝,家中一無所有。慈母做工維持全家生活;家兄失學,自找工作。家鄉解放後,得到政府的關懷,慈母能進工廠工作,我也能繼續讀書升學。一九五七年復旦大學畢業,留上海工作。慈母於一九六一年退職來滬,操理家務,勤勞節儉,助人為樂,鄰里和睦。一九八一年得到家兄信息。慈母看到家兄照片,知道家兄出家,心裡有些難過。

 

一九八四年淨空法師應邀赴香港弘法時,慈母在政府的關懷下,八十歲高齡,首次獲准前往香港與家兄相會。慈母見到法師,心情平靜,沒有流淚,只對法師說:「我天天想你!」法師對慈母說:「要天天想阿彌陀佛,以後往生極樂,大家都能在一起。」

 

在港短短十天,初步聞到佛法。返滬後,從此吃長齋。每天念佛、禮佛,求生淨土。慈母雖不識字,但聽了法師弘法錄音帶,看了弘法錄影帶,知道念佛法門的好處,確信西方極樂世界的美好。開始發大願,堅持一句佛號念到底。但初期每天念佛,有時夾雜,掛念日常瑣事,以後能逐漸一切放下。尤其近兩年,能一向專念,身心清淨。有時海內外居士、親友,包括法師來家看望,都很平靜。說話不多,勸人吃素、念佛、同歸極樂。

 

一九九二年曾患病住院,在病房中堅持念佛,廣結法緣,和醫務人員及病友關係很好。在院期間,還曾見到觀音菩薩金色莊嚴,歡喜無量。住院一個多月,病癒回家。一九九四年春又患病住院。有一天告訴桂芳(重姪女):「我看到阿彌陀佛!」還說要走了。並關照:「不要哭,這是喜事。幫我誠心念佛就好。」廿天後,痊癒出院。回家後又告訴桂芳:「明春我要走。」

 

今年四月份,身無痛苦。有一天對桂芳說:「我要走了!」桂芳問:「到何處去?」老太太回答:「去西方極樂世界!我帶你去好嗎?」桂芳說:「我現在不去。你去過極樂世界嗎?」老太太回答:「我去過。極樂世界好得很!以後大家都去。」桂芳說,老太太是預知時至。近來真正做到萬緣放下,一心念佛。行住坐臥都在念,吃飯也在念佛。有時跟念佛機默念,有時放聲念。半夜醒時也在念,專誠精進。

 

五月二十五日美國賴桂英居士來家看望。慈母精神很好,勸大家念阿彌陀佛,求生淨土。五月二十七日略有感冒,用些口服藥。二十八日有些熱度,請醫務人員來家治療,靜脈注射抗生素。二十九日開始退熱,量血壓、測血糖都正常。桂芳說,老太太這次又好了。

 

下午我扶她起來坐床。桂芳餵稀飯。我們一邊念佛,一邊餵飯。此時念佛機在枕旁是晝夜不斷開著,突然念佛機發出重奏佛號。桂芳說,是否念佛機出毛病?但幾聲後又恢復正常了。慈母吃了半碗稀飯後,睜眼看著西面阿彌陀佛像,又回過頭看我。於是仰望空中,念了兩聲阿彌陀佛,第三聲阿...未完,就走了。我們給慈母助念。

 

慈母於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九日下午四點三刻(農曆乙亥年五月初一)往生。身無痛苦(慈母有糖尿病,左腳跟有潰爛約兩個月,一般不易癒合,但在一週前卻痊癒而無疤痕。另外腿腫也消失了,不可思議),正念分明,在念佛中瞑目,安祥而逝。走得瀟灑,走得歡喜,享年九十歲。終於到達她日夜思念的淨土,念佛往生極樂!就在往生一個月前,法師從美國快件寄來《飭終須知》一書,可能有預感。這書對我非常重要,看完後,知道在往生前後應注意的事項。

 

慈母往生的當天,請幾位居士來家,念佛不斷。時至半夜,出現種種瑞相。居士們見到慈母頭部放光,有見彩色;有見金黃色;有的見頭頂有蒸氣。室內常有陣陣異香,慈母面色如生,安祥如睡眠。

 

第二天(五月三十日),居士們輪流繼續晝夜念佛、繞佛。下午六時許(往生二十四小時後),居士們開始給慈母沐浴、更衣。身無污穢,面色紅潤光澤,體軟如棉(頸部、手足、肢體比生前還要柔軟)。居士們見到歡喜無量,無不讚歎!

 

第三天(五月三十一日),上午九時多在佛號聲中殯儀館來人接迎。在搬動時,體軟如常,工人均說從未見過。居士們告之,這是念佛修行結果。當時給工人送些佛書、佛卡。阿彌陀佛!他們也歡喜無量!慈母雖不識字,自聽法師開示,聞到佛法。篤信淨土法門,發大願,一心一意專誠念佛。預知時至,終於在一片念佛聲中往生極樂。走得歡喜!這給我們家人樹立榜樣。親眼見慈母念佛往生,鼓勵我們今後更用功學佛。要斷惡修善—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佛教是佛陀至善圓滿的教育,可以使家庭圓滿,國家安定,世界和平。學佛就應多做些濟世利人、造福社會等,有利於國家的建設事業。

 

淨空法師現因在新加坡弘法,不能回國,但他來電,非常感謝大家。法師在海外,但心繫中華,熱愛祖國,擁護祖國和平統一,並為建設祖國和繁榮祖國的文化教育事業,盡自己一點棉薄之力。謝謝大家。最後祝願同修們,發菩提心,一向專念。一定能萬人修萬人去,皆可往生,同登極樂。謝謝。

 

                             —轉載自「淨空法師專集有聲版網站」

 

註:以下一小段是節錄自荼毗大典記文片段,網址為http://www.amtb.org.tw/pdf/jdws.pdf

 

慈母荼毗大典簡介      (一九九五年六月五日下午一時至四時)

大廳正中橫幅是「南無阿彌陀佛」、「花開見佛」。二旁對聯為「有子弘般若法界眾生歸淨土;萬人諷經咒修善積功念慈母」。大廳二側另有橫幅「信願行念佛」、「決定生淨土」。對聯為「持戒念佛修淨業;臨終正念見彌陀」、「憶佛念佛為因;往生成佛為果」。……當慈母靈柩推至大廳正中花籃叢中,慈母面色如生,安祥如睡眠。參加大典有上海醫科大學、復旦大學、生理所、街道居委會等領導,以及佛教大德、同修、親朋好友二百多人,還有一位比丘、一位比丘尼也來參加。四眾弟子見到慈母面色紅潤,神色如常,皆歡喜讚歎。大廳還不時有陣陣異香,大廳一片佛號聲。一點半,大典在唱讚發願中開始。由我致悼詞,以後唱讚佛偈。由陳妙麗女士帶領繞念,懺悔發願、往生咒七遍、祝願詞,再繞念,最後迴向。在一片佛號聲中慈母靈柩推進一號火化爐。大典非常圓滿(據了解這是此地殯儀館首次照顧如此圓滿)。同修們和親朋好友前往龍華素菜館,與大家廣結法緣。經二小時荼毗後,在遺骨中撿得大小各色舍利子、舍利花、堅固子、指骨等數百件。現供養於家中,見者均讚歎。……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