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不露相:佛菩薩示現通常很低調(2010年寫成,2022年略修改)

 

佛菩薩示現凡塵,絕對是很低調。《楞嚴經》中,佛提到佛菩薩應化世間,會很低調,除了在臨終前或會說出身份以啟發眾生信心。而平常不說是因為魔亦有神通,佛怕眾生看到常神通示現者就以為是佛菩薩,這就糟了,成了佛、魔不分!故有此言語提醒(以誠心、智慧言語度人方是正道,但少數時候,私底下亦有用神通啟人信心者)。另外,魔還是凡夫(被魔所持之人,亦可稱為魔;魔者:貪、瞋、痴、慢、…等諸邪心皆是),只是因為福報大故有些神通,而其顯一些小神通(或魔加持,或根本只是魔術技倆),不外貪圖名聞利養,我人但須慎察。

 

佛菩薩示現,從古至今不少,有更多甚至至死未露身份,末學提二位近代祖師大德:印光大師與夏蓮居居士。

 

先提印光大師,大師是淨宗十三祖,是乃西方三聖之「大勢至菩薩」化身再來。在「印光大師永思集」中(可連此看全書:http://book.bfnn.org/books2/1287.htm )有提到多則關於印光大師的神通示現與信眾感應(但大師很低調),末學僅舉二、三則文章片段並稍作報告:

其一:

「…憶十九年冬,不慧赴蘇拜謁大師,說及時勢日非,眾生痛苦。師曰:「明年還要大壞。」迨二十年夏,國內各地,大水為災,秋冬又逢九一八、一二八刀兵之厄,國中從此不寧。大師能前知,於此可見。

 

張家口有慧深法師,現任該處居士林導師。嘗入定五小時,定中見冥王,王問曰:「大德修何法門?」答曰:「修淨土。」王曰:「汝修淨土,須親近三位尊者!」問三位是誰?王曰:「江南印公、江北普公、塞北戒公。」慧深出定,特志之,登其文於《佛教日報》。其事約在廿三四年間。

 

普陀普濟寺住持廣印和尚,前年五月初在申圓寂。先二日,著人約不慧晤,見面即曰:「我病不得好,深悔平日欠用功念佛,恐臨終時無把握。」余曰:「何過慮也?」和尚曰:「我得一兆,似夢非夢。見一人對我言:汝病不得好。問能生西方否?答:縱生亦不過下品下生。又問真達和尚如何?曰:汝哪有他的福報。復問印光法師如何?曰:他是大菩薩,汝問他作麼!夢兆若是,非捨報歟?」余勸之曰:「請師放下一切,一心念佛,求生西方。」和尚唯唯。越二日,圓寂於圓教寺。…」

 

作者於第一段提及印光大師能於民國十九年預知二十年將更有大災難,顯非普通人。第二段提到慧深法師曾經入定五個小時,定中境界見到冥王,冥王建議慧深法師欲修淨土須親近印光大師等三位尊者。在第三段,作者又提到廣印和尚在圓寂前二天,將自己一段奇異遭遇告知作者,廣印和尚曾有一日在似夢非夢之間,有一人回答廣印和尚的問題,說印光大師是「大菩薩」(即乘願再來人)。

 

其二,楊信芳女居士之夢:「

 

余十八歲時,肄業上海女子中學,有同學張孝娟女士,住西門路潤安里,與余交誼最深,其母張太太,雅愛余,以親女視我,故我亦以阿母稱之,放學歸來,輒膳宿於張家,習以為常。

 

民國廿五年國曆十一月廿三夜,余宿張家,與孝娟共榻。中宵睡去,遙見觀音大士立小島上,環島皆海,水天一色,大士身長丈許,瓔珞莊嚴,手持淨瓶,如世所繪。余則在一葉扁舟中,舟駛近島,大士招手告余曰:「大勢至菩薩現在上海教化眾生,汝何昏迷,不去聞法?」余無以答。大士又曰:「印光和尚是大勢至化身,四年後化緣畢矣!」言訖而隱,忽駭浪滔天,舟幾覆,余大呼救命。孝娟推余醒曰:「信芳汝其魘耶?」余告以夢,相與一笑。

 

翌晨,以夢告張太太,並問有否菩薩名大勢至,有和尚名印光者乎?張太太固信佛,驚曰:「大勢至乃西方極樂世界之菩薩。印光和尚之名,昔曾聞諸孝娟之父,云是普陀山得道高僧。」余問印光和尚今在上海耶?張太太曰:「不知。」余為之悶悶。次日讀《申報》,見登有丙子護國息災法會通告,乃知上海聞人請印光和尚來滬在覺園主持法會。奇哉此夢,三人驚詫不已。乃與張太太母女同赴覺園,聽印光大師說法,三人同皈依焉!余蒙賜法名慧芬,張太太慧範,孝娟慧英。

 

愧余孽障深重,未能精進,今則攜男抱女,終朝碌碌,淨業益荒蕪矣!昨得蘇友書,云印光大師已坐化於靈巖山。嗟夫,大師逝矣!化緣四年,竟符昔夢。余與大師有一段香火因緣,不可無詞,垂淚走筆,語不成文,寄上海《覺有情半月刊》發表,藉志余哀。南無大勢至菩薩!

 

二十九年十二月七日 楊信芳記

 

〔編者按〕楊女士記中有「四年後化緣畢」之語。嘗疑曷弗早日發表,而必俟諸大師西歸之日,始布於世。迨閱女士致施君書,乃知其曾遭大師呵斥,不許告人也。是夢之奇,在於未聞佛法之女生,且不知有大勢至與印光和尚之名,女士感是夢,善根自不凡。不有是夢,孰知無邊光之悲願哉!」

 

上面是描述楊信芳居士年輕時的一個夢境,奇特之處很多,楊居士作夢那時,根本不知誰是印光大師,又根本不知何為西方三聖,又根本不知印光大師正要在上海講經;後經詢問同學母親,才知印光大師為佛門高僧,而夢中觀世音菩薩告知,印光大師四年後世間化緣已竟(四年後要走了),後果然,四年後印光大師圓寂。(當時楊信芳居士曾與同學及其母親一同去找印光大師並告知夢境,被印光大師罵,不准她們告訴別人,直到印光大師圓寂,楊信芳居士才將夢境披露出來。)

 

另一個例子,夏蓮居居士,夏蓮居居士除了會集五種原譯無量壽經(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慈舟法師(懺雲老法師、道源老和尚的老師;印光大師並曾延請慈舟法師入靈巖山暫代住持)、李炳南居士、律航法師、道證法師都有講解此經或作註解或引用經文),利益淨宗,餘時不是念佛就是勸念佛,律航法師未出家前就曾隨夏蓮居居士學習,深得法益(夏蓮居居士並勸其依止印光大師學習)。跟隨夏居士學佛的弟子,有許多預知時至乃至坐著站著往生西方的,夏居士真非普通人也。

 

●小說明:

慈舟法師曾在寮房中拜彌陀四十八願,有人把門打開,房中光明滿室。道證法師在「畫佛因緣」一書中亦多引用夏居士會集之無量壽經經文;道證法師往生後夜空光明不時閃耀,火化後舍利有一極似「觀音坐像」者。律航法師未出家前、跟隨夏居士時,曾經一人精進念佛,感得寮房出現大批米粒大小、透明潔白的舍利,大家收拾,總共撿了好幾盆。

 

夏蓮居居士平素不曾言及自己的一些念佛感應,但在臨終前十天,把自己的常寂光境界講了出來(常寂光境界至少是法身大士,即分證佛,早已大徹大悟),並預言二件事:一是所會集的「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會從海外傳回中國,二是這本會集的經典會弘傳全世界!當時弟子們聽得莫名其妙,經本應該從海內傳至海外,為何從海外傳回中國?後來,有一位聰明又老實的學生跟李炳南老師(李炳南老師亦是印光大師的弟子,七十歲就可自在往生,但自知講經說法有人願聽,故直到九十七歲才往生)學習,後來將這本無量壽經會集本從海外發揚光大而傳回中國大陸、並弘傳到了全世界,印證了夏蓮居居士的預言。而這位學生,正是淨空老法師。(黃念祖居士則是在中國大陸弘揚此經,黃居士亦已瑞相往生西方,關於諸多瑞相,此不多說)

 

夏蓮居居士臨終前十天才把身份說出,可見其為佛菩薩再來人也。他並說了「余(我)大事已辦,決捨濁世矣。」可見其生死自在,想走就走!(夏蓮居居士往生相關請見「近代往生隨聞錄」一書,網址:http://book.bfnn.org/books/0513.htm )而夏蓮居居士畢生心願不外會集無量壽經而讓淨土法門光大於世,現今依無量壽經會集本(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修學而往生西方者,很多。

 

 ●小說明一:

無量壽經有五種原譯本,且因內容差異過大(這證明了釋迦牟尼佛當年至少三次以上宣說無量壽經,故知念佛法門三千年前就非常受人歡迎),導致許多人捨棄念誦無量壽經,大多數只念誦「阿彌陀經」,於是很多念佛人根本不知有彌陀四十八大願(特別是十念必生大願),彌陀初發心修行,極樂世界無執無著之修持、分身無量重重無盡度眾妙境,及此娑婆世界六道輪迴生死苦報來由(因果報應)及受業束縛難離唯念佛可出苦海等事實;特別是現今知識分子已非少數,光靠阿彌陀經經文,難令他們生信心甚至瞧不起(阿彌陀經其實亦深深,只是一般人只看文字,會覺得其淺淺;這不是經沒深度,是自己境界淺,看不出深(境深一切深,境淺見淺淺)),若見無量壽經文,則易驚動其宿世善根而低首於既深亦淺之淨土即禪之念佛法門也!

 

於是夏蓮居居士的大事,就是會集一個無量壽經善本(夏居士的目的也是導引更多人去看五種原譯本;若沒時間,則這一本「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會集本亦就足夠,依經斷惡持善一心念佛,定能往生西方成佛),讓更多人一見經本就生信心,遂能光大念佛法門於今於十方於未來九千年歲月度眾無邊也。

 

●末學十七歲看過善書,後又看金剛經、六祖壇經,覺很妙,但悟不開,直至約三十歲見到電視中(當時只有二家佛教電視台,一位法師只講一、二個小時)一位法師好像講「地藏經玄義」講得三而一,一而三,太圓太妙了,漸漸又聽得他說淨土法門,漸明白淨土乃高深之法門、極樂即自心,極樂是我家,妙不可言!我才大夢初醒!原來念佛不是執著(我一直以為念佛是執著,念佛法門很低下,這是被一些書籍所誤導,我也是亂看一通,沒法辨別邪正知見),我不再想生天修圓(我以為天界是究竟永離痛苦的地方),我要去極樂,我要回真正的家(極樂即自性老家也,亦在西方,亦不在西方,極樂就在念佛之地方,宇宙處處皆是也),我也在漸漸念佛之中得到益處,只要真花時間念佛,確實越念越歡喜、感覺智慧有靈光。

 

我知道這是我十七歲到近三十歲,十二年的時間,我盡量不殺蟲蟻所積的福報,故能在三十歲聽到淨空老法師的開示,找到回家、永不再受苦的路。感恩老法師。幾年前又看了一下六祖壇經經文,一樣覺得妙,但感覺到六祖惠能大師是自性馬達啟動(這是比喻,也是感受),真的隨問隨答,不須思考。我若不經念佛這二十多年,我是看不出來的。我雖沒開悟,但念佛真的有靈光。感恩一切,值回票價了。因為三十多歲有段時間放下一切,每天念一遍無量壽經,其他時間,或運動或吃飯行走躺臥,我都是心中念觀音名號不間斷,念到半個月就有不一樣的感覺,念到一個月時念出大歡喜了!佛號心中聲聲相續(後來改成以念阿彌陀佛為主(從早到晚只要沒睡著,心中就是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念觀音為輔(平均每天五百聲)),看經文容易貫通,很妙(感覺智慧有透出一些)。這使我對淨土生起絕對信心,如祖師大德說的:念佛人的快樂,只有念佛人才曉得。

 

不過經這些年,功力漸漸退,但我還是繼續盡量心中念佛,繼續努力維持。

 

小說明二:

黃念祖居士是夏蓮居居士的唯一心許弟子(被印證已開悟),他為「無量壽經」又作了註解,淨空老法師幾十年講解「無量壽經」,也都是參考黃居士的註解,這讓許多人對西方淨土有了深刻認識而生起大信心(明白念佛法門是出六道輪迴永脫痛苦的唯一出路,因為可帶業往生,其他法門都要靠自力斷煩惱,若斷不掉就出不去六道,故太難),故許多人或念此經、或聽此經講解及配合念佛而往生西方成佛了。夏蓮居大士、黃念祖大士、淨空老法師,於我人恩深,功德無量。

 

上面說的是一般的情形,但亦有極少數聖人刻意以顛狂之態化度有緣眾生,如古代之濟公、近代之「金山活佛」(民國二十三年在緬甸站著往生)。關於金山活佛,可見「金山活佛神異錄」一書(網址:http://book.bfnn.org/books/0481.htm#a24 ),作者為樂觀法師(樂觀法師的多年頭痛病就是金山活佛治(撞)好的),淨空老法師年輕時,亦曾問過樂觀法師,樂觀法師言:確有其事。(金山活佛但勸人念佛求生西方,不勸人參禪,謂現代人心眼多(障深慧淺之意),參禪不易成就故)

 

以下末學再供養大善讀者二則淨空老法師「故事說法」典故(引用於此網址:http://www1.amtb.org.tw/story/story.asp?web_choice=1&web_detail=show#26 ,內有很多淨空老法師講經時說到的發人深省小故事。)。末學咪弟頂禮。阿彌陀佛!

 ≡≡≡≡≡≡≡≡≡≡≡≡≡≡≡≡≡≡≡

十二、公雞往生

 

諦閑法師在溫州頭陀寺的時候,有一隻大公雞每天跟著大眾一起念佛。有一天佛念完了,這隻公雞還在佛堂不走,香燈師要關門了,就趕牠走。牠跑到大殿當中,面對著佛像,叫了三聲,站著死了。老和尚把牠當作出家人一樣,荼毗安葬在山後。這隻公雞前世一定是出家人,修行功夫也不錯,臨終一念之差變成畜生身,但是仍有靈性,還知道念佛。

 

記得在台灣高雄小港地區,有一隻狗也是每天跟著出家人上早晚殿。每次上早晚殿時,牠到打三皈就走了,大概從前是這個廟裡的住持和尚。以後被一個出家人發現,有一天把這隻狗叫來訓了一頓,「你現在是畜生,不是方丈,課誦沒有做完,不可以離開。」訓了一頓之後,果然就乖乖的等到課誦完了再跟大眾一起離開。過了幾個月之後就往生了,所以有人說牠的前生是這個廟裡的老和尚。牠有靈性,修得還不錯,為什麼會墮畜生身?執著這個寺廟是他的,捨不得離開,所以只有投畜生道再待在這個寺廟裡。這些故事我們聽得很多,都是真的,不是假的。

 

(節錄自《華嚴經》12-17-0432)

 

二六、真人不露相

 

在國外,尤其在美國,常常聽到某一個法師、大德或仁波切,說自己是菩薩再來的、佛再來的。同修們來問我,這是真的、還是假的?他們問錯了人,我怎麼會知道?我要是知道,那我不就成佛了!我要是沒有成佛,如何知道他成佛?我不是大菩薩再來的,如何曉得他是大菩薩再來的?

 

因此,這些傳說迷惑了廣大學佛的同修,特別是初學,實在講不但是初學,老修都被迷惑了。我們雖然不知道他是真、是假,但佛在經上有說明,諸佛菩薩應化在世間確實很多,尤其是眾生有極大苦難的時候,諸佛菩薩大慈大悲應化在世間,與一切大眾和光同塵,不一定以什麼身分示現。如《普門品》說的觀世音菩薩三十二應,應以什麼身得度,就現什麼身,所以不論男女老少、各行各業都有佛菩薩現身。

 

可是有一個原則,就是他決定不會暴露身分;如果身分暴露他立刻就走,不會住在這個世間。我們在歷史上看到,身分一暴露就走了,那是真的。如果身分暴露了,他還不走,這與經教講的不相應,大概就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就是冒充佛菩薩,他為何要冒充?無非要欺騙眾生,獲得名聞利養,我們懂得這些常識,就不致於受騙。

 

我們曉得印光大師,是大勢至菩薩化身再來的,他老人家一生的行誼與一般人相同。但是看他的修行與教化眾生,確實與《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所說的原理、原則相應。

 

在《印光大師永思集》中,有一個故事,是大師往生前四年的事情,是有一位居士說出來的。這個人當時是初中學生,曾經作了一個夢,夢到觀世音菩薩(她沒有接觸過佛教,不相信佛法),但是,即使沒有學佛,一般人都很熟悉白衣觀音。觀音菩薩跟他講:「大勢至菩薩在上海講經說法,你快去聽。」她問:「哪一位是大勢至菩薩?」觀音菩薩告訴他:「印光法師!」她們一家人去見印光法師,把夢中的事情說出來,被印光法師大罵一頓,說她妖言惑眾,以後決定不准再說,再說就不要到他這裡來,嚇得她不敢講。四年之後,印光大師往生了,她才把這件事情公布出來。所以,真正再來人,決定不會暴露身分,暴露身分又不走的,決定有問題,我們要小心謹慎。

 

(節錄自「佛教是什麼(續篇)」24-02-02)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