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生西典範三則(三)

 

以下三則淨宗大德生西典故,節錄自毛惕園居士所著「念佛法要」一書之卷二(網址:http://book.bfnn.org/article2/1142.htm  ),末學會大略解釋,有錯還請海涵,謝謝。

 

註:文中的【按】…,是毛居士的評語,非末學所寫,先報告之。末學咪弟頂禮。阿彌陀佛!


~~~~~~~~~~~~~


工念無間

 

民國具行、日辯大師,雲南會理人,幼失怙恃,贅鹽源曾氏,生二子,家貧,工雞足山祝聖寺。年二十一,率全家八人求出家,受具戒。虛雲和尚教以念佛求生淨土法門,遂屏息諸緣,一心繫念。耳聾貌醜,不識字,日種菜,夜禮拜念觀世音菩薩,間習坐,學課誦及諸經,自極精勸。旋參四大名山,回滇,適雲公重興雲棲寺,問往視眷屬否?曰:「吾不顧他矣。」問汝將何為?曰:「極勞瘁事,人不能任者,吾任之。」凡築牆、蓋房、種菜、植樹、挑石、挖土、洒掃、炊爨等苦行,行工無一刻暇,念佛亦無一刻閒也。夜開靜,禮金剛、藥師、淨土諸經,一字一拜。黎明鳴大鐘,上殿課誦以為常,未嘗寢息。偶自縫衣,或代同參縫補,一針一佛號隨之。戒期請為尊證,售衣被用物盡,設齋供眾,問何往,但笑不語。期滿,密往殿後,向西趺坐念佛,以火自焚,年三十六,形狀如生,異香遠聞。迨眾往觀,取引磬,忽倒下成灰。(虛雲和尚年譜)

 

【按】一字不識,尚於苦工時念佛無間,我輩讀書識字者,若悠忽虛度,豈不愧煞。惟自焚,未得三昧者,切勿萌此妄念,以免著魔發狂,永墮惡道。

 

略解:


民國年間,日辯(具行)大師,雲南大理人,幼年失去父母而入贅鹽源曾氏,生二子,家裏貧窮,在雞足山祝聖寺工作。二十一歲時,日辯帶全家眷屬八人出家,受具足戒。虛雲老和尚教他念佛一心求生西方,於是放下世間塵緣,一心念佛生西。日辯大師耳聾、其貌不揚,不識字,白天種菜,晚上就禮拜、念觀世音菩薩名號,亦習坐、學佛門課誦功課及諸經,非常精勤。曾去參訪佛門四大名山(途中亦當是念佛不斷也),後來回到雲南,剛好虛雲老和尚要重修雲棲寺,老和尚問日辯:要不要先去看看你的家屬?日辯答:我已經放下一切了。老和尚再問:那你怎麼打算?日辯大師說:再辛苦的差事,別人不能做的,我來做。

 

於是築牆、種菜(常送給他人享用)、種樹、挑石挖土、灑水掃地、煮飯等苦差事,日辯做不停,而念佛也沒有一刻停。深夜就開靜(是佛門用語,指起床。這裏指日辯的境界已不用睡覺),禮拜念誦「金剛經」「藥師經」及淨土等經典,念一字,拜一下。早上鳴大鐘,上殿課誦成了平常,他根本沒睡覺。偶爾縫衣服或代同修縫補,縫一針就是一聲佛號。戒期大家請他尊證(大家已知他境界非凡,希望他開示幾句,他只說:我半路出家,只會一句阿彌陀佛而已(這是客氣話,但亦真實語,一句佛號即自性不可思議也,念極功深,成佛有餘),後來他也把衣被等物賣光,設齋飯供養眾人,大眾問他將往哪裏去?(大家已知他賣光身邊物,可能有什麼決定)日辯大師只是笑笑不講話。期滿,他自己秘密往大殿後方,面向西方盤坐念佛,弄一些乾草把自己燒了(能這麼做,已不是普通人境界)。他活了三十六年,往生時一身全燒成灰但仍栩栩如生維持盤坐身形,奇特香味傳達四方。許多人得知消息,都跑來看,有人動到他手上引磬,突然骨灰崩落一地。

 

註:日辯大師念佛功深,已非凡人(可能已證得阿羅漢果位,甚至已是大徹大悟、境界更高的法身大士(至少是分證佛)),其火當是三昧真火(自己把自己燒了)。一般人不可自焚,將痛苦發狂,恐墮地獄。當時雲南督軍兼省長唐繼堯先生,聞知消息,也帶家人來看。大家對此都嘖嘖稱奇,從此都深信佛法。唐繼堯並提倡政府為日辯大師辦了三天的紀念活動,有數萬人來參加。

 

閉關精修

 

民國常慚愧僧,印光、聖量大師,蓮宗十三祖也。陝西郃陽趙氏子,少業儒,曾闢佛,病目幾喪明,始悟前非。年二十一,出家受具戒,讀龍舒淨土文,知念佛乃了生脫死之要道,即專念佛號,工作時心不離佛。旋往紅螺資福寺,專修淨土,並深入經藏,妙契佛心。朝五臺至京,隨化聞和尚請藏回普陀,住法雨寺,勵志精修,閉關六載,以期晝夜彌陀,早證念佛三昧。徐蔚如居士等以師文鈔印行,道化遂廣,自行化他,一以淨土為歸,不離因果,不涉玄妙,皈依者廿餘萬,依教奉行,得生西者亦多。且化及囹圄異類,常持大悲水米,救諸病危。嗣掩關蘇州報國寺,課餘重修普陀、清涼、峨眉、九華等山志。宿誓不作住持,不收徒眾,因緇素歸往者眾,創靈巖山淨宗道場,俾眾共修。設弘化社,印贈佛書五百萬部,佛像百餘萬幀。維護法門,中興淨宗,救濟饑貧,捐助急賑,功難思議。後移靈巖,預知時至,示眾云:「念佛見佛,決定生西。蒙佛接引,我去矣。」面西念佛坐化,年八十。荼毘,齒全存,五色舍利數千。(印光大師行業記)

 

【按】祖師係大勢至菩薩再來,中興淨宗,猶常閉關精修,晝夜彌陀,我輩凡夫,豈可悠忽懈怠而不勇猛精進耶?

 

略解:


民國年間印光大師,淨土宗第十三代祖。陝西邰陽趙氏子,年少學儒,曾批判佛教,(自小就有的眼病病情加重,)眼睛差點失明,才覺悟自己做錯了(在看到佛經受啟發後,知錯了)。二十一歲時,出家受具足戒,曾讀「龍舒淨土文」(宋朝王龍舒(日休)居士所寫,勸人念佛往生西方的好書,有念佛治好重病例子、念佛瑞相往生、念佛修持方法等);龍舒居士是站著往生的,境界不凡),才知念佛真是了脫六道輪迴的捷徑(容易成就),於是專念佛號,工作時仍心不離佛。曾往紅螺資福寺,專修淨土,並深入經藏(主要在大乘經典,即指成佛的經典,如「阿彌陀經」「無量壽經」皆是求生西方成佛的經典,乃至念一句阿彌陀佛,就是一部經典,念百句即等於百部經典,一句句念下去,三天五天十天半月一個月…漸漸容易專心(已不知念了多少部佛經典了,如念了一百萬聲佛號,等於念了一百萬部經典,但效果如何,決定在恭敬、專心與否,越專心恭敬長時間念,效果越大越明顯,消業開智增福(也要學佛慈悲心,如修好十善、愛惜蟲蟻莫傷,否則念佛易有阻礙)),漸漸歡喜、智慧漸透出,此;亦「廣學多聞」也,因為智慧開了),漸妙契佛心。也曾朝五台山,後至京城,隨化聞和尚護送藏經回普陀,住在法雨寺,勵志精修,曾閉關六年(甚多次,常精進閉關,一生把念佛當飲食,念佛念久自有樂趣法喜出現,不是外行人所想的越念越無聊、越孤單),希望能日夜念彌陀聖號,早證念佛三昧。

 

徐蔚如居士等人以大師文鈔印行出刋,於是更多人知道有印光大師此人。大師自修行及教化他人,都是勸人歸向西方極樂淨土(念佛念到歡喜處,即如同身處極樂世界,因極樂世界即自性,自性即宇宙一切,故就在心裏、一切時、一切處),不離因果(念佛學佛慈悲是因,成佛是果),不高談玄妙、無實益之語。皈依大師的居士有二十多萬人,依教奉行、老實念佛而生西方的人也多。大師也感化許多監獄中人念佛,乃至異類(如小蟲,下面會提到大師感化小蟲離開不打擾),也常持念大悲水、大悲米,救了許多醫生無法救治、病危之人。也曾閉關蘇州報國寺,課餘重修普陀、清涼、峨眉、九華四大佛門名山的山誌。印光大師不作住持、不收徒眾,但緇(僧人)素(在家居士)歸依的人多,故創靈巖山淨宗道場,以利大眾共修。也設弘化社,印送佛書五百萬部,佛像百萬餘幅。維護法門(民國年間有不少人想毀滅佛教,大師都盡力與有心人力挽狂瀾而成功續佛慧命),中興淨宗(念佛的人越來越多了),救濟饑貧、捐助急賑,功德難以思議。大師後來回到靈巖,預知時至,臨終時對大眾說:「念佛見佛,決定生西;蒙佛接引,我走了。」面向西方坐著自在往生,大師活了八十年。火化後,牙齒全存,燒出五色舍利數千。

 

註一:有弟子曾問印光大師如何修行,大師就說:「念佛為主,研經(看經典)但略帶。」因「定能生慧」,故念佛修定不可少(盡量念成習慣,從早到晚,從晚到早,或小聲念或默念,行站坐臥如走路、坐車、喝水、躺著未睡著時…時時皆可念也),心漸漸定下來後,漸漸看經聽經就容易有悟處。若是只搶著看許多不同經典,卻不念佛,則智慧難以透出也,因為許多經典有的說空(如「金剛經」「心經」),有的注重說妙有莊嚴(如「阿彌陀經」的極樂世界描述),這是佛對不同根性眾生的善巧,故佛經如同藥,若沒智慧,亂看就如同吃錯藥,反而不利,容易陷入疑惑,無法融會貫通;若多念佛修清淨心,則智慧漸透出,則對經典容易融會貫通。(可先專注一本,漸漸五年、十年漸通達(智慧透出來了)後,可一經通,一切經也漸通。)

 

註二:「中興淨宗印光大師行業記」一文,約是大師一生略傳(全文網址:https://book.bfnn.org/article2/1656.htm ),節錄一小段大師愛惜蟲蟻之行止並略微說明。

 

師之無緣慈悲,化及囹圄,及與異類,民十一二年,應定海縣陶知事請,物色講師,至監獄宣講,乃推智德法師應聘,師令宣講安士全書等,關於因果報應,淨土法門各要旨,獄囚多受感化,及滬上王一亭,沈惺叔等居士,發起江蘇監獄感化會,聘師為名譽會長,講師鄧樸君,戚則周,(即明道師在俗姓名)喬恂如等居士,皆師之皈依弟子,由師示以心佛眾生,三無差別,及注重因果,提倡淨土,為講演之要目,而獄官監犯,因之改過遷善,歸心大法,喫素念佛者,亦大有其人。其於異類也,十九年(七十歲)二月,師由申太平,赴蘇報國,鋪蓋衣箱,附來臭蝨極多,孳生之蕃,致關房會客窗口與窗外之几上,夏秋間,均常見臭蝨往來,有弟子念師年老,不堪其擾,屢請入內代為收拾,師皆峻拒不許,且云,此只怪自己無道德,古高僧,不耐臭蝨之擾,乃告之曰,畜生,你來打差,當遷你單,蝨即相率而去,吾今修持不力,無此感應,夫復何言,泰然處之,終不介意,至二十二年(七十三歲),臭蝨忽然絕跡,師亦不對人言,時近端午,德森念及問師,答曰,沒有了,森以為師年老眼花,一再堅請入內檢查,確已淨盡,了無蹤跡,殆亦為師遷單去矣,師在關淨課外,常持大悲咒加持水米,以賜諸醫束手之危病者,輒見奇效,一日,報國藏經樓發現無數白蟻,師在山聞之,賜大悲水令灑之,白蟻從此絕跡,此為二十七年夏事也,師之法力神應,類多如此。

 

● 別註一:大師無緣慈悲(沒有貪愛的慈悲,平等的慈悲),令有德人到監獄中講因果、念佛法門給獄囚聽,感化許多獄囚學佛念佛。心、佛、一切眾生,都是一體,同一法身(只是佛已覺悟,凡夫仍迷),故盡量大慈悲也。


●別註二:另外,大師寮房內有一些小蟲干擾,弟子本來要幫大師處理掉,但印光大師不准,說自己無德行,說以前有高僧,被小蟲干擾,高僧叫小蟲遷單(離開),小蟲就真的離開了。印光大師說只能怪自己德行不好(大師對一切眾生平等對待,愛惜蟲蟻命也;一般人念佛,若能愛惜蟲蟻,也必能長壽、念佛也易念出歡喜念出智慧)。過了約三年(七十三歲),小蟲竟絕跡了(弟子以為大師眼花,但進寮房檢查過後,真的沒有了!概是被大師給遷單了),這是德行的感召。此外大師也常加持大悲水米救病危之人甚多,甚至有次藏經樓發現很多白蟻,不殺牠們(不結未來冤仇;常殺生者,今生容易多病多受傷且折壽),以大悲水令人灑之,也讓白蟻遷單了。(印光大師是大勢至菩薩化身,佛菩薩會演戲(譬如演生病,然後悔改學佛),我們雖是凡夫,也學學大師努力念佛、修十善,求生西方永脫眾苦且分身無量度眾生,其樂也)

 

見苦念佛

 

清朗然尼師,姓沈,嘉善人。幼見嫂產難之苦,誓不嫁。尋出家淨池庵,專修淨土,閒忙無間。年七十一,謂其徒曰:「吾三月中,三夢寶池,趺坐華中,往生有分矣。」遂無疾坐逝。(染香集)

 

【按】女人於八苦之外,多一產難之苦,身受者不覺,而見苦出家,專修淨土,即往有分,離苦得樂,其為多善根也明矣。

 

略解:


清朝朗然尼師,姓沈,嘉善人。小時見嫂嫂生產的痛苦,發誓一生不嫁人。沒多久在淨池庵出家,專修念佛法門,不管閒忙,都無間斷地念佛。七十一歲時,告訴徒弟說:「我三月之中,三次夢到坐在極樂世界七寶池蓮花中,我往生有分了!」她果然無病坐著往生。

 

註:人生八苦:生、老、病、死苦;愛別離苦(愛必有分離時,死別最苦);怨憎會苦(常遇到過去生的仇家(如殺過的動物蟲蟻等,未來都會報仇));求不得苦(福報不夠,不肯斷惡、布施故);五陰(又稱「五蘊」)熾盛苦(五陰是色、受、想、行、識;色是色身(身體),受想行識是精神狀態過程;業障來纏,常常心身困擾也,與前面七苦都是相關)。女人要再加上生產之苦。人生六道輪迴是苦海,在三善道(人、天界、天阿修羅)的時間極短,在三惡道(餓鬼、畜生、地獄道)的時間極長。雖然可修十善,但就算修得好,今生漸順乃至死後升天,但天界是有壽命的,壽盡又墮下來,並不究竟(甚至有的因過去生未報應的罪業,直接墮地獄了),唯有求生西方是最快速解脫且易成就之法,一往生就注定成佛,永不受苦,故十方諸佛皆讚嘆阿彌陀佛發的四十八願。我們只要一心慈悲、多多念佛,不管功夫高低,也必能往生西方、永脫眾苦的。阿彌陀佛!頂禮學習。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