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感應見聞記(一)

  

「念佛感應見聞記」一書(網址:http://book.bfnn.org/article/0526.htm ),是林看治居士一生勸人念佛之感應事蹟,淨空老法師與林看治居士早年曾是講經班的同學(老師是李炳南居士(雪廬老人));淨空老法師曾說:這書中一半人他都認識。老法師曾讚嘆林看治居士的講經法緣特別好(很多人喜歡聽),故老法師也向其學習,說,我要讓國中程度的人就聽得懂。(所以老法師講經說法用字遣詞儘量家常化、深入淺出,俾讓學佛人易得法益也。)

 

林看治居士已於民國八十一年預知時至、安詳往生,享壽八十六,火化得舍利數百。往生前二年,交代後事,往生前一周,向蓮友說:「我要回家了。」又連聲讚嘆:「真有西方極樂世界!」(詳情見此書末後)以下若有「註:…」是末學所寫,先報告之,謝謝。

 

以下節錄本書二例:

~~~~~~~~~~~~~~~~~~~~~~

(三二)一團白光接引亡者

 

李清源居士是霧峰佈教所,中正班念佛班長。

 

他是曾阿鶴師姊的先生,服務於公路局,擔任司機,阿鶴師姊自四十八年學佛後,深信念佛對於多災難多逆境的人生可以逢凶化吉,就時常勸她的丈夫念阿彌陀佛,尤其在危急的時候,以及遭遇災難時,更要拼命的念阿彌陀佛。李清源先生雖然馬耳東風不甚理會。可是有一次開夜車時,由埔里回臺中的山路上,在一個轉彎的地方,忽然車子發生了故障,但怎麼檢查都看不出什麼毛病,坐車的客人紛紛下車步行去找電話自叫計程車去了,車掌小姐亦要去通知公路局派車來拖回,剩下李清源先生一個人坐在駕駛臺上,黑夜中的山路上又沒有人家,一片黑漆漆,身上的毛髮直豎,竟不寒而慄起來,左思右想,想到他太太阿鶴教他念佛的事,即時大聲念起「南無阿彌陀佛」來,念不到幾十聲,忽然車能動了,便立刻開走,一直開到臺中,卻安然無事。這一則以一句聖號而獲得不可思議的感應,是筆者到李家時,李先生親口對我說的。當時曾鶴師姊亦插嘴說,還有一次自日月潭歸途中,亦發生過類似的情形,用念佛解脫了厄難。

 

可是人命無常,李清源先生,平常長得頗為福相,但患有高血壓症,在七年前的四月初旬,由於血壓過高,在家中纏綿床枕年餘,醫藥無效,在此期間,他便是心不離佛,佛不離心。一旦面臨壽命將終,阿鶴師姊到佈教所去請了幾位蓮友,為他助念,蓮友們自清早去輪流著一直念到是夜十二點鐘,只見病人還是一息奄奄,可能要拖延到天明,便各回家休息,約定明天再來,繼續助念。只有阿秀師姊及其妻子兒女等五六人仍留著助念。到二點多鐘,忽然來了一位本省青年軍人,亦願助念。這位青年聲音大,又虔誠,與阿秀師姊等人提起精神,正念到可以說是「一心不亂」的時候,忽然之間,大家看到一團似太陽一般,白白的圓光,從大門飛入屋內,因為阿鶴師姊房屋是坐東向西,正對著霧峰中正路的大馬路,所以那青年跳出來看,以為是什麼車停在門口,但是在這半夜三更的時候,四周寂靜,一片黑暗,只見一條光明,從西邊虛空,一直射入門內,那青年一見如此不可思議境界,真是莫明奇妙,又再向內一看,正在此一剎那間,臨命終人臉面含笑,喘了一大口氣便與那似太陽般的光明同時消失了。屋內即時恢復黯淡如常。他太太及子女,阿秀等諸人,都看見此一阿彌陀佛放光接引的奇跡,因此依然佛聲不斷,一直念到天明。佈教所的張審,寶雲等諸蓮友,次日再來助念,一直念到上午十一點多鐘,正是亡者斷氣後八點鐘,念佛聲音纔停止。大家圍觀亡者瑞相,比他生前更為莊嚴,試探頂門猶溫,身軟如棉,早上再來助念的蓮友們,聞說亡者臨命終時蒙佛放光接引的情形,大家都不免大失所望,連說慚愧,未能目睹佛光。

 

凡事皆有因緣果報,所以佛家講的因果,是確實絲毫無差的。

 

我們要知道,徹夜為他助念的阿秀師姊,本是佈教所的忠實蓮友,但如此發心為他助念,也不無因緣的。

 

李清源居士生前,當司機駕車時,每晨早班經過草湖的時候,總有一群男女學生趕車要往臺中,每每趕不及到車站,李清源居士就常常方便停車,讓一群莘莘學子登車,李先生的心地如此善良是因;到他病入膏肓的時候,阿秀師姊的子女聽說,李叔叔快要去世,需人幫助念佛,就想起學生時代,急急趕車和李叔叔停車的一幕,頓浮於腦海,於是就敦促媽媽:「媽!趕快去為李叔叔助念,李叔叔對我們太好了,媽一定要念到送他往生西方為止。」

 

假若沒有阿秀師姊不休不眠的徹夜助念,到午夜二點多鐘,那裡會感召一位青年軍人來助念呢?說起來這位善男子也是一不可思議的殊勝因緣。他本在附近的軍營午夜站崗守衛,寂靜的黑夜中,耳邊忽然聽到一片念「阿彌陀佛」的聲音,在守衛兩點鐘中,這句阿彌陀佛萬德莊嚴的清淨聖號,深入那位青年的八識田中,口中亦自然跟著不斷的念起「阿彌陀佛」來,一直到下班,這位善男子想要看看究竟是何人如此用功,真修實行,就順著佛聲方向,一直跑到霧峰中正路李家,只見大門開處,有很多人正在念佛,他就自動參加了助念,這位青年一定有很大的善根,否則助念一點多鐘,怎能就看到佛光呢?筆者到佈教所講經時,這位青年亦來聽經,蓮友為我介紹與他見面,因為他幫助了一個苦海中的生死凡夫,獲得佛慈放光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使我一見,心中感激非常,送了他一串念珠和幾本佛書,一個多月後,他就調往別處去了。可惜當時忘記問他的住處和姓名。

 

註一:李清源居士熱心幫助載學生上學,故臨命終時感得學生催促母親趕往助念佛號,正如是因,如是果,生活中處處有心助人,如此念佛不愁不能往生西方也。

 

曾有一個典故,一位助念團的團員某甲,每次接到訊息要幫人助念時,常常偷懶藉口不去,後來,某甲臨命終時,欲求助念團員助念,但剛好正值大過年(好像是除夕),各團員或因家中因素及心想自己不去,別人會去,結果是大家都沒去,某甲也就失去得助念之因緣,此亦如是因,如是果也(自私感得自私報)。但也不要以為,我先跟助念團體打好關係,讓他們認得我,然後平常就隨隨便便,懶得念佛也不想好好斷惡修善培慈心、養好口(不造口業)。這樣叫「投機心」,臨終必後悔!(可能因一些因緣而錯過別人之來助念,譬如半夜死去,家人亦沒發現,枉墮三途也)

 

註二:助念得眾人之力,確實有大助益,印光大師亦曾說,幫臨終人助念,將來亦得助念之好報。曾有一位比丘尼,臨命終時,別的同修亦幫忙助念,她說,真的耶!自己念(佛)跟有人助念不一樣喔!(有人助念感覺較易得力,這就是心念的力量,越誠心力量越大,越多人力量越強;所以世界人心愈好,則世界愈美好)

 

 

(三三)助人生西功德無量

 

再來說一個笑話:佈教所當時那一班為李居士助念的人,只差了三個鐘頭,因先回家睡覺而未見到阿彌陀佛放光接引的事後,都追悔不已!事後,大家就在佈教所商量,下次如再有病重快要去世的人,我們一定要去助念,十幾個人,一心一意,不見佛光誓不甘休,發如是願後,就在鄉間四處尋覓,不幾天,真的找到了一位,是林金洲先生的八十五歲老母親。

 

這些為好奇心希望看到佛光的人,就去向他子媳說法:「我們都是無條件,為你母親念佛,助他往生西方,不再在六道輪迴。」並且宣說念佛如何如何的好,費了一番脣舌,那兒子媳婦才答應我們為她助念。當即分兩班輪流著念,吃飯時也是輪流回家去吃。吃完飯再來換班念,大家因為怕見不到佛光,所以始終不斷佛聲,一直念了一日一夜,但是病人還是一息尚存,尚未斷氣。她有一位長女自遠地歸來,見人為他母親念佛,大不高興,還向他父親說:「念佛做什麼?反而擾亂我母親的心,叫他們回去吧!」幸而他兄嫂尚還明理,忙說:「不可!不可!母親自他們念佛以來,已經心清氣爽,不似從前那樣苦惱了。」那女兒以後也就不說閑話,知道大家的誠意,反而感謝起來了。

 

那時已近歲暮,家家戶戶都要做年糕,有的交代子女或是媳婦,放下年糕不做而來助念,一連念了七日七夜,那臨命終人才斷氣。當時大家口裏念佛,眼裏卻都注意著佛光的來迎。可是結果什麼也沒有見到,大家又大失所望。雖然如此,大家助念的心是純正的,助人就要助到底,就再念八小時,摸摸頂門還有點溫暖,面色如生,身體依然柔軟如棉,此亦正是往生西方的瑞相。最不可思議的就是八小時念完了,他的子孫把所蓋的棉被打開一看,只見老人的雙手,端端正正地合著掌。

 

阿審師姊對我說,她的媳婦看我們為她婆婆念佛念得那麼誠懇,每夜都是煮三次點心請我們吃,起初大家不敢吃,因為李老師教我們為人助念時,不能吃人家東西,三餐要回家吃,亦不可以吃點心。因為人家正遭遇著不幸的時候,不可以多麻煩人家。可是她媳婦的好意說:「如此寒冬時節,你們這樣好心好意來救我婆婆,我一家人都很感恩戴德,小小的表示,不要客氣。」所以每夜都接受他們三次點心了。筆者即笑著對他們說:「你們不乾淨的心,裝滿了貪欲,要見佛的光明,又那裏見得到呢?阿秀師姊與那青年當時念佛是一心一意,心裏乾乾淨淨,念到與佛感應道交,所以才見到阿彌陀佛放大光明來接引。今天你們雖然貪看光明而為人念佛,但是亦幫助了一個娑婆眾生,往生西方安樂國土修行,他日乘願再來,能度無量無邊苦惱眾生,此功此德,也都是你們發心為了要看佛光所賜的啊!」

 

註:貪心為著魔之因,淨空老法師曾說,只要念佛能「煩惱輕、智慧增長」就是好事,千萬不要貪圖神通,有看到佛菩薩、佛光、…等,平常心就好、當作沒事。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