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感應見聞記(十一)

 

「念佛感應見聞記」一書(網址:http://book.bfnn.org/article/0526.htm ),是林看治居士一生勸人念佛之感應事蹟,淨空老法師與林看治居士早年曾是講經班的同學(老師是李炳南居士(雪廬老人));淨空老法師曾說:這書中一半人他都認識。老法師曾讚嘆林看治居士的講經法緣特別好(很多人喜歡聽),故老法師也向其學習,說,我要讓國中程度的人就聽得懂。(所以老法師講經說法用字遣詞儘量家常化、深入淺出,俾讓學佛人易得法益也。)

 

林看治居士已於民國八十一年預知時至、安詳往生,享壽八十六,火化得舍利數百。往生前二年,交代後事,往生前一周,向蓮友說:「我要回家了。」又連聲讚嘆:「真有西方極樂世界!」(詳情見此書末後)以下若有「註:…」是末學所寫,先報告之,謝謝。

 

以下節錄本書幾例:皆念佛生西之例子。

~~~~~~~~~~~~~~~~~~~~~~

(六七)獄中聞法虔修淨業

 

念佛法門,是無論男女、老幼、聰明、愚笨,以及發心早遲,罪業輕重、種種等人,只要具足真信切願,老實念佛,求生西方,必皆蒙佛接引,往生西方,現舉一則犯了國法而入獄的人發心念佛,臨終得到生西的奇蹟,以證實之。

 

林福是住在臺中東區的人,自小家貧失學,做工為生,生性愚魯,不諳事理。於三十七年春間,在一次狂風暴雨之後,為惡友引去偷竊散亂的電線,案發後,被法院判處十年徒刑,進了臺中監獄。

 

四十年六月,臺中蓮社派了江印水及賴棟樑居士到監獄宏法,因此林福得聞淨土法門之勝妙,就深信不疑,日夜至誠念佛,求消業障,發願生西,到了四十二年十二月,刑期過半,林福得以假釋歸家,以後每星期日就到靈山寺,在炳公恩師座下聞法,每星期一都來蓮社參加念佛,每星期六亦來蓮社聽經。江居士為他介紹加入了翰香班為班員,成為一位很虔誠的三寶弟子。

 

人身本是四大假合的血肉之體,誰都難免患病受苦,這位虔誠修持念佛的林福居士不久亦染了一病,病得很厲害,據醫師診斷是患的心臟哮喘,腎臟腫脹等症,通身是病,可是林福的心不但並不退轉,反而加勤念佛,到了四十三年十月起,每聞葷腥氣味,就嘔吐不止,即時淨口吃素,更加精進念佛

 

林福雖然一時糊塗做錯了事,但是他生性是一位孝子,到了十二月時,已病入膏肓,心中一直思念住在高雄二弟家中的八十歲老母,說也奇怪,就在那幾天,住在高雄的老母,坐臥不安,亦是心心念念要想看看長子林福,由於念子心切,情不自禁,這位八十老人於二十日自己一人趕來臺中,母子相見,悲喜交集,林福就說了很多念佛是人生最重要的事,也勸他母親念佛

 

到了二十一日早晨,林福突然高聲,向母親及家人說;「現在有一形似太陽的金色光明,似一團火球滾入屋中,你看滿室光明燦爛,必是佛來接引,趕快通知翰香班班長,及助念團長。」說著自己就合掌—— 猛念佛號。不久在蓮友們助念聲中氣息漸微,含笑而逝。助念八小時後,面色光澤,全身柔軟,頂門猶溫,陽壽五十,而修持未及三年,能得如斯瑞應,決定生西無疑,當時大家都歎為希有難得。

 

註一:人都有罪業,所謂無業不來(會來投胎作人,就是酬償業報,或善業或惡業),但淨土法門可貴,只要肯改悔而誠心念佛,都有機會往生西方,越誠心機會越大!林福居士宿(世)有淨土緣(過去生必修行過,經中言,念佛是累世修積而來。只是一時迷失做錯事,而其性亦孝,實難得,這亦是他能生西之助力也)。以生病(其實總已重業報轉輕的業報,這是念佛的好處)而更努力念佛,終於感得瑞相現前,佛光普照世間(林福居士的事蹟在書中流傳各地至今日,即是佛光普照、廣攝眾生也)。

 

註二:念佛能吃素最好,不能吃素亦不要活煮生命(如海產類螃蟹、活蝦等,這是殺生,常如是,會給家中帶來血光、不安),只宜吃現成的肉;但畢竟能漸漸少吃,繼而吃全素是最好的(阻力會變小)。有人以為,吃肉不可念佛,這是誤導,吃肉人有資格念佛,且更應念佛(否則更慘);另外有的人以為在佛堂才能念佛,亦是誤導。行住坐臥都可念,只是臥時及在廁所時亦默念,其他時則出聲、默念佛號均可。常念得大利益:開智慧、消業障、增福報。

 

(六八)不種佛因焉得佛果

 

凡事有因必有果,因果定律,絲毫不差,好比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絕無種瓜得豆,種豆得瓜的道理。希望往生極樂世界的亦是如此,種念佛因就得生西之果;自己不種佛因,雖有善知識助念,亦難得可靠,往生到時發生障礙。且舉一事實,用以證明。

 

在十八年前,蓮友萬張佩環,我們都稱她萬師兄,她對我說:有一位年紀八十多歲的東北同鄉,壽數要終,請人幫忙助念,我就問她:「這人平時是否信佛念佛?」萬師兄說:「沒有,他昔日曾為萬國道德會的領袖,經我勸她念佛,可得往生西方的歸宿,他才了知西方的好處,要請人為他助念,請你明天幫忙找幾個蓮友助念。」翌晨我約了三位蓮友與萬師兄一同前去,他住在公園後邊的小房屋,乍看那老翁,鶴髮銀鬚穿了一身白衣,臥在床上,一息奄奄,身邊只有一位老太太。我等即時開始,六字洪名一直念去,念到中午,萬師兄就帶我們到萬府中,誠意招待午齋,午後又去念,念到黃昏為止

 

翌日萬師兄又來說:「林師兄,昨天為他念佛的那位先生聽了一天佛號,現在清清醒醒,自己心中也會念佛了,還說明天中午阿彌陀佛要來接引,決定十二點鐘要走,請你明天早上多約幾位蓮友到他家裏念佛,送他往生西方好嗎?」我立刻答應,由於好奇心驅使,當晚就跑向蓮友們宣傳說他預知時至,邀約明天前往助念,看他生西瑞相。

 

次日午前十點鐘,蓮友十多人,一心一意為他助念,並祈求阿彌陀佛慈悲接引這位老先生,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萬師兄亦不斷的燒香哀求禱告,大家都是如此一片虔誠用心助念。當時這位老先生穿了一套白壽衣,蓋上一條白布,昏睡狀態直喘不休,到了十一點鐘,眾目睽睽,一句聖號聲音更大,到十一點五十分,那老先生忽然清醒開口問他身邊伺候的男人說:「現在幾點鐘?」那男人回答說:「十一點五十分。」老先生就滿面笑容,很輕鬆的說:「再十分鐘,阿彌陀佛就來接我去了。」說著他的眼睛就向大家一掃,表示很感謝大家為他念佛。

 

誰知在此千鈞一髮聖凡分別的剎那間,卻來了障礙,當我們在一心念佛之間,那男人就把準備好的一疊書信之類的東西很敏捷地在老人面前焚燒,不一分鐘就燒完了,他那老伴便情不自禁的,衝上前來伸出緊張的手,摸摸她先生的臉,哭著說:「你去西方,放我獨自一個人,要怎樣過日子?」萬師兄立刻就阻止說:我曾對妳交代過,老先生要生西之時,妳不可以哭泣留戀,或是動他身體妳忘記了嗎?」正當十二點之時,老先生張大了眼睛說:「阿彌陀佛!我不去西方了,因為我去西方,留我太太一人怎麼辦呢?所以我不去了。」此時蓮友們依然拼命追念亦莫奈他何!雖然大失所望,亦再念了半點多鐘,看看老先生,已經語無倫次,精神狀態已變成雜亂無章,無不為他可憐,為他歎惜!就各自回家了。

 

是夜大約九點多鐘,萬師兄又來我家,叫我再去為他念佛,我問:「老先生經過如何呢?」她說:「心神散亂,身體惡化,大概很痛苦的樣子,但他仍很希望聽人念佛。」我就再跟師兄一同前去,入門就見到老先生,正在咯血,一塊塊的血塊,自己用手從嘴裏挖出來,染得滿床都是腥腥血跡,我與萬師兄二人立即又大聲唸了起來,唸到十一點多鐘,看他依然糊裡糊塗,沒有辦法,就各自回家,到天未明時就迷迷糊糊一命歸陰了。

 

云:人身難得,善友遇難,這位老先生難得人身,又得長壽,更難得萬師兄的熱心開導,但最不幸在聖人與凡夫交界的一剎那間,被不聽話的太太起了障礙,可憐再入輪迴,頭出頭沒,此一好比:「平時不燒香,臨時抱佛腳」,雖然平常自命是正人道德君子,心好就好,但未種佛因,焉得佛果?於此可證。

 

註:這個例子是一個重大的警惕,問題就出在平日沒有把阿彌陀佛常放心中、及不瞭解輪迴之可怕。故雖一時經人勸而想往生,但奈何業力阻礙,竟經不起太太的一句昏話。這位要臨終的萬居士竟跟阿彌陀佛說「不要往生西方,留下太太會難過」之類的話,這句話就是糊塗話。不往生西方一樣要死,一樣不能跟太太在一起,而且在沒有眾人助念之下,其業障所現,身心痛苦萬分,恐怕死後要墮三惡道(我們累劫常有許多業報未完,且今生所做善行,未必真是善行,很多行善的人,其心並不真謙卑,光是這自大之心,就是一大罪業,會把累世罪業種子勾出來)。

 

所以時時就要把定西方極樂、阿彌陀佛!情緣要看淡(但不是指在家居士拋棄家庭、莫誤會)。古大德就說過,一心念佛,萬不漏一(指往生西方百分百保證;如民國年間的鄭錫賓居士,只講《阿彌陀經》(重覆講)只念阿彌陀佛,幾年後預知時至、無病自在往生,也度了一向反對他的弟弟;他弟弟三年後臨終雖稍有病苦,也是預知時至、瑞相往生);迴向往生,千中難得二、三(指修學較雜,譬如禪淨密皆學,學得太雜來迴向求生西方,效果比較差;但亦不可一概而論,若是心中一向決定往生西方,則影響較小,但大多數的情形是心中對諸多佛法有貪戀,乃至對世間有貪戀,乃至越學越高傲(對面子很貪戀),覺得自己佛學常識很豐富,自以為了不起,這就完了(檢測的方法很簡單:被別人說一句,心中就不舒服,這就是病,要快快覺醒!))。古德有一比喻,譬如一棵樹,漸漸往西倒,則臨命終時,必得倒西方不倒別方(若是忽而倒東、忽而倒西、忽而倒南、忽而倒北,則臨命終時,阿彌陀佛也被您搞得昏頭轉向、佛光亂照了(這只是比喻))。

 

(六九)知識開導盲者生西

 

最後,再說一位雖然平時無惡不作的盲人,臨終卻因得善知識的開示,亦得生西的事實為證。這是十九年前的事,有一次持戒班的班長寶宗姑到新竹探親,不意病在客地,我與副班長石蘇有二人就一同去看她,是日下午我們二人就到青草湖靈隱寺過夜。因為無上師是早年學人的皈依師傅,晚飯後話匣子打開,我就問:「師父你出家多年,你曾經看見過確實往生西方的人沒有?」師父連說:有!有!我曾經看過確實往生,臨終現出奇蹟的有兩人

 

師父說:「從前我在金剛洞閉關的時候,有一位在寺裏出家的七十多歲老人,是一個盲行者,當病到週身腫脹的時候,她來洞裏哭鬧,說她快要死了,叫我救她出苦,我無奈出關回寺,眼看她的寮房屎尿骯髒,臭不堪聞,又見她大聲哀叫說:不分日夜都有十幾個人打她,又叫出冤家鬼魂的名字,有一次她俗家一位親戚來,師父就問:「你嫂嫂哀叫說出來的名字妳知道嗎?」她說:「知道!那些人都是她年青時候被她害死的人」,莫怪被冤魂打得通身腫脹皮破血流

 

大慈大悲的師父,就想出了救她的方法,為她打掃一間空房,床板上開一個洞,下面放一個桶,可以大小方便。雖然換了房間,依然哀叫著十幾個人打她,師父說:「最奇怪的是這臨死前不能活動的人,自己為何會倒頭栽下,頭面鑽入床板洞下去觸那個屎尿桶。」師父雖然學禪宗,到此時候也就沒辦法,便善巧方便叫一聲她的名字:「普吉姑啊!你要念阿彌陀佛,才會往生西方離苦得樂。」當時普吉姑說:「一片黑暗,我不會念,」師父說:「我念一句阿彌陀佛,你跟我念一句阿彌陀佛」!

 

真的師父念一句她就念一句,大約念了半點多鐘,普吉姑忽然出現笑容,叫一聲師父:「現在已一片光明,那十幾個『無好死』的冤魂,還站在那裏笑呢!」一剎那間,那十幾位冤魂就借著普吉姑的口說:「多謝師父慈悲!一個罪大惡極的盲老人,今天總算度我們大家十幾人出苦了。」師父立時答道:「對!冤可解不可結,你們亦要隨念阿彌陀佛,帶業往生,才會脫離生死的大苦。」師父又叫普吉姑說:你要平心靜氣地念阿彌陀佛,再跟我念吧!一直又念了大約一點多鐘,普吉姑又說話了:「師父!現在已滿天光明,在雲端裏有一些穿白衣,拿白旗的要接引我去西方極樂世界了。」此時兩手合十,向空微笑,安詳而逝,從此,一個罪業滿身的凡夫,脫離了娑婆苦海,帶業往生蓮邦,去逍遙自在了。

 

無上師父又說:「平時這老人是大惡口,與大眾普結惡緣,終日罵人不休,你想想看,她在臨命終時還開口罵那些冤魂是一群『無好死』的,現在卻笑了。最奇妙的是她生西時,那一身腫脹流血流膿的身體,即時消失的乾乾淨淨,一點臭氣都沒有了,真是不可思議的瑞相。」

 

學人聽了師父這一則生西的事實,使我對淨業正因修持,助長信心不少,因此喜出望外,返中後,就跑到黃火朝居士家裏說給他們夫婦聽,誰知他們伉儷亦為好奇心驅使,叫我再陪他們去青草湖,在師父座前親聞其事,師父還另外說了一則往生的事,學人因為已記不清楚所以不敢記下。

 

眾生無量劫來,造諸惡業,不斷在六道升沉,不得出離者,就是怨業障礙,因緣會遇,報恩報怨,討債還債,萬劫糾纏不了。若想解怨釋結,除念佛以外,別無是處。學人忝列炳公恩師座下,受師栽培二十年有餘,學習淨土法門,深自慶幸,每念師恩,深似大海,恩重如山,無以報答。無奈歲月催人,忽忽不覺,雞皮鶴髮,老態龍鍾,年已六十有三,來日無多,一息不來,便是後世,再出頭來,不知入驢胎,鑽馬腹,刻刻提心吊膽,驚惕之餘,謹將多年來耳聞目睹者,不計文拙,據實作記,願同念佛人,同生極樂國,並以此功德,回向恩師炳公,留世萬年,禧育群生,則法門幸甚!眾生幸甚。

 

註:這是難得的例子,確實難得!因為像這種害死人而能遇善緣(老法師勸念佛就是善緣)念佛往生西方者,少之少也(過去生的淨土緣於臨終現前)。故平時勤加自修方是穩當!

 

作者林看治居士文末感恩李炳南老師並祈老師常留世間(雪廬老人李炳南居士及林看治居士,皆已於多年前瑞相往生西方),想想末學十多前受益於淨空老法師(末學雖未親見過老法師,但盡力秉持老法師教誨,決志求生西方、莫戀人世、要發大心(度可度的眾生,拉可拉到的手)),雖做不好,但若有些許利益,亦願回向老法師常住世間!阿彌陀佛!慚愧!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