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感應見聞記(十)

 

「念佛感應見聞記」一書(網址:http://book.bfnn.org/article/0526.htm ),是林看治居士一生勸人念佛之感應事蹟,淨空老法師與林看治居士早年曾是講經班的同學(老師是李炳南居士(雪廬老人));淨空老法師曾說:這書中一半人他都認識。老法師曾讚嘆林看治居士的講經法緣特別好(很多人喜歡聽),故老法師也向其學習,說,我要讓國中程度的人就聽得懂。(所以老法師講經說法用字遣詞儘量家常化、深入淺出,俾讓學佛人易得法益也。)

 

林看治居士已於民國八十一年預知時至、安詳往生,享壽八十六,火化得舍利數百。往生前二年,交代後事,往生前一周,向蓮友說:「我要回家了。」又連聲讚嘆:「真有西方極樂世界!」(詳情見此書末後)以下若有「註:…」是末學所寫,先報告之,謝謝。

 

以下節錄本書幾例:念佛解冤、念佛生西

~~~~~~~~~~~~~~~~~~~~~~

助父生西真正大孝

 

台中蓮社的助念團,起初是由江印水老居士一手組織而成,所以選他為助念團長,專門負責為人臨終助念生西的事。江老居士,大家在習慣上都尊稱他江先生,他到七十一歲時,還兼任靈山寺學苑的歷史教師,他為人負責,作事認真,不辭勞苦,不幸於民國四十八年八月下旬,忽染心臟喘息之症,中西醫藥無效,到病入膏肓的時候,有一天早晨大約七點鐘,他的公子江重藩君(在中市家職任教)到我家對我說:「看治師姑,昨天醫師說家父至多再活七天就要別世,叫我要準備後事,不知該怎麼辦?」

 

我素知重藩君在平時是很孝順的,就問他:「你父親自病以來,你為他化了多少錢?」他說大約五萬多元。我說:「若就世間法說,這是為人子應盡的人事,但化了那麼多錢對你父親來講,卻一點利益都無,只有增加他肉體上的痛苦。我聽說你幾個月來衣不解帶,日夜奉侍湯藥,你可說是一個世間的孝子,但這並不能算真正的孝。」重藩君聽了有點莫明其妙,默默地直視著我,我為他解釋說:「按佛理說,你必須使你父親心有所安,死有所歸,你若真孝,必須回去在他身邊念佛,自今天起念七天,你父親心情一定會得非常愉快,讓他老人家快快樂樂的安祥而去,往生佛國,這纔是真正的大孝,世間一般人的孝行,只是供給父母晚年的生活百般享受,死後神識墮向何處卻又不管,這只是物質上的孝,所以不能說是大孝。」江君聽了很樂意的接受了我的建議,我便教他念佛的方法,希望他每次念一點鐘乃至兩點鐘,要至心真切,句句分明,方始有效。

 

這一天本來是我在新竹文雅佈教所定期講經之日,可是自從早晨聽到這消息後,想到我們蓮社的一位要員再七天就要辭世的事,心中難免一種生離死別的哀感,所以不能去新竹。本想去看看他們,又想也許重藩君正在念佛,他父親一定聽得很歡喜呢,直到下午大約八點鐘時,我纔去江府,江先生一看到我就說:「看治姊,請坐!請坐!大概妳很忙,所以這幾天沒有來看我,今天懺雲法師送我兩串星月菩提珠,你們拿來給看治姊看看。」又說了很多關於他子女的話,當時我就對他說:「萬法無常,家財子女皆是假相,世間苦海不可以再留戀了,西方是我們的安穩家園;安樂故鄉,我們的心千萬不可顛倒,現在我念阿彌陀佛給你聽,你要萬緣放下,一心念佛!」我就拿起引磬,大聲念佛,他一家人自江老太太及子重藩夫婦,連女兒、女婿在內共計七人,一同念佛,大約念了三十分鐘左右,忽然之間,江老居士自己坐了起來,雙手合掌,雙足結跏,兩目睜開面空一笑,再臥下時就安祥往生了。在這彌陀佛號聲中,一剎那間,現此不可思議奇跡,老實說,我當時還嚇了一大跳呢。

 

江家子孫人等由我領他們分班助念,念到天明已過了八點鐘,試摸頂門尤溫,體軟如綿,儀容比在世時更顯得莊嚴。

 

我就問重藩君:「你昨天回家後,有沒有念佛給你父親聽?」江君就說:「有!有!我由你家回來就在家父身邊念佛,第一次念了二點鐘,下午又念了二點鐘,家父就滿心歡喜,叫我乖孩子,是誰教你念佛的?你今天怎麼會念這樣多的佛?我就回答他:『爸是我自己發心念的,我自今天起要天天念佛,祈求爸爸身體早日康健!』家父聽了很滿意,很開心,中午就吃了一碗稀飯,半碟青菜,痛苦似乎已減去了一半。」醫師說再活七天能別世,不料幾點鐘後,靈靈覺覺,在念佛聲中安祥往生,真是佛法無邊,不可思議。

 

江印水老居士是民國四十九年二月往生的,大約在六月間我走路不小心,跌斷了手臂,摔得很嚴重,骨斷三節,那夜痛得不能入睡,到半夜二點鐘還是不能合眼,我就自言自語地向痛手說:你這個假東丙!活了幾十年的臭皮囊,痛由你痛,因為你是你,我是我,我是要去西方的,與你無關!我就一直觀想佛,半醒半睡之中,忽見一人由虛空降下,直來我面前,他身穿灰色布衣,身體雄偉,面孔又大,只見上半身,下半身被彩雲遮住,這人突然叫我:「看治姊!你的手很痛嗎?這是運氣不好,可是災難已經過去了,沒有關係的!」我一聽聲音,再抬頭一看,很像江先生,我就問:「江先生,你往生了沒有?」他連答有!有!轉身就不見了,我睜開眼時正是時鐘三點鐘,手亦不痛了,不幾天就好了。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往生的人,有這樣筆墨難以形容的莊嚴之相

 

五十年三月是江先生往生後一週年,他家由民族路遷居至臺中路新建的房屋,江老太太要我幫忙,請佛像去安位,並為祖先神主牌位合爐,念佛超度,忙了一整天,到夜間入睡後又再度入夢,江先生亦如前次形相,來我面前說:「看治姊!多謝您,受您很多的幫忙!」我又像上次一樣的問他:「江先生你有沒有往生?」他亦照上次一樣,連說有!有!就不見了,以後六年來,就不再夢見,我悔恨自心愚痴,重要的不問,兩次都只問他有沒有往生?何不問問:「看治自己能不能往生?要那一天才往生呢?」

 

註:重藩居士真誠為父親印水居士念佛,一則父心喜,二則佛力加持不可思議,故父親臨終心安又復瑞相希有而往生、永脫苦海也。印水居士往生後入夢安慰作者林看治居士,足證往生西方後神通德能無限也,正合經典所言(能力與佛差不多,這是阿彌陀佛願力加持)。這種例子末學在書中見過甚多,此不多說。生病之人、臨終之人,最需家人至誠懇切為其念佛,若能一家都念,效力更大、更不可思議也。

 

(八)本來討債念佛解怨

 

記得是在十年前的二月初旬,大雅龍善寺住持愛姑娘,在臺中公路局車站看見我,就對我說:「看治姊!二月十九日是本寺的法會日,信眾們都要聽妳講點佛法,請妳發發心吧!」我即時答應了她。約定的日子到了就去,還帶了很多「無上至寶」及關於淨土法門的小冊簡便念佛方法的袖珍摺卡)。

 

翌年二月,臺中靈山寺打佛七的時候,那一天是慧蘩師姊當護七;大約下午三點多鐘,我正在念佛堂中念佛,慧蘩進來輕輕拉了一下我的大袍,我就隨他出來一看,只見一位五十多歲,素不相識的鄉村婦人,站在庭院那邊;我就問她:「你住在何處,叫我有何貴事?」她說:「我先生叫我找妳,與妳見面,要向妳道謝;我從早上進城,在市內到處問人:看治姊住在那裡,承其中一人指點,說在蓮社,蓮社的人又說您在靈山寺,所以尋到此地,要說一件事情,使妳知道,就是報答妳的恩情。」我聽了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莫明其所以然!看來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完。靈山寺佛七規矩很嚴,在庭院亦不得說話,我就帶她一同去到墻外,以便問個明白,這時,慧蘩亦陪著同來。

 

那婦人就說:「我是住在賴厝十三甲的村子裏,妳去年二月在大雅龍善寺講佛法的時候,我的男孩子,名字叫做賴福興,亦在那裡聽講,聽完後,請了『無上至寶』及小冊子各一份回家,從那天起他就開始信佛,還每天拜佛念佛,照著『無上至寶』的方法,早晚課誦,從不間斷,幾乎做到行住坐臥,佛不離心,心不離佛的程度。」我聽了很奇怪,娑婆世界,那有這樣福氣大的人,聽了一次佛法,就開始朝暮修行的?我就問她:「妳孩子幾歲了,做什麼職業,為何那樣發心?」那婦人又說:「我這孩子到去年是二十五歲,他從高中進了大學,在二十三歲那年大學畢業,但回家就染上了肺結核之症,每日中西醫藥打針,三年中化了不少錢,直至念佛以後,身體才比較以前輕鬆,精神上亦樂觀得多,他亦常常去市內買些佛學書本來看,所以很開心。

 

我就問他「你家中有幾個人?」他說:「我先生除了我是正室外:還有一個側室,與孩子一共四人,為了孩子的病,我們三個老的都是盡心看護侍候,希望他早日平安,一心想養兒防老,希望我三個老人有所依靠。可是到去年年底,農曆十二月初旬,福興忽然把我們三老請到床前對我們說:「爸和二位媽,我今天中午就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你們三位老人,千萬不要傷心,悲歎年老無子,我大哥到日本去了十幾年無音無信。但你們不必再掛心了,現在他在日本已成家立業,娶妻生子,大哥將在二月初旬就有音訊回家,將來就在臺灣與日本之間來來往往,你們的老景就不致太寂寞了。」

 

我的先生聽了這話就流著淚對孩子說:「你近來身體比較以前好得多,你是不可以離開我們的。求阿彌陀佛保佑你吧,兒啊!你千萬不可以去。」這時我兒福興又說:「我本是來討債的,你們三人過去世中,與我結了很深的怨仇,債務欠我很多,今生來為你子,自生下來到大學剛剛畢業,就染此惡疾肺病,纏綿三年,至今債務尚未討盡,本來要等到這棟房屋亦賣掉後,使你們三個老人,貧窮困苦,身無遮避之地,活活苦死。可是我今年拼命的一心念佛,消滅了多生罪業,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從此我等四人無怨無讎,已解怨釋結了,你三人亦要志心念「阿彌陀佛」求生西方,後來我們就可以永遠聚在一起,不再分離了。希望三老要牢牢記住!時間到了,把「無上至寶」拿來,你們三人要為我助念,不可以哭泣,亦不要妄動我的身體,你們三人身體要背過去,不可以看我,我自己亦會念的。

 

福興把「無上至寶」放在手掌中,兩手合十,起初大聲念佛,我們亦幫著念,雖然叫我們不可看他,可是我亦偷偷回頭看他,念了大約二十分鐘,福興的聲音就漸漸微細,到斷氣時雙手放開,「無上至寶」掉落在胸前,就安祥而去了。那婦人換了一口氣,又說:「我們的房屋很多都租給人,其中有本省人,也有外省人,本來見福興害了肺病,大家都害怕,到處找房屋要搬家,現在看見吾兒臨命終時明明覺覺的說話,又見他那莊嚴無比的相狀,無不異口同聲稱讚佛法無邊,不可思議!他們亦都不搬了。可是他臨終所說日本長兄的事,起初我們都不相信,可是真的最近由日本寄來音信說要回臺探親,與福興說的預言完全符合。我的丈夫高興的說:「若不是看治姊來教人念佛,福興臨命終時怎會知前因後果,得到解怨釋結,由他長兄從日本寄到的此信可以證明。福興遺言,皆是可以深信的。」

 

我丈夫又說我等三人,以後能夠安然度過老景,此皆是看治姊的功德,此恩此情,一定要我來到臺中找尋看治姊,與您見面,說出這一段奇異感應事跡,讓您知道,也讓您歡喜!就是我們報答的恩情。」所以我自早上找到現在,才找到看治姊您;道謝以後,就要走了。我當時問他,你家住在那裡,您先生貴姓大名?她說,我住在大雅路十三甲。先生名賴俊,子名賴福興。當時慧蘩師姊在旁,從頭到底聽到這裡,忽然對她說;原來你是俊嫂,我是俊兄的堂姊,因為多年不來往,真是失禮!請到我家來去用茶吧。他說聲多謝就走了。當時已是太陽西下,五點多鐘。我們三個人站在靈山寺的牆外,足足二點多鐘之久。

 

以上二則往生記實,均可證明確實有阿彌陀佛,確實有西方極樂世界,念阿彌陀佛確實能解怨釋結,消滅多生劫的冤仇。依據釋迦牟尼佛說的,阿彌陀經中有一句「其土眾生,常以清旦,各以衣祴,盛眾妙華,供養他方十萬億佛,即以食時,還到本國。」這是佛說西方的眾生,往生了後,就有神足之通,可是依照賴福興的奇跡來推測,賴福興於臨命終時,就發生了他心通,雖然經典上找不出證據來,但事實如此,聰明的讀者,能為我解釋嗎?

 

註:文中福興居士本是來討債的,幸有佛緣善根,知曉念佛,在一心虔誠念佛之下,不但消業身心漸舒暢,並知曉與父母之因緣,原來他是來討債的,幸好藉念佛化解此恩怨,而此乃福興居士先知曉宿世因緣所致,無怪乎阿彌陀佛四十八願中有六神通具足之願(多半是佛力加持,要真正圓滿還是要層層漸修),沒有這些神通,如何方便度眾生呢?(上文印水居士夢中現身即一例;不過有些人以小小神通譁眾取寵、貪名貪財又另當別論,這是貪心作祟,招魔墮落也)又一心念佛,一句佛號賅羅一切世界萬事萬物,故曰一句「阿彌陀佛」即一切大總持也:智慧在其中、神通在其中、一切咒語在其中、一切經典在其中,無所不包,只看人願不願意去老實念這一句萬德洪名「阿彌陀佛」也。雖然福興居士還未往生西方,實則在一心念佛之中,已身處西方極樂也,故神通德能亦已產生,不足為奇。這類情形在未往生之念佛人中亦常有之也。(念佛人在念佛時,有時口中水甜如蜜,此即西方極樂七寶池八功德水也;無他,阿彌陀佛佛光、佛音、佛像所在之處,即西方極樂所在之處,感應大小只在心念純粹與否,正是:魔來鬼來都不怕,只在一念(阿彌陀佛信得深)轉乾坤!)

 

末學有時在電腦前會忘了該做的事,但如果是看關於念佛的網頁、典故或自己正在念佛,就會忽然想起該做的事,這就是佛力加持不可思議,相信很多人有此體驗。(佛本圓融一切無缺憾故)

 

另上述福興居士前世有報怨之念,只是隔了一世,這怨恨就忘了(但深層意識中並沒有忘),其雖忘記前世卻仍然生病花錢(此即討債),自己苦,其債主(父母)也苦,真是怨怨相報兩相苦,沒完沒了痛難止。有此殷鑑,故平時切莫對任何人、任何事懷一絲絲怨恨在心,否則不但往生西方無望,且來世必被怨恨業力牽著跑,報怨結怨沒完沒了,慘哉!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