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感應見聞記(九)

 

「念佛感應見聞記」一書(網址:http://book.bfnn.org/article/0526.htm ),是林看治居士一生勸人念佛之感應事蹟,淨空老法師與林看治居士早年曾是講經班的同學(老師是李炳南居士(雪廬老人));淨空老法師曾說:這書中一半人他都認識。老法師曾讚嘆林看治居士的講經法緣特別好(很多人喜歡聽),故老法師也向其學習,說,我要讓國中程度的人就聽得懂。(所以老法師講經說法用字遣詞儘量家常化、深入淺出,俾讓學佛人易得法益也。)

 

林看治居士已於民國八十一年預知時至、安詳往生,享壽八十六,火化得舍利數百。往生前二年,交代後事,往生前一周,向蓮友說:「我要回家了。」又連聲讚嘆:「真有西方極樂世界!」(詳情見此書末後)以下若有「註:…」是末學所寫,先報告之,謝謝。

 

以下節錄本書幾例:(救危難、治癌症)

~~~~~~~~~~~~~~~~~~~~~~

(四)老母念佛兒消災厄

 

台中蓮社金剛班班長李水錦蓮友是一位發菩薩心最虔誠的佛弟子。他家住在市內南京路卅一號,不但佛化家庭,並且還度化了她自己的母家,她母家住在沙鹿鎮明秀村的山上;在八年前的九月初八日,開始邀約蓮社弘法人員到該地宣講正法,勸人念佛;他家中供奉西方三聖像,命名曰「信義堂」,而且還將每年的九月初八日,定為紀念日,附近信者,每逢是日,都備辦香花果品來信義堂拜佛聞法。民國五十二年九月初八日,學人被邀前去,以講佛法結緣,這天有一位老阿婆與一男子手裡捧著一個大鏡框來到信義堂,二人滿面堆著笑容,在佛前五體投地,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我見了不免好奇,就上前問她:「妳們如此虔誠信佛禮拜,不知是何因緣﹖」這時阿婆立刻回答我說:「我是來答謝佛菩薩加庇的」,我替她找了個座兒,於是她慢慢的道出了下面一段信佛的因緣。

 

她說:「前月中旬,有一夜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自己的牙齒全掉落了,天明起來,想想這是最不吉祥的預兆,我就將此不祥的夢境告訴了錦姊弟婦,她教我跪在佛前一心念佛,虔求佛祖,保佑一家平安,逢凶化吉,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阿婆一口氣說出了這段前因,停了一停,又繼續說道:「我有一個長子名阿城在中部的深山做燒木炭的工人;那天早上正在起火燒柴工作中,耳邊忽聞有人在叫喚:『阿城回來喲!..』他回顧左右並無他人,何以有聲喊叫﹖又跑出屋外觀看,亦不見有人叫,但當他走入屋中時,耳邊又是『阿城回來喲!..』的聲音叫喊起來,此時阿城感覺到很詫異,連想到家中七十多歲的老母,是不是發生了什麼意外,立刻就向主人請了假,整理行裝堅決要回家一看,當阿城肩挑棉被衣服,離開燒炭的那間屋,大約一百多步的時候,忽然「澎」的一聲巨響,回頭一看,正是他那間燒炭的房屋倒塌了下去。阿城那時候倒喘了一口氣,慶幸著自己脫免了一場要被壓死的災難。心中很是安慰,事後他依然肩挑行李踏上歸途。

 

一路上都是山路,阿城越過了幾重山頭,還要通過一條大溪,此溪沒有橋,是用一種繩索做的竹籃當做兩岸的交通工具,人坐在竹籃中,兩邊岸上都有人為乘客用繩索拉過來,又拉過去。阿城要過此溪亦不例外,坐在竹籃中,棉被等都放在身邊,當被拉到溪中的時候,忽然間繩索斷了,行李與人同時墮落在溪中,隨水流去,因為數丈深溪水流的很急,兩岸上的人皆束手無策。只有喊聲可憐而已!阿城掉入溪中自己亦想諒已無命,但被水漂流了一段,奇跡卻又發生了!他正在水中掙扎,千鈞一髮之際,忽在溪中發現一堆水草,右手即時拉住水草,將身一轉,竟立在水中,然後爬起上岸,當然行李等已被水流去,孑然一身,竟然平安無事地回到了家中」。以上就是這位老太太所說的這樣一個不可思議的,因老母一心念佛,而感應兒子消災化厄,脫離了二重險難的事實。

 

註:現今地震、土石流、…各種災難頻仍,宜多多念佛及保一顆慈心待人待小生命(螞蟻、蟑螂、蚊蟲、…),則可保平安也。若遇災難,大聲念佛不但可保自身亦可福澤周遭有緣人也(他們沾您的光);大家念佛則力量更大,大家一起沾光,觀現今許多災難地區人,雖也有熱心助人之事,但許多人不知曉念佛之厲害,不知靠佛力,誠可惜。古代蓮池大師曾在旱災時,應受苦百姓之請,領大眾於田中念佛,雨隨佛聲至,即一例也。淨空老法師亦言:勸人念佛,功德最大!有心者當朝此努力,自有大利益。(另勸戒殺、少吃肉、慎口業、信因果,亦皆最大最佳之輔助也)

 

(五)姊姊拜佛弟受福蔭

 

佛菩薩是眾生的良師福田:李水錦蓮友亦是撒播菩提種子的良朋益友,他每次邀約台中蓮社弘法人員日期定好,就先因家去作宣傳,遍及山上的每個角落,男女老幼,無不都來念佛聞法。撒了種子,一定會發芽的,有念佛則一定有感應。大約在五年前有一天水錦蓮友對我說:「我母家鄰里中有一個十歲的女孩子,非常聰明,又有善根,她每次都來參加聽妳們講佛法,覺得很有道理,就發心天天念阿彌陀佛:因為她家裡還沒供設佛像,所以她早晚都到隔壁,供有佛像的鄰家去拜佛。

 

大約幾個月後,供有佛像那家的男孩有一天罵她:「妳這不要臉,不知恥,我家的佛不許妳來拜!」這位聰明的女孩就不敢再去他家裡拜,可是心心念念都想要拜佛,心不離佛,佛不離心,有一夜在睡夢中忽然起來跪在床中,合掌念「南無阿彌陀佛」不止,她的母親亦醒過來說:「你這孩子三更半夜起來做什麼﹖」那女孩就說:「媽!我見到阿彌陀佛金身那樣大,面帶著笑容,從空中飛到我面前來,我趕快起來恭恭敬敬念佛,媽!我很希望有一尊佛來供養,我求求您請一尊佛像回家好嗎﹖」她合著掌求母親:「媽!我想到了,我那竹錢筒裡,明天破開看看有多少錢,請爸爸到沙鹿街上去買一尊,每天我就有佛可拜了。」她的媽媽就答應她,早晨起來劈開竹筒一數,一共有二十八元,她父親真的在沙鹿街上找到了一尊觀世音菩薩,以五十元請回家來,初一那天早上就安位,她母親準備了紅圓仔,買了香花果品等,正當一家人都歡歡喜喜的時候,忽然間,不見了四歲的小弟弟;一家人又大起恐慌,立刻泒人四出尋找,並且將山上山下的親戚鄰居,幾百個人總動員,都分頭去找尋就連村裏幾個大魚池也都下去摸透了,仍找不到人。從早上找到黃昏,還是找不到,有些人就笑她父母說:「你們夫婦是大人,也聽孩子的話,要拜甚麼佛,你們今日就是為了忙著安佛像,才惹出如此大禍!」可憐,這位聰明的女孩被人家你一句我一句的閒話,嚇的一個人偷偷跪在菩薩面前,兩眼流淚苦苦哀求說:「佛菩薩你要保庇我四歲小弟平安回家,萬一發生什麼不幸,我從今以後就不可能再拜佛念佛了,鄰居人家也不敢再信佛了。」他的父親忽然想到,這個四歲小弟出生後曾經去算命排過八字,即刻從箱子裏找出命書來給大家看,果然命書上寫得明明白白,在某年某月中(正好是指的這個月),會發生橫災之禍。於是大家面面相覷,亦無可奈何!

 

原來這四歲的小弟,自早上就獨自跑離了家中,也不知道是順海線鐵路或是從那一條路跑的,一直到下午五點多鐘,在王田車站附近有一青年學生,看見他一個人在鐵路邊上一直跑,學生就叫「小孩!小孩!那裏危險呵!快別再跑囉!」小弟頭也不回一直跑去,這位好心學生就向前一把將小弟抱住。誰知這孩子目露凶光,張口就向青年的手上咬了一口,青年倒也不恨他,忍著手痛,強抱著他走向車站,交給站長保護。問他住址姓名也不會說。站長忽然想到早上龍井車站會來電話聯絡,囑注意龍井山上走失一四歲迷童;王田站長即時打電話給龍井車站,請其家人前來認領。

 

站長太太見小弟滿身都是塵土,可憐兮兮的,又很饑餓的樣子,就抱他回家,先給孩子洗了個澡,再將自己孩子的衣服給他替換了,又餵了他兩碗飯。也許是跑了一天的路很疲乏,二碗飯下肚就打起瞌睡來,站長太太就把他抱到床上安眠了。

 

龍井車站的人立刻通知了他的父親,趕快去認領,從王田站長家把孩子領回家時已是夜間十一點鐘。雖在夜半,但當地的父老兄弟親戚大家都來看他,這孩子經好心的站長太太給他用香皂洗的全身香噴噴的,又穿上一身漂亮的衣服,大家都異口同聲的換了口氣說,今天小弟能夠平安回來,就是受他姊姊拜佛的福蔭,信佛念佛真有感應啊!否則四歲的小孩,從龍井到王田跑了一天海線鐵路,沒有遇到意外;並且再逢貴人遇到這幾位好心的學生和站長太太等的愛護。這若不是佛菩薩加庇,又那能這般平安無事回家呢﹖

 

在這末法時代,為勸導大家能夠信佛、念佛,小弟在此摘錄一些念佛而得感應的真實故事,並希望大家能從中體會出一些道理,而能致誠信佛、念佛,我的目的就已經真的達到了。


註:西方極樂處處在,西方極樂香光明。小弟幸得姊姊至誠念佛感召「境隨心轉」,而能「全身香噴噴(西方香)、一身漂亮衣(西方光)」,否則真如命書中所言,慘遭橫禍,肉身不忍卒睹(六道輪廻身悽慘)、不堪聞了(六道輪迴味難聞)。正是:世人過江難自保,唯有彌陀真依靠!

 

(六)佛本醫王能治絕症

 

上一則是說一位十歲女孩子,因一心念佛,念到阿彌陀佛加庇。救他四歲小弟消災免難的事實。各位讀者也許會想;這或者是女孩子的業障較輕,還沒與人多結怨仇,所以念佛易得感應,假若老年人念佛焉能有如此感應呢﹖但要知佛法平等,無有高下,老年人念佛亦有不可思議境界。我再舉一則事實證明。

 

李水錦蓮友媽媽,她是民國四十九年六月十日在慈光圖書館受菩薩戒的,大家都稱她老菩薩,四年前八十歲時,她忽然右胸乳下生了一塊如中碗大的東西,據醫師診斷說是肝癌。已經病入膏肓,不但醫藥無效,開刀更不可能,只讓她要吃甚麼,盡量買給她吃就好了。中西醫皆如此說,不開方,更不打針。以後在床上纏綿痛苦了六個月,由他兒子阿義居士及媳婦侍奉左右,女兒水錦亦回家為她準備後事,可是在此六個月中,老菩薩每天早晚,不論如何都一定要起來拜佛,雖在病苦中,躺在床上也口不離阿彌陀佛聖號;大約在八月初旬,病況已十分沉重,身不能動,口不會說,那一夜正在危急的時候,忽然自言自語地說:「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您寫的那麼多字,我一字也不認識,你何不對我說就好了。」停了一會兒,老菩薩又再說:「多謝佛的慈悲,您明晚十點鐘要來為我開刀割去右乳下邊這塊肉,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您真太慈悲了。」這些話都是阿義夫婦及蓮友水錦親耳聽到的,當時以為老人在臨終,精神恍惚亂說的。但到天明,老菩薩就叫兒孫去備香花果品,在房中排起香案要接待佛菩薩來醫治;真是不可思議,一等到十點鐘,就聽到剪刀等的聲響,突然間,「嗄!」的一聲,右乳下邊那塊肉突然裂開,流出黑的像木炭一般的流質,一粒一粒如拇指大,流出了很多來。從那晚起,她的身體竟日漸恢復健康,那個裂開的創口,經他兒媳天天用茶葉汁洗滌,洗不到一個月已不藥而愈。

 

現在老菩薩一見人就勸人念阿彌陀佛,手中的一串佛珠從來也沒離開過。今年雖是八四高齡,身體卻比普通人來得健康,台中與明秀之間,常是來來去去,精神飽滿異常。

 

佛本是大醫王,佛菩薩的外科大手術,是萬無一失的,但只問你是不是真能「一心念佛」﹖讀者不信,老菩薩至今健在,不妨請你自己訪問一趟,她老人家既不為名,又不圖利,何必要編造出這一套來欺騙人呢!

 

註:期盼罹癌者能知念佛(家人亦可多多為其助念佛號,可加大力量;哀傷徒然浪費時間),則生來死去皆好也。(生則病好,死則生西方,永脫輪迴之苦)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