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感應見聞記(十五)

 

「念佛感應見聞記」一書(網址:http://book.bfnn.org/article/0526.htm ),是林看治居士一生勸人念佛之感應事蹟,淨空老法師與林看治居士早年曾是講經班的同學(老師是李炳南居士(雪廬老人));淨空老法師曾說:這書中一半人他都認識。老法師曾讚嘆林看治居士的講經法緣特別好(很多人喜歡聽),故老法師也向其學習,說,我要讓國中程度的人就聽得懂。(所以老法師講經說法用字遣詞儘量家常化、深入淺出,俾讓學佛人易得法益也。)

 

林看治居士已於民國八十一年預知時至、安詳往生,享壽八十六,火化得舍利數百。往生前二年,交代後事,往生前一周,向蓮友說:「我要回家了。」又連聲讚嘆:「真有西方極樂世界!」(詳情見此書末後)以下若有「註:…」是末學所寫,先報告之,謝謝。

 

以下節錄本書幾例:有化病危、救死、加持智慧等幾個例子。

~~~~~~~~~~~~~~~~~~~~~~

(十五)阿伽陀藥萬病總治

 

台中蓮社到東部弘法的因緣,起自民國四十三年的台中蓮社新春講演大會,在聽眾中,有一位繼續聽了五天的洪林盞女士,遠自台東來此,在中期間,她住在永豐百貨行受黃火朝居士暨夫人阮麵的誠意招待;當時林盞女士是面黃肌瘦,頸項縛了一條繃帶,不時咳嗽,她問黃夫人:「台中有無高明醫師﹖」陪她去看看病,她在台東時曾去照x光,據說在左邊肺部發現了三個洞﹖這幾個月來,吃了一斤正野山高麗參,並且打了一百多針,均未見效。

 

當時是下午五點左右,黃家是佛化家庭,朝暮課誦從不間斷的,黃夫人阿麵就邀林女士阿盞來拜佛,還拿了一串念珠,教她念佛的方法。並且說明這一服「阿伽陀藥」萬病總治的道理給她聽,課誦完畢,亦求了一杯大悲咒水給她喝。晚飯後阿麵就說:「阿盞!妳的福氣不淺,今晚起我們蓮社一連演講佛法五天。」當晚就帶她去聽講,真是不可思議,那晚阿盞竟一點咳嗽也沒有發作,一睡就睡到天明。阿盞感覺佛法很有趣味,住在黃家白天志心念佛,到了晚上就去聽講連續五天,一套淺近的佛學大要,稍有明白。精神有所寄託,身體就爽快了幾倍,她嘆息說:「台中人很有福氣,我們台東人就未曾聞到過如此深入淺出的正法。」阿麵答他:「妳現在已經明白信佛念佛的好處,妳就應發菩提心,請蓮社的弘法人員到貴地去弘揚佛法,使有緣眾生亦得利益,妳就功德無量了。」阿盞聽了很歡喜地答應說:「好好!那就委託妳請,來回車票或飛機票一概由我負擔,但妳亦要一同來敝地玩玩!」

 

遠在十四年前的交通,沒有今天這樣便利去台東一天就到達了,當時必須二天,要在高雄住一宿。終於一行三人,阿盞、阿麵與法圓;當住在高雄旅社時,就發生了佛菩薩庇佑的靈感

 

原來法圓的右足上,生了一個疔,曾醫治了一個多月,爛了二寸四方亦不覺痛。當時一片熱心,忘了腳上生著疔,但到了高雄旅社忽然患部痛得無法忍耐,旅社老闆娘看見旅客足痛的那樣厲害,就介紹說,此地有一種很名的青草精練的青草藥膏,可治此症。當即拜託其買了二元,一貼真是特效藥;止痛、養肉、生肌,三全其美,翌晨就好了一半,三天就完全痊癒。此皆是佛菩薩慈悲,特別加被的靈感,真是藥到病除,否則行不得也。

 

註:一句「阿彌陀佛」即是阿伽陀藥,治一切病(命未終則可讓病速好;壽命若該終則可承佛力而往生西方不再受輪迴苦)。大悲咒水治病靈,阿彌陀佛聖水亦靈,不過一般就是直接念直接淨心而受益。文中洪盞女士一連五天念佛及聽佛法,心意專注,佛光常照,故身體爽快多多。本書作者林看治居士(法圓)自身亦是為弘揚念佛大法而有靈應,腳底疔因弘佛法而有妙應(其平日必亦行坐走臥皆念佛不斷),感得對症之藥而解病痛,此佛法無邊也。

 

(十六)大悲水令死胎復活

 

法圓在臺東海山寺講了五天,圓滿那天,講的聽的將要分離依依不捨的時候,忽然來了一位大約六十多歲的老太婆,提出了一個問題:「你說的皆是解脫生死輪迴,以及改惡、向善、變心的道理。可是現在要求消除病症,解決痛苦,又要如何求法﹖可否請妳慈悲指示!」

 

法圓當時看此老婦人,頸上生了一個大瘤,衣領合不攏來,離開了約五六寸。法圓細想,此人諒必是要求消除她大瘤患部的方法,此時真是左右為難,若是教他求佛菩薩加被,頸上大瘤便會消掉,未必有此把握﹖假若不教她求,而已經誇耀了五天的佛法無邊,有不可思議的感應,周圍又是那樣多的人正等著聽,法圓一時只好善巧方便答道:「假若要求自己或是她人,消災免難,病苦等等,必須朝暮誦念彌陀經一卷,往生咒七遍,阿彌陀佛聖號幾百聲或幾千聲,幾萬聲更好,可是彌陀經不會念的人,只念阿彌陀佛聖號就好,但一定要念願生西方淨土中,然後妳要求什麼再用至誠心,念觀世音菩薩聖號,及加持大悲咒水給她喝;若世壽未盡,就可減輕疾病的痛苦,假若世壽將盡,承此課誦念佛功德之力,往生西方,就得永遠脫離病苦與死亡,這便是究竟之法。」

 

日月如梭,光陰似箭,忽忽不覺過了一年,臺東洪盞又來到蓮社,此時滿面笑容,與去年判若兩人,他的病症,已經消滅了無影無蹤,體重也增了十多斤,衣服全是新裁,舊的已一件都不能穿了。他對法圓說:「臺東人士,大家都要我來請你再度前去講演佛法,不但我念佛得感應。那位頸上生一個大瘤的普愛姑,妳教她念佛課誦方法。以後再求大悲咒水喝,她天天如法而行,她的大瘤已經消滅,衣服的領子也可以拉攏來了,任何人見了都嘆為奇妙!

 

阿盞繼續又說:「不但普愛姑的大瘤消除,得了感應,更有令人難以相信的就是普愛姑的媳婦,她住在臺東附近山上,有了十月懷胎身孕,這女人很會勞力,自忖快要分娩了,內外需要打掃清潔,連豬舍的糞亦挑了幾擔,不意從此以後,腹中胎兒不動,請問山中的老前輩,說是清豬舍動土,動著胎氣,到第三天依然不動,這個孕婦早上就下山來尋她婆婆,普愛姑又不在家,孕婦自己到街上婦產科診察,婦產科醫師說:「你腹中的胎兒,已經死了三天,自己是不容易生出來的,必須用器具把胎兒剪開一塊一塊拿出來。或者開刀手術,把死胎拿出,此外別無辦法可想。」

 

孕婦細想開腹手術,不是小事,沒有婆婆丈夫許可不敢作主,就再回到山上。再經過四天,腹中胎兒依然不動,孕婦再下山來尋婆婆普愛姑,說明胎兒已經七天不動之事,普愛姑就帶媳婦到另一位婦科博士那裏去診,查這位婦科博士亦與前次醫師一樣的診斷,說胎死腹中七天,非把它剪掉或開刀手術不可,普愛姑把媳婦帶回去,跪在佛前,點燃香燭,教媳婦稱念觀世音菩薩,自己開始誦課,然後念大悲咒水一杯,叫媳婦喝下去,要至心哀求佛菩薩加被,希望媳婦腹中的死胎,自然地生出來,不要受開刀手術等等麻煩、痛楚,這時也已日落西山,普愛姑就留媳婦不要返山,與她同睡。當睡到半夜,她媳婦叫婆婆說:「腹中胎兒會動了。」她婆婆答她:「諒必佛菩薩加被,死胎要生出來。」到了天明,孕婦的胎兒已正常會動,身體也輕鬆多了,沒有毛病,就再返回山上,又經過了一星期,孕婦很順利地產下一個男嬰,母子平安無事。洪盞來蓮社說起此事,實是奇異靈應,很多人都聽的嘖嘖稱奇不止。

 

註:觀音菩薩代佛垂慈,普愛姑除念佛外,亦念觀音,並承念大悲咒力而竟讓死胎成活胎,母子俱歡!此亦是承普愛姑及其媳婦誠心虔念佛菩薩名號所致,真佛法無邊,故所謂信佛人有福,念佛人更有福!願莫拿佛法當遊戲,老實多念佛,少說一句(世俗)話,認真斷惡修善,則可真得佛益,名真修功德也。否則此生一過,來世恐千萬世不再遇淨土法門(或享福而雖遇而懶修),繼續輪迴生死苦海,則實悲哉。

 

(十七)摔樓受傷隔日無妨

 

第二次到臺東海山寺的大空地連講五天,勸人念佛改惡向善,東部一帶的發心善信,都來邀約去結法緣,每個地方都約定三天。臺東五天圓滿,就到新港,此行由臺東發菩提心的三位領導,那就是洪盞、陳玉芳和另一位老菩薩,加上臺中去的法圓與慧霖二人,一共五名,下榻在日據時代留下來的一座日式寺廟內,地勢風景都很好,背山向海,日暮漁人歸舟燈火點點,似一幅圖畫,景色怡人,至今想起依然在目。三天弘法皆在這寺中,佛菩薩也賜予特別的感應。

 

事在第二天早上有人來寺說:「某某阿婆,昨天晚上來聽佛法回家,爬到樓上就摔了下來,週身疼痛難當,叫喊一夜,不能行動,何處受傷,無法診斷。拜託你們為她消災消災。」法圓聞說,如晴天霹靂,無奈只好與寺內當家師和慧霖三人到他家裡,上樓就看見這位七十歲左右的老太太躺在床上呻吟,可憐萬分,法圓就跪在他們簡單供奉的佛像前,用萬分至誠懇切心情,向佛菩薩祈願說:「此老信女是昨夜聞法回家,摔下樓受傷的,假若不是來聞佛法與我無干,因為我們是誠心誠意來勸人念佛,改惡向善,使人離苦得樂的,不幸出此意外之災,使我等於心不安。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您老人家亦要負點責任,趕快千變萬化,庇佑這位老人即時身體恢復健康,平安無事!否則,這位老人萬一三長兩短,就難免不被人恥笑佛法無靈。」默禱後就念普門品一卷,觀音菩薩聖號,並且加持了一杯大悲咒水親手捧給他喝,亦教她念觀世音菩薩聖號;可真是佛法無邊不可思議,到第二天中午,這位老太太的身體已安然無恙,精神愉快,由孩子陪著,手裡拿著一枝拐杖,步行來寺禮佛,並向大眾道謝。這不是佛菩薩加被那有如此便宜的呢!現在想起來,還自覺好笑,那時法圓的心情如喪考妣,痛苦不堪,為的是怕「佛教」二字被人毀謗。

 

註:凡夫因緣皆不盡複雜,今日老太太不聞佛法,未必不受傷也(其有劫難也)。幸聽佛法,而得法圓居士助其念經念佛念大悲咒,並勸其念觀音菩薩而得解除傷痛,佛法畢竟令人解脫,尤以一心念佛菩薩名為妙,效用迅速,故曰說得佛法好,不如念佛念得牢!(解脫危急關頭亦在此中也)

 

(十八)菩薩加被啟我智慧

 

新港三天講完,一行五人又到關山去講了三天。最後再去玉里華山寺,此寺是日據時代淨土宗的寺廟,在該寺的大護法及執事安排之下,每晚在街市中心最熱鬧,聽眾最容易聚集的帝君廟開講。講到第二天佛菩薩又顯了奇蹟。那天中午忽然有一位外省籍的男居士在客廳等我,說要談一談佛法,交換意見;那位居士先自我介紹了他的姓名,並且說是皈依臺北某大法師,現在是專門研究禪宗的。聽他如流水般的說了二十分鐘,就知其來意,不是簡單可以對付的

 

當時我心中默禱觀世音菩薩加被開我智慧,能應付自如,對答如流,否則今天就要倒霉了。那大德見我用半通不通的國語,有問必答,他那副緊張面孔再問了一句:「昨夜聽妳講淨土宗,死後神識往生西方,神識什麼樣子,拿出來給我看看!」我即時答她:「你剛才說的這句話什麼樣子拿出來給我看看!」這時客廳一片寂靜,四目相對,啞口無言,再答他一句:「說明白一點,你夜間做夢,那個就是神識。」他頓了一頓掉頭就走。我怕老羞成怒,再來找麻煩,便向住持師交代:「那位大德假若再來要見我,你說『現正在準備要演講,對不起!』就好了。」住持師對我說:「那個人很怪;每位大德或居士來講佛法,或講善書,他都要來質難幾句,使人下不了臺,有的無法應付就走了。真是出乎意料之外,第二晚他已經和十幾位男朋友坐在前排,誠誠意意地聽講。第三天早上還來說:「請居士多講幾天,我昨天很佩服你的智慧,所以去宣傳,勸了十幾位同事來聽講,今晚更會增加聽眾。」如今追憶當時情形,猶有餘悸,若不是佛菩薩冥冥之中護持,一向笨拙的法圓,那有才能與這位宗門大德鬥機鋒呢?

 

註一:上述文中修禪宗人,不謹記六祖惠能大師的「若真修道人,不見他人過」真言(古語也有:「寧動千江水,莫擾道人心」之語),卻是好找人麻煩,以顯自己高深(終將自取其辱、亦自曝其短也,此名「境隨心轉」),幸好被法圓居士度化,否則死後去處悽慘!「發起菩薩殊勝志樂經」(即「彌勒菩薩所問經」)中提到許多學佛人的毛病(正指我們這個時代),喜歡找人麻煩(譬如說某一些法師的是是非非),動機不外出於嫉妒或自大,果報甚慘!淨空老法師有講解這部經(發起菩薩殊勝志樂經講記),末學看了真寒毛直豎!勸有緣人可連此網站http://book.bfnn.org/article/0354.htm 看一遍,決定震撼!

 

註二:林看治居士(法圓)因謙虛並虔求佛菩薩加持,而得助力;謙卑之功,力量大矣。「一分恭敬得一分利益;十分恭敬得十分利益」(印光大師法語),法圓居士大智若愚,故這本「念佛感應見聞記」亦不斷再版歷經數十年而不衰,真乃誠心、謙心所感召也。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