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感應見聞記(十七)

 

「念佛感應見聞記」一書(網址:http://book.bfnn.org/article/0526.htm ),是林看治居士一生勸人念佛之感應事蹟,淨空老法師與林看治居士早年曾是講經班的同學(老師是李炳南居士(雪廬老人));淨空老法師曾說:這書中一半人他都認識。老法師曾讚嘆林看治居士的講經法緣特別好(很多人喜歡聽),故老法師也向其學習,說,我要讓國中程度的人就聽得懂。(所以老法師講經說法用字遣詞儘量家常化、深入淺出,俾讓學佛人易得法益也。)

 

林看治居士已於民國八十一年預知時至、安詳往生,享壽八十六,火化得舍利數百。往生前二年,交代後事,往生前一周,向蓮友說:「我要回家了。」又連聲讚嘆:「真有西方極樂世界!」(詳情見此書末後)以下若有「註:…」是末學所寫,先報告之,謝謝。

 

以下節錄本書幾例:有夢中靈應、前世債主討債等幾個例子。

~~~~~~~~~~~~~~~~~~~~~~

(三六)猴仔鉤仔福至心靈

 

阿嬌自從獲得佛菩薩的感應,加被病癒以後,便繼續不斷的天天拜佛念佛,很快的經過了二年。她的先生,本是幹土木建築包工的,這時,接到一包辦拆屋的工事,就在自由路和中正路的交叉,一座二層建築物,與人契約定期一月必須拆除,若拆不好時要加倍罰款,並且契約上的條件,若有任何人因工受傷或是摔死,包工自己負責,與他無干。可是那座日據時代的博物館蓋得非常堅固,很不容易拆除,四壁皆是厚磚,鐵板,水泥造成,十幾個工人用鐵槌與鑿仔,打了一星期,只打一個大洞而已,一片壁還沒有拆掉,陳先生此時大為著急,自願賠一萬元與他廢約,亦不肯,不然就得賠償十幾萬元。阿嬌終日煩惱,與振中兩人只得向阿彌陀佛和觀世音菩薩再度哀求,希望不要賠錢。一天清早振中忽叫一聲:「媽!你不要哭了,我們包辦拆樓之事不要緊了,我昨夜夢見,三藏法師,手拿一個趕蚊蟲帚領著一群金色猿,在半空中指揮,把我們包拆的那座房屋,一剎那間就拆掉了真是佛力無邊,那金色猿仔很漂亮,媽!那三藏法師所戴的帽子,就是我月前到某戲院去看的電影,三藏取經中的一模一樣。」振中天真的告訴母親,母子倆就再向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面前跪著祈禱,並且發願要捐五百元給李老師,當時正要創辦的一座收容孤兒的育幼院,真是福至心就靈,陳先生聽了振中所說的夢,臺語「猴仔」與「鉤仔」發音一樣,就想到用大鐵鉤鉤壁,再用電機絞繩,一下子一片壁就倒了下來,這樣一天之中就鉤倒了好幾座厚壁,不幾天就金部鉤除完成。

 

陳先生這次拆屋工事,既未違約,又沒有賠償錢,還在鉤壁工事中,更發生了二件不可思議的事,有二名工人在二樓上摔下來,竟沒有受一點傷,地下盡是磚角,水泥塊,如何竟未受傷,真是難以相信。還有一事,是每在鉤壁倒下之前,必須四面查看,有沒有工人在附近,以免倒下壓傷,有一次就在陳先生查看以後,突然走來一位女工,要來工作,恰好一座壁被鉤倒下來,以二寸之差,幾乎就被壓死。很多工人都問陳太太阿嬌:「你們家的土地公,為什麼這樣靈,每次都保佑你啊?」阿嬌說:「我家不是拜的土地公,我們是供的西方三聖,一佛二菩薩,每天都念阿彌陀佛和觀世音菩薩。

 

在雙修念佛班星期日的講經念佛那一天,阿嬌滿面笑容送來新臺幣五百元要捐給新建的育幼院,叫我代為送去並且還說,這回工事,全是佛菩薩大慈大悲的感應,她又把前後經過說給大眾聽,說到振中夢見三藏法師領一群金色猿指揮拆屋的時候,我即時為她解釋說:「振中認為電影中的三藏法師,也許就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手中拿的是拂塵,或是柳條,不是趕蚊蟲的。」當時雙修班的班員,都異口同聲,稱讚佛菩薩的法力無邊,不可思議!並且讚美阿嬌母子的虔誠。

 

註:阿嬌初始學佛甚虔誠,故福大澤及周遭人,有緣的工人亦同受利益而摔下無傷。但受益程度看情形,譬如有句話說:一人得道,九族升天。其實得的利益不一定真的九玄七祖都能升天的,譬如認真修行的人或已往生西方者(此功德甚大,已是大菩薩故),其祖先中有在地獄受苦的,可能蒙受福益而能早超生(往上提升,譬如生畜生道甚至升人間做人),另有的祖先本在人道,可能蒙受福益而生活順心乃至死後升天享天福,故所受福益不同,並非真的每個祖先都能升天也。另見人念佛,加以鼓勵或心中為之歡喜,都能無形中蒙受大福,當然最直接的,還是自己認真修,此最穩當。

 

(三七)夢中念佛逢凶化吉

 

又過了一年,阿嬌丈夫陳先生,有一夜在夢中看到一個境界,有一位留著長長的白鬚老人帶他走路,走了很久很遠,來到一個不認識的地方,在一片曠野間,四週沒有一個人,只有一口長長的木箱,那老人說:「陳先生,你要倒在那裏了。」陳先生一想,倒在那木箱裏就是嗚呼哀哉!心中不免覺得害怕起來,就合掌大聲地連念「南無阿彌陀佛」!念不到幾十聲,忽然走來一位約十七八歲的鄉村女子,用手指著我說:「你快回去吧!」一覺醒來,卻是南柯一夢,清早起來,就對他太太阿嬌說,昨夜的凶夢,幸好在夢中會念佛,否則不堪設想了。阿嬌即刻到佛前燃香點燭,祈求佛菩薩慈悲加被,使大事化小事,小事化無事。

 

陳先生,當時正在包工建築一座三樓房屋,工程已經快要完成了,那一天早上吃過飯後,因為昨夜害怕的惡夢關係,心中悶悶不樂,就到工事現場,剛想要上三樓去查看,忽然來了一位工人,向陳先生說,你不必上去了,我去看看就好,這位工人就踏上木架梯子去了,陳先生仍舊站在那裏,手向口袋裏拿出一枝香煙,正在擦火的時候,忽然之間聽到一聲拼碰,一看就是那個剛才替自己上三樓的工人,不小心腳踏歪了,由樓上摔了下來,倒在地上,此時陳先生的香煙尚未抽,嚇了一大跳,立刻上前扶起,已是人事不醒,陳先生抱著他雇了一輛計程車送往醫院急救,但因為傷重腦受震盪,在車中已經氣絕,到醫院已是回生乏術了。陳先生為他隆重喪葬完畢,再送了幾萬元給他的遺族,才圓滿結束。

 

陳先生經這一番災禍,可以說是破財過運,但是自從那一天過份受驚以來,好像「三魂七魄不在身」一樣,精神不爽,不思飲食,他太太阿嬌很是著急,就去請教金枝師姊,將以上情形說給他聽,金枝師姊就教她用一杯開水,在佛前虔誠念七遍大悲咒後,給他喝;若見效就很萬幸,若無效則速到醫院診察。阿嬌依照金枝教的方法,恭恭敬敬,一心念了七遍大悲咒後給他先生服用,真是靈驗異常,水到病除,他先生的精神逐漸復元,不藥而癒。

 

話說到這裏,必有人發生疑問?佛菩薩是大慈大悲的,為什麼只救一個人,那可憐的工人之死卻不施救呢?我們大家要知道,心能造業,心能轉業,陳先生受妻子念佛的薰習,八識田中已經播下了阿彌陀佛的金剛種子,所以吉凶未來先有預兆。那夜夢中,一個老人帶他去另一境界,要他鑽入木箱,幸而他八識田中的阿彌陀佛種子生起現行,忽然合掌念起佛來,這就逢凶化吉,消災解厄,大事化為小事,小事化無事了。

 

至於那工人,並不是佛菩薩不救他;因為凡夫都是認假作真,以苦為樂,只顧眼前的享受,終目迷惑顛倒,無論吉凶來到,佛菩薩怎樣指點也是一團糊塗,怎會合掌稱念佛菩薩聖號呢?不會念佛就不能轉業,何時何日要到閻羅王城報到就得去,俗語說:「閻王指定三更死,不肯留人過五更。」如此推想起來,那工人之死也不例外,此乃定業不能轉。

 

也許還有人再生疑問?為什麼陳先生在前幾年,包拆大樓工事時,蒙佛菩薩感應而既未賠錢又獲平安!這次卻損失甚多,又受到驚險佛菩薩何以不加被呢?要知凡修行人初發心時多極虔誠,可是過了些時,環境轉變,皆隨各人因果,順境逆境,自作自受,當時阿嬌夫婦連那孩子一家人,是初發心,用至誠心,日以繼夜,虔誠懇切稱念的緣故。後來這次因為人生災難多,逆境多,煩惱多,這些災難、逆境、煩惱,時時刻刻擺在眼前,像這樣突然來的災禍,陳先生雖然損財受驚,仍是重報輕轉,亦是不幸中之大幸。冥冥中仍有佛菩薩在保佑著。

 

註:八識田即第八阿賴耶識(即「神識」;一般稱靈魂,靈魂的現象有表淺的意識,有深層意識,阿賴耶識猶如不可見的電腦資料庫,把我們眼見、耳聽所見所聞所感通通收入,累劫累世的印象善惡種子都在其中,含藏不盡也。),常念佛人心中常有佛,阿賴耶識中印象深厚,猶如田中不斷落下淨佛種子,能漸漸滅罪消業也(逆境來時容易想起念佛而能消災)。摔死的工人不與佛接近,必然隨順一般的貪、瞋、痴、(驕)慢等習氣,故轉不了命中之劫,此謂「定業難轉」。是定業或不定業,通常要看結果;譬如病危之人一心念佛,有的把病念好了(業轉了,此乃不定業),有的病還是念不好、往生了(定業雖難轉,但至少往生西方,永脫輪迴了)。

 

眾生若能救,阿彌陀佛早就一手把數不清眾生救光了。正是眾生自己遠離佛,不肯念佛信佛、斷惡修善,故無法得佛救度,佛亦無可奈何(有的雖念佛,但心中貪婪、自私、瞋恨…惡心不斷再加上造口業等惡行為,不能稱為真念佛也,故修行路上也困難重重,甚至退轉乃至臨終現惡相,極樂在天邊(往生西方無份,三惡道大門為君開))。

 

學佛人一般有句話:學佛一年,佛在眼前(很恭敬,也較有感應),學佛二年,佛在天邊(恭敬心漸漸減弱),學佛三年,佛化雲煙(沒了,佛沒了,把佛的教訓忘得光光的,變成老油條了)。所以,學佛,就是比氣長,以念佛而言,誰能撐得久(念佛勤快、斷惡心不懈怠),西方就是誰的!

 

(三八)貓兒索債要求超度

 

凡人到了臨命終時,除了西方的聖道外,不是天上、人間,便是畜生、餓鬼和地獄等道分判的時候。命終人的眷屬,若能幫助他念佛,那就是送他神識往生西方的聖道,永遠脫離生死苦海。可是臨命終日,如臘月三十日一樣,宿世冤業,債主全部到來,那肯放你干休?債既未了,臨終怎肯讓你逍遙自在。在此一剎那間,這個責任大半在做眷屬的及助念人員的身上。所以念佛修行的人,千萬不要仗著自己修行多年,功夫不錯,種種布施功德亦做的不少。除了真有把握要走就走的行者以外,臨命終時,還是助念要緊。現在且舉一位在前月往生的蓮友來證明。

 

臺中蓮社,四十八願願主兼施財班班長洪環蓮友,今年六十二歲,在親近炳公恩師二十年的同修中,可以說是最有福報,最為虔誠,最發大心的人,沒有一個人能比得上她的。她的福報是家庭最清閑,女兒、女婿、孫兒都孝順,一家信佛念佛,且家財富裕,布施從不吝惜,所以老師給他領導施財班為班長。他對信佛的虔誠是,每逢老師講經或開會等,都是風雨無阻,不但自行如此,並且心心念念都想要利他。我常向人讚嘆洪環,最難度者就是家族和鄰居,可是阿環呢?真可以說悲智雙運,善巧方便,不但家族志同道合,即在他家附近遠志里、光照巷一帶,幾乎家家戶戶,都供奉著西方三聖像,能度一條巷都來信佛,實屬罕見。這完全是她發大菩提心的成果!不但如此,他又擔任中市北區婦女會幹事,曾經勸止了十幾個家庭的不和,當年輕夫婦面臨感情破裂,要妻離子散的時候,被他無礙的辯才,一經勸導,家庭便變成美滿,並且多皈依了三寶。所以每人都讚嘆洪環師姊家庭環境好,配合她那慈悲喜捨的精神,在人生中,可以說是十全十美的了。

 

可是美中不足的是,洪環師姊,在去年忽然染了胃腸病,曾經去外科開刀一次,到今春二月中旬轉重,經中西醫藥無效,病重時曾請炳公老師開示,老師看她吃鎮靜藥,迷迷糊糊的,就向她子女交代,以後千萬不要再給她吃鎮靜劑,助念時精神昏昏沉沉的,神識是不得去西方的。到十七日午後三點鐘,我在蓮社接到他女兒的電話,說他母親已經昏迷不醒人事了,我立即與玉貞師姊等數人前往助念,當時我們大家都只見她急促喘息,不知人事,兩手不斷舉起放落,要撥開什麼東西的樣子,我們不斷的念佛,念到大約五點多鐘,她的急喘已漸平順,兩手亦停止上下,漸漸清醒過來已能說話了,她向我們說:『師姊!多謝您們,好了!你們休息休息吧。』我說你要靜靜地心中想佛,不要多說話。此時已經是六點鐘了,我就交代她子女說,萬一三更半夜,危險的時候,你們大家子孫都要加緊念佛,但必須齊聲,不可以有的念阿,有的念陀,有的念彌,前後參差,反而擾亂臨命終人耳根,我交代完後就與蓮友各自回家。

 

到了次日早上,想起一位知音,就要與世長辭,難免含悲掛念,即刻跑去看看昨夜經過如何,當我一進門時,阿環聽到我的聲音,就大聲叫起來:「看治師姊來來!」我就坐在她的床沿上。她對我說:「我昨天下午好得你們為我念佛,因為當時正好像被一條黑黑大蚊罩壓住,那罩有幾千斤那麼重,壓得使我透不過氣來,只有兩手還可自由,一起一落要想把它撥開,但又撥不開?」我問她:「你為何不念阿彌陀佛呢?」她說:「週身壓得透不過氣,不但口念不出來,連心也不會念了。好得還能聽到你們大家念的聖號。聲音又大又亮,那個黑蚊罩就漸漸地消失了,我才感覺身體輕鬆,慢慢的清醒過來。」

 

洪環又說:「看治師姊,我昨天還看到一個境界,又說了很多話。」我問她說什麼話呢?她說:「昨晚大約二點鐘左右,我看見一個穿白衣服,約摸八歲大的童子,長得很體面,出現在我房裏,我問他:『你是小偷,來偷東西的是不是?』那小孩立刻否認:『不是!不是!』我再問他:『你從那裏來的,來做什麼?』他說:『我從六道輪迴來,要來與你討債,算帳。』我說:『我為人清白,未曾欠人債務?』那小孩又說:『不是今生,是前生的債,因為你前生在臺北為人好殺,殺死了四十隻貓,都拋棄在基隆河(舊名)不信你去查查就知道,我是其中一隻,因為你把我殺死後依然投在河中,掉在岸邊,有一位姓許的人,把我救了起來,可是已經不能再活了,所以把我用一條繩縛起來,吊在樹上,我受了日月精華,所以能得此人形,可是我三十九個兄弟姊妹,依然貓形在那裏受苦。我是來要你,拔度我們這群貓兄弟出苦的。』我連忙說:『可以,可以!我們蓮社,月中就要祭祖,順便給你超度就好了。」那童子卻說:『不可!不可!必須要做二個竹籃去裝那三十九隻貓,你親自在你家裏念經超拔。』我就答應了,今天早上叫庚申寫信去臺北一位親戚家查問了。」

 

過了三天,臺北的親戚回信說:很早以前臺北確有此河。洪環此事,不但對我說,還向很多蓮友說過,她就請了趙錟銓、王清漢居士等十數位蓮友到他家裡誦地藏經,念了三天的經懺,為那四十隻貓拔度。最後一天,晚上又做了一堂普施,為他解冤釋結。

 

到了農曆三月初五早上,有人打電話來,說洪環快要往生了,目前僅存一絲喘息,我就再與玉貞師姊等數人到她家裡念佛,大約念了一點多鐘,她的女兒素琴,對我說:「師姨!我母親自昨夜起就像這樣只有一絲氣息,到現在還不得往生,她以前曾囑付過我,要在往生以前,替她先換衣服,不知是不是還未換衣,所以不肯往生?我現在就為她換好不好?」我說:「不可!不可,現在為她搬動恐怕引起她的煩惱,就不得往生。」於是又念了大約半點多鐘,依然如此,我想也許她真的執著要先換衣服,就叫大家暫停念佛,我到她耳邊大聲的說:「阿環師姊!你念佛二十年,心心念念都是要往生西方,你已經懂得此娑婆世界是假,是苦。人生在世幾十年中,每一個人終要死的,只是分先後而已。極樂世界才是我們安穩家園,安穩故鄉,阿彌陀佛是我們的大慈悲父,要來接你,你須要萬緣放下,一心念佛,我們大家現在就再幫助你念佛,送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他日你還要乘願再來,廣度眾生。阿環你要放下一切,我們請阿彌陀佛來接引你,你要隨大眾念佛啊!」真是不可思議,大家都見到,當我對她說話時,她眼睛就睜開,頭還不斷地動,表示很滿意的樣子。我們便繼續念了五分鐘,她就含笑而去。此時正是三月初五日上午十一點鐘。咽氣後又念了八點鐘,纔由他子孫沐浴洗身換衣,準備後事。

 

由於以上的實例,我們看,當洪蓮友在那臨終之前,見到一條千斤黑罩,把她壓的萬分痛苦,自己沒法弄開,假若沒有蓮友,在他身邊為她念佛,何能再回陽十多天,用佛法為那些小貓冤魂,辦那解冤釋結的功德。而那些冤魂,知道洪蓮友平日念佛,會生西方,這筆冤債,就無法討償,所以無可奈何,現身孩童,坦白的說出了前生被殺害的一段業情,要求為她們念經超度出苦。可見因果可怕,好不危險!筆者寫到這裏,不禁毛髮直豎,感嘆不已!真是「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

 

註:往生西方是大事,是一生了脫生死輪迴、永遠脫離六道輪迴生死苦海的大事,即使乘願再來,亦是菩薩身(雖度眾生實不苦,演一場戲也)。但每個人生死業海造業多端,過去生的債主可能臨終會來討債,雖如是,亦不用過怕!但求平日多念佛、慎言口心行,認真斷惡、莫起輕忽、傲慢心,臨終必得善緣相助,往生西方,此「境隨心轉」之理也(真誠心感順境;懈慢心感不穩境);但為求保險,平日念佛仍是疏忽懈怠不得,佛多念一句,越是保險,廢話少說幾語,保障自多一分。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