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感應見聞記(十八)

 

「念佛感應見聞記」一書(網址:http://book.bfnn.org/article/0526.htm ),是林看治居士一生勸人念佛之感應事蹟,淨空老法師與林看治居士早年曾是講經班的同學(老師是李炳南居士(雪廬老人));淨空老法師曾說:這書中一半人他都認識。老法師曾讚嘆林看治居士的講經法緣特別好(很多人喜歡聽),故老法師也向其學習,說,我要讓國中程度的人就聽得懂。(所以老法師講經說法用字遣詞儘量家常化、深入淺出,俾讓學佛人易得法益也。)

 

林看治居士已於民國八十一年預知時至、安詳往生,享壽八十六,火化得舍利數百。往生前二年,交代後事,往生前一周,向蓮友說:「我要回家了。」又連聲讚嘆:「真有西方極樂世界!」(詳情見此書末後)以下若有「註:…」是末學所寫,先報告之,謝謝。

 

以下節錄本書幾例:有消災、退鬼等幾個例子。

~~~~~~~~~~~~~~~~~~~~~~

(三九)小妹開罪念佛解冤

 

在七年前,筆者在南京路金剛班班長李水錦家裏講彌陀經的時候,當時有一位最虔誠的聽眾,姓楊名勸,年三十多歲,她很會做生意,曾經結過婚,因為小夫婦個性不合,就各自分離。可是阿勸此人是很守婦道,所以她的翁婆去世後,雖然已與夫離婚,阿勸在每年清明時節,仍回鹿港自己家裏,備了五牲酒禮糕餅等等很多東西,去翁婆墓前拜祭。

 

在七年前,阿勸還是初信佛教,到了清明,依然回故鄉去,備了很多東西與姪兒們,及鄰居的孩子們,到荒塚上,祭拜她有緣無緣的翁婆,他正在撫今思昔的時候,忽然聽到站在墓碑邊,十歲的姪女叫道:「阿姑,你今天來拜墓拜錯了,我們是姓楊,這坆墓是姓許,不對了嘛!阿姑我們回家吧!以後不必再來拜這姓許的墓了。」因為這女孩子,看見墓上石碑姓氏,不知內容。我問阿勸:「你為她解釋了嗎?」阿勸說:「對小孩子怎麼說這些過去事呢!我就把糕餅糖果分給一群牧童村女,把五牲酒菜帶回給他們吃,自己就趕回臺中了。」

 

阿勸返臺中後,那夜十二點鐘,鹿港的弟弟突然趕來很著急的問:「姊姊,你今天帶小妹(指他十歲姪女)到墓地去,有沒有做什麼不對的事?為何吃晚飯後我正在寫課題的時候,忽然間,小妹大聲哀叫起來,直嚷著:『爸爸媽媽!很多鬼從窗裡跳進來,都伸著長手要抓我去,他們罵我多管閑事,教人以後別去拜祭,爸爸媽媽我很駭怕!』她弟弟又說:「不但這樣鬧,並且又發了高燒,所以家人叫我趕快來問你,今天去墓地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阿勸就將在墓地的事,告訴了弟弟。她說:「諒必是開罪了那些鬼魂,我明天早上,拜託我們蓮友去念經超度就是了。」

 

到了明天早上,阿勸就到班長家裏,向李水錦說,昨天祭墓,無知姪女說了得罪亡者的話,昨晚上就來找麻煩,讓我弟弟連夜趕來告訴了我,今天特來請求班長想個辦法。慈悲的班長李水錦,就與副班長林玉鏡,連阿勸三人,來到鹿港為他念了一卷彌陀經、廿一遍往生咒和大悲咒、心經等,為他消災解冤,並用大悲咒水給小妹喝,又教他家人多念阿彌陀佛,真是不可思議,那小妹的熱度漸退,居然就平安無事了。阿勸從此感覺佛法無邊,益發深信,倍加精進了。

 

到了去年二月,當蓮社開小組會的時候,阿勸站起來請問炳公老師,她說:「我在未信佛以前,家中供著一尊王爺公,我妹妹亦做了一塊三錢重的金牌掛在神像胸前,現在我已經是三寶弟子,想要把那尊王爺公請到神廟去,而把那塊金牌取下賣去,把賣掉的錢,另塑一尊地藏菩薩,我的妹妹已經同意,請問老師可不可以?」老師回答的是:「可以;不過這尊地藏菩薩,要寫明是王爺公供獻的,因為你妹妹的金牌已經送給王爺公了,金牌即屬王爺公所有。如照我這樣做,就不算有過錯了。」由此可見,現在的阿勸,已是一位正信的佛教徒了。

 

註:王爺公、土地公等皆為「陰神」(若貪食信眾所供肉食,自身尚且積罪業,何能供福與眾生?壽命到皆再輪轉去也。家中若有拜土地公者,可勸同念佛求生西方。),屬鬼道較有福報眾生。信佛法無邊,亦尊重此類陰神,但福報非陰神可給,福乃自己種,自己得也,有的人拜土地公求發財,卻不求自心慈悲、喜捨乃至斷惡修善,充滿了貪婪心,這樣是求不到福、反招禍的,求土地公亦沒用。

 

(四十)各人生死各人自了

 

再說,阿勸在一個月前的星期日早上,來蓮社對我說:「看治姊!信佛的人必定要學會早晚課誦、念經念佛、念往生咒,一旦災難臨頭,自己會念,就能得救。」他又說:「因為在二個月前,我在彰化有一位親翁,半年前就染上一症,據臺大醫院醫生說是腸癌,曾經在臺大病院開刀,據醫生說,他的大腸好像魚鱗一樣,不可能割掉,叫他兒子趕快出院回家,要吃什麼東西,買給他吃就好了。」我聽說親翁,患了不治之症,就到彰化去看他,親家母對我說:「你親家已經交代,他臨命終時,須要為他助念八點鐘,不要哭泣,喪事要辦素齋,全部要用佛教儀式。」我說:「你們沒有見過人家助念,怎麼會助念呢?萬一要助念時,你打電話給我,我在臺中請幾位蓮友來幫助你助念。」

 

到了二月初旬,我又接到彰化親家母電話,說親家快要往生,我就趕快邀請二位蓮友與我一同到彰化,只見親家坐在廳中靠椅子昏迷不知人事,渾身大汗淋漓,呼吸困難,我就與蓮友開始念阿彌陀佛聖號,最使人放心欣慰的是他家兒女媳婦孫輩等人,都圍攏來齊聲同念,念到中午他已清醒過來。就向家族們說:「剛才很多凶惡鬼神,要抓我去,可是我們阿彌陀佛法力無邊,現在已經走了,我要進房去安靜一下。」阿勸看親家說話,已如好人一般,就帶了同來的兩位蓮友,到附近素食館吃了午飯,然後,買了車票,送她們先回臺中。

 

阿勸因為想在午後再到親家家裏看看,所以沒有同二位蓮友一同回家,阿勸另有一位阿姨住在南門,就先到阿姨家裏,說明來意,要休息一下。阿姨當然很歡迎,就招待她在一間很清靜的客房裏休息。阿勸獨自一人坐在床上還沒閉目的時候,忽然間看到很多兇惡鬼神走來,抓住她的頭髮向木床上亂撞,使阿勸痛得連念佛也念不出聲來,只好用心念「阿彌陀佛」,不斷的心念,那些惡鬼抵敵不住,這才跑了。

 

阿勸醒來不敢告訴阿姨,匆匆辭別,亦不再到親家家裏,就一直搭車返回臺中,一跑進家就到佛廳,點香燃燭,讀誦阿彌陀經,還念了幾百遍往生咒,再念阿彌陀佛聖號,念完就下跪回向說:阿彌陀佛你要為我做主,我現在念的經咒、聖號,全部要布施給中午在彰化打我的那些兇惡鬼神,使他們離苦得樂,以後不可再與我糾纏,也不可以與親家糾纏,真是不可思議,從此,不但阿勸以後平安無事,親家也漸漸復元,已能走路到附近市場散步,一直到四月二十三日,夜間三點,突然氣絕,一時也來不及請人助念這證明,平時無念佛之因,臨命終時,就無幫助往生的緣,雖然希望要人助念亦不可得

 

所以說:各人吃飯各人飽,各人生死各人了。讀者要消罪業求往生的話,必須各人自己多多念佛,保證居家平安,出門無事。並且,此生壽終之時,得遇善緣,往生樂國。

 

註:佛門早晚課誦由古延今,但時遷法亦遷,今日人們生活忙碌,若是早晚課皆以念佛或念淨土經典為主,不但無有缺失,反而易收專修之力。如諦閑老法師之鍋漏匠徒弟,識不得幾個字,就聽老法師之話,在偏遠一寺中每日念佛,念累了就休息(雖休息必也心中默念也),休息好再念,如此不間斷,約三、四年後,竟站著往生,雙手握現大洋(後事不勞他人),待諦閑老法師聞訊趕到,這往生的徒弟已站了三天。可見專修之力、專修之妙也。若念佛輔以其他經咒,宜少許,不宜太雜,愈雜愈不妙。

 

(四一)時刻念佛解脫災厄

 

一句阿彌陀佛,本是阿伽陀藥,能普去百病,消災免難,確屬不錯。茲再說一位虔誠念阿彌陀佛者所得的感應。這位居士家住臺中三民路省立一中對面,原籍福州,名叫孫鳳英,年約卅多歲,她少時在大陸就已信佛,種下了善根,抗戰勝利,臺灣光復,他轉來臺中以後開始念佛,因為與萬太太為鄰,曾參加了蓮社的復興班。可是他離雙修班很近,星期日的講經,每次都參加。她有一天對我說:「師姊我念阿彌陀佛那樣感應,為什麼勸人念佛,人都不肯念呢?」我問他曾得什麼感應?她就將七年前的一段事實告訴我。

 

她說:「在七年前七月中有一次大颱風,我家以前的廁所,是設在離開住屋一段距離的屋後大溝邊,廁所旁邊有一棵大榕樹,還是日據時代留下來的,我在那天晚上九點鐘去廁所方便,當進入廁所時,耳邊就聽到好像有人對我說:『趕快走開!危險!危險!』一連聽到三四聲,我怕得連忙跑出來,一口氣跑到廚房裏,忽然間一聲巨響,如打雷霹靂落地,只見那大榕樹被風吹倒下來,正倒向廁所那邊,假若向房屋這邊倒來,那就不堪設想了!我的先生一看廁所被榕樹壓塌,就大聲呼喊子女,叫快去救你媽媽!她正在廁所裏,要是壓著一定沒命了!我這時從容地由廚房裏走出來,笑著對我先生和子女們說:我在這裏不必驚怕,因為阿彌陀佛在我耳邊叫我趕快離開,危險!危險!沒有大便,我就跑了出來,剛剛走到廚房,大榕樹就倒下來了,假若不是大慈大悲的阿彌陀佛救我,恐怕現在已經粉身碎骨了。」我聽了孫鳳英居士的感應,便讚嘆、祝福他!又問他你每天如何修法?她說:「我先生是一個窮公務員,又有六個子女,必須量入而出,好得修此念佛法門,不要花什麼錢也可以修,我每天早晚燃香禮佛三拜以外,洗衣時念佛,煮飯也念佛,掃地亦念佛,我時時刻刻都是默念在心,我見了鄰居就勸人念佛,勸人聽經,可惜他們皆不信,有的反視我為愚迷!所以我看他們終日說東言西,閑話是非,虛度光陰,很為他們覺得可憐!」我就安慰他說:「你就這樣用功,心不離佛,佛不離心,最後,必得解脫,此生沒有辯才度眾,發願往生極樂,具足辯才,乘願再來,度化一切眾生。」

 

孫鳳英居士有一天又對我說:「我在去年夏天,亦曾經蒙佛加被,解脫了一次災厄。」接著她說:「事情發生在去年五月,有一晚,大約二點多鐘。我的左手臂脈膊上,在睡眠中忽然被什麼東西咬了一口,痛徹心肺,立刻大聲哀叫,我的先生和大孩子起來,只見一條大蟲在我手臂上爬動,他父子兩人就趕快把那大蟲捉住,釘在壁上,我當時痛得要死,被咬傷處好像有什麼東西,會到處流動,一直痛到腦裏。感覺頭部脹的像斗一般大,可是心裏很明白,那股痛勁,如痛到心臟,就沒命了。因為胸口被塞得喘不過氣來,我自己也想,一定命中註定該活到此時此刻為止,恐沒有辦法可救了。」

 

「當我被咬時,就覺得生命難保,因為痛得要命,我就一心大聲念『阿彌陀佛』。雖然痛已流行至腦際,即使行到心臟,我還是一直用心念佛,希望阿隬陀佛來接引我去。」這時我便問他:「流行到心臟便休想活命,但你是吃了什麼藥或打什麼針才救好的呢?」他答:「在三更半夜,何處去請醫生,沒有打針亦沒有吃藥,我自己一心一意只想往生西方,一直不間斷地念佛,念到不驚不怖,心裏一絲不掛,只有一句『阿彌陀佛』,那個時候,忽然間,身體輕鬆起來,不但頭不痛了,心胸亦不悶了,不到天明,就清醒起來,精神也復元了,可是仍很疲乏,翌日在床上休息了一天,就平安無事。」

 

我又問她:「那蟲是什麼樣子,有多大,為何咬人那樣厲害?」他說:「現在還是釘在壁上,差不多一尺左右,有很多很多的腳。」我問她什麼顏色?他說赤塗色。我說:「那不是蜈蚣嗎?你真有善根,臨急會得用心念佛,否則蜈蚣咬了要害,比毒蛇更危險,往往會致人喪命的。」

 

以上二則奇異的感應,是孫鳳英蓮友親口對我說的。

 

註:人在危急時,念佛之心異常懇切!若是平時就有在誠心念佛,則縱遇到危急,念佛的力量必比平時不念佛者大上千百倍,故消災異速也。上述孫鳳英居士念佛精勤,一句佛號時時默念在心,故感應甚顯,為念佛人模範。

 

(四二)竹報平安落水遇救

 

陳嫦娥師姊是我們老蓮友中最慈悲,最有趣的一位師姊;她已兒孫滿堂,住在中市篤行路。現年七十八歲,但仍五根不衰,記憶力又強。所以自青年時代就學會了辨別草藥,每一種草藥治什麼病,她都記得清清楚楚。有一次我問她:「師姊!你拜佛那麼虔誠,不知曾得過感應否?」她連說很多,於是打開話匣,便開始說起她親自經歷,念佛感應的事。

 

嫦娥師姊說:「約在十八年前,我住在烏日時,已經皈依三寶,早晚虔誠拜佛。有一天睡午覺,做了一個夢,看見一位穿白衣的女子,手拿一枝竹,大約四尺多長,兩頭用紅布包紮,很是好看。那白衣女子對我說:『壽來啊!拿此竹子給你治病去。』此話說完就不見了。待我醒來,夢境還是依依目前,就對兒媳說了夢中事,兒媳亦是莫名其妙。

 

「到了下午五點多鐘,我的孫兒對我說,隔壁的某阿伯害了重感冒,要奶奶找草藥給他吃。我就拿了一只籃仔,去找青草,半路上遇到一個孩童,他對我說:『阿婆!前邊有一隻惡犬會咬人,您要小心啊!』在路旁我就隨手折了一枝竹子,對孩子說:『謝謝您,我有了這枝竹,狗來就不怕了。』真的狗就怕竹子,連吼也不敢吼一聲。

 

「等我把藥草找的足夠時,在圳溝邊,忽然一個牧童,牽著一隻肚子很大的牛,那牛走近我時,突然越了一個頭,竟把我一個倒頭栽,翻身跌入大圳溝中,一丈多深的水中,這時我心中自忖一定沒有命了,因為一丈多深急流的水,足踏不到底,身子浮起來時,藥草籃已被水沖去,可是那根竹子依然拿住未曾鬆手,我又不識水性,一直咕嚕咕嚕地吃水,在此千鈞一髮之際,那個牧童很聰明,就大聲叫我:『阿婆!阿婆!你手裏拿的那根竹子轉向這邊來。我把你拉起來』。我聽了就將竹子轉向牧童這邊,雙手緊緊握住,牧童倒頗有力,亦雙手把竹子接緊,慢慢地把我拖起來,終於救上了岸。

 

「人家看見我全身衣服濕透都是水,正像落湯雞一樣,大家都稱讚我好大福氣。據說在那個地方掉落水的,皆是被水沖去,沒有一人得救的,已經有幾十人死在那裏。這時,我纔想起那奇妙的夢,我夢見白衣女子給我一枝竹子,與那路旁折的竹子一般長,只是人間的竹子沒有那麼好看。」

 

以上是嫦娥師姊所述的靈感經過。

 

我就稱讚她與阿彌陀佛有緣,阿彌陀佛又名「無量壽」,那觀音大士化作白衣女子對你說:壽來送此竹子給你做醫生。夢竹原是最吉祥的,所謂「竹報平安」的吉兆,這便是大醫王無量壽佛的慈悲,為了救治你的一場橫禍,令你免作水中冤魂,這枝竹就是先給你報平安的,可見佛法無邊,真是不可思議

 

註:東北有三寶:人蔘、貂皮、烏拉草;佛門有三寶:諸「佛」、正「法」、「僧」掃掃。佛表「覺而不迷」,法表「正而不邪;正知正見」,僧表「淨而不染;掃除心地邪惡、貪婪、仇恨、…等諸邪心垃圾」;除此之外,別無「三寶」,要得看清、認清、莫被亂心。一句「阿彌陀佛」即諸佛,求生西方是大覺;一句「阿彌陀佛」具足無量智慧正知見,求生西方是正見;一句「阿彌陀佛」最極清淨,求生西方即成就大菩薩清淨平等心,平等、慈悲、大愛心念佛,最是完美,必生西方。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