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感應見聞記(十九)

 

「念佛感應見聞記」一書(網址:http://book.bfnn.org/article/0526.htm ),是林看治居士一生勸人念佛之感應事蹟,淨空老法師與林看治居士早年曾是講經班的同學(老師是李炳南居士(雪廬老人));淨空老法師曾說:這書中一半人他都認識。老法師曾讚嘆林看治居士的講經法緣特別好(很多人喜歡聽),故老法師也向其學習,說,我要讓國中程度的人就聽得懂。(所以老法師講經說法用字遣詞儘量家常化、深入淺出,俾讓學佛人易得法益也。)

 

林看治居士已於民國八十一年預知時至、安詳往生,享壽八十六,火化得舍利數百。往生前二年,交代後事,往生前一周,向蓮友說:「我要回家了。」又連聲讚嘆:「真有西方極樂世界!」(詳情見此書末後)以下若有「註:…」是末學所寫,先報告之,謝謝。

 

以下節錄本書幾例:有消災、除厄、治病、夢中菩薩報喜等幾個例子。

~~~~~~~~~~~~~~~~~~~~~~

(四三)此世先聞天樂鳴空

 

再說嫦娥師姊,她自拜了佛後,朝暮課誦的彌陀經,念的很熟,且咬字分明,所以幾位老蓮友都喜歡請她教讀彌陀經,當她念到經中「常作天樂,出微妙音」時,她就常想:「假若未往生前,此生此世就能聞到,天樂微妙之音,不知如何快樂呢!」十年前的一個夏天,嫦娥師姊住屋後邊種了一棚菜瓜,掛著一條一條又大又嫩的瓜,老師姊眼看菜瓜長熟,要想嚐嚐新鮮的菜瓜,便叫媳婦先到廚房準備,自己走向瓜棚,就爬上汽油桶上面要摘菜瓜,當摘了一條又一條的時候,一不小心,空汽油桶載重不穩,老師姊就連桶帶人一齊跌倒下來,靜靜躺在菜瓜棚下,大約十幾分鐘,她的媳婦在廚房裏等的久了,想為何婆婆摘菜瓜那麼久不回屋來,就來到瓜棚下一看,大驚失色,連呼「婆婆!婆婆!」還以為是腦震盪,昏倒在地上,不知人事呢!

 

這時師姊突然制止媳婦的喧嘩,對他說:「不要叫!我正在靜聽著美妙的樂聲,聽得精神清爽,被你一叫,什麼都沒有了!」她媳婦說:「音樂在那裏?我怎麼沒有聽到呢!」師姊又對我說:這時,我在地上就站起來,把汽油桶豎直後,又爬上去再摘了二條瓜,才同媳婦回進屋裡。

 

她又說:「即使現在想起當時,天樂的微妙聲音,真是世間所未曾有的,所謂不可思不可議的音樂。」我問她:「那微妙聲音,來自虛空呢?還是那個地方所發出的音響呢?」師姊說:「當時感覺似在頭上,很近的地方。」我半開玩笑地說:「萬法由心造,從前有一個畫家畫馬,乃思馬的構造和動作,自己卻變成馬,就是這個道理,因為你終日憶想:想聽聞西方極樂世界的天樂鳴空,久久便真的聽到了,也許是心理作用吧!」

 

師姊立刻辯正說:「確確實實是阿彌陀佛的感應否則我跌下來時,地上都是石頭散磚,卻連一點傷痕都沒有,當時我已是六十八歲的老年人。假若不是阿彌陀佛,大慈大悲加護,那有如此便宜呢?

 

註:多年前,末學曾有一次作夢,夢中末學浮在天花板,然後聽到很美好的「南無阿彌陀佛」(沒有配樂,就是一句佛號高低變幻調和出音樂)美聲傳唱。那聲音像是一人唱,像是百人唱,又像千人和唱,真好聽極;聽了令人感覺悲切(不是悲哀),很想去度眾生(救苦難眾生;此聖音具強大攝受力),但又自在、從容。醒來後,末學想哼也哼不出來(那是和聲,難學也),音調似乎也忘了。想想歐洲有天籟女高音,非常好聽、感動,但與這彌陀聖音比起來,歐洲天籟變成了「自私之音」,相形見拙。如果有人問末學碰到危急會往哪邊跑,末學一定衝向彌陀聖音中,那聲音給人百分百安全感,像千樓高廣安心大瀑布;而歐洲天籟像是自身都難保的黃果樹瀑布(如今的中國大陸黃果樹瀑布水只剩一絲絲乾癟了,因氣候劇變故),只有極不確定及缺乏安全感。(彌陀聖音隨個人執著不同,定會有不同的傳唱感受(但一定是美好的),所謂:佛以一音而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各得不同領悟))

 

腦呀!腦呀!怎會和出這種難思難議的聲音來,我這一生可沒聽過這種音,腦是怎麼運作的,能和出這種不可思、不可議的美妙大愛之音?看來,佛法所言「萬法唯心造」,非世俗的心理學淺見所能置喙於萬一也。(西方極樂遍一切處,這是最容易理解的講法。只要常念佛、莫忘佛,則自然感應道交,與在身旁、身內、身外的彌陀大願殊勝莊嚴相合;不須多說,多說不須)

 

(四四)一聲彌陀車停下來

 

這位嫦娥老師姊,還有一個長女名絨,大家都叫她阿絨。今年四十三歲,她的丈夫是一位土木工程師,家住臺東,這位阿絨自少年時,就患了胃下垂,中西醫師醫治了幾十年,什麼秘方和特效藥,都不見效。已經病到骨瘦如柴,在五年前,嫦娥師姊,到臺東探望女兒,看見女兒胃病那樣嚴重,就想起萬病總治的阿伽陀藥,勸女兒要志心念佛,並且講了許多念阿彌陀佛的不可思議感應。教女兒要拼命念彌陀聖號,作精神上最有效的治理。他老人家在臺東住了十幾天,就聽說附近有一座佛教蓮社,老師姊就帶她女兒去那裏,拜佛念佛,並皈依了三寶。從此以後,她的女兒就身為三寶弟子,做了一位忠實虔誠的佛教徒,早晚二課,無論怎樣忙都去參加。在不知不覺之間,痛苦了多年的胃病,竟無形中消失了,身體就恢復了健康。僅僅一年中間,由師父及蓮友的指導,她不但會念經唱讚,在蓮社做朝暮二課時,連敲打法器也學會了。俗說:佛法無難事,只怕心不專,真是不錯。

 

阿絨身體復元後,家庭日漸興隆,買菜、做事就用腳踏車代步。到最近二年,腳踏車又嫌不便而被淘汰,就買了一輛五十西西的紅色摩托車,要到那裡就到那裏,既舒服,又方便,終日都是快快樂樂的,一邊辦佛事,一邊幫忙丈夫的業務,尤其家庭主婦的任務,裏裏外外都是整理得有條有理。

 

在去年的三月間,有一天早上八點多鐘,阿絨依然騎了摩托車,要到菜市場購物,騎到半途,忽然之間,機車發生了毛病,腳擋,手擋(煞車)都失去了控制,即時車如野馬一般,橫衝直撞,大約臺東街的每條馬路都風馳電掣般地跑過:險險把一位山地姑娘撞死,好得山地小姐閃避得快,未受災殃,在此千鈞一髮,生死關頭,阿絨心中怕得迷迷糊糊也沒辦法,直奔直跑。正當要衝入一家商店,要撞上門前大柱的一剎那間,阿絨口中忽然大叫一聲「阿彌陀佛」,說也奇怪,那機車立即倒退,退到馬路中央,車已自己停了下來,阿絨趕快下車,嚇得面無人色,心臟怦怦地跳,口中卻依然不斷的念著「阿彌陀佛」

 

此時馬路上很多人圍攏來觀看,人車皆告無恙,大家都為她祝福,說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阿絨經過這一次消災免難的事後就想起,幸而母親一片苦口婆心,勸她念佛,先則得以遠離病魔,繼又獲得這次橫禍的解脫,所以萬分感謝,便託人來臺中請她母親去玩了幾個月。以上是嫦娥師姊從臺東歸來後,到聯誼會親口對我說的一段念佛感應的事實經過。

 

註:一家念佛真幸福(福大矣),一人念佛亦無憾(至少自安亦能稍安家),若皆不念佛,則大難來時黃泉路上你哭我哭大家哭;何不如多多念佛你樂、我樂、家家樂,則可臨終一同到極樂。

 

車為何會停?病為何會好?因車、病乃妄心現,妄心不離真心(如黑色與白色皆「顏料」,同一種性),一句彌陀念得及,車溶化作金彌陀,故解難、故快樂無事。一句彌陀念得牢(專),「病」亦漸漸轉為「癒」(病、癒皆「字」,本一體故;因一體故,故能轉化(如水可變汽可變冰可變湖可變海…),若非一體,則真無法預測、轉化了),願多念佛救自利他(念佛時的大清淨念波能轉化世界仇恨、貪婪…種種不善念波為至善至美,我等凡夫眼雖不見,效用確在也)。當今世界災難頻傳,念佛為大擎天柱,頂天不墜(天清朗朗,不狂風不暴雨不烈熱),立地不沉(地平海穩,不地震,不海嘯,不(火山)爆發),願有心人多念佛修善也。

 

(四五)地藏菩薩指點平安

 

身是眾苦之本,原不足惜;然身為載道之器,亦不可不珍重。這些話是古大德形容我們這個人身,是自己積集了罪惡的業報身,活在世上不過短短幾十個寒暑,何足珍貴?可是想要得解脫,就要借假修真,無論修學佛法,拜佛念佛,都要借重此身,當自己遇到災難苦厄時,自己念佛,自己得救。不信且舉事如下:

 

農曆六月十二日,星期日下午三點鐘,是蓮社的雙修班,定期集會講經之日。到五點講畢,念了回向偈之後,忽然一位新來的聽眾,站起來向大家說:我家住在合作新村,我先生姓黃,我現在要將我親身經歷的感應報告給大家聽,以答謝阿彌陀佛和地藏菩薩的恩德。

 

黃太太說:在民國五十四年二月間,我有一次到臺北旅行的時候,在街上遇到一個肩挑一擔烏龜的人,向我兜賣,問我要不要買龜?我就對他說:「我是出外的人,買龜做什麼?」我在臺北玩了兩天,回到臺中的次日,就在第一市場,又遇到臺北那賣龜的人,被他看到又叫了起來說:「太太?你在臺北說是出外的人,現在你回家了,你就要買了吧!」我就花了五十元買了四隻龜回家,交給媳婦要她放在後邊空地飼養,天天給牠吃菜葉和飯有一天我不在家的時候,我的媳婦就抓了一隻龜來殺,我那十五歲的小女兒,在旁見了,就害怕的將兩手縮向後面對牠說:「龜啊!我的手是給人縛住了,所以不能救你。」當我回家看到一隻龜被殺時,就呵責媳婦說:龜是要放生的,不是給你殺食的,那夜我就夢見一個人對他說:「你的災禍到了。」醒來時心中覺得忐忑不安。

 

我的小女兒三年前是十五歲,在初中念書,看到殺龜後,過了三天的早上,她騎了腳踏車去上學的時候,在自由路上被一輛載豬的機器三輪車撞倒,那司機看見小女連人帶車倒在馬路邊的時候。口中還喊了三聲「阿彌陀佛」!嘴裏就流出許多白沫,耳中又流出血來,立刻昏迷不知人事,幸好那司機即刻把她抱起來,坐了計程車到重賓外科醫院,醫師說:頭骨已經出血,不敢收醫!司機就再送她到李佑吉外科醫院,李醫師一看亦說傷勢很重,頭破血流,不省人事,你趕快送去省立醫院吧!司機就又將她送至省立醫院外科室,司機哀求醫師說:「這位小姐家中一定有人信佛,當兩車相撞時,她口中還大喊『阿彌陀佛』,連喊了三聲,口中才流出白沫,即刻昏迷過去,請醫師快快打針急救吧!」

 

小女在病院急救時,幸好有一個米店的店員認識她,就跑到合作新村我家告知車禍的事情,我夫婦即時到病院看護,這時小女尚一息奄奄,耳中的血還不斷流出,當時為父母的眼看女兒,如此慘狀,真不敢想會恢復原狀,醫師亦不敢確保無生命之憂,一切親戚朋友來慰問的都說凶多吉少,一直到入院第六天,依然如此沉重,毫無起色。

 

可是很不可思議,令人難以置信的奇跡竟出現了!在那第六天夜裡,我在半醒半睡的時候,看見一位相貌莊嚴的菩薩來病榻旁向我說:「我是地藏菩薩,來給你報信:你的女兒很有善根,現在佛祖那裏,明天就可回來,會比病房內別的患者更快好,明天就可以出院,以後身體健康,平安無事。」言罷飄然離去。

 

當我將此夢境,對丈夫說時,彼此都半信半疑,似不可能會有如此便宜的事。第七天小女依然是昏迷不醒,假若我是糊塗夢者,可是他又對我說是地藏菩薩來指點我的,說得明明白白。此時我先生正坐在女兒床邊,忽然之間,已經一星期不動的右手,舉起來摸摸父親的臉,左手亦同時舉起來,兩手把父親的顏面摸了一陣,一直摸到西裝領帶,就把領帶捲成一團圓形的時候,眼睛一開,笑容滿面地叫了一聲「爸爸」!這時為父母的看到女兒已會說話,病魔若失,心中的高興難以形容。小女說我沒有什麼病,為什麼住在醫院?就吵著要回家。就在那天下午,竟真的出院回家了,小女回家後精神一直很好,智慧反而增長,現在高中,成績優等,容貌也變得福相端嚴,佛菩薩大慈大悲,使她起死回生,真是不可思議。

 

註:三聲佛號真便宜,阿彌陀佛解萬難!三聲佛號真貴重,容貌端嚴智慧湧。黃太太幸因修佛,感得小女兒雖有劫厄卻也急中念佛而解厄,佛號該珍重也。願在今天亂世,人人能多多念佛,自解難、幫(眾)解難,世界亦解難(至少減輕)。

 

媳婦殺龜,小女生受難,總是有因果牽纏。譬如某甲帶兒子逛街,與某乙起衝突,某乙打不過某甲,遂偷偷揍某甲兒子出氣。其上述之小女生出事亦同理也,小女生未殺龜,卻突遭橫禍,此乃龜靈(魂)死懷怨仇。殺龜的媳婦概因氣勢正旺,龜靈暫時動她不得,龜靈亦動不了黃太太,概因黃太太常念佛氣旺神護也,故找上黃太太小女兒,幸小女兒亦因母親信佛念佛,危急時念得佛號而解難;另殺龜的媳婦若不快快念佛修行,日後亦有得苦受。

 

現世不時會見到禍殃子孫之例,譬如父持殺生行業,兒子橫被災死(或車禍或意外…),此中兒並非無端受苦,必命中有此劫方有此難(有的是過去生造業所定劫難,有的是今世受父親殺生賺來之錢養,故得禍);若有修行,則可避難,若子無修行、運又弱,暨父親又殺生造業,則生死如風中燭,終究父子兩相受難也。故勸世人莫作殺生行業,斷惡修善常念佛,可保平安。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