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感應見聞記(二十)

 

「念佛感應見聞記」一書(網址:http://book.bfnn.org/article/0526.htm ),是林看治居士一生勸人念佛之感應事蹟,淨空老法師與林看治居士早年曾是講經班的同學(老師是李炳南居士(雪廬老人));淨空老法師曾說:這書中一半人他都認識。老法師曾讚嘆林看治居士的講經法緣特別好(很多人喜歡聽),故老法師也向其學習,說,我要讓國中程度的人就聽得懂。(所以老法師講經說法用字遣詞儘量家常化、深入淺出,俾讓學佛人易得法益也。)

 

林看治居士已於民國八十一年預知時至、安詳往生,享壽八十六,火化得舍利數百。往生前二年,交代後事,往生前一周,向蓮友說:「我要回家了。」又連聲讚嘆:「真有西方極樂世界!」(詳情見此書末後)以下若有「註:…」是末學所寫,先報告之,謝謝。

 

以下節錄本書幾例:有消災、土地公、婆學佛等幾個例子。

~~~~~~~~~~~~~~~~~~~~~~

(五十)業力牽制因絕果斷

 

般若班的班長陳吉師姊,她有一位弟弟名陳秋泉,如果活著,今年四十八歲。但這是三年前的事情。師姊說:她弟弟跟弟婦一點善根都沒有,勸他們念佛,連一句都不肯念,姊弟倆可說志不同,道不合。可是秋泉身體並不健康,常常鬧胃病,到了病沉重時,某某醫院醫師為他診斷是胃癌,若不早日開刀,必定不久於世,當決定要開刀那天,吉師姊就用苦口婆心,勸其弟念觀世音菩薩聖號,並且把普門品上說的,觀音大士種種尋聲救苦的事理,說給他聽,勸他要虔誠念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求大士加被,轉危為安。

 

吉姊說:秋泉手術完成的那天晚上半夜的時候,她正坐在弟弟的身邊為他念觀世音菩薩時,只見其弟在似醒非醒,似夢非夢的狀態中,很大聲地自言自語:「觀世音菩薩,你拿了一丈多的腸胃,要為我把壞的換掉,謝謝!謝謝!」吉姊與他太太都聽得很清楚,當她弟弟醒來就說:『姊姊!我看見穿白衣服的觀世音菩薩,拿了一條很長的肚腸,把我腹部拉開,換去壞的,即時精神清爽,我還向觀世音菩薩連連道謝呢!』自得開刀以後,一切都順利安全,一星期後就會行路,醫師也很高興說:「這位患者,很快恢復正常,三星期就可出院。」許多親戚朋友都紛紛來為他祝福,能如此早日康復,莫不歡喜異常。

 

可是,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大約只三天就要出院的時候,另外一個同住院的病人,對他太太說:「你先生須要營養,你要到市場去買活魚來清燉薑絲給你先生吃,補補身體。」吉姊聽到此話,連忙擋住說:「不可!不可!弟弟是觀世音菩薩為他換的腸胃,與別人不同,以後千萬不可再殺害活物給他吃,若要補給營養,種類很多,如乳粉,豆皮,當歸,高麗參等,都是營養豐富的食品。」吉姊說了一大套,可是忠言逆耳,她的弟婦聽了好像很不順耳的樣子。

 

但她的弟婦還怕她三分,吉姊在院的幾天,不敢去買活魚,等到吉姊回家洗澡的時候,即時跑到市場,買了很多活生生的土魦、鰱仔來煮給她先生吃,當吉姊回來的時候,弟弟已經吃了一大碗,因此,事情就糟了,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他弟弟吃了那碗魚,好像吃了農藥一樣利害。肚子開始變本加厲的痛起來了,本來手術一尺長的刀痕,已經縫合得很正常,不幾點鐘開始作怪,腹內縫的線一概裂開。吉姊說:她親眼看得非常害怕,肚皮開開好像獨木舟一樣,身體頓起惡化,性命危在旦夕,就是醫師亦束手無策。

 

吉姊自想:很對不起觀音大士的慈悲加被,事到如今不敢再求;就改換聖號,稱念地藏菩薩吧!希望地藏菩薩庇佑她弟弟恢復平安,就依然在其弟身邊稱念起地藏菩薩聖號。真是不可思議,秋泉在不省人事昏迷狀態中又見了境界,臉上忽露笑容,喃喃細語,不知說些什麼?忽然之間又大聲說:「地藏菩薩啊!你帶我玩了半天,很是辛苦,你手拿的那支鐵杖很重,我代你拿好不好,不要客氣我替你拿吧!」他的太太就問:「秋泉你說些什麼?」他答:「地藏菩薩要帶我到一個很好的地方去玩,我玩得很高興呢!」

 

那天晚上,師姊在她弟弟身傍依然稱念地藏菩薩聖號的時候,忽然家裏發生急事,家人來叫她回家。次日早晨,秋泉忽然對他女兒說:「我很感謝阿姑,現在要與她離別了,我要到阿姑家裏說聲謝謝,快叫車子來。」說完就一命嗚呼,氣絕身亡,可憐四十五歲的壯年就過了一生。臨命終時,善知識的姊姊亦無緣為他幫助念佛,使他帶業往生。

 

陳吉師姊,對我說到這裏,感慨萬分地說,觀世音菩薩已替他換了腸胃,身體亦已平安復原,云何不幸再遇到那個教吃活魚的人,卻斷送了一命。我為她解釋說:「無善根不信佛不念佛的人,受業力牽制,無法挽回,你弟弟與弟婦既無善根種子,觀音大士為他換了腸胃是託你的福德,這是你為他志心哀求所念的感應,可是他二人的八識田中依然遍滿了罪障業種,由於在平日根本連佛菩薩聖號一句都不念,一旦命終,惡業種子起現行時,六道輪迴相現,說去就去,不得遲緩。令弟最後得與地藏菩薩,結下善緣,也是你稱念大士聖號哀求,菩薩救他的感應,但你那夜有事回家,這就是他的障礙。無緣繼續稱念,因絕果斷,又何緣幫助生西呢?可是得到地藏菩薩提攜,也就算是不幸中之大幸了。」

 

註:世間人要慶生慶壽、消災祈福,卻殺生食肉平添罪業,正是欲要人活人快樂,反致短命災殃。古代有一典故:有一名在世為官尚清正的官員,死後在鬼道猶算自由,但其子大辦葷席,宰殺牲畜宴請賓客,晚上其子夢到父親大罵:「我本來自由來去,現在被你這一搞,殺生的帳也算了我一份,我現在身邊多了二名陰差,不得自由了。」

 

有緣學佛,實萬生有幸,再遇念佛法門,真千劫積德,由上述文中陳吉居士弟弟的例子可知,佛法可貴,且我人皆有宿世業障種子,千萬謙虛勤修要緊,若是一念放逸驕慢,恐累劫冤親來纏,障緣四起,那就麻煩了。雖陳吉居士之弟佛緣輕薄,業深障重,但幸亦因其姊而種下來世善根,猶如學佛信眾參加放生時,眾善信都會為放生的魚、鳥作三皈依(皈依三寶「佛、法、僧」,成為佛弟子),即使立刻身亡,也好仗眾人功德力,下一輩子能做人學佛了。

 

(五一)土地夫婦皈依三寶

 

再說,在八年前,臺中市郊外某寺,當年還沒有出家師傅進住,可是信者們,來來往往參拜的亦已不少,陳吉師姊就發大慈大悲心,每逢初一、十五就到那裏去清掃大殿,並且教人念阿彌陀佛,盡了忠實三寶弟子自利利他的職責。師姊有這樣的大悲精神,因此竟能感得介紹土地神夫婦皈依三寶的故事,各位讀者且請看下文。

 

在該寺的附近,有一間土地廟,因為年久失修,已經破舊不堪,所以當地的善信人等,大家會議結果,決定拆除改建,但是舊的拆除後,土地公與土地婆二尊像要移至何處呢?一定要找一個臨時供奉的地方。其中就有一人說,借某寺暫時供奉,待建築竣工就再請回來,豈不是兩全其美呢?大家都歡喜贊成如此辦法,表決通過後就依法辦理。

 

但那地方原來拜土地神的習慣,是每逢初二、十六,都用三牲酒禮拜拜,現在土地神已經臨時遷居在佛教講堂的案棹上,信士們仍都難改他們的習慣。陳吉師姊眼看人家常常攜葷腥出入三寶門中,雖然不是去拜佛菩薩,亦看得很不順眼。有一天師姊來寺打掃講堂的時候,就對土地神像說:「土地公、土地婆,你們大概前生沒有聞到佛法,所以不知道皈依三寶和信佛、學佛、念佛的好處,你們現在雖然做神,人家殺生害命,用葷腥酒肉來供給你們吃,你們也不知道是造罪,你們更不知道做神的年限一到,依然要去六道輪迴,一旦墜下三途受苦,到那個時候,反悔就來不及了,你們老夫婦若能同修,皈依三寶,念阿彌陀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即獲得究竟了生脫死離苦得樂的途徑。」

 

陳師姊自從那天向土地神夫婦以半開玩笑的語氣方便說了一大套後回家,身體就有點作怪,似病非病,亦病亦不病,這樣纏綿六個月,中西醫師皆查不出病源來。好得,師姊一位大媳婦很聰明,不知不覺說:「媽媽,我看您的病很怪,不曉得你在外邊說話,得罪了鬼神沒有。」師姊想來想去,想到那一天,向土地神說的那一套話,說給媳婦聽,媳婦很聰明,立刻說:「對了,你度人必要度到底,你既指點他皈依,卻還沒有為他介紹師父,只說了一大堆空話,他們聽你說,一定亦聽得入耳,但要你引進,就來找你麻煩了。」

 

陳吉聽了媳婦說得有理。不管對與不對,都要再到某寺去,為土地神辦理皈依的事情。不到幾天,師姊身體輕鬆多了。就到寺中去,真是法緣順利,一位大法師剛到寺中,師姊就說明來意,將這段情形請教師父皈依的事,法師慈悲,滿口答應,師姊就備辦香花果品等等皈依儀式。當時即將土地公與土地婆的神像,由陳吉師姊左手奉一尊土地公,右手奉一尊土地婆,跪在佛前,接受皈依,並代為禮拜儀式完成。法師還為他們說法很久,完畢了後,師姊就向土地神說:「今日你已經皈依佛法僧三寶,是正式三寶弟子,必須擁護佛教,為法王城,並且要念阿彌陀佛聖號,求生西方,以後與我無干,不可以再來尋我麻煩。」以上事實是師姊在去年,來聯誼會時對我說的。

 

按我國民間,全國各地窮鄉僻壤,無不皆有土地廟,信者眾多,照佛教來說土地神應屬鬼道眾生,其職專司一方土地。如人間的鄉里鄉長身份,任滿年限一到,照樣要再去輪迴投胎,難能遇到善緣皈依三寶。雖然,土地神並未開口要求皈依,但陳吉師姊一片善意,也確令人欽敬!

 

註:言語慎重,可免很多麻煩;而文章隨便(譬如隨意批評),亦易招來災禍。

 

(五二)新娘念佛翻車無事

 

俗語說:「家欲興,看後丁。」佛教亦不例外,若要佛法興隆,必賴青年人發心學佛,此是一樣道理。最近沙鹿弘光護專成立的「覺苑學社」,這個名稱多麼響亮,要知道,此學社一百多位學員,是由二位十七歲的女青年不畏艱辛,苦口婆心,奮勇組織而成的。其精神之偉大,真是令人佩服的五體投地。這兩位發大悲心的小姑娘,是誰家千金呢?原來就是現在新營糖廠任總務課長,王耀民大德的千金郁清小姐,另一位是郁清的同學金枝小姐。

 

回憶十二年前,筆者與呂正涼大姊,到總爺糖廠的大乘精舍,教人念佛的時候,此女孩纔五歲。十年前王居士轉任臺東廠,王夫人顏嘉亨女士是一位口才流利萬分賢能的太太,一到臺東就與陳玉芳居士等人,共同建設一間蓮社,亦曾邀我去玩。但七年前又轉勤到龍岩糖廠,王氏伉儷又在當地組成一個念佛會,又再度約我去隨喜,共結法緣,做父母的如此發大心,在郁清小小心靈中因聞正法,便種下善根。

 

光陰如逝水,轉眼之間,在三個月前有一天,一位五官端正,舉止大方,亭亭玉立的女學生,來到蓮社聯誼會,叫一聲「看治師姑!」時,我一時想不起是誰來,她這纔說:「我就是新營糖廠王太太的女兒。」她因為希望學校裏成立一個研究佛學的社團,要我幫助他們,原來她現在正求讀於弘光護專。

 

我聽了這消息後,真是喜出望外,立刻為她介紹中興大學智海學社的幾位同學,指導他們如何成立學社應辦的事項。但好奇心的我問她:「像你這樣的年齡,就如此發心,你可知道學佛、念佛的好處嗎?」郁清答:「我曾親見二次念佛的感應,又經常看菩提樹月刊,我就想,若要獲得現實人生的美滿和來生能離苦得樂,必須學佛念佛。」

 

我就問她:「你所見到的二次感應,可以說給我聽聽嗎?」郁清就說:「我雙親在龍岩糖廠的時候,設了一個小小念佛堂,蓮友們朝暮的課誦都是不間斷的,當時有一位名阿幼的蓮友,年二十歲,那天正是她出閣之期,但早上依然到佛堂參加朝課念佛,功課做完,纔去打扮新娘,然後隨著前來迎娶的新郎、媒人、連司機四人合坐一輛計程車,原來阿幼是嫁給潭子國校的一位老師。我們幾十位蓮友們送嫁的,亦坐了一輛交通車到潭子去,大家都很高興,一路上唱著爐香讚,不覺已經來到員林。那天正是黃道吉日,但天公不作美,卻是個下雨天。車到員林農校附近,由於下雨路滑,那新娘車突然翻了個筋斗,四輪朝天倒在路旁,我們後面交通車上的蓮友們,一見大驚失色!但一轉瞬間,新郎、新娘、司機、媒人,由車門一個個的鑽出來,你望著我,我望著你,仔細查查,四個人一點傷都沒有,真是不可思議,連車門上玻璃亦沒有碰破一片

 

可是那新娘車,四輪朝天怎麼辦呢?忽然來了幾位農人,從那裡經過,那些農人,各人都拿著一條挑東西的擔桿,就自動向前幫忙,把新娘車翻過身來,經司機仔細檢查機件,車亦絲毫未受損壞,新郎新娘媒人依然坐回原車,平平安安送到潭子新郎家中。大家都祝福新娘,當有後福。新娘說:「我坐在車上,心裏一直想念著佛。」郁清又說:「這是我親眼見到的,因為我和媽媽亦參加這次送嫁的行列。

 

郁清說到這裏;我就再問她還有一則是怎樣的感應呢?郁清又說:「現在我家附近,有一座寺廟,我媽媽常去拜佛,還講講信佛的好處給人聽,並且拿菩提樹去給大家看,勸人念阿彌陀佛。其中有一位老阿伯,聽了很有道理,不但自己虔誠念佛,還勸家族一律念佛。他有一位孫女才十六歲,受了祖母的薰習,也很虔誠的念佛,這女孩去年讀女中初二,有一天早晨,她騎了一輛腳踏車上學的時候,欲過一條窄橋,那女孩前後看看只有一輛計程車過去,她就安心亦騎車過去,不意前面如風馳電掣一般突然來了一輛大卡車,在此萬分危險的狹橋中進也不得,退也不能,她硬被二輛車夾在中間,真是死在眼前的一剎那,幸好平時念佛,立刻想起佛號,就大聲念阿彌陀佛,此時她的腳踏車已被大卡車軋得粉碎,人亦被卡車拖到幾十公尺處纔停住,當時目睹此慘狀的人,以為那女孩已經粉身碎骨一定沒命了。不料,當車停住的時候,那女孩已翻身站立起來,細看自身,不但沒有斷骨,連血也沒流一滴,只是手臂上皮膚擦破一點而已。」以上這一段事實,可謂奇蹟!念佛能得如此消災免厄,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真是不可思議。

 

有許多人說信佛拜拜就好,又何必念佛呢?這話毛病很大,要知佛法是心法,萬法唯心,心中念佛,心就清淨。心不念佛,便念五欲六塵,心就污濁,心若不淨,又怎能感應呢?如一池濁水,豈能照現水面的景物和天上的明月呢?若池水澄清,自然水面的景和天上的月都清清楚楚的現出來了,這就是感應的道理,事與理是一樣的,所以要有感應,必須多念佛號!

 

註:欲生西方,必得念佛,念佛得學佛,方得相應。佛無執著,故要謙虛(學佛越久越要注意,驕慢心很容易就偷偷跑出來了);佛無私心,故要大愛;佛無懶散,故要精進;佛無投機(心),故要常念(佛號)。(不可疏忽,一失足,千古恨;此生空過,下一世又入輪迴苦海)

 

佛法即心法,心法即眼前好壞一切(法遍一切處故)。心能作佛,心能作魔,欲快樂,要善心善行(心、行不二,心要善(不貪、不瞋、不痴),行亦要善(身不邪行(殺盜淫)、口不造口業(惡口、兩舌是非、綺語、說謊));做得好,可升天享一時福,但壽盡還墮),欲永久快樂,成無量壽(命),唯求生西方一途!(不再輪迴,十方來去,即再入輪迴界亦是自由來去,雖處六道,非輪迴身也)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