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感應見聞記(二十三:完結)

 

「念佛感應見聞記」一書(網址:http://book.bfnn.org/article/0526.htm ),是林看治居士一生勸人念佛之感應事蹟,淨空老法師與林看治居士早年曾是講經班的同學(老師是李炳南居士(雪廬老人));淨空老法師曾說:這書中一半人他都認識。老法師曾讚嘆林看治居士的講經法緣特別好(很多人喜歡聽),故老法師也向其學習,說,我要讓國中程度的人就聽得懂。(所以老法師講經說法用字遣詞儘量家常化、深入淺出,俾讓學佛人易得法益也。)

 

林看治居士已於民國八十一年預知時至、安詳往生,享壽八十六,火化得舍利數百。往生前二年,交代後事,往生前一周,向蓮友說:「我要回家了。」又連聲讚嘆:「真有西方極樂世界!」(詳情見此書末後)以下若有「註:…」是末學所寫,先報告之,謝謝。

 

以下節錄本書幾例:有作者(林看治居士)念佛往生、念佛退鬼、消災等幾個例子。(末學貼、寫此系列文章,有時按性質、目的而排,故全書例子順序有時對調,諸位讀者若欲照順序看,可點上述網址來看全書全文,謝謝,阿彌陀佛!末學恭敬頂禮)

~~~~~~~~~~~~~~~~~~~~~~

(六二)子弟學佛感化家長

 

再來說一位佛教青年,姓楊名義煌,現年十八歲,三年前學人在蓮社講「梁皇寶懺」的時候,由金星同學介紹來本社聽講。每次聽了念佛感應故事,這位義煌青年,回家就津津有味的說給家中雙親及親友鄰居們聽,並且徵得父母同意,請了大張西方三聖像安座供奉,每朝必須虔誠禮拜念佛後,才上班工作

 

是去年夏天的事,義煌的鄰居,一家人搬回沙鹿鄉村的故鄉居住,這一家的主婦已經受義煌的薰習,明白念一句阿彌陀能消災解厄,所以八識田中已經種下金剛種子,可是他家裏自丈夫以下各人皆不肯念。她的先生在臺中工作,為一工廠的鐵匠,有一天因工事忙,老闆叫他回鄉招雇工人。

 

這位先生亦是勤勉忠厚的人,當他作夜工完畢,即搭十一時夜車返回沙鹿,但到家裏必須步行一點鐘,又要過一條海線縱貫鐵道。這位先生到了沙鹿街上已是午夜十二點多鐘,想要雇計程車索價二十元,可是這位一向儉樸的先生不甘花去廿元,就自己步行回家,當他走到鐵道前遠遠的地方,就聞到一女子啼哭哀叫的聲音,當走近鐵道時就看見那女子大約十六七歲,坐在鐵道中,這個女子是穿的白衣服,背上一個包袱;這位先生急忙走過,那在鐵道中哭泣的女子卻從後邊跟來,不斷的叫「阿叔!我要隨汝回家」,這時先生聽到那女子從後追來的叫聲越來越近。不免毛髮直豎,不知什麼妖魔鬼怪,且轉身一看,只見那女子只穿一件內衣,見他轉身看她,索性掀衣露胸,直嚇得他回頭大步跑回家中,叫門時已是午夜一點多鐘了。

 

這位先生跑到家裏慌慌張張打門,他太太門一開,他先生就衝入倒在椅上,昏迷不知人事,還直喘著大氣。聰明的太太就感覺其中必有緣故,即時在他身邊大聲地唸「阿彌陀佛」,唸不到半點鐘,他先生神志才漸漸清醒,平心靜氣地就將剛才在鐵道邊看見的女鬼陰魂追呼的事,講給他太太聽。

 

他太太說:你這人又糊塗又迷信,平常在自己胸前掛有什麼「八卦」可以避邪,義煌教我們念阿彌陀佛,你卻不信,假若不是回家後我拼命的念佛,你也許到現在還昏迷不醒呢!以上是義煌同學對我說的。我問他:那先生後來怎樣?他答:平安無事,翌日早上又來臺中上班了。

 

上面說的三位青年,能作出那樣不可思議的功德,耀堂為祖父助念往生,並且勸度金星學佛;金星又孝感觀音菩薩,治愈母親宿疾,又再勸度義煌念佛;義煌的慈悲精神,善導鄰居太太念佛,救了他的先生,得免被女鬼捉弄。莫怪呂蒙正公發願「不信佛者,莫生吾家。」可見子弟學佛,也可感化家長,偉哉佛法!誠不可思議哉。

 

註:上述「耀堂為祖父助念往生」及「金星孝感觀音菩薩而治好母親之病」之事,分別在第「六十」及「六十一」例,可連上端全書網址細看。

 

(六三)司機念佛災殃化塵

 

蓮社每星期日,有兒童德育週,主任賴雪霞,大家都稱她賴老師,某星期日上午,附近兒童都集合來社,唱梵音,念佛號,並且講一些有關道德仁義的小故事,使幼小心靈,播下善根種子。賴老師很慈悲,不但盡義務,熱心教化兒童,若逢佛菩薩聖誕節日,還自掏腰包,買點糖果與小朋友們結緣,十多年來如一日,如此發心,受惠兒童的家長,無不感激。

 

賴老師現在就職於中市某大汽水工廠,任總務主任之職,工作認真,上下人等對她都很尊敬。

 

去年十一月十七日,彌陀聖誕之日,賴老師來聯誼會拜祖先後,對我說:「我在菩提樹,看到您記的感應事蹟,感謝佛菩薩的慈恩,內心歡喜無量!」賴老師又說:「我們工廠有一群青年司機,每天早上常要送貨出去,坐上司機座位的時候,我就教他們,先唸十句『阿彌陀佛』,才讓他們開出去,並且一再叮嚀,萬一遇到危險時,至急大聲地唸『阿彌陀佛』,天天這樣交代,日久成習,司機們自然而然不需交代,自己就會念了。

 

「有一次,一位司機,滿面笑容對我說:『阿彌陀佛,為何如此好用呢?』我就問他出了什麼事嗎?司機說:『昨天我運貨到遠處,直至黑夜才回來,半途上汽車發生了毛病,老是走歪方向,怎樣盡力都無法挽回,我就立刻唸起『阿彌陀佛』來,車忽然自己停住不動,我立刻下車查察,卻是前車輪被一堆土砂擋住了,再往前看,赫然一個深坑,當時假若不是阿彌陀佛化一堆土砂擋住了車輪,車再向前進,非死即傷,那就危險極了』。司機因此非常感謝平日的教念佛號,得以逢凶化吉,拾回了一條生命。

 

賴老師又說:「還有一次另一位司機有一天也歡天喜地的向我說:『阿彌陀佛真棒!』我就問他:「你是得到什麼感應,才那樣高興呢?』這位司機就說:『我今天假若不會念阿彌陀佛,諒必早已發生了命案?因為今天在一條大街行駛的時候,忽然之間一個小孩,橫越馬路,跑到車前,急剎車亦來不及,即時口中大聲喊念阿彌陀佛!心想小孩一定慘死輪下,所以害怕得流了一身大汗,但車停了向下一看,那個小孩卻安然無恙,急急地溜走了』。這司機也向我千恩萬謝。

 

賴老師說:「還有一次,廠裏有一位年老職員來問我,他說他家房屋很不好住,每至夜深人靜,常有一些怪聲,而且毛手毛腳,有時候被擾亂得通宵不得安寧,不知如何是好?我就教他念阿彌陀佛的方法,對他說:『不但早晚要念,睡眠前亦要念,若發覺有異時,更要大聲的唸。』真是一帖阿伽陀藥,萬病總治,沒有經過幾個月,那老人就向我道謝說:『現在受你的福蔭,一夜睡到天明,已平安無事了。』」

 

賴老師偉大的精神,在佛門中,心心念念都是要救度眾生,在社會上,待人彬彬有禮,作事忠實,在家庭中和睦美滿,確實是一位賢妻良母,可以說三全其美,堪稱為女中丈夫,令人敬佩。

 

(七三)本書作者念佛生西

 

林看治老居士往生記

後學  西蓮竭誠敬記

 

金池菡萏四邊開  喜是林君次第栽

始信西方諸上善  真能乘願化身來

 

雪廬老人贈林看治居士詩

 

蕅益大師云:「原夫諸佛,憐念群迷,隨機施化,雖歸元無二,而方便多門。然於一切方便之中,求其至直捷、至圓頓者,則莫若念佛,求生淨土。又於一切念佛法門之中,求其至簡易、至穩當者,則莫若信願專持名號」。淨土法門,利益宏深,自大法東流,以博地凡夫,信願念佛,求生西方,因茲出五濁而登九品者,何可勝數。茲有林看治老居士,臺中蓮社之蓮友,信願堅固,老實念佛,於民國八十一年四月十五日(夏曆壬申年三月十三日),預知時至,正念分明,安詳往生,享壽八十有六,今特恭述其往生事蹟,以利有緣,見賢思齊,同念彌陀,同生安養,並祈林老居士,早日乘願再來,廣度眾生,滿菩提願。

 

林看治老居士,民前五年三月七日(夏曆光緒丁未年二月十八日),誕生於臺灣省彰化縣鹿港鎮,父林棟公,母蔡氏,係出名門,惜林老居士幼年即失怙,繼而失恃,備嘗世間無常之苦,林老居士自啟蒙於私塾,即因好學不倦,熟讀四書五經,而奠定良好漢學基礎,對日後學佛有甚深之裨益。

 

林老居士,宿根深厚,三十五歲聞臺省高僧斌宗法師,宣講佛法,體會六道輪迴之苦,即發心茹素學佛,並曾皈依無上法師,法名法圓。民國三十八年,蒙賴棟樑老居士推薦,受業於雪廬李炳南恩師,蒙恩師賜字慧治,民國四十一年冬,奉恩師之命,參加臺南大仙寺臺省光復後首次傳戒,於開參老和尚座下求受在家菩薩戒,為滿分菩薩戒優婆夷。自此隨師廣結佛緣,赴全省各地宣揚淨土法門,協助恩師建立臺中市佛教蓮社等弘法利生道場,且因甚得眾望,被推舉為蓮社數十個念佛班聯誼會之會長,蓮友多知之甚稔。

 

林老居士生平最感慶幸者,乃得遇雪公恩師開導淨土法門,自嘆業障凡夫,匪仗彌陀大宏願力,決難今生出離輪迴,故對恩師長養慧命之深恩,銘感五內,視恩師如慈父,常提及恩師訓示:「淨業學人要在實踐,如不念佛修行,等同說食數寶,無濟於事,說一丈還不如行一寸」,恆以此自勉,以此勵他。並以恩師所示:「道場乃成就眾生道業之所」常自提醒,自覺唯有止惡修善,不貪名利,老實念佛,當生成就道業,方足以上報四恩,下濟三苦,亦不負自己學佛一場。

 

林老居士,因已具儒佛基礎,故雪公寄望深遠,盼能攜手共弘淨土殊勝之法門,因而教之彌勤,責之極切。雪公教以:「一經通則經經通」,學講前須有充份準備,自寫講稿,所言必有根據,應本祖註,不可妄發己意,應按學講規矩,謹慎、負責,方不背因果。林老居士即發心學講佛說阿彌陀經,雪公提及此經乃最深奧、最難講者,有「小本華嚴經」之美稱。曾經林老居士於學講時有所偏誤,雪公恩師,當時一聲喝斥,順手將手中摺扇一棒打在頂上,斯時林老居士羞愧得熱淚直流,故而更加用功學習,經數日後,終將不甚熟悉之經文,忽爾竟能明瞭,蓮友笑云:「恩師助您消業障、開智慧耶?」林老居士則更覺學儒學佛必有師承之重要矣。

 

林老居士,因受恩師嚴格調教,加以本身慈悲心切,體型魁梧,音聲宏亮,辯才無礙,故自蓮社於民國四十年成立男女二眾弘法團時,即是一位善能說法度眾之弘法女健將。其說法之時,把握注重因果及念佛利益二大原則,不談玄、不說妙,重視腳踏實地,真實行持。雖因眾生根器不一,故而廣說諸經諸法,然必秉承師訓,處處導歸淨土,以顯念佛法門之殊勝。然眾生種類萬有不齊,說法途中亦遇有專門前來責難者,如某次在玉里說法時,有不信淨土者前來責曰:「汝言念佛人命終後,神識往生西方,神識是何形狀,拿來吾看!」答:「汝現所言之語,是何形狀,拿來吾看!」彼啞口無言,再答:「言明白些,汝夜間作夢者,即神識矣。」彼因而轉為發心領人前來聞法,似此度人學佛之事,時有所聞。

 

林老居士常提倡建立「佛化家庭」,謂在家居士,既有家眷,理當感化全家學佛,以減少學佛及往生之障礙,尤其最喜蓮友勸親念佛,成就雙親往生西方,贊為人子所盡大孝即在於此。林老居士善說好話,常於蓮友佛化婚禮上祝賀「佛化家庭乃社會安定之原動力」。林老居士於弘法之際,亦特別關心蓮友及家眷之道業,自民國四十四年春,即提供自宅設立弘法場所,並蒙恩師取名崙字佈教所,乃蓮社首創之佈教所,林老居士自任主講,領眾念佛研法,迄往生前,三十餘年說法不斷,蓮友、鄰里、兒孫眷屬受益匪淺。林老居士自民國二十五年與李居老居士結褵,夫婦相敬如賓,凡五十五載,育有子女三人,後輩孫、曾孫共三十餘員,一門俊彥,蘭桂芬芳,閤家安樂,堪稱典型佛化家庭,林老居士之言教、身教功不可沒。民國八十年二月其夫婿以九十五高齡於自宅安詳壽終,全體兒孫悉能遵照林老居士之慈命,依佛制如法助念及節約處理善後,鄰里、蓮友均敬佩不已。

 

林老居士於自行化他之餘,尚孜孜不倦著有念佛感應見聞記,叨蒙雪公恩師題字及賜序,自民國五十八年八月初版伍仟壹佰冊,迄往生前共出書五十六版,冊數達十餘萬冊,其他各處印行結緣及流通者,亦不計其數,其內容並有數則被收入淨土聖賢錄,並有依其內容製作錄音帶及電台廣播而流傳者,可謂廣結西方數萬緣矣。閱該書而發心念佛者,時有所聞,甚至遠在國外,亦有因閱讀該書而特地來臺求見者,該書感人之深,由此可見一斑,遺著另有佛說阿彌陀經淺講、勸修念佛法門淺講等數冊。

 

林老居士多年修行體驗,認為能知念佛求生西方,乃人生最大之善根福報,常謂:「修行無別修,只要識路頭,路頭若識得,生死一齊休」,並盛贊:「念佛法門乃無上至寶」,老居士早年隨緣說法度眾,晚年加強念佛功夫,自言修行宜趁早,自覺早年幸蒙恩師指導,奠定念佛基礎,否則午歲日長,體力漸衰,每有力不從心之感復勸老年人更宜加緊念佛,求生西方,否則來日無多,若無常一至,耽誤往生大事,後果不堪設想

 

林老居士於蓮社常住護持四十年,在長期儒佛說法經筵之薰習下,更體會行解相應之重要,至往生前二年,已日課六萬聲之佛號,自修時雙眼垂簾,手持念珠,作金剛念,共修時則隨眾出聲念佛,幾乎除睡眠、飲食之外,終日沐浴佛號之中,林老居士受持「不說四眾過失」之戒,謂「和為貴」,遭遇拂逆,皆是業障現前,更應加強念佛,求佛加被。最喜印光祖師所云:「應當發願願往生,客路溪山任彼戀,自是不歸歸便得,故鄉風月有誰爭」,特將此偈置之案頭,提醒自己,娑婆是作客,極樂是故鄉。而且寮房,四壁蕭條,唯置印光祖師所書「一心念佛」墨寶以策勵自身精進念佛,並深覺雪公恩師往生前所一再囑咐之「少說一句話,多念一句佛,打得念頭死,許汝法身活」,實為當今末法惡劣環境修行之一盞明燈矣。

 

林老居士於六十歲即備妥身後事宜,往生前二年復交代臨終注意事項,往生前一週即向蓮友云:「吾將回家矣」,且連續贊言:「真實有極樂世界」,往生前二日自覺身體較為虛弱,由兒孫請回自宅,蓮友及眷屬陪之念佛,於往生前一日午后,向蓮友云:「已見阿彌陀佛,定蒙接引往生」,終於次日晨七時二十分,在蓮友及眷屬之助念「阿彌陀佛」聖號中,於自宅正念分明,頃刻之間,安詳西歸,至不斷佛號二十四小時之後更衣時,欣見其笑容滿面,猶如生前之慈容,見聞者咸贊歎不已,祝其已如願往生極樂矣。林老居士於民國八十一年四月二十六日舉行告別式及荼毘典禮,蓮友相約前來念佛,途為之塞,足見其平日修持,功不唐捐,感人至深。火化後,復得舍利子數百餘顆,亦顯其念佛功深,因果不爽矣

 

善導大師云:「若論學解,一切法門,皆應當學,若論修持,須擇契理契機者,方有實益」。念佛一法,因賅果海,果澈因源,最為契理契機,實乃世尊出世度生,令皆能今生即了生死之本懷。吾人由林老居士之誠敬念佛,終得往生極樂之事蹟驗之,信而有徵。普願見聞,老實念佛,同生極樂,共成正覺,則何幸如哉。而林老居士,以一白衣女流,竟得自行化他數十載,末後安詳生蓮邦,其如雪廬老人之「始信西方諸上善,真能乘願化身來」歟。

 

註:現代人多半忙碌,修學時間有限,大集經云:末法時期,淨土成就。現已是佛法末法,億億人中修行,罕一得道,唯依念佛得度生死(一生成就,脫離六道輪迴)。深入經藏非一般人能為,有的草草將大藏經(佛陀四十九年所說一切經典)看過一遍,但若無真修功夫(以念佛言,不肯老實多念佛,心不定(清淨),即難有真修功夫),多是徒擲一生(經典樣樣通,樣樣稀鬆;佛學常識很豐富,但一生成就無把握),這是多偏重於「解」,卻疏忽了「行」,結果是行不得力,慧亦不開,慧不開故,解也錯解(亂解經典之意思;最明顯的,就是把「因果」當作「空」,故對一切皆我行我素,毫不注重修身養性,狂妄自大,還把念佛當作是執著,不知「念即無念,無念即念」之理(這要深入、長時念佛方能稍有體會))。故以念佛人言,要在常念佛,把根本顧好(注重因果,謙虛以對一切,念佛方易成就(因持一顆慈悲心、端正身、慎重口(不造口業),故業障消得快,念佛阻礙少,智慧則易透出)。

 

四弘誓願四條:一,眾生無邊誓願度;二,煩惱無盡誓願斷;三,法門無量誓願學;四,佛道無上誓願成!

 

現代人學佛,很多都直接從第一條跳到第三條(法門無量誓願學),看一大堆大經大論,卻沒有把根本顧好,結果都如建大樓不把第一層蓋好,接下來的結果是大樓亦建不成,充其量只是空殼,中看不中用。佛說:不學小乘,即學大乘,非佛弟子。古代中國人以儒、道之倫理道德、因果報應打根基(業障消得多,故學佛阻礙少),故學大乘經典(成佛的經典)能有其功效,且當時學佛多半一開始就跟著一位老師(師父)學,先學作苦差事、誦經典(不講解),幾年後,心清淨了(智慧其實已漸漸透出,歡喜心亦漸現),師父再講解經典,可能數個月後,有一些根基利(上根人)的就開悟了,有的至少亦能透出智慧,能辨別正邪知見,亦較能融會佛陀講「空」、講「有」的經典而不錯解其意(實則空、有不二)。

 

現代人學佛,一方面是現代一般的學校教育已傾向知識、競爭,崇尚自由卻疏忽倫理,大信科學卻視因果為迷信(因果即境隨心轉之理,乃宇宙真理,實科學中之科學!)故學校不教甚或反對,如此等於沒有了小乘的根基,這也導致想學佛的人盲無所從因而順自習性而好高騖遠,專挑大經大論,瞧不起小經小論,如十善業道經、阿難問事佛吉凶經、地藏經…等所說的基本因果、地獄輪迴、孝親尊師等闡述、發揚、維護人倫秩序、促進善心發露的經典(遵而行之,能速消業障,亦較不會跟到邪師(較能辨別善惡故)而較有福報跟到真善知識學習),卻不知疏忽了這些,學佛必阻礙重重,最多學了一些皮毛的豐富佛學常識,於了生死毫不相干。有的還自以為再多看一些禪、淨、密之典籍,以為如此就可以提升境界,不知境界的提升,是由「不執著」而來,而好高騖遠就是一個「大執著」(我執重,把自己看得太偉大),有這個大執著,談何提升境界呢?金剛經云:阿羅漢都不自認已證得「阿羅漢」;其「我執」已破也;而執著於豐富的佛學常識,亦容易發展成所知障,如同進了迷宮,方向已搞不清,再問家中何方,自是不知所云了(最典型的,就是佛學文章寫得好,如遣字用詞、文章結構等都好,但沒有攝受力(有一分智慧透出,就有一分攝受力(磁場好,甚至能讓人感受到),有二分智慧透出,就有二分攝受力…,而智慧的透出需要靠定,念佛修定最極方便,行住坐臥皆可念,念念相續則靈感易出也),甚至邪知邪見充斥文中,實誤己誤人)。

 

李炳南居士(雪廬老人)曾說過自己早年仗著自己有不錯的文言文底子,直接看佛經原文,連古大德的註疏(對經典的解釋)也免了,李老居士說自己真是膽大包天(錯解了經義,不但誤己,且再以教人就又誤他人了)。李炳南居士學禪八年沒成就,學密八年沒成就,最後學淨土(念佛)成就了,七十歲就可以自在往生、想走就走;但因自知有法緣(講經說法有人聽),故留下來講經度眾,直到九十七歲往生。由此亦可知念佛求生淨土確實是易行道,一生成就,唯此可辦!

 

曾經有一位近代之禪師,誓言三年要成就(參禪),結果參出病來,大概醫藥無效,他一心念佛,結果五天後竟把病念好了,這時他才驚覺念佛之威力!他從此勸人不要把自己看得太偉大,要以小根器自居。其實上上根人是鳳毛麟角,凡夫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都是中、下根器,我們要有自知之明。雖言法門平等無有高下,但現在是末法時期,眾生根器差、外面誘惑多,不靠佛力想靠自力,誠如祖師大德所言:不是狂妄就是愚痴。且世尊已經為我們選好(經云:「末法時期淨土成就」即是)。廣欽老和尚亦曾提到:參禪打坐較危險;念佛有佛力加持,較穩當。

 

華嚴經中,善財童子五十三參可是有次第的,他是先證得根本智(開悟了),再歷五十三位善知識,於中成就後得智,最終圓滿成佛。許多學佛人也學善財童子,到處看書,卻連辨別邪正的能力都沒有,如此真是太危險!需知善財童子已是「煩惱無盡誓願斷」才「法門無量誓願學」(已經開悟,自然能辨別正邪,出去廣參,好壞自不受影響;雖參訪,仍然以念佛為依歸,對其他法門尊重而不改變初學(即念佛之法))的,他是有次第的。若是學佛人自己煩惱尚未能伏住(滅斷不容易,但至少要能達到伏斷(伏住煩惱、智慧漸透出)),智慧尚未能至少稍稍透出一些,就想看一大堆佛書,又沒好老師指導,則不要說將來成就有限,墮下三惡道都有可能(譬如以邪知見誤導人(自己以為這是正知見))。

 

但現代人沒耐性,時間亦不多,若能好好跟著善知識學,且注重根本,在未成就之前(至少要具能辨別邪正知見及融通經典之能力;這種能力要靠定,定能生慧故,而修定最方便穩當是念佛,而念佛要順利要靠一顆謙虛、慈悲、老實聽話的心),不要輕易離開善知識,亦不失為穩當之法。但佛陀說末法時期邪師說法如恆河沙之多,該如何辦?淨空老法師曾提到可依印光大師(文鈔)學,末學自身則常參考淨空老法師之所開示(其他偶看一些法師開示,亦淨空老法師之所提及者)。另有一法可參酌:緊抓住「注重因果、孝敬父母師長、慎修十善、慈心不殺生、謙虛待人(莫胡亂批評各法師、莫胡亂批評各政治人物、…)、常為他人著想」的原則及有空常念佛,則能一生平安亦一生成就(往生西方能一生成佛(且奇快無比),終於圓滿「佛道無上誓願成」)。

 

另底下附一段善導大師之傳略思想文片段。全文網址:http://www.buddhist.idv.tw/H02.htm 

 

善導大師(613-681)是唐代盛弘淨土教的一代宗師。(安徽泗州人)。(一說臨淄(今山東臨淄縣)人)。俗姓朱,十歲時即跟從密州(今山東省諸城縣)。的明勝法師出家,歸心向佛。初時學習三論宗的經典,間中常有讀誦《法華》、《維摩》諸經。如是經歷數年的靜心修學後,佛學修養漸見提升。然而,慧根深厚的善導大師並不自滿,常自思維:佛教法門甚為廣大,教藏經典其數無量,若不契機,功即徒使。應當擇一法門,潛心修學方為上策。之後依止妙開律師受具足戒已,偶入藏經樓中,于藏經前默禱祈願佛力加被,指導所向。即於經中信手取得一卷,乃是《觀無量壽經》,大為欣喜,自言:何當托質蓮台,棲神淨土?便即常依是經潛修十六觀門,恒諦思維西方勝境。數載之後,觀想功夫已臻深妙之境,常於定中備觀極樂世界的樓閣、金台、寶池等境,如現目前,由是更加堅定了修學淨土法門的信願。…(下略)

 

近人黃念祖居士言:善導大師之所以能長受後世無限的尊崇敬仰,是因為大師依止《無量壽經》十念必生的本願,拈出持名妙法,指出徑路修行的徑路,顯示彌陀願王的本心大師從最初的依《觀經》行觀相念佛到依《無量壽經》行持名念佛,這是他在修淨土法門過程中一種質的飛躍,同時也是一種境界的提升他在《觀經疏》卷三中雲:自餘眾行,雖名為善,若比念佛者,全非比較也。並且道出了釋迦所以興出世,唯說彌陀本願海這冠古絕今的至佳名言。本著這種理念,他曾作勸世偈曰:漸漸雞皮鶴發,看看行步龍鍾,假繞金玉滿堂,豈免衰殘病苦。任汝千般快樂,無常終是到來,唯有徑路修行,但念阿彌陀佛。…(下略)

    全站熱搜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