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嘉麗老師關於念佛十念法心得報告(加一點感想)

 

念佛十念法,在念佛堂或任何地方念佛,可以用這方法,容易專心,易念出歡喜。念佛時心中默記次數,一到五聲,再六到十聲,重覆不斷,邊念邊記(不要往十以上記數,反而不好,如十一,十二…,不是這樣,反而傷神)。不會記的人,也可記三,三,四,合為十聲,不斷重覆亦可。末學自己有時用十念法,是一到五,再一到五(如此亦十聲),重覆不斷,亦效果好,曾在念佛堂用過,易專心,時間過得快。若是平日煮飯、掃地時,就不要記數了,反而分心,只要邊做事邊念佛即可,不要記數。如果念佛已到專心地步(通常連續不斷地念佛(心中默念容易維持相續的力量)幾小時乃至一天二天以上,注意力會漸容易集中了),也可以不要記數。看各人。但念佛不離因果,如同視頻中所說:念佛就是改過,改過就是念佛。確實沒錯。如果不注意十善業(簡言之:謙虛、莫傷蟲蟻、慎重口業(話不多說,平日多念佛,如上班須接電話,接一通電話就是一聲阿彌陀佛,讓念佛成為習慣,任何行業任何時候,吃飯、喝茶、走路、騎車、躺著未睡著時…時時皆可心中念佛不斷也(小聲念或心念,都可))、端正心念、常幫助及恭敬一切人事物等),不改習氣,念佛容易產生阻礙,無法好好念佛,也念不出歡喜心。另印光大師亦教若虛火上升(心煩),可在念佛時把注意力放在腳底(這時不要記數),可讓虛火下降,心易歡喜(這適合身體處於不動的時候,如站、坐、躺(躺時不宜出聲,較恭敬亦較不傷氣))。

 

丁嘉麗老師的視頻,談及修學佛法念佛心得,有很多自己、他人念佛感應事例,如丁老師自己念佛治好失眠惡夢及拜佛治好頸椎、婦科等病,及其他人才幾天念好了多年皮膚病、老先生念佛改善前列腺問題,多個改善身心及家庭平安等感應,可供念佛人參考。另外文中老人之前以為念佛已念到念而無念,直到到了丁老師家中念佛一段時間,才發覺什麼才是念佛的輕安。很多人也是如此,念佛佛數十年,都念成習慣了,但其實是有口無心,心不在佛號上,故根本沒有輕安的感覺,也不開智慧,這時就要注意改自己的習氣,如心念對一切人事物都要真誠恭敬、謙虛、莫造口業肆意批評、愛惜蟲蟻莫傷害(十善業中,戒殺這一條其實最容易做到,效果也是關鍵的,也助自己少病少傷睡眠安穩、延長壽命)等等,則必能正確理解念佛方法而念出歡喜。其實就是佛號聲聲不斷,輕安無比,且智慧也會漸漸透出,只要持續念下去,盡量莫中斷(除了睡眠(功夫好的人,甚至每日只睡二、三小時甚至不用睡覺),醒時就是念佛不斷,默念、小聲念均可);若能念上二、三年(念佛不斷(每日雖有一點雜念,但無妨,整日盡量專心念佛,日日如此,功效大矣),基本至多第三、四天起都是享受了,因為天天佛號相續而心中歡喜,決不是枯燥無聊。說念佛會很無聊,應是沒經驗,沒有真實念佛輕安之體驗;但末學只是稍有體驗,稱不上功夫),就極可能念到功夫成片,能自在往生西方,想走就走;有緣分就暫留世間勸人念佛。

 

末學會打上文字,但會精簡以省篇幅,另也會視情形加一些心得註解(如「註:…」,或括號),另因有些字聽不清,故僅供參考,有錯萬請海涵!末學自己亦在學改習氣、念佛,阿彌陀佛!末學咪弟頂禮一切諸大德。(文中提到的師父上人應是淨空老法師)


≡≡≡≡≡≡≡≡≡≡≡≡≡≡≡≡≡≡

 


引用網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tCzTcVyW6w&t=526s

 

尊敬的師父上人,尊敬的定弘法師,尊敬的陳大惠老師,尊敬的各位法師,各位同修大德,大家好,阿彌陀佛!

 

我先作一下自我介紹,我來自北京,我的名字叫丁嘉麗,我是個演員,非常地慚愧,我奉師父之命,讓我在這裏跟大家分享一下,弟子在近五個多月的時間,學習印光大師十念法粗淺的一些體會,因為末學很愚鈍,做得不夠好,學習也不夠努力,所以心裏很忐忑很緊張,有說得不妥之處、不如法的地方,懇請各位大德同修,給予末學多多的批評指正,謝謝。

 

我就就一些在學習十念法當中,遇到的一些事情,還有一些小故事,來跟大家分享。

 

那我先跟大家匯報一下,我以前是怎麼學佛的。嗯,我呢,其實學佛應該是十二年了,非常慚愧,我就是那時候聽師父經教,然後呢,其實我那時就是迷信地學佛,不是正信,覺得學佛佛菩薩能幫助我,能多拍點好戲,多掙些錢,就是這樣的一種心態。所以,沒有太信、真正的聽師父老人家的教誨。然後我剛進佛門不久,我就聽了,那時還是那種卡帶,那時候就開始聽。但是聽完了以後那貢高我慢的心就生起來了。我覺得我真是,我覺得我比所有文藝界的人,自己特別了不起,因為他們不學佛。所以我也老在別人面前擺一種姿態,比方說,打著師父的旗號、我聽師父那個帶子以後我就說,哎呀!我立即就想起,跟別人對號,然後我就拿這個帶子興沖沖地說,我聽師父老人家講的經教太好了,我說我一想就對機你,因為你這毛病習氣太重了,你一定要看這個,完全是對你說的,然後又拿這個帶子,跟那個人說,說:這個帶子,你應該好好看看,你看看你的毛病習氣,師父給你一目了然,看得一清二楚。就對照不了自己,永遠是這樣。那後來就覺得,我越來越跟大家格格不入了,走到了學佛的誤區。

 

大家覺得以前還好,後來就覺得,丁嘉麗怎麼變成這樣了。在現場拍戲,念佛的時候吧,因為我的職業比較特殊,演員,不想接的戲就可以在家休息,那在家踏踏實實念佛吧念經吧,念不下去。念佛的時候,心裏頭妄想紛飛,然後一會兒就看時間,一會兒看時間,誒,覺得怎還是八點五分,一會兒還是、還是八點五分,哎呀!我覺得我完全是為了完成功課而念佛,念不下去。在這期間呢,心裏還惦念著:誰要給我來個電話就好了,聊聊天,把這時間消磨過去。師父老人家曾經說「消遣佛法」,可能就說我這種人。我就永遠是心裏頭是不定的,念經吧,念經還能犯睏,我家有個香案,我跪著念,「無量壽經」還有「地藏經」,居然就睏成什麼樣了,「砰」,就碰到香案了,腦子磕一個大包。我媽媽那時候還活著,就說你最好把這一邊也磕一個大包,正好對稱。我還覺得肯定是我周圍的冤親債主,我就跟他們說:你們看,你們能不能離我遠點,你離我這麼近,你們那個氣場影響我,讓我沒法、讓我太昏沉了。然後賴眾生,就是這樣。

 

拜佛就別說了,我覺得太累了,我根本拜不進去。聽經呢,就是一點都沒有誠敬心,怎麼聽經呢,在那兒歪七扭八得聽,我真的太慚愧了,師父老人家那麼地慈悲,到我家來給我講經說法,一開(電視)呢,給我講經說法,我在那七扭八歪的,這邊手還拿著黃瓜?這邊西紅柿,很舒服的搭上腳,一會兒就睡著了。然後就二個小時,師父老人家最後說結束語都沒有聽見,只是阿~彌~陀~佛(唱佛聲)出現了,然後我這時候也醒了。永遠是這樣。

 

拍戲的時候妳就好好拍戲吧?不!那時候,我得做個姿態,因為我學佛了嘛,我就在那念經,在現場念經。人家說:丁嘉麗老師,趕緊拍戲了,一邊等著妳呢。我說你不要打擾我,我這念經念了半截,等我念完了再說。一會兒來催、一會兒來催,最後就給人家造成了很大的麻煩。因為太陽已經落山了,我的經其實也沒好好念,那拍戲當中,應當是背台詞,我在那念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然後人家真正一排戲的時候,因為台詞也沒有練,所以就特別地給人家添麻煩。(佛法)說菩薩所在處令眾生生歡喜,我是在在處令眾生生煩惱。所以造成一種什麼情況,大家覺得:你看丁嘉麗這種情況,人以前挺好的,咱真的不能學佛,現在已經成魔障了。然後打著師父的旗號,永遠是批評別人。

 

所以我在想,現在很多世上人毀謗師父老人家,我覺得作為佛弟子,我應該承當一定的責任。我學佛,我做了好榜樣了嗎?大家知道我跟師父老人家合過影,然後我覺得師父老人家怎麼說的,斷章取義,其實師父老人家根本沒有意思,是我自己的意思。師父老人家說,願解如來真實義,我錯解了如來真實義,然後用我那種知見,去評判別人、點評別人,然後貢高我慢,覺得太自我為是,真的目中無人。我還記得有一次,跟一位出家師父,我都在指責他,我說:你這個不對!師父老人家曾經在講經說法那樣過,怎麼怎麼樣…。因為我那時候我認識陳曉旭嘛,我經常曉旭跟我傳達一些訊息什麼的,其實都是我自己的知見,根本不是師父老人家傳達的,所以我就造成了很不良的影響。我覺得我深深的慚愧,我覺得我作為佛弟子,我沒有做一個好的樣子,給師父造成了這麼大的影響,我以身謗法,我在這裏深深的懺悔,我真的學佛學錯了,我不能再這樣。

 

嗯…就是在今年(應是2011年),年初的時候吧,也是我人生最困惑的一段時間,因為那時候各大媒體呀、報紙、電視,天天是這個災難那個災難,然後我也是,惶惶不可終日,害怕。雖然大家看我好像是挺堅強的一個人,其實內心極其脆弱,就是心理承受能力特別差。然後我就覺得哎喲這可怎麼辦,這樣又來災難,我們這種敬職要東跑西邊,這有地震了,那邊又怎麼樣了,哎呀我心裏特別困惑,我說該怎麼辦?念佛吧?我念不下去,念經,我也念不下去,拍戲那時候也不想再拍了。我拍戲時候惦著念佛,念佛時候拍戲,什麼都幹不好,就心浮氣躁,我媽媽說我永遠沒有常性,我也曾經下過決心,我這段時間我不拍戲了,我好好在家念佛,可是真的念不下去。

 

後來呢就是招一幫人到我家來,聊天,聊大天,這種時間我是特別喜悅的。因為是非人我,我覺得可起勁了!然後我還要打聽別人。你看我自己是演員,還要打聽:誒最近有什麼新聞緋聞,跟我說說。然後我就四處去傳播張揚,津津樂道。要真正好好地塌下心來聽經聞法、念佛,我真的做不到。可是,在這個期間我就非常地矛盾,怎麼辦呢?我現在就這麼坐著等著呢,還是怎麼樣?人生無常,一會兒再跟大家匯報,周圍人的示現,那段時間我覺得特別痛苦,也是我的祖宗有德,我真的無限地、我首先要感恩我的祖先,我的祖先積了多大的德,讓我今生生到了中國,佛法難聞,我能聞到佛法,然後淨土這麼難信,我學習了淨土,然後我又得到了、我這麼地有福報,天天能聽到師父老人家的經教,我說我這麼大的福報,一定是我祖宗積的德,德土積得厚,庇佑我這不孝的子孫,那麼三寶加持,我真的特別特別地感恩!

 

現在我願意把我很多的事情跟大家分享,希望大家引以為戒,不要走我的老路。在這期間,胡小林老師就一次吃飯把這十念法告訴我們,其實那時候我一直想知道胡老師在幹嘛,因為一直聽他的碟片特別的受益,覺得他的攝受力特別的強。我說胡老師您最近在幹嘛?他說我有個十念法,跟印光大師十念法學習特別受益,這個念佛的方法簡直太好了!後來中間有幾個人,卡片分給我們,告訴我們該怎麼念。那時候我就注意,胡老師每次的面相都改變,好像境界大幅度的提升,我說他一定是老實、聽話、真幹,那我也要向老師學習。這次下定決心,我媽媽老說我沒有常性,三天打漁,半年曬網,我說這次我一定好好去做一次,看看行不行、試一次,我會想像胡老師一樣,我試一下行不行,如果不行,三天以後再說吧!

 

那天回去以後,我就二十四個小時就沒有閒著,因為不覺得是二十四小時,回去以後,我從來沒那樣念過佛,因為顧不上了,一會兒一二三四五,誒?到幾了?六了,哎呀忙忽地不行,但是我隱隱約約覺得這個東西太好了!那我在佛前「登」就跪下了,淚流滿面,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我就覺得,佛菩薩怎麼這麼慈悲,在最關鍵的時候,印光大師,把這麼好的方法留給我們世人,知道像我這種根性的人,心浮氣躁,然後,教給我們,哎呀!我真的感恩的心就生起來了,我特別的慚愧。我說師父老人家多少次在經教告訴我們讓大家放下,好好念佛,我就聽不進去,結果,噢念佛是這麼好!後來念了幾天,我就把這放下了,為什麼,因為我媽媽往生了。我心裏頭也發了一個願,希望給我媽媽念「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一百部,那一段時間呢,念了一百部就圓滿了。其實真正的時間是從四月九號開始到今天,一天都沒有停過,那就開始念十念法了。

 

那我就說十念法給我帶來的那種利益、變化,首先說我自己,我自己多病,因為我貪瞋痴慢,我什麼都有,脾氣又特別大,一身的病。很痛苦,尤其是在睡眠方面,睡不著覺,晚上惡夢不斷,淨作那種就是那些眾生永遠在追著我,好像從哪個國家泰國還飛到哪哪哪,然後後邊追我,然後經常好像把我活埋了,然後我就在惡夢中驚醒。老是這樣的。然後經常是害怕,老是覺得在什麼地方很敏感,到了什麼地方睡不著覺,一夜一夜睡不著覺,經常這樣發生,非常痛苦!什麼辦法都想了。後來呢,就吃安眠藥嘛!吃的後果就是,先吃最初一片二片,最後就加量,加量的時候一宿還睡不著,再加量的時候,白天已經要工作了,要去拍戲了,可是這個時間我犯睏了。大家覺得妳不是演員也不是明星妳是睡星呢,這一到這時候妳就開始睡覺。哎喲我簡直那時就睡不行,昏昏沉沉,可是不得又不去拍戲,拍戲的時候簡直就暈得我都不行了。

 

可是這次念完這十念法以後,我覺得太幸福了!噢!睡眠原來是躺著就能入睡噠!噢!這叫睡覺哇!我覺得太幸福了,就這個問題給我解決了。還有一圈頸椎的問題,當時胡老師第一次告訴我十念法的時候,我是戴著日本出的項圈,它是防頸椎病。我頸椎病非常嚴重,就這邊(左)腦袋麻木,這邊(左後)半邊肩膀都像過小螞蟻似的,經常有的時候我特別害怕。拍拍戲,登,我就暈倒了。我覺得特別痛苦。然後經常是像美尼爾(應指眩暈)那種現象發生,就是一睜眼睛,所有人就像渡船一樣,天也在搖,地也在動,我感覺特別痛苦。所以我從二百塊錢的項圈,一直戴到一千多塊的項圈,我已經依賴它了,不能離開它,一離開它就覺得不行我要暈了!所以拍戲的時候,也很困擾我,因為我拍年代的戲的時候,夏天的戲我不可能戴個項圈,導演就說妳能不能把項圈摘下來,我說那不可能!我一摘了項圈我就沒法了,我暈了根本沒法拍戲。那導演就特別黏、那不行啊那夏天的戲,必須露脖子,妳把項圈還是摘了,妳摘了後拍完戲我再給妳戴上。我說那絕對不行,我一分鐘都離不開,我洗澡都要戴著,因為我就就暈太了,根本不行。後來就導演特別苦惱,就每次到我這時,必須就圍個小紗巾這樣,其實根本就不符合人物,也讓工作上帶來了很多麻煩。

 

這次胡老師就說,妳戴的那個什麼呀?我說這是項圈。他說妳把這摘了,我說幹嘛呀?我說:胡老師,這頸椎的。他說妳回去就拜佛,拜佛好處特別多,一是消業障,然後妳頸椎病什麼病都沒有了。妳會特別好,拉妳的筋。我表面答應了,很不得已得把這項圈拿下來,我想胡老師真多事,讓我念佛念呀妳管我項圈幹嘛!後來我出來以後,我就覺得不行了,在等車期間,我就覺得哎呀,可能是心理作用,我就暈得都不行了,噁心要吐。我實在是受不了,後來我在想:反正我經常陰奉陽違。我想等到我見到胡老師的時候再摘下來,現在還是戴上,可是轉念一想,這次我能不能老實一點,老實去念佛,這次我就信他一次行不行?我就把這項圈摘了。我就堅持地沒有念(頭)了。

 

從那以後第二天,我就開始拜佛到現在,這頸椎呀!永遠就不戴了,項圈不見人影了。因為每天拜佛二個小時,太好了!然後因為我墮胎四個,所以那婦科病,如果像那樣繞佛,整天那麼站著,根本就不行啊!我的腰簡直像折了一樣,然後一天七、八個小時這麼繞,大家走了,我有的時候還在繞,我不知道幾個小時,我沒有看時間,我堅持不住的,可是現在你要繞多少個小時,最精神的就是我!永遠不會在那坐著休息。我覺得真的太好太好了!所以我無限的感恩。

 

那說說我的瞋恨心,這是我最大的障礙,因為我這人瞋心特別地重。一不對我的心思,我就要發脾氣,以至於我的身體不好,眼睛不好,心臟也不是特別好。我在日記裏永遠說:丁嘉麗妳今天又發脾氣了,火燒功德林,妳願以此功德?妳有什麼功德?永遠是這樣,今天是這樣明天千萬不敢了,然後明天還照樣。所以幾本日記裏頭全是自己老是懺完悔,然後明天再犯,不改,遇到境界,煩惱習氣又現前。很痛苦!但是現在通過十念法以後,我覺得真是太好了!因為,以前就是白天,早上發完脾氣,到晚上才覺得懺悔,我今天錯了。現在一起這個心,比方說我念佛念了一個月的時間,然後三點半以後,就沒什麼事情了,然後我就跟別人去見面嘛,我穿了一身的衣服。那天剛下完雨,我家門前的水特別厚,有個汽車從我那很快的速度,登!那個黑的雨水,整個澆我,整個人淋成了落湯雞,我特別地煩惱,當時我一下就起來了,就追汽車,我就想跟他理論一下,然後跟他發脾氣,我正在追了二步路的時候想,我的娘哩,妳幹嘛哪!妳念了一天的佛,妳現在想怎麼著?我就覺得、我自己都笑了,蹲那我就笑了。我太慚愧了。回家,很歡喜地,又重新換身衣服又出去了。

 

我再說說我家人的變化。我的女兒呢,因為我跟她父親離異,從小她就跟著她爸爸一起生活,到五年級的時候我就把她接回來。所以我們倆,呃,其實我現在明白了,我聽胡老師經常跟我分享的時候我聽明白了。問題不出在我女兒身上,是我這個當媽的沒盡本份,我不會當母親,我沒有學習聖賢人的教誨。我不懂,那時我要真的學習「弟子規」,我就不會犯那麼多過失。因為母親太重要,師父在經裏無數地講,母親責任太重大了!然後就跟孩子在對立,水火不相容,我覺得我倆在一起,關係非常地緊張,我永遠挑女兒的不是:妳這做的不好,那也不是。所以她在我面前永遠沒有自尊心,就是永遠在打擊她。我也曾經帶她到論壇去過,下來以後,她也挺感動的,我也是挺激動的,我們倆抱頭痛哭!哭得啊!互相在懺悔。媽媽錯了媽媽錯了!我不會當媽媽怎麼樣。然後女兒就說:媽媽!我錯了!我對不起媽媽,我不孝順妳,我錯了。我們倆就說「好!」今後一定好好地按弟子規做 。

 

回家以後第二天,真的,她是她,我是我。又變了。其實孩子沒有變,是我自己,因為後來孩子就質問我:媽媽妳還上去給人家分享,妳還是學傳統文化的人呢!妳上台上一趟,下來以後,妳做到了嗎?她說我不相信,我再不聽妳的傳統文化了,我再不聽妳的分享了,因為妳在騙人。有些觀眾也質疑我說:丁嘉麗妳做到了嗎?我真的沒做到,我欺騙別人,我不能欺騙我自己。非常非常慚愧!妳說怎麼辦!我覺得我也很痛苦,使用了很多辦法來解決,永遠在試想我不能跟女兒發脾氣,可是到那時候就不行。其實現在我明白了,最生煩惱的,是我前夫的祖宗,人家不高興,我每天這麼對待人家孩子、子孫,人家有起瞋恨心,人家生氣,妳怎麼可以對待我的子孫是這樣的呢!妳作為母親,沒有拿一個愛心去感化她。我不知道怎麼做,我也苦於找不到辦法,我不知道問題出在自己身上,我老是找對方的問題,所以極其的跟她對立。那時候我就覺得,天哪怎麼辦哪!我說,什麼問題能解決,其實念弟子規也覺得老對照不了自己。非常痛苦。那這次十念法之後,我就真的把她放下了,我就心裏在想,以前她老見我那麼緊張,我真的不管了,我把她交給佛菩薩。我也沒有刻意地去跟她改善關係,可是變化簡直太大了!

 

我女兒常常地給我打電話,說媽媽咱倆去吃飯,回去怎麼樣,聊天。嘿我想,她以前簡直不能跟我聊天,我跟別人走在路上,然後她走過來,我跟人說我冤親債主過來了,她也是這樣,我們倆簡直是不能相見,相見、多少里路的時候,我們倆一段距離,我們互相心裏都抖。她現在主動要跟我聊天什麼的,我就覺得,其實我從來沒聽孩子的心聲,我永遠是妳應該是怎麼樣管她,管人是地獄呀!我自已應該管我自己,一定母親做好了嘛。我沒有做好。所以那時她都覺得,以後一定離開我,畢業以後,去遠遠的城市,她覺得在我面前活不下去了,就那樣。那現在她就給我打電話,就說:媽媽我們在一起坐坐吧!聊聊天。妳念完佛三點半以後就給我打電話約我念佛(聊天?),然後有聊不完的話,說不完的那種開心的她心裏話,以前心裏話不跟我說的。然後我就覺得,哎呀這女兒怎麼這麼好?女兒怎麼變得那麼好?其實女兒一直是好,是媽媽不好。那我就覺得太好了,她給我發了信息,我這次特別感動,她說媽媽我跟妳在一起的日子太幸福了!太舒服了,太好了!我覺得有妳這樣的媽媽我很幸福。

 

然後我兒子也是這樣,以前我也是管,他說別囉嗦了!媽!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妳一句話得囉嗦很長時間,我已經明白了,妳別再說了,我還要再說說說說。最近這孩子、我兒子也跟我說:「媽媽,怎麼妳最近變化那麼大呢?我覺得妳…」我說我最近就是在念佛:印光大師留著個十念法,我就在念佛。他說,媽媽,我給妳插個時間哪!妳從那個、他說給我記著四月幾號幾號,到現在妳一次給我們倆沒發過脾氣。我說是嗎?他說是啊!他說媽我們太意外了,說十念法能把妳大變活人,誰把妳變的,我說阿彌陀佛把我變化的。他說媽太好了。那有一次,我兒子是電影學院導演系的,當時我也發心,我就說我們東求西求,跟兒子說,你好好學導演,以後有佛教題材的時候,你就跟著去拍,他說媽媽,好!太好了。然後就考上電影學院導演系。他一年級有作業,他就看上我家裏現在念佛的那個地方,他說媽媽:我覺得廚房的關係跟餐廳的關係最好,咱們家那個最合適。當時我一想,因為那時已經念佛了,每天到我家來很多人,我說那怎麼辦呢,那今天就停一天。後來我就跟兒子說,我說兒子,每天來很多人(因為他從來不上念佛堂來,不來打擾我),我這樣,我在門口等著,很多菩薩來,我就說我兒子要拍作業,讓他們先停一天。

 

我兒子看了我半天說,媽媽不可以,念佛是最重要的事情,不行不行!妳念妳的佛,我一定去找別的事,我去別的地方花點錢租房子拍這個作業。後來真的是佛菩薩加持,我一個朋友,我就說能不能幫我找一個合適的景點拍。後來那朋友說,哎呀不用!我家有一個富士?的,比妳家那個關係還好(因為他也是做導演的),上我家來拍上我家來拍!我說那真的不好意思,我這念佛呢!我說不好意思上你家去打擾你。他說沒有關係,快來吧快來吧!我就覺得這佛菩薩怎麼那個什麼。然後我兒子就說,媽媽妳知道嗎,這個拍完了以後,比咱們家那個效果還好。

 

現在二個孩子都堅決支持我念佛,說媽媽,不要拍戲了拍什麼戲呀!現在好好念佛多好,只要妳愉快、開心就好,眼看著妳人都變了;說媽媽,好像妳變得年輕漂亮了,又可愛可親了。以前我們見妳就害怕,媽媽,別人說妳呢,妳媽媽像母老虎,電視裏頭演潑婦,妳有這個媽媽簡直是哎喲,我的天呀也挺痛苦的。然後人家都這樣說,媽媽妳面相真的變了,挺和詳的了!還老愛笑,跟我們在一起老笑笑呵呵的。真是,我覺得我兒子、女兒說得對!因為我曾拍過電影叫「沒事偷著樂」,當時我不明白幹嘛沒事偷著樂,我真是念了佛以後,我輕安哪!舒服啊!我從來沒有過過那樣有質量的生活,因為我妄想紛飛,演員嘛想像力又豐富,坐那以後,在衛生間裏,經常打妄想,編電視連續劇,一篇一篇十幾集,想今天誰對不起我…然後哭啊笑啊,極其情緒化的一個人。

 

白天也是打妄想,作夢,晚上睡覺更打妄想,太痛苦了,我不願再過這樣的生活,然後十念法、各種各樣的方法,不斷地讓我的妄念慢慢慢慢淡化,太幸福了!太好了!所以這個尤其那種感恩的心就生起來了。再聽師父老人家經教的時候,我覺得真的不一樣,以前都白聽了。現在坐在那以後,我淚流滿面,我覺得師父老人家那麼地苦口婆心,教化我們,我怎麼就聽不進去呢?我覺得字字句句都是對我而言,師父老人家說,學佛人的那種習氣,貪瞋痴慢,每句話我真的都抬不起頭來,我覺得老人家真是怎麼看得那麼清楚,都在說我。我覺得都是對我的機,別人都是菩薩,我覺得世間全是善人,要說有惡人,只有我一個人,丁嘉麗。需要改造的就是我一個人,毛病習氣太重了!我就那種感恩的心,我再也不敢、妳再讓我吃點什麼、歪歪斜斜,我覺得師父就是在我面前,給我一個人在講經,我說我何德何能,這麼大的福報,聽老人家在講,苦口婆心,八十多歲的老人,不辭辛苦就這麼講經說法、教化我們,我一點感恩心都沒有,我剛才說那誠敬心,我在想,什麼叫禮敬諸佛?我真正在師父面前我領教了。以前我對人、人家有個菩薩說:「丁嘉麗!以前我看妳分享時我特別崇拜妳。這麼大的勇氣,明星上台懺悔,心裏特別地對妳有種恭敬心,結果一次論壇我見妳面的時候,我幫妳拿花,妳面都不朝我,把我當成奴隸,特別貢高我慢,心裏一下就覺得,我再也不聽妳講了,妳講得全是假的。」

 

很多人說我那種我慢心特別重。其實真的很慚愧,妳有什麼呀!妳貢高我慢,妳自己有什麼,學佛妳一點也沒學進去。妳聽師父老人家經教妳也沒聽明白,這麼多的煩惱習氣,妳有什麼貢高我慢的呢?自我為是。太可笑了!師父老人家怎麼做的,我這次親近老人家是第二次,我告訴你,師父老人家,你看他從會場那過來,師父老人家看每個眾生都看在心裏頭,不是看在眼裏,是看在心裏頭。第一次見師父這樣,我那個感動的眼淚,我真的是…就是情緒化嘛!經常起心動念,我那眼淚就止不住就往下流。丁嘉麗妳是怎麼做的?妳學佛有沒有學老人家那種行持?老人家對人的那種、那種謙卑,哎呀!真的太讓我感動了。包括我最近有福報跟老人家吃飯,看老人家對毛巾都那麼恭敬,對人事物那麼恭敬!應該好好學呀!我才知道什麼叫禮敬諸佛!因為師父把每個人都當成佛菩薩,每個人都當成阿彌陀佛那麼地恭敬!啊,我終於明白了,這叫「禮敬諸佛」。以前我覺得禮敬諸佛就是今天給佛菩薩磕三個頭,我今天不恭敬,那磕四個頭吧,這叫禮敬諸佛,錯啦!師父那樣,才叫禮敬諸佛。他把每個人都看成佛菩薩那麼地恭敬!對物也是如此!所以,特別地受感動。

 

那我現在就說說我是怎麼念佛的。其實修行的路上不是一帆風順的。我念了一個月的時間吧,我就非常地痛苦,念不下去了,為什麼呢?因為我執著境界,最初念十念法的時候,出現了一些境界,我這人特別貪心,因貪成障。我覺得哎呀那天的輕安怎麼沒有了?是我念得不得法還是怎麼樣?然後永遠在照顧我的妄念,本來就妄念紛飛,結果痛苦在什麼情況下,每天早上比如七點開始念佛,我就開始妄念起來了,呀,今天不對呀!誒?怎麼那個(註:應是輕安的感覺)沒有了?然後就永遠照顧妄念,然後滾雪球似的,到了十一點半該就餐的時候,我覺得一上午白念了,哎呀完全是在那有口無心的念,就攝不住我的心哪!然後下午吃飯的時候下定決心,下午可千萬不能再起妄念了,其實這個又夾雜了,這個妄念又進來了,夾雜。不懂啊,就一天天老是這樣,特別的痛苦。我覺得怎麼了,而且我覺得真的就是…

 

這個時候考驗來了,我有個特別好的朋友,她學佛很多年了,特別精進,跑道場,很多道場都跑。那兒跑、這精進佛七她去了。我跟她說話時她老衝著我: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唇動無聲念,即金剛念),我覺得她隨時都能佛號提起,真好,我特羨慕她。突然間有一天,就是在我念佛一個多月的時間。我們同修給我打電話,說她在搶救在急救室,我第一個反應,說是不是車禍,她說不是。車禍…小小的,上醫院前,因為她過午不食,喝了一種什麼藥,她就難過啊,吐得不得了,別人沒反應,她就吐得不行!就給家人打電話,她說妳去醫院嘛!在去醫院的路上,正常行駛,其實賴旁邊車,咚!就把她們車撞。可是那一瞬間,一句佛號救了她們,阿彌陀佛,沒什麼事!然後那人很生氣地罵她們。她們就難過說,算了算了我們錯了。趕緊咱們走了,就到醫院,到了醫院以後呢,到急診門口她就說,我想去到衛生間,她就坐在馬桶上,人就過去了,就搶救。就在醫院搶救時,沒有認出她人來,面相都變了。那給我打電話的時候,就說妳念佛吧,趕緊帶著大家念佛,其實那時就晚上嘛,沒有人,還有二個菩薩在我們家,正在說點別的事,然後我就念不下去了,就念了一個月的佛,那個時候,自我感覺特別的良好,那種貢高我慢的心 我時不時的起來,覺得我比別人多走了幾步,十念法我覺得也念得不錯了。雖然有妄念,但是我覺得我念得相當不錯,我已經很有功夫了,自我感覺非常之良好。

 

這時候接到她電話以後,心裏頭就放下電話,根本就沒有佛號了,坐在那兒心裏咚咚咚跳,半個小時傻呆著,提不起佛號了,正念不現前了,心裏頭慌了、不行了。然後我趕緊坐車,到醫院的路上,我也沒有佛號,跟司機說:您快點!司機說我還要怎麼快呀?快了出事,說飛機快,妳們去坐飛機去嘛。我就心裏又是一個念頭,沒有阿彌陀佛,「哎喲媽呀完了!」就是這樣的心。到了醫院,我一看見那種情況,真的不行了,醫生已經宣布說死亡了。然後把她媽媽也叫來,家人全到了。然後我們居士、她們家人,就一直說:唸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可是我告訴妳,我是什麼心態念呢,我包括我那時也在觀察有四、五個居士,全是心是慌亂的,看著監視器,那個監護器是平的(應是指螢幕上水平的線)。念阿彌陀佛,心裏是恐慌的。妳心不定,她心能定嗎?每個人「唸阿彌陀佛呀!」(喘氣緊張)快點,唸阿彌陀佛呀!心境:完了完了!所以,念了一個月的佛,自己感覺還不錯,就這樣,等到她三天以後、電擊十五次,她就活了。她醒過來以後我就問,我說妹妹我們那天大家給妳念佛妳聽見了沒有?沒聽見。我想在這跟大家說什麼,真的要好好念佛,生死無常,就在一念間。誰也不敢保證說我年輕,黃泉路上無老少呀!我當時就想,如果我是她,我就是那樣,人家平常還經常佛號不斷呀!她都提不起佛號。我那天的佛號是什麼狀態我心裏最清楚,如果我躺那兒,那也就過去了。該上哪去哪,太可怕啦!我覺得我非常感恩她。我覺得她是大菩薩在示現,教訓誰呢,教育我,教育我丁嘉麗,妳念佛太不得力,妳要好好的加功用行。妳這樣不行!妳在騙自己。

 

沒過幾天,又有一件事件的示現,那天是北京的三伏天,特別熱。我又不能開空調,為什麼呢?因為很多七八九十歲的老菩薩,不能開空調,一開就感冒什麼的。所以,(他們會說)妳不要開空調喔!我們就是堅持地一天就這麼念。因為今年的北京也是很熱的。那天呢,我們在繞佛時,有一位菩薩,她那個動作特別的異常,肢體動作特別多,她今天怎麼了?我還想糾正她,就在我動念時,她「碰」就倒在地上,我想,沒開空調,肯定他中暑了。我就一直掐她人中(穴位),也不行,她臉剎白剎白,哎呀我想不是中暑,會不會是什麼眾生(附體)什麼的?正好我邊上有師父的像,我說師父老人家求您慈悲加持我,這天不能出什麼事!我這話未落,這人閉眼就坐起來了。她第一句話就說:「妳們這麼念佛,不行啊,太懈怠了!」我當時特別不以為然,我怎麼懈怠了?我們一個月一天都沒有閒過,誰有能像我們這樣念佛?我就特別不服氣,我說這誰呀!然後她就說:「妳們有一搭無一搭的念佛,不行,東張張西望望,這樣是念佛嗎,妳們心裏在想什麼呢,念佛心裏得有佛,」她說:「好好聽師父老人家的經教,因為妳們不明理,妳們現在還是迷信地在念佛,一定要好好聽老人家經教,講得那麼好,妳們一定要聽呀!來不及了!好好地念佛呀,來不及了呀!不要東跑跑西跑跑!」當時後來我才知道,因為現場很多人想去(別地方)跑道場,上這個法事(法會)那個法事,我不知道,哎喲,誰呀要跑道場?她說:「妳們到處跑道場,不要再跑道場了,不要幹這幹那,就念佛吧!來不及了!真的來不及了!好好聽師父老人家經教,一定要聽進去呀!」她說:「一定要向胡老師學習,妳們知道為何胡老師念佛得力嗎?因為他真心地懺悔、真心地改過!告訴妳們!妳們不懂什麼叫念佛,『念佛就是改過,改過就是念佛』!」

 

說了無數遍呀!當時我們在場的菩薩有三十多個人,特別感動,全都跪地上哭了。又說:「妳們太不珍惜這大好時光了!這麼悠悠泛泛的,妳們這裏頭有多少個老人家,妳們再這樣過就完了呀!妳們上哪個道妳們自己清楚(註:不好好念佛、改過,一樣墮三惡道)。有多少人想找念佛的地方找不來,妳們到這還不珍惜,不好好念佛,對得起誰?對不起妳們自己,心裏還牽掛兒女!」我覺得真的!每句話都是對我而言,還牽掛兒女。人家怎麼說,說:「妳們放生很可笑啊!一會說,我今天放生了,放生了一萬多塊錢,放了一千多個泥鰍,然後龜要放多少錢。眾生都笑話妳們,雖然很感恩妳,笑話妳。哎呀,還是給妳自己放放生吧!妳都死囚啦!妳上哪個道,妳以為地獄現在沒寫著妳的名字?錯啦!妳趕緊好好念佛吧,給自己放放生啊,千萬不能死啊,死了不得了啊!不能說,太可怕啦!」特別地教育人!然後沒多長時間,又說:「我不擔誤大家念佛,好好念佛,聽沒聽,念佛改過,改過念佛,好好念佛,我擔誤大家念佛時間,趕緊念佛吧!」

 

我就把這人抱住了,因為她那雞皮疙瘩起這麼高,我就把她抱著,她就躺在地上,就不醒人事了。也就二秒她醒了後,她特別驚訝(因為她戴個眼鏡),因為我們一堆頭衝(看)著她,她躺在地上,說:怎麼啦怎麼啦?我說趕緊醒了,大家趕緊念佛。我又對她說妳被附體了。我再跟大家說,我不管他是哪一道、哪個空間維次的眾生,我覺得人家傳達的信息,太教育我了,我非常感恩他,他在做示現;因為他看見我們這些眾生懈怠,那麼不好好地念佛,來不及了,就這句佛號吧,來不及了!妳不能把自己耽誤了。對不起自己呀!我無限感恩他!所以這件事情,每次大家來念佛我都要跟大家分享,因為確實,那段時間我們表面上念佛,其實心裏都在想別的,惦記家裏這個、做飯、買點這菜吧,有些人說那個道場要新加什麼咒了,什麼什麼怎樣了。所以大家心裏都在惦記,不相信這個十念法(註:懷疑一句佛號的威力),對十念法有質疑。那天(那事)把所有人都度了。然後基本上這三十多個人從那以後就常來,念佛真的就不一樣!

 

我眼看著他們那種進步。

 

我在這裏跟大家分享一下,曾經有一個女孩子,她什麼心態來的,她也想做演員,能有這樣的機會,想親近我一下。(附體事件)那天她也在現場,她不學佛的,從來沒聽過老人家的經教,就想我來念佛,反正能跟妳說上話,是這種心態。從那以後,她把老人家的經教從我這請過去,認真地念佛。哎呀!她真的不得了了。她說姐姐妳知道嗎?我再去拍戲以後,感覺真的不一樣了,哎喲!真的太好了!我說妳也是有福報的人,祖宗加持,祖宗有德,我說妳那天趕上了。真的教化人,太好了!

 

那天以後,我再說說我這段時間怎麼不斷調整自己這十念法,那我就說我貪境界了嘛!然後那段時間老是翻來覆去的,胡老師特別慈悲,不停地糾正。這個十念法我的感觸,千萬不能巧,千萬不能熟,太熟了,熟就生巧了。巧了腦子這個心就跑了(註:這裏應是指熟了後卻自作主張,想加點花樣,卻反而不能讓心專一;有些人念佛時像唱歌大賽,心裏是專注把唱佛唱得好聽,這樣不對,念佛就念佛,是把注意力放在專注念佛(不管出聲念或默念,心中要聽到自己念佛的聲音,否則就是心跑掉了,這樣雜心念佛,一百年也念不出歡喜、透不出智慧),不要管好聽不好聽,時間久了,漸漸就心生歡喜)。其實念了五個多月的佛,我才反省自己不老實不聽話,其實最基礎的就是最重要的。印光大師十念法那三個清楚(註:念得清楚、聽得清楚、記得清楚。另也注意不懷疑、不夾雜(其他種種自創方法或咒語或想把念佛念得好聽而不是專心念佛)、不間斷,主要是因心不定故,心不定則念佛不生歡喜、難開智慧。平常盡量存慈悲心(注意蟲蟻性命、謙虛、慎口業、端正心念等)、勤念佛,則必消業、漸生輕安、透出智慧),我念了一段時間,就把這些忘了。就玩花活(花樣)了,哎喲加點這個吧加點那個吧。錯了!老老實實的念,是印光大師身體力行的,胡老師親力而為的,然後做出了這十念法應怎樣怎樣,不停地糾正,然後我還玩花活。

 

後來一個月後,胡老師覺得不對勁,就一定要到我家去。說妳是怎樣念佛的?我說我就阿、彌、陀、佛(註:一句佛號換了二個姿勢,還得記十聲佛號不停重覆,這太分心了,不利專注。姿勢太多,易影響心的專注,重點是背離了心該專注於佛號的鐵則;反倒是有些人心中佛號不斷,走著、坐著,一樣心常在定中、歡喜中、智慧中。如傅沖老師父親往生前說的:念佛不拘形式,但心中這佛號不要斷掉(當然也要專注在佛號上;另有一種人,心中佛號雖已成習慣,卻也同時能想東想西,這樣不妙(沒專注在佛號上),一樣不生歡喜、不透出智慧,叫有口無心,沒用)),他說,妳在表演呢,妳肢體動作太多,太夾雜了,分妳的心。誒我說,這不是誠敬心嗎?(丁老師雙手呈合十狀)他說佛法重實質不重形式,妳覺得這樣就是有誠敬心?錯了!妳心裏妄念紛飛,妳得慢慢地讓妄念淡一些,讓妳的腦子使勁管妳這個耳朵,抓住妳的每句(佛號)每個字每個句,認認真真念。那天連我念了很長時間。(胡老師)說:「那我回去以後,妳不要再走了,不要再夾雜。」因為我(之前)一直領著大眾「阿、彌、陀、佛」(姿勢變化多,易分心),一個月下來特別的辛苦特別的累。(丁老師提自己因長時間念佛姿勢僵硬,乃致頸椎病不適等,這裏省略)然後他說形體動作千萬不要再夾雜了,讓自己放鬆,他說如果妳是演員,妳緊張妳能演好戲嗎?我說演不好!妳念佛也要放鬆,千萬不要夾雜,因為印光大師在十念法裏沒有說,妳「阿」是邁左腳,「彌」是邁右腳,沒有這樣說。妳就老老實實按著印光大師那三個清楚,攝耳諦聽(專心聽自己念的佛號),妳做到這點就行了。

 

那天他走了後,我就坐著不再肢體動作那麼多了,我就坐在那兒,念了三個小時佛,哎呀!覺得太好了。因為心浮氣躁定不下來,因為我們選了很多念佛的聲音,總歸大家在一起共修,要統一速度,找念佛的(機器),後來忽然間找到老法師念佛機,白的,有二個快版的,後面一個慢的,阿、彌、陀、佛…,這個特別好。後來家裏大嘛,人也多,放二個念佛機,聲音老不同步,後來買了一個功放機,師父老人家念佛聲就引領大家念佛。老法師念佛那聲音特別攝心,太好了!最初時我非常慚愧,我覺得老人家念佛太慢了,因為心浮氣躁嘛!我「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唸很快)老是這樣唸,師父老人家這麼慢。後來胡老師說,妳的問題就是生活當中太快了,語言也是特別快,證明妳這人心浮氣躁。妳一定要讓自己定下來,念佛才攝心。然後那天我沒有那麼多形體動作夾雜,就坐著念佛號,哎呀!我覺得太好了、特別的好!然後第二天告訴大家,我們就改變了。

 

在這五個月期間,我非常無限地感恩恩師,胡小林老師。他一直關注我們大家,不停發信息,就說一定要告訴大家,耳頭兒非常非常重要(應指念佛時耳朵要專注在佛號上),不停糾正我們、引領我們,然後給我信心給我力量,我丁嘉麗是沒有自信心的人,沒有自信心根本不能信佛菩薩了,所以我永遠是疑惑心特別重的人。我就老不自信,覺得自己什麼也不行。後來胡老師給我發信息說「丁嘉麗我覺得妳能成」,因為妳這人我知道,認準的事情妳一定會幹到底!其實我哪是那樣的人,胡老師也不是一般人,能知道我的人,是什麼樣的人,其實他是在鼓勵我。我每次透過這信息都跟人家分享,其實不是鼓勵我一個人,是鼓勵大家。胡老師說現在念佛的人多,會念佛的人少。說妳一定把自己念佛的點滴體會,供養給大家,讓大家也受益得利。妳千萬不要著急,千萬不要貪境界!

 

那次(指附體事件)就批評了我一頓說:妳因貪成障,妳貪這些境界,最後妳念佛就念不下去了,妳要改過。其實我覺得那個菩薩說得太對了。念佛一定要改過!以前我覺得,光是念佛就可以了。不對,不會受益的。我是個架圓子的人,這邊(右)是念佛,這邊(左)是改過,(二邊並重)否則妳就會翻車。因為那段時間我貢高我慢,來我家的人也不少了,有外地來的,我心裏淨看人家不是,覺得怎這樣怎那樣,妳能不能小點聲?我還沒…你就敲我家門,永遠挑人家不是,然後心裏就特別生煩惱。起心動念,我說「地藏經」佛菩薩真的是不騙人哪!說「閻浮提眾生(地球眾生),起心動念,無不是罪,無不是業!」就是說我呢,一睜開眼睛就想,那個菩薩怎麼樣了,這個菩薩又怎麼樣了…就永遠挑別人的刺,怎麼都不對。對人也不恭敬,妳說那麼多人千里迢迢得來,我那時就覺得打擾我了,我在念佛就有人問我怎麼就記不住數,我說妳就好好念佛,別打擾我。我現在真的覺得我錯了。大家千里迢迢、有很多外地人,五個多月來我家念佛已經超過四萬多人,因為覺得十念法真的太好太好,大家抱定這種學習的心情,妳想想人家從那麼遠的地方連夜坐火車來,抱著一種求學的態度來,然後妳一張冷眼給人家,人家還能來念佛嗎?妳障住人家法身慧命,人家不想學了。

 

十念法確實是好,但是妳跟人家分享,因為丁嘉麗妳學了,妳就很高的姿態說,妳怎麼那麼笨,我告訴妳一句怎麼還記不住啊,妳讓我說多少遍哪!妳影響我念佛,行了,一會兒再說,三點半後,別別別…閉嘴。真的!大錯特錯了!有多少菩薩後來就不來了。我不改過呀!有一天胡老師批評我了後,我真的在佛菩薩面前使勁地懺悔。我真的覺得我錯了,妳說那些菩薩…現在怎麼念佛,就像師父老人家說:妳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妳利益別人就是利益自己。我現在覺得那麼多菩薩那麼熱情來我家,都是佛菩薩安排!我這些人全都不認識。最初的時候,我自己念佛我就想,給幾個菩薩打電話,那從第一天開始,我覺得是佛菩薩的安排,就來了一百多人,然後七八十、七八十,就這麼不停得再來。那時候四月份的時候,他們都從網路上下載,聽胡老師的十念法,說丁嘉麗念得還可以,可能大家就衝著這個全都過來了。我也覺得大家那種求學心切,我不再為自己了。我有一天念佛時候,也是菩薩教育我,我抬頭一看,說以前愚夫愚婦才念佛,我真的一抬頭,我說這是大菩薩呀!真的大菩薩,妳丁嘉麗肉眼凡胎,還不樂意,說妳別擦地,樓底下是居民區(經行區?),妳擦地底下就沒法念佛了,妳能不能把腳步抬起一點,您別這樣老太太。「我在家就這樣,妳別在那兒約束我,我現在都不知道怎麼樣,我現在都顧不過來了。」

 

我就跟人家態度一點都沒有誠敬心。說禮敬諸佛,沒有把人家當佛菩薩,那一天忽然一抬頭,哎呀,這絕對是佛菩薩示現給我看哪!那麼認真地念佛,我非常感動!所以我說已經五個月了,最受益的人是我!雖然大家都感恩我給大家提供這個場所,錯了!這些大菩薩們,全是阿彌陀佛呀!真的是阿彌陀佛呀!來教化我、看著我,因為我自己太懈怠了。妳得好好念佛。人家做事情,我一看人家那麼認真,有的時候我也挺疲憊的,我就想我偷著歇一會兒吧!我一看他們那麼認真,八九十歲的老菩薩,坑登坑登,磕頭、念佛、繞佛,一點都不休息的。哎呀我丁嘉麗太慚愧了!那麼大歲數,那麼精進念佛!不是示現給我看,不是來教化我嗎?其實人家用不著來跟妳一起念佛,人家是來教化我、鞭策我,我真的無限感恩的心。有一天,一個多月,忽然間明白,也是那天真的懺悔,懺得我稀里嘩拉的,我覺得我真的錯了。我怎麼可以對這些菩薩這樣無禮,這樣的貢高我慢,對吧!從那以後,我也不知道怎的,我就真的就變了。每天見他們,真的格外親。

 

早上起來,我覺得我要燒水,六點鐘起來,有幾次聽老人家經教,聽得時間都過了,六點啦,啊怎麼敲門啦!敲門咱們就一起念佛吧!趕緊給大家燒水,特別開心。覺得天熱了給大家買點菊花茶什麼的,買點冰糖放在裏頭,其實我也不怎會照顧人。在這裏面我覺得佛菩薩加持我,哎呀,後來我兒子都說,媽媽妳不要太摳門了,給大家買點好菜做點好吃的好不好?我說行!我女兒也在說,給人家弄點好的去火的東西,做點苦瓜什麼的,我覺得我兒女比我都強。有時候菩薩來得特別多,我就去菜市場買菜呀米、麵、油、醬油什麼的。特別的開心。最後就是很多菜市場的人,特別不理解:哎喲,演員丁嘉麗,一買菜就買這麼多,大家都在議論我。後來有一天,看我拿著三輪車,騎得特開心,然後買一些東西滿滿等等的。開始是買菜,後來買油買麵,說是不是開飯館啊?這飯館就她一個人,還沒幫手呢!誒妳這麼好演員,搶我們飯碗啊?幹什麼搞這麼多菜呀,還做小飯館呢!我說我家裏來得親人特別多。我覺得那些都是我的親人,我每次中午十一點給他們做完飯的時候,我就說各位親人們。我真的哎喲變啦!以前我都這樣(往後看)看人,現在我都覺得,佛菩薩多慈悲,佛菩薩到我家,我在供養佛吔!

 

以前我是請人家吃飯,然後大家一起,主要是我帶頭,是非人我一大堆,東家長西家短,結果大家不歡而散了,就這樣。現在我請大家,請佛菩薩,供養佛,然後請佛菩薩上我家來念佛,哎喲我多大的福報啊!我覺得我太開心啦。然後他們念得也特別開心。我就說:各位親人們,別嫌棄啊,咱們都是一家人,粗茶淡飯的,妳們一定要多吃點,吃完好有力氣下午再念佛。做飯也是如此,最初的時候,做飯的時候還有幾個固定的人來念佛,後來因太遠了,到我家念佛的人都是這樣的,因為北京遠近不一樣,有廊坊來的有良鄉的,哪的都有,哪個郊區的都有,有的路長來回八小時,還在這堅持念佛,有的六、七小時,大熱天坐車來這念佛,他們還真是給我鼓勵,說,哎呀嘉麗,還得是在這念佛,他說妳這裏磁場真的不一樣!真的太好啦!妳這道場好!我說各位菩薩,我這真的不是道場,因為我丁嘉麗無德無能,沒有道,不能說是道場,只是念佛的地方,大家看得起我,覺得特別好,咱們在一起共同學習十念法。就這麼一個學習的場所。大家覺得太好了!因為回家以後特別會懈怠,因為俗務纏身,一會兒買醬油,一會兒這樣,一會兒來個電話,半天就過去了,下午又開始做飯了,一會兒念半個小時佛就過了,他說到妳這真不一樣!

 

我這人是話癆,我話呀多得不得了,沒完沒了的話。從開始十念法後我就想,「止語」呀,我試試,這止語的好處太好了!那麼大家就進了這個房間以後就不說話了,一直到三點半,真的太好了,說不出來的那種好!因為我以前想,我想拍戲到八十歲吧,我再念佛,這樣不行呀!自己欺騙自己。我一定要把心沉下來!這段時間我不是有意識的說我得到十念法就跟大家一起念佛,最初的開始有一種主意,因為給我媽媽買的這房間,閒著也閒者,本來我想賣,後來大家念佛嘛!那我還想出去拍戲,因為那名聞利養太誘惑我了,我還是想出點名。我覺得那種誘惑特別大。然後我給大家掙點錢去,我拍戲,讓幾個菩薩在這給我盯著點,做飯呢、妳們大家來只是念佛。一直找不到合適的人選,我覺得這是佛菩薩加持我,一直這樣。等到念了快二個月的時候,再想讓我走,我每天接了無數片約,那種誘惑啊,挺大的!後來(對方)就說妳自己談錢,我就說我現在先不出去拍戲,大熱的天。我不能跟人家說我是念佛不出去拍戲,大家就會不理解,產生不好的影響;我說最近確實不想去,人家說是不是錢的問題?他說妳要多少錢,我們把這個寶押在妳身上,這個絕對非妳莫屬,妳一定要去,這個戲簡直就是為妳寫的。別人,不行。

 

要以前我不能去就真的不能去了,我現在認真把劇本看完,把意見寫上,這怎麼改,這戲怎麼,去給他找合適的人選。我覺得,這是佛菩薩對我的示現,嗯,我不能再這樣了。他特別的感動說,哎喲,很少演員像妳這樣的,還幫我們找演員,還找很多搭檔什麼的,我心想因為我們劇院的演員特別多嘛,給他們找演員,然後提意見什麼的,特開心。就這樣,最近我不想再接戲了,為什麼?我覺得我永遠是沙在煮飯,我這個水,我什麼時候才煮開?一定要一段的時間,把這個佛念好囉!否則的話,那就沒戲了。我那個佛友給我提了這個醒,來教化我,我不能再悠悠泛泛把自己給擔誤了。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我得到佛法了,現在這麼多的災難,我自己害怕,我自己拿不到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證明,妳說妳就出過差吧,還得帶點路費吧!以前小時候家裏困難,到哪去還得帶點乾糧,吃喝的。妳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麼大的事,難道不預備嗎?妳有什麼資本、資糧去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妳還要去想這些名聞利養,還在錢字裏走,我簡直太傻了!我說我是丟了西瓜撿了芝麻。這名聞利養,我這人生最大的一個使命,是拍戲呀!因為很多人說丁嘉麗妳是演技派演員,因為我在國內,我各種獎項全都拿到了。

 

有的時候我在想,妳為什麼活著?年初的時候我就在想,丁嘉麗妳為什麼活著?獎項也拿了,在台上領獎的一瞬間,還自鳴得意沾沾自喜覺得挺好的,說點感言什麼的,一往台下走覺得真沒意思,拍戲吧,沒意思,不拍戲也沒意思,念佛吧念不下去,念經也沒意思,什麼都沒意思。都靜不下來好好地修行,好好地讓自己把這個佛念進去,我也痛苦,我也想好、那時曉旭還活著,還教給我三三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我攝不了我的心。所以得不到這種利益的時候,我就念不下去。那我得到這十念法以後,覺得這十念法簡直是太好了!我一定這段時間、我的變化就是:我覺得念佛簡直太幸福了!一睜開眼六點鐘哎呀又能念一天的佛了,真的太好了,佛菩薩陪我一起在念佛,然後見每個人那麼地親切,我自己身心那種愉悅那種幸福、暖洋洋的感覺,真的佛菩薩每天在照耀著我,我覺得佛菩薩跟我在一起念佛,真的妳只要好好發心去念佛,好好學佛,佛菩薩對妳的關照深不可測,我覺得一點都沒有騙人!太好了!我現在不敢想什麼事,我想師父老人家答應的、連那個都出了,誒一堆的、咚咚咚有人敲門,就是菩薩,我也不認識,說:給妳送法寶來了,師父老人家最近出的,我們發心印的給妳。然後那個什麼什麼磁帶又來了,都是老人家(講經開示)法寶。

 

哎呀我覺得真的太好了!我不敢想什麼事,妳一想什麼事、今天做飯的沒來,這可怎麼辦?一會兒,誒,就來一個會做飯的。那我現在也是發動大家,因為我不收大家一分錢,後來很多人說那不行啊!這個我們道場…我說我這個家,妳們來好好念佛就好。大家把這當成家,說:大家來念佛的,哪位菩薩會做飯?快九點多時能不能給大家做做飯?然後今天這二個、三個菩薩給大家做飯,明天又換幾個菩薩,人家都來念佛的,他們可願意了,把這當成家的感覺。說妳又不要錢,先讓我們大家發心做點這樣的事情,哎喲我們特別的開心,那我們還來,然後說太好了太好了!就這樣。

 

大家特別的精進,來我這的菩薩,有外地的,很多助念團的菩薩,他們以前給人家助念的時候,追頂念佛(註:追頂念佛很快,好處是較易專心,但不能常用,易受病。念佛快、慢要看情況,每人情況不同,淨空老法師說,只要念佛念得「煩惱輕(念出快樂了)、智慧長(智慧漸透出)」就是好方法。也就是不要太拘形式)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很快),然後這人醒過來以後說:我剛才都給妳們弄得喘不來氣了,我跟不上這佛號,簡直瞋心就起來了。後來他們說是從山西來的,念佛堂那次他們來了十二個人,是山西各市的念佛堂的堂主來。學習十念法待了七、八天,念了以後特別的法喜!太好了!回去以後就給我發信息,說:丁嘉麗我們現在念得身體都沒有了,特別好。我說胡老師說不要執著這境界,他說不是不是,我們想告訴妳信息,因為我們以前佛號沒念明白,沒念清楚,那我們現在按照十念法,佛念得清清楚楚,念出欣喜,特別特別的好!然後自己念出法喜來了,再給人助念的時候,真的是不一樣了!特別特別的好。現在很多菩薩把這十念法的法寶全都請回去,反覆的看,反覆的認真學習。

 

很多人說,尤其是二個出家師父,到我家來以後,有一個師父得的皮膚病、特別難治的病,困擾他很多年了。他十二歲就出家了,一直念佛也不得力,後來在我家念了十天的佛,皮膚病就好了。後來有一次給我打電話,說我們一定要給十念法表個法,妳看著我們閉關了,這念佛的方法太好了。我們一定、妳跟胡老師說、跟師父老人家說,我們一定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給大家做個好樣子。

 

還有一個老菩薩,九十多歲了。我管他叫老爹,他耳朵背嘛。他來的路上要三小時,回去也要三小時,他經常來念佛、背個小包,每天樂呵呵來念佛。有一次他老伴就打電話給我說:丁嘉麗,太好了來妳這念佛,妳知道嗎,我家老頭以前有前列腺(問題),可嚴重啦!在妳家念佛都好啦!這十念法真的特別好,太好了!然後(她先生)就跟我說,我肯定往生極樂世界,他說以前自認為已經念到「無念而念」那種狀態,通過十念法才覺得,噢!那個不對(註:誤會境界了,有些人念佛已念成習慣,卻可以心中邊念佛邊想事情,心中並沒有輕安快悅感覺,這叫有口無心,這不是「無念而念」。應當是念佛時,心都在佛號上,堅持下去,一天二天五天十天二十天…一直念下去(不管行站坐臥皆可念,從早到晚除睡覺外就是念不停(境界越高,睡眠的時間會越來越短,甚至不用睡覺,精神特好)),一定會念出歡喜,身心輕安、漸開智慧,境界越高則身、心一切病可能就念好了(或病減輕、穩定,或有病無苦),看各人努力)因為他善根深厚,人家念佛幾十年了;然後這個十念法他這一掰,可不得了,他念得特別法喜,臉紅通通的,特別好。然後就給我拉勾,我說:那妳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妳一定要跟阿彌陀佛來接我。他說我一定來接妳!

 

後來大熱天,我就不讓他來了,我說老菩薩您別來了,路上倒好幾次公共汽車,您在上頭也沒有空調,您再暈倒,我這又不能開空調,您等三伏天過了以後再來。後來他回家就掉眼淚了,說丁嘉麗不讓我念佛了!他老伴就給我打電話說,哎喲嘉麗妳不讓他來念佛?我說沒有沒有!菩薩您誤會了,我是說天太熱,怕老人家不方便哪身體上、九十歲的人了,我說我怕他那樣…她說他回家都掉眼淚了,說妳不讓他念佛。哎喲我說別別別,趕緊來念佛了趕緊來念佛了。從那以後也是佛菩薩加持,就是有一個三十多歲的菩薩,就住在他們家旁邊,有時候那菩薩來念佛,就把老爺子帶上,然後就來念佛。我覺得真的不可思議。他還給我寫了好多的偈子、詩什麼的,要發表說、讚嘆誰誰道場怎麼怎麼地好,怎麼殊勝,談念佛怎麼樣怎麼樣,我說咱們就不發表了,咱就好好念佛就行了,您能往生的時候,是最好的發表!您給大家做個示現,多好呀!老菩薩特歡喜。這樣的老菩薩特別特別地多。

 

還有一個將近七十歲的老人家,我們管他叫張菩薩,她也愛跑道場。有一次她就說過二天我就不再上妳這了,因為我女兒學密宗的,我要上那去做大法會,非常殊勝的,很多、上千人的法會,特別好!我要到那法會,我就不來了。後來她說完話扭身走了以後,我心裏頭特別那什麼…我就把老菩薩叫過來。我說:張菩薩,您可以不來,我說那擔誤您自己,快七十歲的人了,還要跑來跑去嗎?您一直念佛念得挺好的,我都眼看著您進步挺大的,這一個月的時間您可能就把自己擔誤了。我說人生無常啊!我就跟她講我周圍的人有一個菩薩像她似的(喜歡到處跑道場),路上就走(死)了。我說您千萬別把自己延誤了,我說我真的很著急。我那天跟她有點急了,我說您可以走,那您以後就別來念佛了,其實我也不應該那樣。後來老菩薩就想了一天二天,就說、我說妳沒走啊!她說我想想妳說得對,我就把這個票給退了。然後票退了以後,她女兒就去了。在這個期間要上我家念佛時候,腳就給砸斷了,佛菩薩給她考驗。她沒有一天的休息,天天上我家來拜佛、念佛,沒有任何人看出來她腳砸了。我們正常人腳砸了,腳會腫啊痛啊,她說我一點疼痛感都沒有,我就想好的那天告訴妳。那天念完佛大家分享,她說妳看看我這腳,有多好!她說因為砸腳了(還有印子嘛),然後說:一點都不疼!拜佛時一點都不受影響,真的不可思議!太好啦!哎呀無限的歡喜。結果人家現在念成什麼樣人家老菩薩,我跟妳講,像嬰兒似的臉。

 

有時候我們在咕噥時候,因為她愛跑道場,她念佛的地方,她在回去跟他們在念佛的時候,因為我說把這種方法告訴大家,告訴妳那些曾經念佛小組的老菩薩們,家又離特遠。她有一段時間跑了好幾個地方把十念法告訴大家,大家也特別歡喜。後來為什麼把大家給真的攝受了,就因為她面相改變了,大家說:哎喲妳變了變了妳怎麼變啦?妳最近幹嘛啦?她說:我就是念十念法呀!然後大家就特滿心歡喜就跟她學,念得可帶勁可起勁!然後每天笑得開心的。太好了!我就讓大家每天…因為佛菩薩的安排真的不得了,每天到我家的人都不同的、沒有同樣的,今天來了七十個人、不知從哪來,前天又八十個人從哪來,都不一樣的。我讓他們這些菩薩跟大家分享,哎喲妳不知道對大家那種信心的鼓舞有多大!特別好!

 

還有一個菩薩,三十多歲,她做生意錢賺得很多,有一段時間就不做生意了,跟做生意的人互相比穿的吃的,牌子又出什麼新款式、那個包又出什麼了、車又誰誰換了不停地在,她就覺得特別地無聊!挺痛苦的那段時間。說哎呀跟大家學佛吧,學佛,然後聽老人家經教,可是她也想找個念佛的地方,找不到這種念佛地方,知道我這十念法她就來了。來了她念了幾天以後,她特別開心,然後說丁老師,我說不許叫我丁老師,叫我嘉麗姐,咱們家親切。反正我們家就兄弟姊妹什麼的,爸爸媽媽的。然後說,嘉麗姐,我想說個事,我這人是這樣的,平時沒事在家我不願跟他們聊大天,我現在學了佛了,但是我念不下去,我也堅持不住。我在家就天天拉上窗廉,上電腦玩遊戲,玩得簡直是昏天黑地的,然後臉是紫的,眼圈都黑的,像熊貓的,喝點水,有個放東西的泡個方便麵隨便就吃,哎呀累得也不行、也無聊也沒辦法。她說妳可不可以給我找點事幹,沒事我就堅持不住來。我說沒什麼事呀,我說那妳給大家擺筷子好不好?她說:好好好!擺筷子。從那以後,她堅持了三個多月,妳知道這孩子變化有多大嘛?把車換了,換很普通的車。(原先)跟丈夫離異了,孩子一直在婆婆那邊待著。十念法念了一個多月以後,把孩子接來了,盡母親本份,要好好當個母親。然後我把蔡老師那些什麼「弟子規」呀什麼都給她。她看得可認真了!覺得太好了。

 

我說學佛啊,我丁嘉麗做得很差,我沒有這資格跟妳說,但是我走過彎路,我覺得佛是人(修)成的,老法師一再告訴我們,先落實三個根(弟子規、太上感應篇、十善業道),咱們就把「弟子規」做好,因為我把跟女兒怎麼不好跟她分享,我說我沒得到過聖賢的教誨,我不懂,我也不想那樣,但是沒有辦法呀!後來她把這些法寶拿回去看以後,三個月以後她跟大家分享,說我告訴妳,念佛真的好哇!上癮了,我不想再下來。我真的就想,佛菩薩太慈悲了!這麼好的念佛方法給我們,我一定要給大家傳。所以她把那些曾做生意的人也給度了,那些人也上我家來念佛了。她開始還為了穿個裙子來念佛,慢慢都變化了,她覺得(念佛)真得好、太上癮了,我不下來了。以前的念佛時間我剛剛跟大家說老看時間,現在我們大家所有的感覺都是什麼?說時間和空間是人類的錯覺,從八點鐘開始念佛(有時七點鐘)念到三點半的時候一看,大家捅我,誒到點啦,該敲引磬啦!迴向啦!我說「啊?」覺得怎麼剛念十分鐘,怎麼就三點半了呢?大家都有這種感覺。哎呀怎麼時間過得太快了,特別的開心。

 

還有一個孩子,大家管她叫小溫,她是房山的,離我家很遠,也是回去三個半小時這樣的路。我覺得這孩子真的不一樣。她念了十念法後,夢裏她姑姑躺著(她知道她姑姑去了),她說:姑姑,印光大師有個十念法,胡小林老師什麼…一直在夢裏給她姑姑念十念法,姑姑也跟著念,也特法喜。然後這孩子生活上比較困難,她自己就擺個小攤,就賣一些香什麼的,她自己發心,老法師的法寶都放得很多,她每天念佛號,念得聲音特別起勁,偶爾不賣香的時候就上我這來,只要有空,星期天人多嘛,星期一星期二,就一個星期來二次,上我這來念佛。念佛機老愛壞(註:對念佛機及一切人事物存恭敬心,念佛機較用得久),大家就買mp4,把老法師(念佛聲)網上下載來,就是那個阿彌陀佛(慢版),然後擱u盤裏插裏頭,二十四小時永遠在轉,她永遠在這(放耳朵聽)念。她在路上她說,我現在就想大家,因為我太歡喜了!我天天在等公車的時候,我就把這機器放得聲音很大,我就想讓所有路人、等車的人,都在阿賴耶識裏種(念佛)金剛種子。念佛聲音很大,很多人覺得她怪怪的,她說我不管人家看我,反正妳心裏也聽著了。阿彌陀佛,很認真的念,還故意的給別人聽阿彌陀佛。賣香的時候更是這樣,她把功放機放聲音特別大,她就說每個路過的人,雖然妳去買肉了,但是妳也聽見了阿、彌、陀、佛!她覺得太好了。自從她這樣念了以後,覺得她丈夫特開心。以前他說妳別去念什麼佛,老跑什麼道場…。現在他丈夫說:快去念佛吧,誒今天怎沒去,該去念佛啦!然後她說夢境有一個老太太給她說:孩子,清明期間妳錢掙了二千塊了,妳該去念佛了吧?她說婆婆都給我示現,每天歡喜得不得了,為大家盡心盡力的服務。看她的德行,我覺得真的是佛菩薩在示現給我。妳丁嘉麗五十多歲的人了,不如人家小菩薩、絕對是大菩薩來給我示現,就對人盡心盡力的,為每個人擺飯擺碗,最髒的活刷廁所。哎呀我都不好意思,我說妳們來念佛的,不用在這刷,在這刷廁所呀,刷得可乾淨了。

 

人家怎麼教化我?念佛一個多月的時候,我買了五十多個碗,不夠,又買了五十多個,大家說妳這碗太沉,大家拿著不方便,一百多個碗了,不行,再去買。後來,小溫她說姊啊我知道,買鋼的,又輕又好,我帶妳去買。然後我們去了後(那時已念佛一個多月),我經不起市場的誘惑,因為她也是在農貿市場做,她一直盯著我看,她說:嘉麗姐,妳的毛病習氣怎麼那麼重?我說怎麼啦?她說妳看,妳又動心了,要在市場上練妳不動心!哎喲我覺得這碗太好了,七十多塊錢。她說七十多塊錢能印多少法寶哇,姐姐!很多人得到這法寶能受益,妳買這碗幹嘛,家裏又不需要。「誒我覺得太好看了!我喜歡!」不要看,姐姐,把這放那,剛才念了七、八個小時的十念法了,妳還要動心,這個東西還誘惑妳,境界在考驗妳,沒有過關,妳趕緊給它放下。我就不想放,我說最後就買這一個…「不行,妳一定放這」。

 

人家那個行持,永遠在很謙卑很謙卑!所以我說「道在低處」,人家那麼恭敬,對所有人都恭敬。我說丁嘉麗妳比別人差遠了,她對哪個老菩薩都,說,奶奶,妳把聲音慢一點、輕一點,攝心念佛。那麼的恭敬心,哎呀!我覺得我差遠啦,菩薩來教化我。道在低處,低低的矮矮的,水往低處流,妳自己貢高我慢,覺得我不錯了,其實那孩子念佛念得真的特別好!她一得到十念法,大概一個月後,我覺得她變化特別大!帶著她那些佛友就不停地到我這念佛,她很盡心盡力的為大家服務。她說我就一個心願,念好佛、為大家服務!每個人都是佛菩薩,讓大家念佛,然後給大家作服務。每個人生病,有些人不舒服的時候,她就給大家拿藥,無微不至的照顧。我覺得真是的,如果沒有這十念法的機會,我接觸不了這麼多的菩薩,以前我特別貢高我慢,學佛人我不想接觸,特別執著!對別人學佛就有很多的看法。其實是我沒做好佛弟子的榜樣,人家說自從妳學了佛就格格不入,永遠用佛教的東西批評別人、點評別人。人家是把每個到我家的人當成諸佛菩薩,在那真正真心的供養,所以她念佛的那種感覺,我覺得她那變化簡直太大了!真的不一樣!現在幾乎這二十多個菩薩來我家念佛以後,家裏人都覺得變化太大了!

 

還有一個菩薩,離我家很遠,她老堅持來我家做飯,給這些菩薩們服務。後來跟婆婆的關係特別的緊張、不好,然後這個十念法,我們大家經常分享嘛、開心,聊個天什麼的。最後呢,變化特別大。有一次在二個月前,婆婆就病重了。她就守著婆婆將近一個半月的時間,盡心盡力,晝夜不離床,天天餵飯什麼的,忽然間,找到媽的感覺,噢!婆婆也是媽。以前聽經也加老實念佛,沒有感覺婆婆怎麼能是媽呢?婆婆就是婆婆,怎麼能是媽呢?她覺得「哎喲,」婆婆也是媽!哎喲,真的太好。覺得看她那個痛苦,可難過。孝能感動天和地,結果婆婆病挺重的,一個半月居然就好了。好了當天她(婆婆)就說:哎呀,感恩妳呀,真的太好啦!跟她媳婦握個手,淚流滿面,老淚縱橫。就說:孩子,我已經擔誤妳很長時間,去,給大家做飯去,到丁嘉麗家念佛去吧!以後我一定把身體保養好,不擔誤妳的時間,念佛多重要!妳變化太大了。妳去趕緊去,媽媽今後為了妳,我一定把自己身體調養好。她特歡喜,來念佛時:誒妳知道我婆婆,什麼什麼怎麼樣的,覺得真好!也不再跑道場了,以前也是跑道場,給人家做飯什麼的,現在就這麼堅持在我家念佛。法喜充滿!所以我說這些菩薩們在教化我。

 

還有一個菩薩,來的時候,清瘦、梳小男孩頭,挺精神的。一個月以後,再來我家就變化,臉就青紫的,特別不好看。後來我了解到她是從乳腺癌轉到肝癌了,有次我看大家都在繞佛,她怎麼還坐著呢?我看不對,(額頭)汗滴滴答答的,她肝疼得已經不行了!我沒問她到什麼期,因為不好問。她在使勁地念。我就特別感動!她這不是來教化我嗎,特別認真,每次就問嘉麗姐這個數我怎麼就記不住呢?然後那個我怎麼就老跑神呢?特別的認真。我說妳不用再拜佛啦,二個小時的佛妳那麼大汗淋漓,她說妳不知道嘉麗姐,我一拜佛肝就不疼了,我一攝心念佛的時候,我肝也不疼啦!我跑神的時候它就疼了。我說妳別拜了,挺痛苦的。「可好了,妳別管我,我會自己調理自己」她說持名念佛這個十念法挺好的,特別的攝心!她說我一攝心,疼痛就減輕。所以在家的時候就不行,就注意力老是在「疼」上,太疼受不了受不了!注意力都在這(疼)。現在就不想了,就堅持念佛。我就在想佛經(無量壽經第三十三品)裏說:「何不於強健時,努力修善,欲何待乎?」不是為我說的嗎?妳看看這菩薩,有時候我重感冒發燒我真的提不起神了,我覺得哎呀不行了!那要是到她這種份上,我能像人家有這麼大的決心每天坐那麼久的車,這麼地堅持念佛嗎?我丁嘉麗可能都做不到!

 

我們身體不舒服會影響我們念佛,所以現在大家健健康康,這也是佛菩薩加持啊,妳幸福啊,有個健康的身體,妳用它作工具,妳趕緊去念佛,千萬不要病時再念佛,不行啊!那時太分妳的心了。我們加功用行,她來教化我要好好念佛。

 

念佛這麼長時間了,對我最大的變化是,信心的問題,我想說一下這件事。其實我對自己的信心特別不行,我老起疑惑,有佛菩薩存在嗎?真的嗎,我沒看見,您給我示現一下行不行?真有、沒有?我整天這麼念,他就能來接我嗎?我現在念了以後,我堅信,我現在就起願了,我沒有別的念頭了。這世間是非人我恩恩怨怨,別人有修無修,跟我再沒有關係了,跟我的生死無關。生死事大,人家常給我傳達信息,死了可不得了哇!妳好好念這佛號呀!我跟大家說,我都念了五個多月佛,境界來了,我佛號都提不起來。因我試過這個,我站著等公共汽車,趴!車來,「哎喲媽呀」根本就不是阿彌陀佛名號哇!所以,丁嘉麗,我告誡我自己,妳一定要加功用行、快馬加鞭,妳自己還要這麼懈怠的念佛,妳就無有出期,妳永遠在、我知道我什麼根性人。人家說丁嘉麗妳別在那念佛了,妳愚夫愚婦妳沒事念佛,妳要聽經教,然後妳要研究經教妳要開悟。我也不爭辯,我心裏明白,我鈍鈍鈍鈍下下根人,只有念佛、我從行門入手,我好好念佛,我法喜充滿,我覺得太快樂!

 

我就是感恩佛菩薩,感恩師父老人家。把這麼好的方法告訴我們,以前我永遠在事上放,把孩子放下吧,把我的事業放下吧,我做得很艱難。現在,我也沒刻意地放,什麼叫放下,念佛,好好地認真老實念佛,就是放下。不信大家就試試。我現在什麼也不想了。因為蹍我沒關係,孩子再怎樣,我也不去管他們了,交給佛菩薩,把我自己也交給佛菩薩,我說丁嘉麗早已經死了,我記得陳大惠老師,曾經給我寫了一條:什麼丁嘉麗,假名丁嘉麗,哪有丁嘉麗,還執著妳嗎?哪裏有。我現在活一天,我多念一天佛號,如果佛菩薩需要我,那我就在這跟大家一起念佛,如果說有一天我不念什麼,那我就求生西方極樂世界。這事太重要!太重要太重要!我可不想哪天像我說的那個菩薩,就這麼走了。太可惜了。我幹了什麼事我自己知道,我只有二條路走:一個是往生西方極樂,一個是無間地獄。因為我是罪孽深重的眾生,我自己造的罪業太深重太深重了。阿彌陀佛這名號功德不可思議!人家說讓我去研究經教,我這輩子也開不了悟,我根基太差,我就把住阿彌陀佛名號,這是一個救命稻草,(若鬆手)跌到底下,就是萬丈深淵,不能再想別的了!我就抓住名號,牢牢地不放。阿彌陀佛即「無上深妙禪」哪,我幹嘛不念「光中極尊、佛中之王」阿彌陀佛名號。

 

我念了五個多月的佛,我深深地明白了,不是我丁嘉麗念佛得到了法喜,不是,阿彌陀佛名號功德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妳靠著阿彌陀佛這個果德,妳去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說願以此功德,現在想想哪裏有功德?開玩笑,妳自己全是有漏,那福報都是有漏的。佛菩薩絕對不騙人,我有感覺。我堅定不移地相信佛!以前我不相信佛。我相信佛菩薩在,因為他對我那種關照,每天我真的像充了電一樣,我幾天不睡,那種力量不知道哪來的,所以每天我領著大家繞佛的時候,幾個小時我一口水都不喝,因為眾生傳話來說,妳們太不恭敬,歪歪斜斜,一會兒喝點水吧,一會兒坐歇一會兒吧。妳們都不如我們鬼神那麼認真努力地念佛,妳們在幹嘛,太懈怠了!所以有時我念了二天以後,誒?不用喝水、不渴,嘴裏出了一種很甘甜,我沒喝過那樣的飲料吔!我不知道那是甘露還是什麼,甜甜的,滋潤著我,哎呀太好了!然後我有一點點沒信心的時候,佛菩薩就加持我。真的我覺得真是不一樣啊!

 

所以很多菩薩來我家說,在妳家念佛怎麼那種感覺不一樣啊?因為妳發心了,發了那麼一點點的真心,很慚愧,丁嘉麗也沒有像大家那麼努力,發了一點點真心,佛菩薩就那麼地關照妳。然後我就得到那樣的法喜,西方極樂那個喜、那個樂,那我是無法意言,我是無法體會,我真的相信佛菩薩在啊,我真的相信。我出去以後,我們圈裏人說,丁嘉麗妳是不是整容了?我說以前我不聽話,整過容,我弄鼻子、嘴呀,都整過。我不再騙人了,我不整容,誒不對,妳臉色那麼好,又年輕啊!然後就扒我頭髮,一定要找傷疤,因為以為拉皮了。誒,妳精神怎麼那麼好,都不相信。我說沒別的,我就念佛哪,每天念佛,真的特別特別的好!她說真的呀!我說真的念佛特別地好。她說妳都念什麼佛?我說就念阿彌陀佛。後來幾個演員也來跟我念,她說我沒別的意思,就想變年輕嘛!也來念了幾天的佛。她覺得:誒,挺好的嗄,真不錯!我就覺得太好了,我這人特別的笨,我無法用語言去形容有多好有多棒,念佛給我帶來的利益有多大。我堅定不移說我這一生,我別無他求了,什麼世間的一切事情我都放下了,跟我沒有關係,我就一句佛號念到底。

 

在飛機上五個小時(馬來西亞的飛機),念佛停不下來。跟大家等飛機的時候,別再說話、說話全是廢話,大家可不可以念念佛?哎呀!特歡喜的,等了四十分鐘、我們在念佛的時候,等到上車,車已經滿了,最後沒想到,那個人跟我們說,妳們可不可以上VIP的車,哎呀那是頭等艙,我們從沒坐過,我們幾個人特開心,妳知道為什麼,因為咱們念佛了,所以佛菩薩給咱們派個VIP的車,我們坐了那個車上了飛機,特歡喜。到飛機上,我鄰座的幾個菩薩居士到馬來西亞參加師父老人家的弘法大會的,五個小時吧,應該是五個小時,沒有停過,太歡喜了!大家說先別吃飯了,我說該吃還是吃,咱們把這飯吃完,咱們再念佛,不停地五個小時,沒閒著,就這麼念佛。停不下來啦,太好啦!太好太好了,真的!我從來沒有過這麼有質量的生活,妄念越來越淡了,不能說沒有,越淡了。特別的好。所以我也在這給大家發個願吧,我就想報佛恩,佛恩浩大!師恩難報,師父老人家八十多歲的高齡,天天給我們講經說法,讓我們放下,好好念佛,就是不聽話。一定要聽話,老實念佛,我說這梨子有多甜有多酸有多香,妳不知道,妳只有親口嚐嚐,噢,確實是這樣!妳去念佛,按照十念法去念佛,妳會得到妳意想不到的利益、法喜。太好了!感恩大家!阿彌陀佛!

 

註:古時祖師大德說,念佛人的快樂,只有念佛人才曉得。佛說:末法時期(末法還有九千年),淨土成就,且說億億人中罕一得道(現在世間幾乎難找到真正開悟的,古時還有一些,現在誘惑多,人心不定,障深慧淺,參禪不易成就也,念佛有佛力加持,只要精誠念佛願生西方作佛,無不成就)。開悟,談何容易,許多人修禪定,錯認消息,得一點輕安、頭腦反應快了一些,就以為開悟了,這將害了自己。只要老實從早到晚勤念佛,或小聲念或心中默念,再注意十善業(蟲蟻亦要恭敬莫傷,謙虛,隨緣助人、恭敬一切,則必能累積往生西方資糧,易跟到善知識,得到正確教誨,最後往生西方),放下世間執著,心常存慈悲,有一顆願心求生西方,則必能往生西方!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