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義之財不可拿:一個醫生的反省──張秀敏老師演講

 

因果通三世(過去一世二世無數世;今世;未來一世二世無數世),今生的命運由前世的善惡業所結成,但今生堅持斷惡造善業,可轉命運;反之,不斷造惡業,好命也變成壞命。極少數人因福報厚(過去生積善積得多),暫時沒受惡報。譬如某甲今生作惡多端,已削減福祿,但仍然活八十歲,錢財二億,殊不知,其本應活九十歲,財有百億,因作惡不斷,已消去福氣,一般人看不出來,看作惡人還這麼有錢有勢,便以為沒有因果(其實某甲可能已在受病苦服藥甚至晚上常發惡夢、子孫爭財家不安,這是業障漸現前,一般外人是不清楚的),但其實到臨終時,災難就現前了,某甲死相驚恐或昏迷在醫院折磨至死,死後就墮三惡道甚至地獄了。儒家也說「貨悖而入者,亦悖而出」,是說賺錢及貨物不正當(賺黑錢),則這錢財貨物必在不正常情況下失去。(若不速速改過懺悔,罪業將影響下一世墮入三惡道受苦;輕者餓鬼、畜生,重者地獄)

 

傳統儒、釋(佛)、道文化已丟失約一百五十年,這是安定世界人心最大的力量,因為淺見之人,廢棄這寶貴的救命文化,全盤向西方功利主義學習,造成現在世界處處不安(夫妻相殘、父子相殘…),且境隨心轉,故人心壞而世界天災戰禍頻生加重,故英國湯恩比博士說二十一世紀要救世界,唯有(發揚)中國大乘佛法與孔孟學說。誠哉斯言!現在必須重拾道德、因果教育,才能挽回劫數。實際上這十幾年各地道德文化也漸漸風行,真懺悔真改過的人,真的都有良好的影響,本來生不如死,改過後才知傳統文化的美好與強大,能給人真正的安心、好運。(因為這是我們性德,本性之德,即佛法純淨純善,即儒家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仁愛和平,其作用,亦道家言:禍福無門,唯人自召(禍福本不存在,但其好運壞運之現,是自己心念善惡所漸漸變化出來,即佛法說:萬法(宇宙一切現象)唯心造,即心、境一體且境隨心轉))

 

張秀敏老師將作惡、改過所遭逢一切經驗與人分享,警惕人心,功德無量。她曾當醫生收紅包,沒盡婦道…種種過錯,後來遭遇被搶被偷種種災難,也得了焦慮症、心臟病,種種困難,孩子不聽話,生不如死。學到傳統文化後,一切都明白了,這是自己造的孽,開始改過、向父母、丈夫、病人懺悔、改過(還對曾傷害過的病人補償十倍的錢;且對一般窮苦病人,自己也常自掏腰包幫病人墊支醫藥費)。後來心安理得,孩子聽話了,晚上不失眠了,心臟病好了,也得到上級表揚,成為名符其實的仁醫(並且還影響了另一個醫院,醫風大變,也都成了良醫,真正的白衣天使)。她也以自己的經驗勸各行各業,做人要有良心,否則都逃不過反作用力(因果報應)的制裁。

 

以下打一些文字供參考(有節縮一點,有錯還請海涵,另加一點心得,如「註:…」或括號內文字)。阿彌陀佛!末學頂禮學習。


≡≡≡≡≡≡≡≡≡≡≡≡≡≡≡≡≡≡≡≡≡≡≡≡

 

視頻引用自此: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708-fjYIes

 

我來自遼寧,我的職業是醫生,工作了十八年的內科醫生。在這裏,我用一些時間反省我自己。因為在多年前,我就曾收過紅包,而且還拿了一些藥品的提成。說心裏話,當時數錢的感覺真的挺好。但是,我萬萬沒想到,它卻為我以後的人生,帶來了意想不到的災害,讓我的人生充滿了痛苦。我記得第一次接觸這樣的事情,是在一天下午,當時只有我一人在診室裏。這時進來一個全國較有名藥廠的女醫藥代表找到我,她扔給我一個信封,裏面裝著錢。她說,張醫生,我們常有什麼什麼藥在你們醫院,麻煩您多費點心,多開出這些(藥),我不要妳白辛苦,我們這都是互惠互利的事。

 

當時我看了這信封,我就想:你就想拿這麼點錢想打發我?再說,我為這麼點錢,要是出點什麼事情,我也犯不上,你這麼做就是坑我害我一樣。我第一次真的沒有收,但是很奇怪,就在這人走了之後,我的心動了。我就想:為什麼不收?反正也沒有人知道。不收白不收,白收誰不收,收了也白收。(底下鼓掌)不要鼓掌,很慚愧!就在我的心念有這一轉的時候,我就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剛開始自己還有一些廉恥心在裏頭,覺得有點偷偷摸摸的,惶惶不安的。但是,慢慢地,我就變得心安理得,覺得這很正常,是我應該得的。其實,我當時不知道,在我伸手拿到這個不義之財的那一刻起,我做人的尊嚴沒有了。我從一個白衣天使變成了貪心的魔鬼,一點也不為過。每當患者來到我面前時,我對患者的病情不是太熱心、關心,有些麻木、冷漠。

 

我首先打量這個患者、這個病人,看他(她)的衣著打扮,看這個人是農民呢?工人?還是老闆?做什麼職業的呢?有沒有錢呢,在這個病人身上我能撈到多少油水呢?我呀當時就好像一個相面的,不像一位醫生了。而且我為了讓這個病人,接受我推薦這個有回扣的藥,我可謂是費盡口舌,煞費苦心。而且之後還假惺惺的告訴病人,你去把藥取來,我告訴你怎麼用,我給你寫在藥盒上,免得您回去用錯了。我之所以這麼做,完全是為了我自己,為了做到我心中有數,看這個病人到底取不取我推薦的這個藥、開的這處方。這藥品回扣錢,進沒進我的腰包。別的醫生這麼做,一定是真正的關愛病人,是仁愛之心。我這麼做完全是唯利是圖,為了我自己的私利。一生當時的醫生價值觀,可以說是完全顛覆。做人的標準,做人的價值,不知道、喪失了,更別提做醫生的良知道德,完全淪喪。我當時的道德水準,不誇張的說,當時降低到了什麼程度,僅僅等同一盒藥的提成錢、僅僅幾元錢。現在想起來,當時自己真的很可笑、很可恥、很可憐、很可悲。

 

今天我帶來了一份文字資料,這是一份醫師宣言,我們每個從業醫師,在就業醫師崗位的時候,都要宣讀這份宣言。我在這裏為大家宣讀一下。醫師宣言:自被批准從事醫藥工作之日起,就要為人道主義貢獻一生,對恩師要表示尊敬和感謝,要以良心和尊嚴來從事醫學實踐,要把患者的健康和生命,作為首要關心的事,維護醫務職業的榮譽和崇高傳統;對人類從胎兒開始起,就給予至高無上的尊重,無論在任何壓力下,也不能濫用自己的知識而違背人道。

 

以前,我也宣讀過這份宣言。但是我只認為那是種形式,是喊口號,是空洞的。在我走上傳統文化論壇後,每次當我再次宣讀這份宣言時,我才知道,其實,我所從事的這個事業,是聖潔、神聖、偉大的。所以,人們才賦與我們最美麗的稱呼── 白衣天使!但是很慚愧,我卻玷污了這個稱呼。我按照這醫師宣言上的七條,我沒有一條做得好。在古代很多的有名的醫學家都反覆提倡:醫德是醫學之本。一個人,一個醫生,如果沒有醫德做根本,那麼你有再高的醫術,再高的文憑,你都不是一個好醫生,不是一個良醫。下面呢,我還要提到一件事情,可以說每次提到這件事的時候,我的內心都是很不平靜的;因為這件事情,可以說,折磨我一生,讓我背負一輩子的良心債。我收過這樣一個紅包,這是一個安了心臟起搏器的病人,他的病情特別重,他的心衰程度很重,因為可能一點因素、誘因,就可能加重他的病情,就可能隨時奪去他的生命。因為我主管這位患者,所以我對他家裏的情況知道多一些。他這病醫藥費很昂貴的,所以他的妻子不堪忍受這個家庭重負,就離開了他,留下一個殘缺不全的家庭。上面有一個年邁的母親,下面還有一個上學的孩子。有一天晚上,我值班的時候,他的病情突然加重,我跟護士經過全力配合,將他從死亡線上救了回來。也是在有一天沒人的時候他找到我,扔給我一個紅包。他說張醫生,可以說,我的命就交在妳手裏頭,麻煩您多費點心,我要是能多活一天,我就能多養活一天這個家,我還能多供養我的母親還供孩子上學,妳一定要多費費心。這個病人,當時說完這些話的時候,當時自己就沒有動起一點惻隱之心,居然就把這個紅包給收下了。這個病人最終因病情較重還是離開了人世。

 

後來學習了傳統文化,我就常常問我自己,「孟子」一書當中講,一個人要是沒有了惻隱之心,就非人也;無羞惡之心者,非人也。我當時的人性完全扭曲。這被金錢蒙蔽的雙眼,就這樣的病人,我都能從中作手腳、都能收取這樣的不義之財,我當時真是人性泯滅了,太狠心。我反過來經常問我自己,如果當年這病人,是我的親哥哥,我忍心這麼做嗎?「弟子規」裏講:凡是人,皆須愛;天同覆,地同載。事諸父,如事父;事諸兄,如事兄。如果當時,我按照弟子規其中的一條去做,我都不能收(紅包)。所以自己真的是,不可饒恕。有一個傳統文化老師後來跟我交流時就說,我就不明白,你們做醫生的,也叫知識分子,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你們為什麼那麼糊塗?做那些糊塗的事呢。你們知道那些病人來看病的錢都是什麼錢?都是辛辛苦苦的血汗錢,有的是賣房子賣地,甚至賣血的錢,你們都收,你們敢在病人求健康求生命的錢上,動手腳動腦筋,你們真是喪心病狂、膽大妄為,你們真是要錢不要命。你們糊塗呀!真的是,當時被欲望蒙蔽了雙眼。

 

前面講的都是我當年種下的幾個惡的種子。這個種子終於成熟了,我吃到了惡的果實。我在背後偷偷數錢、很高興的時候,那麼那些給你,就像剛才現場舉手的、給醫生送紅包的那些觀眾,你們哪一個人是心甘情願的、自己主動的?都是被迫的。為了破財免災,是不是這樣?所以我現在才知道,那些不義之財,你得了,那感召而來的,這些凶財給我帶來的就是災禍。

 

第一個災禍就是被搶劫。有一天要出門辦一些事情,我兜裏揣了大量的現金,我剛下樓在街上,走不到五分鐘,正在上下班的高峰,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我的包就被人一把搶走了。當時很惱火,我不明白就想:我怎這麼倒楣呢?這麼多人他不搶,為什麼偏偏搶我呢?他怎麼就知道我兜裏有這麼多錢呢?我想可能是巧合吧當時。隨後呢,我的災禍不止於此,不是在街上搶我了,開始上我的家裏來搶錢來了。過後不久,我們家裏就發生陸續盜竊,也是家裏恰巧準備買一些貴重的東西,準備很多現金。被竊賊洗劫一空,家裏隨後還丟了很多貴重的物品。這個案件最後被告破了,在反贓大會上,別人家都返回去很多贓物,我們家連一根針一根線一分錢都沒有返回來,當時我還心裏不平衡,我還埋怨公安辦案人員,我說是不是你們沒有查清楚啊?你們是不是工作不得力啊?後來學了傳統文化我才知道,那些原本就不是我的錢,不是我的東西,又怎能再回到我的手裏,那還有天理嗎?所以我才知道,凶財凶入凶出。再後來呢,我的災難還沒有截止。因為我這人特別貪欲,我追求物質的享受,而且我攀比心特別強,別人有的我也要有,別人能做的我也要能做,根本不守女人的本份,我一直覺得我行、我強、我能、我行。所以看到別人投資做什麼,我就很心動,我也開始拿錢去投資,結果,不是被騙就是賠得稀哩嘩拉,血本無歸。

 

再有呢,凶財,老師講的第二種,疾病。我今年四十二周歲,但我的身體不止四十二歲的身體,不如一個52、62歲人的身體,在這個團隊裏,我的身體屬於老弱病殘的,經常需要義工老師照顧我,幫我搬行李,體質很差,經常虛弱無力。再有呢,因為我這個人總是患得患失,而且經過前二次被搶被盜後,自己天天覺得,看誰都像搶劫犯,總覺得家裏又進來人了,總是膽顫心驚、疑神疑鬼,最後我也患上比較嚴重的焦慮症。失眠特別嚴重,一夜一夜的不閤眼,一坐就是到天亮,腦袋當時疼得跟炸裂了一樣,就是無法入睡。後來實在忍受不了,我開始服用安眠藥,剛開始都小劑量,後來不管用,還是睡不著覺,我就開始大把大把吃,每天二十片三十片地吃,之後才能睡上二、三個小時。當時那種痛苦,根本不是我坐在台上,幾句話,隻言片語就能描述得清楚的,不經歷過的人,無法知道我那一夜一夜都是怎麼(熬)過來的(註:這是活地獄,苦不可言,度一日如千年)。

 

第三個呢,我拿了人家治療心臟病的錢,我不但良心壞了,我的心臟功能也真壞了。我在三十六七歲的時候,就感覺自己心臟不對勁,經常疼,常在夜裏疼醒。因為我是搞醫的,我很職業的敏感,我就想,哎呦我的心臟是不是要出什麼問題呀!最後經過檢查,我的心臟缺血特別嚴重!這時我開始害怕了。我每天藥和急救盒背在兜子裏,寸步不離。我就感覺自己瀕臨死亡的感覺,晚上有時想睡覺又不敢睡,就怕自己睡過去,一覺醒不過來。因為我在醫院裏,看見太多的年輕人、像我這個年齡的人,有時跟親人一句話都沒有留就死去了。我也怕和他們一樣,有一天我可能也一句話也沒有留就死去。我當時真的很恐懼很害怕,我背著家人偷偷地寫下了遺書。當時寫遺書的時候,我才感覺一個活著的人,交待死後的事,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情。那個時候我才感覺到,我原來還有那麼多的不捨,那麼多的牽掛,但同時我又很無奈。我這個時候,想起了我的父母,想起了我年幼的孩子,我要是走了,他們怎麼辦?但那時我也沒有意識到是以前自己(做的那些不義事)造成的。當時過的日子真的是生不如死,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今天我還能坐在這裏跟大家做一個匯報,做一個反省,老天還能留我一命,我想就是為了我在台上,能現身說法,讓更多的醫生,不再走我的老路,不再走我災難的人生。

 

我通過學習傳統文化,把我自己拋棄之後,我感覺,凡是你用不擇手段得來的凶財,你絕對不能心安理得的去享用,而且這些錢財還會被別人所佔有,你最終只能落得什麼?過著提心吊膽痛苦的日子。第三種凶財給我帶來的是夭折,老師同我都講了,當然這個結果,沒有在我身上發生。但是在我身邊卻發生二個活生生的例子。我的二個好朋友:一個男性朋友,一個女性朋友,跟我都是同齡人。這男性朋友,是負責醫療設備購進的,他也是從中獲取很多不義之財,中飽私囊,揣入自己的腰包裏。最終他在四十歲出頭,被查出患了淋巴癌,已經離開了人世。還有一個女性朋友,他是負責扶貧、賑災款的、慈善款的,她沒有把這些錢用在扶貧救濟這些公益事業上,而是把這些錢也裝入自己的腰包,用於自己的大吃大喝,任意的揮霍,滿足自己的享受買高級服裝,買高檔化妝品,最終,她在去年,也被查出患了胰腺癌,已經離開了人世。我還清晰地記得,我在她生命最後的彌留之際,我去看她,當時她已經說不出話,她一直握著我的手,眼淚從眼角流下來,她的眼神,我現在想我明白,她後悔了。但是這一切都晚了,一切都來不及都遲了。她沒有得病之前,她也是風光無限,她獲得這些錢讓她任意揮霍,過上了奢靡的生活,但是她萬萬沒有想到,她在收取這些錢財的背後,卻把她送上了不歸路,送上了黃泉之路。

 

中國古話有句講:天作孽猶可違,人作孽不可活。所以我在這裏也替他們在這裏懺悔。他們也一定後悔。


 
在前幾場在廣州,七月份的時候,在湛江,我們傳統文化論壇走到那裏,很湊巧在一天吃早餐的時候,我碰到一位觀眾,他對我們很好奇,他問我們,你們都是做什麼的?我說我們是做傳統文化論壇的。他說什麼是傳統文化?你們都講什麼呀?我就說我們是講:做有道德的人。他說,那妳是做什麼的?我說我是醫生。他說那太巧了,我也是醫生。那妳講什麼呀?我就把我前面講的這些,還有二個朋友夭折的事情,跟他講了。他當時聽了後、很疑惑的眼神,他說我跟你提二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我想問妳,妳說的這些我也信也不信,善惡不見得都有報應吧?妳說的這二個只是個例,不足以採信、為證。我身邊做很多壞事的人,我看他們現在活得也很瀟灑也很好哇。我說你不要羨慕他們,那是因為他現在的作的惡還不夠,他再多做一點,終有一天,積累到一定時候,就像老師講的,最終肯定會量變到質變,所謂惡不重不足以滅生,你做了違反道義的事情,違反自然規律的事情,你決定逃脫不了自然規律對你的懲罰,一個都不例外,沒有絲毫的差錯。而且我還告訴你最為悲慘的,你知道是什麼嗎?它還可能殃及你的子孫、你的家人。他聽到我說這個話的時候,他有些坐不住了,額頭上有點冒汗了。他說妳說的有道理有道理,但是我第二個再問妳一個實在的問題,現實的問題,當錢擺在我面前的時候,我怎麼能拒絕這種誘惑呢?我怎麼能做到心不動呢?因為我也喜歡錢哪!人民幣我也喜歡哪!我說你看的只是表面的問題,你只看到那是人民幣,你再看看,上面還有四個字你沒看到。他說哪四個字我怎麼沒注意?我說前面二個字、後面二個字。前面二字是災禍,後面二字是要命。當你數錢的時候,你點一張這樣的錢就一個災禍,一個要命的種子進了你的腰包,你點一張,就一張一個災禍一個要命的種子又進了你的包。你數多少你收了多少,就有多少個這樣惡的種子進了你的腰包。這樣屬性的錢裝進你的腰包,這叫如影隨形,不一定哪一天,就會為你帶來滅頂之災。他聽完之後,我說別人再送你錢的時候你還敢要嗎?他說那我不敢要了,那是給我送災禍的人來了,我再也不見他們了!所以他也表示,我以後也要學習傳統文化。我就把當時我的資料給了他,我相信他在學過之後,也會成為一個好的醫生。

 

前面講的是三種凶財帶給我的災難,還有,我用簡短的時間講一下,我的災難還不止於此。因為我經常損害別人的健康,讓人家家庭不能夠團圓,不能夠幸福,失去親人,那麼我的家庭能好嗎?我的婚姻能幸福嗎?我結婚十八年,跟丈夫戰爭了十八年,我特別強勢,我也屬於母雞打鳴(母雞本負責生蛋,公雞才是打鳴叫醒人,這句表示女人太過強勢,不安本份)那個類型。我都不懂什麼叫婦德、婦言、婦容、婦功,不懂這些,我總想做我們家的天,把我丈夫踩在腳底下,最終我們家是什麼結果?天翻地覆!烏煙瘴氣!從小吵天天有、大吵三六九,戰爭逐漸升級,最後到了瀕臨離婚的邊緣。而我的兒子隨著年紀的增長,在這種環境下成長,他到青春期的時候,開始跟我對抗,當時我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我就很痛苦,想不明白,為什麼我命這麼苦,身體不好,家庭不幸福,孩子不聽話。為什麼?我前輩子作什麼孽呢?我怎麼就不能像人家那麼幸福,幸福的感覺到底是什麼樣子,我不知道。就在我最痛苦、最迷茫、最無助、最失意、最低迷的時候,我聞到了聖賢的教誨,我看到了「弟子規」。

 

但是剛開始的時候我沒有覺得、我也不知道它能給我帶來什麼?我是本想摘一片綠葉,但是它卻為我帶來了生命的春天。我整個人生發生了大的轉變。我一看到這些光盤(光碟)的時候,如醍醐灌頂,我全明白了!全懂了!我人生所有的災難、所有的痛苦和不如意,全是我一個人造成的。行有不得,反求諸己!我不走女人的道,不懂女子該做什麼,沒有按道德去做事。當我知道我錯的時候,我首先在家庭,就跟我的丈夫一起,去給雙方的父母,去洗腳,去磕頭,去懺悔。而且跟雙方的父母保證:我說以後,你們要看我怎麼做,我一定要按傳統文化裏說的道德去做。我一定要做一個好女兒、好兒媳、好妻子、好媽媽。父親看到我的轉變後,老淚縱橫,他說女兒:四十多年了,我終於看到妳回頭,我就是死都能閉上眼。其實最對不起的,還是被我折磨了十八年的丈夫,我就開始跟他懺悔、我給他去洗腳,每天他上下班的時候,我都站在門口給他鞠躬。我終於讓自己這個強勢的頭(註:頭低了,心謙卑了,命也改了,好運來了,將心安理得人生光明好睡覺,即古人講的「謙受益」;但如果作表面工夫,沒有用)低了下來。因為我經常要出外作論壇,每次看到丈夫給我打來關心的電話,看到他的號碼,我都是感恩丈夫,我恭敬你、我的天(註:男人是天,女人是地,互相尊重守德向善,家道必興,福且綿延子孫)。我時刻告訴我自己,我們家的孩子,在我們夫妻雙方關係轉變之後,我們家的磁場特別好、是好的能量,對孩子的影響很大!「孩子不用管(註:不是真不管,而是不用太操心,因為自己以身作則真誠向善,善口善意念善行為,自然境隨心轉,孩子也變好了),全憑父母德行感」,孩子自然而然現在變得很孝順很聽話,而且知道感恩我們、心疼我們。

 

所以傳統文化在家庭裏我總覺得,家庭不是講理的地方,是珍惜和感恩的地方。因為珍惜讓我擁有,感恩讓我們天長地久。在我意識到自己在家庭做不到位之後,就想到我的社會角色,我是醫生,我反省了當年做得很多不道德的事情,「弟子規」裏講:過能改,歸於無。我必須勇猛的改過!我還覺得做了這些也是對不起我的父親,因為醫生這職業,是父親當年替我選擇的,他老人家一定是希望我做一個好醫生,但我卻做了那樣的醫生,我真的對不起我的父親!還有也對不起這麼多年國家對我的培養,也對不起當年醫院的領導對我的信任和栽培,對不起那些品德優良的醫生,我給你們臉上也抹了黑。我也對不起「白衣天使」這稱呼。在這,我要用我最真、最誠的心,對我當年傷害過的病人還有他們的家屬說一聲:「對不起,我錯了!」

 

人非聖賢 孰能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當我在單位再見到病人的時候,我是一種歡喜的感覺,再也不像以前,我覺得每一個人都是我的父母我的姊妹,當遇到沒帶足夠醫療費的病人,我都從自己腰包裏掏錢為他們墊付,讓他們得到及時的治療,而且時刻站在病人角度、經濟利益上去想問題,能用幾元錢治好他們病的藥,我絕不用幾十元甚至上百元的藥。基於我的這種轉變,作用力和反作用力(之間),很快得到好的反作用力。這些病人、患者就紛紛找到醫院裏去反應,說這個醫生對我們太好了,比我們女兒還好!所以給我寫了表揚信,很多的口頭表揚,醫院領導對我也給予肯定,多次在院會上號召全院同志向我學習。所以,我也找到了我做人的價值,我作醫生的良知,我都找了回來!而且我把當年得到的全部不光彩的錢,我全都拿了出來,用於傳統文化論壇,用於那些看不起病,極苦、困難的家庭。

 

我的身體在這裏也很欣慰地告訴大家,在我心態轉變後,在我開始積德行善時,我就再也沒用過一片安定片,沒有用過一粒心臟藥,因為我現在心安理得!說到這裏,還有一件事讓我放心不下,讓我時刻還是寢食不安,就是當年我收的那個紅包的錢,這個病人已經不在人世,我今生今世也沒有機會在他面前跟他懺悔,懇請他的原諒。但是在我做到第三場即席論壇時,我在台上就許了一個願,我就想:在我有生之年,我能不能找到他的家屬,跟他們能夠說一些道歉的話,懇請他們的原諒。當時說這個話、許下這願的時候,我心裏真的沒有底,因為這是多年前的事情,他們於茫茫人海中,我不見得找得到。但是人有善願天必佑之,經過朋友的多方幫忙,費盡了周折,在今年四月七號那天,我終於找到他們家屬,親自登門致歉。我把相當於當年十倍紅包的錢,還給他們。我也把傳統文化論壇的書、一些光碟送給他們,他們表示,如果全天下的醫生,都能夠學習傳統文化,那我們國家真是民富國強,就是所有的人都能健康,都能和諧。

 

最後簡短談我三點體會,第一點,君子愛財要取之有道。不是你有多少錢你快樂,是你問心無愧你心最安。我在台上算了一下,我們每個醫生一天能看五十個患者,一個月就是上千個患者,一年是上萬個患者。有句老話講:千夫所指,無疾而終。那你得罪上萬的人,所有人都罵你、怨你、恨你,那你能好嗎?我想,看了我光碟的人,和在場這些觀眾,你們都比我聰明,自己何去何從,心裏自有公斷。第二點,我還想說,不止是我們做醫生的,做老師的,做警察的,各行各業,只要是為社會大眾服務的公職人員,你都不能利用自己手中的權利,或職務之便,收取紅包。如果你收了,你的災難你的罪就是成倍的,你的災難就會接踵而至,所謂多行不義必自斃!所以我們要記得胡主席說的那句話:常修為政之德,常思貪欲之害,常懷律己之心。第三點,我們生在天地之間,要回報天地,要做不違反天地良心的事情,也不要辜負我們的父母,把我們帶到這世上走一回,我們一定要做一個堂堂正正、明明白白的人,要不留遺憾,不做罪人。最後,我願天下所有的人都能夠健康!所有的家庭都能幸福!也願我們祖國的傳統文化,能夠代代相傳,謝謝大家!

 

主持人:下面有請王雙利總裁作點評。

 

王老師:醫生歷來是一個神聖的行業,但是由於缺乏了一個做人的教育,缺乏傳統文化的教育,現在門能進,眼能看,還得收紅包,成了一個普遍的現象,張醫生也被污染了。但張醫生是幸運的,她學習了傳統文化,她改變了。所以說通過這件事,咱們可以感覺到一個問題:人是可以教得好的!通過、張醫生上台分享有很多次了,有一次在石家莊,廣東龍川縣的一個婦幼保健院的院長,聽了她的分享,特別高興!他就把她的光盤拿到醫院,給全體醫生播放。結果他們醫院掀起了向張醫生學習的熱潮,他們醫院很短的時間,醫風大大的提高,受到縣裏的表揚。在這裏,我們也向張醫生這種勇於現身說法的精神表示感謝。

 

其實我給大家分享一下張醫生的轉變,也是咱們學習傳統文化如何轉變。

 

分為三個層次。第一要發恥心,因為張醫生收紅包,她學習傳統文化的時候,她知道了,我錯了!感覺到我錯了,這是第一個層次。第二個層次,叫發畏心,張醫生她收了紅包以後,她自己開始被搶被盜,開始得心臟病,她害怕了,這叫畏懼心。最重要的,也就是第三個層次,叫勇猛改過心,自從張醫生學習了傳統文化,知道自己錯了以後,她怎麼辦?她去找病人患者,然後去十倍退還這個錢。她去把好的意念,好的理念,推給她的客戶,推給她的病人,替病人去交住院費,得到了領導的好評。這就叫勇猛改過。所以,張醫生是這樣改的,咱們今天有緣坐在這裏學習了傳統文化,我們也要這三種心。第一,發恥心:我錯了,跟台上的各位老師對比。第二,發畏心,哦,他們受到了這種病災,我會怎麼樣呢?你也會害怕的。第三,勇猛改過心。如果這三個層次您做到了,那麼您的幸福生活也馬上開始了!好,謝謝大家。

 

 

 

 

 

 

 

    me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